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62章 怒火冲霄

第六十二章怒火冲霄

楚枫逐渐平静下来,算了算时间,已经在这片山脉中修炼了足足一月有余,想到天擎教,他的脸上露出惊色,心道不好。这一个月的时间中,天擎教必然早已发现马匪与流寇已经覆灭的事情,肯定会追查此事!

“漓儿,咱们立刻离开这里,你告诉哥哥何处凝聚出了‘势’,哥哥要避开那些凝聚的‘势’,以风水宝纹还原山川地貌!”

楚枫的脸上露出焦急,这一月来只顾着修炼,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天擎教若追查马匪与流寇被灭的事情,多半会追查到杨家村,整个村子或许会面临巨大的灾难!

本来他还打算继续修炼,消耗掉身上所有的灵液资源,将境界提升到神海秘境九重天。可是现在必须得立刻离开这片山脉,希望天擎教还没有对杨家村动手,否则他便成了连累杨家村的罪人,那可是百多条无辜的性命!

楚枫在地上刻下风水宝纹,还原方圆百米的山川地貌,避开大地中溢出的气机所凝聚的“势”,缓慢向着山脉之外移动。 由于他没有深入这片山脉,所处的位置距离山脉之外并不是太远,虽然每次只能还原方圆百米的山川地貌,但经过反复刻下的风水宝纹,半日后终于走出了山脉古林,来到了山脉之外。

楚枫不敢片刻停留,神海精气溢出体外,化为光茧包裹身体,驾驭虹芒快速赶回杨家村,同时炼化一些灵药来补充篆刻风水宝纹时消耗的神能精气。

终于回到了杨家村外,还未进入村子,楚枫便感受到了村中的气氛非常沉重与压抑,心中不禁一惊,“唰”落在了村子中央。

“少侠,你终于回来了!”

“请少侠救救我们的村民啊!”

……

见到楚枫回来,杨家村的村民们一下子就冲了上来,他们面露悲愤,眼中含着泪水,有的家门口还挂着白布,显然是才办过丧事不久。

“这是什么回事?”楚枫微仰着头,咬紧了牙,缓缓闭上眼睛,心中涌上深深的愧疚与自责,他要是早些想到,在突破到神海秘境七重天的时候就回到杨家村,那时候或许天擎教还没有查到这里来,也不会有无辜的村民因此而死去。

“大哥哥,请你为我爹爹报仇!”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噗通跪在楚枫的面前,那张清秀而稚嫩的小脸上满是泪水,他用小手摸了摸眼泪,哭着说道:“十天前那些坏人来到我们村子,说我们窝藏杀死他们的手下的凶犯,将我爹爹和村中的一位叔叔全都杀死了……”

小男孩说完“哇”的恸哭起来,他跪着走到楚枫的面前,双手紧紧抱着他的腿,不断哀求。其余的村民们尽皆抹泪,相继跪了下来,请求楚枫为他们报仇,并且救回老村长等人。

“大家快起来,这件事是因我而起,是我连累了你们,对不起!”楚枫心中无比自信与内疚,双手释放出神能精气将所有人托起,道:“你们放心,我一定会为你们讨回血债!现在你们先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老村长他们是被天擎教抓走了吗?”

村中一名年长的老人言道,老村长他们并不是被天擎教抓走的,但与天擎教脱不了干系。十几日前有天擎教的人来到附近调查马匪与流寇的事情,第二日便有几批流寇来此,杀了村中数名壮汉,并且将老村长等人也抓走了,言称日后每过半月便要交出百斤药材,不然他们就将老村人等人全都杀了!

“少侠,老村长他……”

“老村长他……如何了?”

“他被流寇砍掉了左臂……”

楚枫心中一痛,眼眸顿时立了起来,浓烈的杀意弥漫而出,周围的温度刹那间骤降,他的头顶天灵中“轰”的冲出紫金血气,如浓缩的瀑布倒卷九天!

“这方圆三千里,所有流寇与马匪都别想活命!”楚枫的声音冷得能让人的血液停止流动,他的眼眸凌厉而冰冷,如寒冰剑气在吞吐,“唰”的驾驭虹芒而去,声音远远传来:“大家请放心,我一定将老村长等人安全带回来!”

楚枫的杀意是炽烈的,回到这个世界,真心对他的人不多,老村长就是其中一个。虽然相处时间甚短,可是他早已将老村长当做了自己的长辈,如今发生这种事情,如何能不暴怒!

一个多月前,楚枫接连灭掉了许多股马匪与流寇,但还有许多的马匪与流寇依旧在活动,只是那些马匪与流寇并是天擎教所培养,所以他便没有出手。

这一次,楚枫要将这些马匪与流寇全部除掉,否则将来不知道有多少的无辜的人丧生在他们的刀下!

神城附近这片地域的马匪与流寇迎来了噩梦,每一个隐秘的营地都被楚枫找到,整个营地中血流成河,尸骨成山,他们惨叫着,哀求着,可惜这些都不能让楚枫的心中有半点的不忍。

对于生活在这片地域的普通百姓来说,这些人就是不折不扣的毒瘤,正是有他们的存在,百姓们才会生活在水深火热中。

身为修者,楚枫不敢自诩正义,但这些事情既然被他遇上了,在有足够的能力下便不能不去管。他的心没有麻木到这种地步,不想将来有无辜的百姓死在这些恶徒的刀下!

短短一天一夜的时间,方圆三千里内,四十多股马匪与流寇全都遭受覆灭性的打击,数千穷凶极恶的马匪与流寇死在楚枫的手中,包裹天擎教刚刚收拢的几批马匪与流寇。

楚枫从马匪与流寇的营地中救出了老村长与村中的几个壮年,带着他们快速返回杨家村,而后什么都没有说,驾驭虹芒破空而去。

马匪与流寇只是小喽啰,最大的毒瘤还是建立在戈壁滩的绿洲内的天擎教。倘若天擎教不灭,他们将来必定还会培养出更多的马匪与流寇,这里就不可能得到真正的安宁。

楚枫带着老村长等人回到杨家村的时候,村民们都被他的样子惊呆了,因为楚枫的身上全都血,沾满了马匪与流寇的血,他就像是从九幽地狱中走出的杀神,由于杀人过多,身上凝聚着浓烈的血煞之气,在他的身体四周甚至有淡淡的血雾在缭绕。

直到楚枫离开了足足一刻钟,杨家村的村民们方才回过神来,却还是有些人脸色苍白,心中不禁对楚枫生出了惧意,但仔细一想,便也不觉得他可怕了。

楚枫杀的都是穷凶极恶的人,所谓惩恶即是扬善,在这种情况下,他只能举起手中的屠刀,倘若心存仁慈,便是对这片地域上生活的无辜百姓残忍。

境界修炼到了神海秘境八重天,楚枫的速度比以往快了很多,杨家村距离天擎教不过三千多里,对于他来说不需要多长的时间便能达到。

楚枫飞过赤色的沙漠,不多时便来到了戈壁滩上空,向着那片最大的绿洲飞去,进入绿洲的山脉后,他直闯天擎教的山门。

“大胆狂徒,竟敢闯入我天擎教,你是活得不耐烦了!”一群守山的弟子见到一个浑身是血,煞气浓厚的少年向着山门走来,当即将他拦住并围了起来。

“你是谁,来干什么的,为何要闯我们天擎教,若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守山弟子将楚枫围住,看着他那被鲜血染红的衣衫,心中也不禁有些惧意,没有在第一时间出手。

“噗……”

回应他们的是金色的剑气,瞬间自楚枫的体内冲出,将围困在身周的十几个守山弟子洞穿,一股股鲜血激射而出,在空中形成血雾,弥漫着刺鼻的腥味。

守山弟子们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眉心上的剑洞不断淌出血液,他们双眼圆睁,惊恐与绝望凝聚在瞳孔中,身体缓缓往后倒去,溅起满地的尘灰。

楚枫的神色冷漠而无情,一步登上虚空,进入天擎宗的山门,立时被天擎教内弟子们发现了,不断有人向着这里赶来!

“哪里来的狂徒,简直不知死活,连我们天擎教也敢乱闯!”

“小子,敢杀我天擎教守山弟子,你是找死!”

有几个境界在神海秘境五重天左右的弟子带着大批的人从宗门内赶来,直接祭出兵器对楚枫展开攻杀,道道神光照亮了四方。

楚枫不语,冰冷地看着出手的那些天擎教弟子,凝聚出一只紫金色的血气手掌当空拍向前方。

“轰!”

前方的空间一下子就崩开了,紫金色的手掌如浓缩的神岳,携着磅礴的威能,万道神光绽放,刺得那些弟子睁不开眼来。紫金色的手掌还未拍落下去,便让许多的弟子心神战栗,如被刀割,肌体都崩开了裂痕,鲜血激射。

“锵”、“锵”、“锵”……

几个弟子祭出的兵器在紫金色的血气手掌下发出金属颤音,火星迸溅,瞬间便被崩得四分五裂,这样的画面让在场所有人都心惊胆颤,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些兵器虽然不算珍贵,但是在他们的祭炼下也有了些许灵性,而且非常坚固,就算是神通之术也难以将其崩裂,可是却被眼前这个浑身缭绕血雾的少年徒手崩成了碎片,这样的肉身简直骇人听闻。

“嗡——”

紫金色的血气手掌崩碎数件兵器,如不朽的神岳当空压落,大片的空间都承受不住这种力量而不断崩开,血气余波如浪涛般席卷十方,方圆数十米内的所有天擎教弟子都发出凄厉的惨叫声,在这种镇压的力量下肌体快速崩开,四分五裂,残肢碎肉满地都是。

“快逃啊!”

“快请掌教与太上长老!”

……

天擎教的弟子们几乎崩溃了,何时见过如此悚人的画面,满地的血腥让他们肝胆俱裂,根本没有半点战斗欲望,转身就往宗门深入逃去。

“噗”、“噗”、“噗”……

一道道飙血声响成一片,金色的剑气在这片空间中穿梭,凌厉的剑气洞穿那些逃走的天擎教弟子,让他们接连倒在了血泊中,方圆数百米内到处都是血液,满地都是尸体,上百个弟子没有一个人活着,全部伏尸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