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63章 天擎教覆灭

第六十三章 天擎教覆灭

楚枫的手段是冷酷而狠辣的,冰冷与无情的一面彻底展现了出来。面对这些助纣为虐的天擎教弟子,他根本没有半点仁慈可言。

这些人几乎都是毒瘤,生活在这样的宗门内,必然养成了嚣张跋扈,自私自利,不择手段的心性,将来多半会为祸四方,如今将其灭掉,也算是为神城附近的百姓们除掉了大害!

“掌教!太上长老!不好了,有人闯入宗门大开杀戒,我们死了好多的弟子……”

远方有人亲眼目睹了鲜血淋淋的画面,吓得魂不附体,扯开嗓门发出惊恐大叫。

“何人胆敢来我天擎教撒野!”

一道身影自天擎教的深处冲天而起,其身周缭绕神纹,携着澎湃的神能精气淹没长空,展现出强大的威势。

“当我天擎教是什么地方,居然敢来这里逞凶!”又一道身影自深处的冲上了天空,“唰”划破长空,直逼楚枫而来。当他看清楚来人之后,眼眸中冷光爆射,仰天狞笑了起来:“原来是你这个小崽子!没想到你竟然能从那片山脉中活着走出来,今日就让本掌教亲手镇杀你,将你的头颅挂在天擎大殿前,以振我天擎教之威!”

“正是你爷爷我,今日来将你等宵小尽数诛杀,为四方百姓除害!”楚枫踏空而行,浑身缭绕紫金血气,如神海在沸腾,涛涛血气淹没天宇,旺盛的生命气机如山川大岳落下,压得天擎教的众弟子呼吸不畅,面露惊骇。

“黄口小儿,你不知死活,看本座来镇杀你!”天擎教太上长老眸光冷冽,手掌一翻,一件碗状的青色金属灵器飞上天空,迎风见长,变成小山峦那么大,透射万道光芒,“嗡”的一声镇压下来。

楚枫嘴角泛起一抹弧度,露出冷笑,他向着天擎教的掌教与太上长老逼近,同时抬手一巴掌拍向镇压下来的青色碗状灵器,手掌上爆发璀璨刺眼的紫金神芒,如浓缩的太阳绽放极尽神辉,强悍的血气威能力透乾坤,动达八荒!

“锵——”

紫金色的手掌与镇压下来的碗状灵器重重对碰在一起,立时发出金石裂天般的铿锵之声,两者交击,如太阳炸开了似的,爆发出一片片刺目的神芒,四方空间轰然溃灭,狂暴的神能余波席卷天地,如海洋般淹没这里。

“当”的一声,碗状的青色灵器被震上了天穹,其上出现一个深深凹陷的大手印,手印边沿裂痕斑斑,整个灵器差点崩碎,这样的画面让在场所有人都大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太上长老的灵器,那可是经过百余年的神海精气祭炼过的,拥有强大的威能,并且材质坚固异常,然而却抵不住这个血衣少年的一巴掌,差点四分五裂,这太过冲击视觉与心理了。

“小畜生!你敢毁坏本座的灵器,本座活撕了你!”天擎教太上长老的脸当场就绿了,一双老眼中布满了血丝,灵器被毁让他心在滴血,整个人几乎要暴走,九大神海浮现在身后,通神的内脏绽放无量神光,“唰”的显化出另一个自己,真身与化身同时扑杀而至,对楚枫展开疾风骤雨般的攻杀。

“老梆子,你一口一个小畜生,这么大的岁数都活到狗身上去了吗?”楚枫眸光冰冷而无情,迎着天擎教太上长老的攻势强势迈步,浑身每个毛孔都在溢出紫金色的神辉,通体如紫金琉璃浇铸,绽放不朽的神性光辉,如九天战神巡视人间大地。

“还当爷爷是一个月前的神海秘境六重天境界吗?”

楚枫的脸上带着冰冷的笑容,面对天擎教太上长老的狂暴攻势,他的背后显化出雷罡神海、乙木神海、离火神海。

“唰!”

乙木神海中是无尽的洪荒森林,万道枝条延伸出来,缭绕密集的神纹,疯狂攻击天擎教太上长老的化身,离火神海与雷罡神海震动,滔天的离火精气与雷罡不断轰杀向其九大神海,与其神能精气猛烈对碰。

同时,楚枫如疾电般欺身到天擎教太上长老的身前,抡动紫金色的拳头展开霸道的反攻,不过数息时间便让其只有招架之势,毫无还手之力。

天擎教的众弟子吓得心胆皆颤,他们不明白眼前这个血衣少年是何方神圣,如此年轻便拥有让他们高山仰止的战斗力,就连他们的太上长老都被其压制!

“看来你有了不小的突破!”天擎教的掌教微眯着眼睛,寒芒夺眶而出,他翻手祭出一尊火焰腾腾的炉子,倾泻出滔天的火焰,同时打出各种神通与太上长老联手围杀楚枫。

“轰隆隆——”

这片天地都被打爆了,神能余波如海洋般汹涌起伏,方圆数百米内的小山峦在神能的冲击下直接爆碎,烟尘冲天,乱石穿云,吓得那些天擎宗的弟子惊叫着连连飞退。

楚枫独战两大神脏秘境一重天的强者显得游刃有余,招招对碰,式式硬撼,完全不落下风,甚至逼得天擎掌教与太上长老不断后退。

两人的脸色非常阴沉,他们没有想到短短一个月的时间,眼前这个少年竟然精进了如此之多,连他们两个联手都难以将其镇压,今日若不将其镇杀于此,再过数月便是天擎教的噩梦!

“小畜生!今日本座等人就算拼着修为大损也要将你击杀于此!”

天擎教太上长老爆喝,在他的体表有火焰燃烧了起来,其气势在瞬间攀升了一倍以上,竟然不惜燃烧本源精气,短时内强行提升战斗力来镇杀楚枫。

“轰!”

天擎教掌教的体内也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声音,神能精气彻底沸腾,如滔滔大河倒冲九天,其气势也瞬间攀升了一倍以上。

他们两人双手在身前快速结印,神能沸腾中,两方青色的大印出现在空中,如同两座山岳所化,有擎天的威势,这便是天擎教的镇宗绝学——擎天印!

感受着擎天印散发出的气息与威势,楚枫心中不禁有些吃惊,没有想到区区天擎教竟然有这种不凡的神通。那两方大印在空中沉浮,真的像是可以擎起天穹,镇压大地,其上神纹缭绕,有古老的符篆在闪烁,那股威势正是从那些古老的符篆中散发出来的。

面对这种神通大印的攻伐,楚枫不敢大意,这种神通很非凡,威力强绝,至少让对方的攻击力提升了数倍,倘若被击中,就算他也难以承受。

“轰——”

两方擎天印镇压下来,仿佛携带着整片天穹的威势,四方的大地与山川都跟着震动,恐怖滔天!

楚枫的背后浮现出八大异象神海,呈八卦方位交替轮转,刹那间演化出八相世界,风火雷电山川水泽不断演化,衍生出世间万象,八相世界碾压下来,似乎让时间与空间都出现了短暂的静止。

“轰!!”

两大擎天印在八相世界的碾压下不过瞬间就崩裂了,八相世界继续碾压下去,威势半分不减,让天擎教的掌教与太上长老惊骇欲绝,赶紧祭出灵兵来抵挡。

“嘣——”

本就有裂痕的碗状灵兵以及天擎掌教祭出的灵器炉子,一下子就被八相世界碾压得四分五裂,根本就不可抵挡。

“砰!!”

天擎掌教与太上长老承受不住这股碾压的霸道威能,双双从空中跌落下去,双膝轰然声中跪在地上,将地面都撞出两个深坑。

“噗!”

两人相继喷血,体内传出连串的骨裂声,骨骼与经脉以及内脏都在不断崩开,肌体上布满了裂痕,被压得弯下了腰,趴在地上难以动弹。

“掌教与太上长老都被镇压了,快跑啊!”

天擎教中顿时大乱,连掌教与太上长老的生死都掌控在了别人的手中,众弟子吓得魂不附体,惊慌逃串,屁滚尿流。

“轰隆隆!”

八相世界中的艮相世界突然脱离了出去,其中浮现出延绵无际的山川,高大的洪荒山脉快速向着四周延伸,眨眼间就将方圆千米围困,所有的欲逃走的人都被困在了其中,发出惊恐无比的尖叫声,这种无法逃生的绝望让他们彻底崩溃,哭喊连成一片。

“谁都别想跑!否则别怪我将你们统统镇杀!”冰冷无情的声音在这片地域中回荡,如催命的魔音响在众弟子的耳边,吓得他们差点失禁,伏跪在地上不断颤抖,大声哀求。

楚枫暂时没有去理会那些弟子,他从空中落下,八相世界依旧显化在天穹上,将天擎掌教与太上长老镇压在地上动弹不得。

他俯视两人,嘴角带着冰冷的杀意,道:“这世间修者如恒河沙数,大小势力数之不尽,却难以找到如你们这般欺压凡俗百姓之人,你说你们该不该死?!”

“小畜生!你休要嚣张,杀了我们你也活了不了,你以为我们天擎宗凭什么敢在神城附近立教?今日你覆灭我天擎教,他日必将付出惨重的代价,他们是不会放过你的!”

楚枫眼中闪过一道冷光,道:“他们是谁?”

“哈哈哈,你以为本掌教会告诉你吗?你就等着受死吧!”天擎掌教狞笑了起来,神色非常疯狂与阴冷,面对死亡,似乎没有感到半点畏惧。

楚枫抬脚踩在天擎掌教的胸口,顿时让他鲜血狂喷,而后俯视那个太上长老,沉声道:“你来说,你们背后有谁在撑腰?”

“小孽畜,你别做梦了,本座不会告诉你!就算你是某个大势力的传人,他们也能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哈哈哈哈!”

“哼!”楚枫笑了,他从来就不怕麻烦,管他背后有什么人撑腰,既然已经做了,就要做得彻底,当即一巴掌将太上长老与天擎掌教震死,而后转身看向那些匍匐在地上,吓得已经崩溃的弟子们。

这些人中应该有许多都不知道天擎教的具体情况,但是那些境界不低的应该是天擎教的心腹,这些人绝对不能留。

“噗”、“噗”、“噗”……

一道道金色的剑气穿空而去,天地间鲜血飞溅,一个个弟子双眼圆瞪,不甘地倒在血泊中,活着的弟子吓得眼泪与鼻涕都流了出来,不断哭喊哀求。

“你们立刻给我滚,从此隐姓埋名,不准让任何人知道你们曾经是天擎教的人,也不许再欺负普通的百姓,不准再做恶事!”

那些弟子如蒙大赦,一个个翻爬起来,屁滚尿流狼狈逃窜。

楚枫没有将天擎教的人杀绝,这些活着的弟子境界都很低,大都在神海秘境三重天以下,想来是入门时间较短的人,或许也只是想来这里学点本事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