无上神道

第52章 神灵古篆齐

第五十二章 神灵古篆齐

殷太上长老激动得又哭又笑.如同疯了似的.而在地火沸煮的炉鼎中.楚枫正在不断完善神海异象世界.无尽的雷海交织.轰鸣声惊天动地.

数日后.第六个雷罡神海异象彻底演化完毕.楚枫体内的精气变得精纯了数倍.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实力得到了巨大的提升.

七七四十九日的炼丹的时间就要到了.届时殷太上长老就会揭开炉盖.在这之前楚枫必须将第六个神海底部的生命泉眼修炼出來.如此才算是真正修炼到神海秘境六重天.

第四十八日的时候.第六个神海的生命泉眼彻底修炼出來了.楚枫用半日的时间巩固境界.而后沟通几大神海.发出山洪暴发与闪电雷鸣的声音.整整持续了数个时辰.

这样的动静更加让殷太上长老兴奋与激动.他不断搓着手.立刻就想揭开炉鼎來看看.时间已经过了四十八天.还有一天的时间炼丹就完成了.但就是这一天的时间.却让他感觉度日如年般难熬.

鼎炉内.楚枫静静盘坐着.并让六大异象神海平静下來.鼎炉内的灵液早已经沒有了.不过他并沒有将其全部炼化.特意留下了一些.将其收入了伴生青铜钟内.

这一日.对于殷太上长老來说过得特别的慢.非常难熬.他围绕着炉鼎走來走去.双手不断搓着.眼中冒着绿光.

终于到了第四十九日.殷太上长老整个人像是年轻了几十岁.他快速将炉鼎下面的火洞赌上.迫不及待冲到炉鼎前.“哐当”一声揭开了炉盖.

“唰.”

炉盖揭开的瞬间.一道道紫金光芒透射.旺盛而精纯的生命精气立刻便溢了出來.这让殷太上长老激动得惊叫了起來.

“绝品延寿丹成了.”

殷太上长老伸出脖子看向炉鼎中.就在这一刹那.一道青光透射出來.“噗”的一声洞穿了他的眉心.鲜血激射而出.

“不……”殷太上长老惊叫.蹬蹬蹬连退数步.似乎不敢相信这一切:“怎么会这样……”

楚枫从炉鼎中一跃而出.一掌将其击飞.同时迈步冲了上去.抬脚踩在其老脸上.俯视下來:“老梆子.你沒有想到炼丹不成反而成全了我吧.”

“你……不可能.怎么可能会这样”殷太上长老傻眼了.眉心被洞穿.元神不断消散.根本无法发挥出任何的力量.他惊恐地看着楚枫.充满了不甘与绝望.

“自作孽不可活.你以为将我丢进炉鼎内就能将我炼化了吗.”楚枫冷笑.踩在殷太上长老脸上的脚不断磨动着.笑道:“说來我还得谢谢你这个好师叔.本來还在为突破境界所要消耗的大量资源而犯愁呢.却不想你却给我送來这么多的珍贵灵药.短短四十九天.让我从四重天突破到了六重天.哈哈哈.”

“你……你……”殷太上长老气得喷出一口老血.元神涣散的情况下.他努力颤动嘴唇.却难以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來.眼中尽是惊恐与不甘.

准备了数十年.消耗大量的时间与精力研究如何炼制延寿丹以及收集珍贵的药材.到头來不但沒有能炼成丹药.反倒成全了楚枫.自己还丢了性命.直到断气的那一刻.他的眼珠子都还圆睁着.死都不能瞑目.

楚枫并指如刀.“噗”的将殷太上长老的头颅斩了下來.而他也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呼呼喘着大气.先前在鼎炉中使用青灯突袭.将他的神海精气与肉身精气都耗光了.好在有百零八个大穴中的精气可以补充.但还是觉得身心疲惫.

休息了片刻.楚枫盘坐下來.炼化收入伴生青铜钟内的那些药液.亏空的精气得到快速的补充.不过半个时辰就恢复到了巅峰状态.并且将百零八个大穴中的精气也补充满了.

楚枫睁开眼來.目光扫过洞府的每个角落.以蓝色的离火将这里烧了个干净.同时撕下殷太上长老的衣衫.将其头颅包裹起來.提着离开了洞府.

“时间已经过了四十九天.师姐与师兄肯定都在为我而担忧.我必须得回圣地一趟.让师兄知道我是安全的.现在已经修炼到了神海秘境六重天.顺便将剩下的古篆也引出來.日后沒有必要就不用回太虚峰了.”

楚枫立身在洞府前.心中想了很多.最后驾驭红芒向着圣地的方向飞去.

数千的的距离.对于楚枫來说并不算远.第二日天还未亮的时候便回到了太虚峰.让他感到奇怪的是.易尘师兄竟然还沒有回來.

他是又出去了.还是从上次出去了就沒有回來.楚枫不禁思索了起來.很快就想到了易尘师兄曾说过的话.易尘老人曾说他无意中到过殷太上长老的洞府.如此看來他多半是沒有回來过.

楚枫觉得若是易尘老人回來了而不见自己.那么肯定会觉察到他可能有危险.必定会找到那个洞府.可是这断时间内.易尘老人并未出现.由此断定应该在这五十日内都沒有回过太虚峰.

回到太虚峰后山.楚枫沒有耽搁.直接走到林中盘坐下來.开始运转六大神海.以此來沟通六个古篆.如同以往引出其它缺失的古篆一样.这次竟然有两个古篆浮现出了來.也就等于九个神灵古篆全都聚齐了.

两个古篆闪烁仙光.在楚枫的面前沉浮.而后相继沒入其眉心中.烙印在元神内.九个古篆凑齐.古篆与古篆之间似乎多了一种其妙的联系.细细感应下.那是一种难以形容的高深道韵.

“总算是功德圆满了.《合道仙经》终极篇的九个神灵古字一个不缺.将來便可以此來修炼第十个神海.”楚枫张开眼睛.两道金色的光芒从眼中迸射而出.

如今得到了九个神灵古篆.也就代表着他在神海秘境不会因为缺失古篆而无法突破境界.将來在外面修炼便可不断突破.而不需要因为缺失古篆而必须赶回太虚峰了.

楚枫起身离开太虚峰后山.很快就來到了太虚殿前.他进入太虚殿.在里面留下了一行字迹.让易尘老人不用为他的安全而安心.并告诉他自己一切都安好.

留完字.楚枫将殷太上长老的头颅挂在了太虚殿前的枯败老树上.很快就引來了一群乌鸦來啄食.鲜血淋淋.场面很血腥.

做完这些.楚枫深深看了太虚殿一眼.而后快速离开了圣地.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从太虚峰下來的时候被太虚圣子的心腹所见.立刻便将这件事情告诉了太虚圣子.

“你说你在太虚峰下见到了沐枫.”太虚圣子微眯着眼睛.脸上浮现出惊色.道:“你可有看错.沐枫早已被殷师叔祖抓去炼延寿丹了.怎么会出现在太虚峰下.”

“回禀圣子.属下绝对沒有看错.肯定是沐枫.属下看到他的时候.他正向着圣地山门而去.应该是打算离开圣地.”

“莫非出现了什么意外不成.还是说殷师叔并沒有杀他.只是抽取了他的一些精血……”太虚圣子轻声自语.脸上逐渐浮现出冷漠的笑容.道:“沒想到他竟然还能活着出现.好在本圣子前段时间因为特殊的事情暂时沒有去神城.既然如此你立刻让一些神海秘境九重天的内门弟子跟上去.离开圣地百余里后就动手.不要再让他跑了.”

“圣子.属下立刻就办.”

那个弟子快速离去.叫上了九个神海秘境九重天的内门弟子.听说是要杀楚枫.好些弟子都露出不屑的神色.

“沐枫不过是废体.一人就足以杀他千百次.我们这么多神海秘境九重天的人同去对付一个废物.是不是有些小題大做了.”

“言之有理.就沐枫那种废物.不过就是肉身强悍些罢了.在神海秘境三重天的人面前还能逞凶.但在我们这些人的面前.就算再來一百个沐枫也是一招镇杀.”

“我们可是内门弟子中顶尖的人.联手对付一个废体.真是有失身份啊.”

太虚圣子的心腹冷冷地看了众弟子一眼.道:“你们不要说了.圣子要沐枫死.他就必须死.上次在隐脉峡让他逃过一劫.这次无论如何都不能再失手.多去几个人也稳妥些.否则出现意外.圣子怪罪下來.我们谁人承担不起.”

众人浑身一颤.都不说话了.圣子的威势早已深深烙印在他们的心中.其心腹都这样说了.谁还敢再多说什么.

……

楚枫离开圣地后很快就进入了山脉中.这次离开或许很长时间都不会再回來了.对于待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太虚峰.心中颇有些不舍.

当他來到一座山峰上时.不禁回头遥望.却发现有几道虹芒从远方快速而來.眼中顿时迸射出两道冷光.聪明如他.立刻就明白了那些驾驭虹芒而來的人很有可能是要对付自己的人.

“虽然是同门.但我也不会手软.是你们自己要來寻死.”楚枫眼中的杀意异常浓烈.不过此地距离圣地不远.不是动手的好地方.当即故意催动血气踏空远去.以便那些人能够发现他的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