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53章 所向披靡

第五十三章 所向披靡

楚枫没有沟通神海精气驾驭虹芒飞行,而是以血气御空,毕竟在别人的眼中他只是一个丹田破碎而无法修炼神海的废人。

太虚圣子的心腹与九个神海秘境九重天的内门弟子远远看到了从山峰上冲天而起,紫金血气缭绕的楚枫,嘴角不禁泛起一缕冷笑。

“生命血气倒是挺旺盛,竟然能长时间御空,不过始终是丹田破碎的废人罢了,今日他断无活路可言!”一个寸头的内门弟子淡淡地说道,他的表情很平静,眼神冷漠,看着前方以血气御空的楚枫,如同在看一具尸体。

楚枫以血气御空的速度并不是很快,至少远远比不上身后那些神海秘境九重天的内门弟子的速度。不过他们的心中都打着同样的算盘,那就是不能在圣地附近动手,以免被人看见,落下了把柄,日后让易尘老人知道可就麻烦了。

不管是楚枫还是内门弟子们,都想远离圣地后才动手,于是即便楚枫以血气御空的速度不快,但内门弟子们也没有第一时间追上去,反而不紧不慢跟在身后,直到远离圣地百余里,他们方才突然加快速度,如惊鸿般划破长空,很快就拉近了距离。

内门弟子们越来越近了,楚枫回头看了看,而后降落在前方的一座山峰上,背对追来的众内门弟子静静而立,山风吹起他的衣角与浓密的黑发轻轻飞扬,四方逐渐弥漫着一股肃杀之气。

“跑啊,你不是血气旺盛能御空而行吗,继续跑,怎么不跑了?”寸头的内门弟子首先降落在楚枫所在的山峰上,双手背负,目光冷漠。

其余的八个内门弟子与太虚圣子的心腹也相继降落在山峰上,呈圆形围成一个大圈,刚好将楚枫围困在中央,堵住了任何一个可以突破的方位。

太虚圣子的心腹淡淡地看了楚枫一眼,拂了拂衣衫,很随意地说道:“沐枫,今日你已经无路可走,应该知道自己是什么下场。你也别怪我们,种下因必然要承受果,以你这种丹田破碎连神海都不能修炼的废体,能拜入太虚峰是因为易尘师叔可怜你。然而你却没有自知之明,以为太虚峰的地位升高了,你便可以为所欲为,不将众人放在眼里了,甚是敢在资材院顶撞圣子,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哎!”众内门弟子中有人故作叹息,道:“在这圣地内,圣子是怎样身份?你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圣子要哪个弟子死,谁敢不死?”

“沐枫,看在你辈分高于我们的面上,你自己动手自裁吧,我们也算是略尽同门情谊了,不想让你死得太难看。”

“你们眼中的孟珂真有如此霸道吗?”楚枫看向九个内门弟子与太虚圣子的心腹,平静的眸光中闪过一抹寒芒,道:“资材院一事,明理人都应该清楚,我是自卫反击。孟珂不分黑白曲直,一来就摆出圣子的架子,想要给我下马威,还要我自废一臂,真是可笑。”

“沐枫!你敢在背后妄论圣子的是非!”太虚圣子的心腹眼睛微眯,脸色逐渐阴沉了下来,大袖一拂,道:“圣子要你自断一臂,你当毫无犹豫立刻断臂,可是你竟然敢违逆圣子的命令!就算圣子要你死,你也当心甘情愿引颈自戮!”

楚枫闻言眼眉一跳,不禁冷笑了起来:“就凭他一句话,我就要自断一臂,甚至自戮,真是好霸道的言论,凭什么?”

“凭什么?”未等太虚圣子的心腹开口,寸头的内门弟子便一脸冷漠,道:“就凭他是太虚圣地的圣子,圣子要你死不需要任何理由,你就必须得死,能被圣子赐死,这是你的荣幸,你应该感恩戴德!”

“呵呵,不愧是太虚圣子,而你们也不愧是他的走狗,德行都一样!”楚枫笑了,心中的怒火缓缓涌上头顶,抬手指向将自己围住的十个内门弟子,道:“修炼界中当代天骄如过江之鲫,太虚圣子算什么东西,真当自己无敌了?还有你们这群走狗,以为有太虚圣子撑腰,便摆出一副天下无敌的嚣狂姿态,却不知道这只是找死而已!”

十个内门弟子的脸“唰”的阴沉了下来,尤其是太虚圣子的那个心腹,冷漠的眼神中爆射出两道慑人的厉芒,阴声道:“你竟然敢辱骂我们,还辱骂圣子!本来看在同门的情分上让你自裁,但是你却不知道珍惜这个机会,今日我们便亲自出手,让你知道这世间还有比死更加痛苦的事情。”

“是吗?我倒想见识见识你们所谓的比死更加痛苦的事情。”楚枫话音一落,整个人的气质瞬间大变,他的眼眸如冰刀霜剑般凌厉冰冷,整个人散发出霸道无匹的气势,扫视众内门弟子,左手背负,伸出右手勾了勾手指,漠然道:“就你们这群废物,一起上吧。”

一句废物,刹那间引爆了十个内门弟子心中的杀意,他们的眼眸中的怒火瞬间炽盛,浓烈的杀意激荡而出,笼罩这座山峰,四方的气温骤降。

“区区一个丹田破碎的废体,竟然口出狂言,你是狂妄过头了,看我单手镇杀你!”一名内门弟子怒不可遏,腾空而起,如苍鹰般扑杀过来,他的手上神光爆射,手心中缕缕神纹交织,翻手镇压而下。

“嗡——”

那个内门弟子的手掌变得有磨盘那么大,强悍的神力压得下方的空间层层崩裂,产生的气劲余波如潮水般涌向四方,楚枫所在的四周数米内的青石地面“喀喀”声中出现无数的细小裂痕。

其余九个内门弟子嘴角噙着冷笑,双手怀抱于胸前,好整以暇,等着看到楚枫被镇压在地上骨断筋折而动弹不得的画面。

“轰隆隆!”

那只磨盘大的手缭绕着神纹快速镇压下来,下面的青石地面轰然崩裂,碎石飞溅。可是楚枫的身体却突然消失了在了攻击范围中,拉起一串残影,如疾风般冲到了出手的内门弟子面前,并指点出,一缕指芒如惊鸿一闪,“噗”的一声贯穿了其眉心,鲜红而温热的血液自其后脑激射而出。

“你……”

出手的内门弟子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堂堂神海秘境九重天境界,交手一招便被对方秒杀,这让他惊恐莫名,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可惜元神在快速消散,根本就发不出声音来,“砰”的一声从空中掉落在地上,溅起满地的烟尘。

这样的画面让其余的九个内门弟子全都惊呆了,冷笑凝固在了嘴角,不敢相信眼前的画面。从动手到现在,不过是瞬息间的事情,一名同伴竟然已经伏尸在地,躺在了冰冷的青石地面上。

“让你死得太容易了。”楚枫看着那个内门弟子的尸体,声音和神情非常的冷漠与无情。

“你竟然修炼出神海了?!”寸头的内门弟子回过神来,微眯着眼睛,脸上有着难以掩饰的惊色,可是眼中的杀意却更加炽烈,道:“真是想不到,你居然修复了丹田,看来应该是在隐脉峡中得到了奇遇。可惜就算你修炼出神海,在我们九人的面前也没有活路!”

“联手杀了他,给赵师弟报仇!”

九个内门弟子几乎同时出手,神海精气刹那间淹没了十方,崩开空间层,神通绽放时,缕缕神纹透射,如光箭般洞穿空间,犀利惊人。

楚枫所在的位置被九大内门弟子围困,他们的神通与神海精气几乎在瞬间就将楚枫给淹没了,狂暴的神力与凌厉的神纹铺天盖地攻杀而来,场面异常狂暴。

“轰——”

楚枫的神海精气翻腾,万岳神海异象在他的头顶上空显化了出来,山川大岳浮现,缭绕在他的身周,组成坚不可摧的防御,将所有涌来的神海精气与神通隔断在外。

与此同时,楚枫捏紧拳头,体内血气如山洪暴发,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如紫金神铁浇铸,拥有一股不朽的神性。他凌空而起,向着寸头的内门弟子踏空而去,脚步落下如山岳震击长空,十方空间立时巨震,空间层如水浪般波动了起来,随即便轰然崩裂。

霸烈的血气席卷而出,击溃寸头内门弟子的神通与防御,轰然声中将其击飞数十米,在空中不断喷血,浑身骨骼如炒豆子噼里啪啦声响,落地后已经是骨断筋折,难以爬起。

其余的八个内门弟子大惊失色,他们难以相信楚枫在围攻下还能迅速重创一人,这种战斗力太过骇人听闻,让他们觉得像是在做梦般不真实。

楚枫左手背负,如闲庭信步般在战场中穿梭,所有的攻杀都被万岳神海抵挡在外,万法不沾身。与此同时,他伸出右手不断挥动,旺盛的紫金血气凝聚的大手印铺天盖地出现在战场中的每一个方位,霸道的掌力,狂猛的劲道,让那些内门弟子惊骇莫名,吓得不断飞退。

“轰!”

紫金大手印所向披靡,任何的神通都不可挡,当即便有五个内门弟子被击中,身体如被山岳撞击,横飞十几米,一身的骨骼与筋脉瞬间崩裂,口中鲜血狂喷,睁大着眼睛惊恐地看着如战神附体的楚枫,到此刻都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

“他到底什么境界,为何会如此强大!”剩下的五个弟子退到了几十米外,他们满脸都是惊恐,被楚枫的手段给吓到了。

“此人太强,以前多半是故意隐藏了修为,我们上当了,快走!”太虚圣子的心腹惊恐大叫,转身就逃,屁滚尿流,狼狈不堪,只恨娘没有给他多生两条腿。

“快!快跑!回圣地将此事禀报圣子,让他派精英弟子前来镇杀沐枫!”

“我们分开跑,不要聚在一起!”

五个内门弟子夺命狂奔,吓得魂不附体,本来信心满满,未将楚枫放在眼中,以为要镇杀这样的废体只是弹指间的事情,却不想十个人中一死四重伤,再不走都得交代在这里了。

“想走么?”楚枫冷漠地看着分别向不同方向逃走的五个内门弟子,脚上神纹缭绕,踏空追了上去,道:“既然来了,也就不要走了,都留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