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64章 神秘山脉惊悚往事

第六十四章 神秘山脉惊悚往事

楚枫来到天擎教的资源宝库中,轰开石门,将其中储存的灵药统统收入伴生青铜钟内,而后回到满地伏尸的地方,割下天擎教掌教与太上长老的头颅,快速离开了这里。

回到杨家村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时分了,但是众人都没有入睡,这些天来他们根本就睡不着,心中无时无刻不在担忧。

消失一个月的楚枫虽然回来了,并且答应为他们报仇,但是村民们还是无法入睡,心中难以平静下来。

楚枫刚回到村中,村民们便从屋子中走了出来,是被他身上的浓重血腥味惊动的,见到他手中提着的两颗血淋淋的头颅,一部分村民们不禁感到恐惧,脸色都白了。

“孩子,他们是……”老村长披着衣衫走来,楚枫看着那空荡荡的左臂袖管,他的心就不禁一痛,道:“这是天擎教的掌教与太上长老的头颅,如今周围的马匪与流寇以及其背后的天擎教已经彻底覆灭,大家日后可以过安稳日子了。”

“好!好啊,少侠总算是为我们报仇了!”

“当家的,你若泉下有知,也该瞑目了,少侠杀了那些人为你报了仇,你安息吧!”

村中的几名妇女泪流满面,跪在地上面朝南方,口中哭喊着,而后对着楚枫深深拜了下去。

“嫂子,你们赶快起来,这件事都是因我而起,要不是我,你们的丈夫也不会……”楚枫将她们扶起,一直都为自己未能早些赶回来而充满自责与愧疚。

老村长叹了叹,道:“孩子,你休要自责,这件事情根本不是你的错,要是没有你来到我们村子,我们村会有更多的人死在那些恶人的刀下……”

“老村长,我们不说这个了。”楚枫摇头,扬了扬手中的两颗鲜血淋淋的头颅,道:“大家准备点水果与老酒,我们提着头颅去祭奠吧。”

寂静的深夜里,距离杨家村数百米外的一片荒地中孤零零的立着两座坟包,坟包上的土还是新鲜的。

楚枫与众人来到这里,将两颗头颅放在墓碑前,而后沟通七层玲珑骨塔,将那个炼丹的太上长老也放了出来,将其双腿踢断,使其跪在墓碑前,而后在其惊恐莫名的眼神中,“噗”的斩下其头颅,无头尸身内的鲜血狂喷而出,将两块墓碑都染红了。

这样的场面让在场的许多村民都心惊肉跳,他们这些普通人何曾见过如此残酷与血腥的画面,一部分人吓得脸色苍白,看着滚落在墓碑前的那颗双目圆瞪的头颅与倒在地上的无头尸身,不禁有种遍体生寒的感觉。

祭奠完毕后,楚枫与村民们回到了杨家村,大家都各自回房休息了。

楚枫刚回到自己休息的屋子,老村子便披着外衫走了进来,并将房门掩上。

“老村长,这么晚了,您来找我有事吗?”

老村长在桌子旁边坐了下来,与楚枫正面相对,他的眼神很凝重,一瞬不瞬地看着楚枫,道:“孩子,你是不是去过那片神秘的山脉?”

“您如何知道?”

楚枫不禁有些吃惊,满脸诧异,这件事情除了他自己和小漓儿之外,绝对没有别人知晓。可是老村长竟然问出了这样的话来,说明他已经知晓了。

“孩子,你仔细检查自己的身体,看看有没有什么不适,或者说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老村长的眼神有些着急,眉宇间隐藏着深深的忧色。

楚枫闻言心中不禁一跳,赶紧内视身体,运转神能精气与血气检查身体,很快就摇了摇头,道:“老村长,我的身体很好,并无任何不适的感觉,您到底在担心什么,为何会知道我去了那片山脉?”

老村长听到楚枫说没事,紧皱的眉头方才舒展了些许,但是眼中的担忧依旧没有完全褪去,听着楚枫的提出的问题,他的脸上渐渐浮现出回忆的神色,眼中也闪过丝丝恐惧与害怕,说出了一些发生在无尽岁月前的诡异的事情。

在许多万年前,老村长的祖先,也就是那个开创《风水天书》的奇才仙师就曾经进入过那片山脉,并且登上了山脉中央那座最高最神秘的山峰。

杨家第一代祖师杨筱松惊才绝艳,成为当世第一风水仙师,能困锁山川,禁锢龙脉,甚至能以日月星辰之力调动天地大势,改变乾坤,他发现那片山脉竟然是“九龙逐道”,便想要揭开其中的秘密。

不曾想,以第一代祖师杨筱松的风水宝术的造诣仍旧无法破开那里的山川大地,最后他将自己所知的情况告诉了当世的几大势力,并且让他们派出强者帮助自己,想要联手破解那片山脉中的秘密。

结果,那些大势力派出的人大部分都死在了那片山脉中,只有少部分人活着走了出来,但即便是那些活着出来的人,后来也陆续遭遇到了不幸。

那些从山脉中活着走出来的人,虽然都有两千岁以上的年纪了,但是他们境界高深,这样的年纪不过刚刚过了鼎盛之期。可是自从去了那片山脉后,他们便加速衰老,生命精气呈十倍以上的速度流逝。不过百年的时间,便血气枯败得不成样子,在坐化的时候几乎变成了干尸。

听到这里,楚枫的心中不禁泛起一丝寒意,只觉得背脊都有些发凉,忍不住问道:“您可知道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祖师有没有说明原因?”

“没有,祖师并未说明原因,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真正的原因。后来祖师在家中留下了风水轮盘,只要有修炼《风水天书》的后代弟子进入那片山脉并使用风水宝纹,风水轮盘便会转动,这也是我为何知道你去了那片山脉的原因。”老村长摇头叹息,脸上露出深深的惊惧。

“原来是这样!那么对于那件事情,祖师就没有半点眉目吗,最后祖师身上是否也发生了这样的情况?”

“是的,当时去过那片山脉的人,谁都不能幸免,祖师也不列外。出来之后,祖师很快也步入了晚年,只是他精通风水宝术,以通天彻地的手段将生命精气封在体内,减缓了精气的流逝,但也只比那些大势力的强者多活了三百年而已。”

“当年我父亲将祖师的事情告诉我,说祖师在晚年时期的每个月圆之夜都会发出痛苦的叫声,他看到屋子外有模糊的身影晃动,每次遇到这种情况,体内的生命精气就会流逝得特别快,就像是无形中有股力量将他的精气从体内强行抽取了出去。”

楚枫的心中有种森冷冷的感觉,这件事情真的是太诡异,太瘆人了。连第一代风水天师与那些大势力都束手无策,可见有多么的恐怖。

他静静深思了半晌,突然抬头看向老村长,道:“后来这么多万年,肯定也有不少胆大的人进入那片山脉吧,是否也发生过同样的事情?”

老村长点了点头,后来的确有自诩修为强大的人进入那片山脉去探寻秘密,结果全都遇到了与祖师当年相同的事情,出来后很快就步入了晚年,最后变成干尸坐化了。有些修为较弱的后辈误入其中而侥幸出来后没有什么变化,可是等到他们的境界越来越高,便发现体内的精气开始往外流逝,最后还是遭遇了同样的结局。

楚枫心中一沉,道:“这么说来,我也进入了那片山脉,将来等我的修为境界提高了,体内的生命精气也会诡异流逝?”

老村长满脸沉重,但还是点了点头,道:“我担心的就是这个,希望你可以逃过这一劫吧。可惜啊,已经无尽岁月没有出现过神灵了,当世若有神灵,定能解开那片山脉中的秘密……”

楚枫的脸色很不好看,没有想到那片山脉是如此的诡异与恐怖,难怪任何的修者都不敢踏足,竟然还有这样的一段往事。可是一个月前他也没有办法,若不进入那片山脉,又如何能逃过天擎教掌教与太上长老的追杀。

不管怎么说,至少现在还活着,活着就有希望,当时若不做出这样的选择,他早就死了。

“如果真的在我的身上发生了那样的事情,那就必须想办法解开那片山脉中隐藏的秘密了,否则找不到解决的办法!”楚枫暗自想道,真的出现精气快速流逝的情况,他必须得尽力一搏,不可能眼睁睁等着自己加速老死!

老村长看向楚枫,见他神色凝重一声不吭,不禁说道:“当年祖师在坐化的时候说了一句话,他说若是能将风水宝术修炼到更高深的境界,使用风水宝术中的封神七绝禁忌之术,或许能镇压自身的精气,实现己身‘永恒’!”

楚枫闻言点了点头,对此没有说什么。第一代祖师杨筱松的风水宝术已经达到绝巅,古今无人可超越,想要在他的那种境界上踏出另一个巅峰谈何容易,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否则亘古以来怎会没有人超越其境界。

再说风水天书已经失传了,缺失了很重要的一部分,能否将缺失的那些找到还是未知之数,更逞论超越祖师杨筱松。

楚枫知道老村长这么说只是安慰的话,让他的心中不至于绝望罢了。这些年一路走来,楚枫经历的也不少了,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他都不会因恶劣的处境而放弃希望,任何时候都会尽全力一搏。

“老村长,你不用为我担心,只要活着就有希望,或许将来我能找到解决的办法。况且我现在并没有感到任何的不适,说不定不会有种事情发生在我身上呢。夜已经很深了,您老去休息吧。”

老村长深深看了楚枫一眼,眉宇中有着浓浓的担忧,但是他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深深叹了叹,转身离开了这间屋子。

目送老村长离去,楚枫坐在油灯下看着如豆的灯火,瞳孔中映着火光,心情非常沉重。对于他来说事情本来就已经够多了,在未来的短短十年内,他必须要尽快强大起来才能追上同代的步伐,可是现在又听闻了这样的诡异怪事,那种恐怖的事情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在他的身上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