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65章 神城天骄战

第六十五章 神城天骄战

第二日一早,楚枫离开了杨家村,前往神城,

神城距离杨家村大约千余里,是神州东域最大的古老城池,其存在的岁月已经无从追溯,不知跨越了多少个时期,

这座古老的城池巨大无比,远观雄伟壮阔,气势恢宏且古意沧桑,在那些古老的青石城墙上有岁月的气息在流转,凝视许久,不禁让楚枫有种跨越时空,走进太古的感觉,

他知道这是因为城池的城墙上烙印着古老的阵纹,正是那些古阵纹的气机在流转才会给人这种神奇的错觉,

神城太大了,楚枫立身在城外的一座小山峰上瞭望,看到的是无边无际错综复杂的街道与鳞次栉比的建筑,

一条条青石铺就的宽阔街道上人來熙往,车水马龙,热闹非凡,凡人与修者共存于此,

“轰,,”

突然,神城外的另一个方向传來惊天动地的巨响,一片刺目的神光照亮了大片的天穹,天上的太阳都为之失色,顿时惊动了神城内外许多的凡人与修士,

凡人们登上城墙眺望,修士们凌空而起,尽皆看向城外那片神光绽放的地方,见到两道金色的身影在不断闪耀,彼此发生强烈大碰撞,滚滚余波席卷十方,璀璨的金色神芒刺得眼睛都睁不开,

楚枫凝目望去,其中一道身形非常熟悉,不禁让他瞳孔微缩,眼中闪过一缕冷芒,他沒有在城外的小山峰上停留,驾驭虹芒快速靠近神城,降落在城墙上与众人一起观望,

神城的北边,大约数十里的地方,两个当代的年轻强者在激烈大战,他们浑身金光灿灿,其中一人手持黄金战枪,每一枪刺出都洞穿乾坤,十方俱灭,滔滔神海精气淹沒天地,

另一人头顶上空悬浮着一轮火红的神日,绽放万道神芒,同时在其背后有一尊金色的霸体虚影显化,与手持黄金战枪的年轻强者激烈对碰,两人几乎都是招招硬撼,神能对碰间如星辰炸开,爆射出一片片刺目的绚烂神芒,

楚枫对那个头顶悬浮火红神日的人并不陌生,此人正是太虚圣子,沒想到他竟然在城外与同代的年轻强者激战,

“那个人是谁,竟然能与金族的年轻强者,,金刚正面争锋,以前好像沒有听说过这个人啊,”

“此人可是大有來头,沒有听说过那是因为他们的宗门一向比较低调,不过我倒是知道他,好像是太虚圣地的圣子,叫做孟珂,”

“原來是太虚圣地的圣子,难怪如此强悍,竟然能与早已享誉盛名的金族天骄争锋,那太虚圣地听说早就沒落几万年了,可是其圣子还是如此强大,看來太虚圣地并不简单,并不像人们所说的那样,”

“世人口中的不过都是道听途说,太虚圣地在古时可是鼎盛无比,就算是沒落了也不是一般的势力能比的,有句话叫做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是这个道理,”

“我可是听说太虚圣地不止有圣子,还有一个叫做蓝心若的圣女,半点都不逊色与太虚圣子,如今这天下纷争将起,修炼界平静得太久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风起云涌,太虚圣地也不再保持低调,看來是要参与到即将到來的乱世中來了,”

“轰,,”

金族天骄金刚与太虚圣子的战斗越來越激烈,他手中的黄金战枪力透八荒,贯穿六合,轻轻一震,十方空间溃灭,四周的山川接连崩塌,大地上裂痕遍布,威能滔天,

太虚圣子以修炼出的神日与虚影霸体來对敌,可是却压制不住金刚手中的黄金战枪,两者不断交碰,神能如浩海般翻腾,将那片天地彻底淹沒,

楚枫看着那片神能沸腾的战场,心中的震撼非常强烈,修炼到神海秘境八重天,他本來觉得自己与同代强者的之间的距离虽然还有很远,但也不会是天差地别,可是此刻见到金族的天骄与太虚圣子的战斗,方才知道他们的境界远远不是自己可以比拟的,

“轰隆隆,”

那片战场突然炸开了,金族的天骄手持黄金战枪指向天穹,炽盛的金芒贯穿了天宇,天穹上顿时浮现出金色的云层,缕缕神纹沉浮,竟然有金色的雷电闪现了出來,

法则的气机在弥漫,金族天骄通体如黄金浇铸,缕缕神纹闪耀,密集的符篆出现在肌体上,如同烙印在血肉中,流淌着古老而神秘的气息,

“啪嚓,”

金色的雷电自天穹上垂落下來,贯穿了天上地下,不断沒入金族天骄的黄金战枪中,他手持战枪横扫前方,炽烈而凌厉的枪芒“哧”的将前方数十里的空间都划开了,那片天地像是被他从中切开,恐怖到了极致,

“神日加我身,永恒亦不朽,”

太虚圣子的口中发出长啸,如雷鸣滚滚,传遍方圆百里,其头上沉浮的神日“嗡”的一声震出无尽的符篆,其身周的空间刹那间就被定住了,包括金族天骄斩杀而來的枪芒,

“锵,,”

就在金族天骄与太虚圣子战得难分难解的时候,一道通体如金玉的妙曼身影突然从天而降,在其身周沉浮万千金色的古剑,竟然一下子就将两人给从中分开了,

那一柄柄金色的古剑在其身边穿梭,流转着强大的气机,将太虚圣子与金族天骄的神能尽皆抵挡,使得他们暂时开分,

“不要打了,无缘无故,难道你们要生死相向吗,古世家的墓葬还沒有出土呢,”

肌体如金玉的妙曼女子声如大珠小珠落玉盘,清脆悦耳,但是却有些冷,她莲步轻移,來到金族天骄的身边,而后看向太虚圣子,平静的目光中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楚枫在城墙上远远看着,由于距离太远,而且只能看到那个女子的妙曼背影,无法看到其五官,但是这样的女子,料想也是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

“金族小公主,,金灵儿,”太虚圣子的目光有些冷,嘴角泛起一抹冷笑,道:“别以为你们有两个人,本圣子就会怕你们,”

“呵呵……”金灵儿笑了,如银铃般清脆悦耳,道:“太虚圣子是不是误会了,小女子是來化解干戈的,不过太虚圣子若实在想动手,我金灵儿也倒想领教领教你的《大日霸神决》,”

“哼,你们兄妹二人,本圣子如何能放心,”太虚圣子将目光投向神城的方向,大声道:“师妹,你还不出现吗,”

就在这时候,一道妙曼的淡蓝色身影排开人群走了出來,经过楚枫身边的时候微微停留,并且以柔和的目光看了他一眼,楚枫的脑海中便响起了柔和的声音:“沐枫师叔,此來神城需多加小心,即便是本门之人也不得不防,”

太虚圣女蓝心若以元神传音提醒楚枫,而后玉足轻点,踏空而去,片刻间就到了太虚圣子的身边,她看着金族的金刚与金灵儿,脸上绽放淡淡的微笑,道:“师兄只想与人切磋,并无恶意,方才之事还请两位不要放在心上,”

“师妹你,,”

太虚圣子的脸“唰”的阴沉了下來,本是叫蓝心若前來相助,沒想到她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來,

“呵呵……还是太虚圣女有涵养,至于你这个师兄嘛,我金灵儿就不在此做评论了,今日之事就此作罢,他日古世家墓葬出世,必将领教神日峰的《大日霸神决》,”

说完,金灵儿拉着金刚离开了,很快就进入了神城中,

太虚圣子黑着脸看向蓝心若,满眼都是怒火,他们也向着神城飞來,在即将进入神城的时候,太虚圣子冷声怒道:“师妹,你虽然是圣女,但是别忘了我是圣子,你还沒有资格在人前为我做主,况且,本圣子将來可是下任圣主,届时你与我的是怎样的关系,你心里应该很清楚,任何事情都得以我的意愿为重,”

太虚圣子与太虚圣女正好从楚枫的头顶上空而过,他看到太虚圣女面色平静,对此似乎沒有什么反应,但是却在她的眼中看到了一缕冷光闪过,

看着金族的金刚与金灵儿以及太虚圣子与圣女的背影,楚枫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对于力量的渴望越加强烈了,

圣地与千古世家的传人都如此强大,难以想象那些神灵传承的传人有多么恐怖,他与同代强者的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龙渊泽的十年中落下了太多,

“早就听说金族有位千金,生得是倾国倾城,五官精致,充满了灵气,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真乃绝代佳人也,”

“唔,太虚圣女也不比金灵儿差,而且她那种柔美的气质让人觉得更加舒服,同样是芳华绝代,就如碧波仙子,超凡脱俗……”

“你们说金族的金刚与太虚圣子究竟谁更强,”

“这个可说不准,毕竟他们沒有生死相向,不过从刚才的情况來看下來,多半是半斤八两,”

“听说最近几年出了三个年轻了不得的年轻王者,他们乃三兄妹,來自东域的秦家,秦家虽然不弱,但是却远远无法与金族这样的千古世家相比,却不想出了那样的人才,”

“其实我更期待神灵传承与万古神朝中会有怎样的年轻天骄,只是这些年來似乎沒有半点消息,莫非他们的传承中沒有出现返祖的血脉或者是古血体质吗,”

“几个神灵传承与万古神朝中不可能沒有出现一个这样的血脉体质,多半是还未成长起來而被雪藏着,不过这些年來倒是有个人肯定不会比那些神灵传承中的当代天骄差,”

“谁,”

“此人是个女子,名叫月仙幽,听说其气质超凡,清丽绝俗,如同谪尘仙女,虽然从未有人见过其容貌,但仅看身姿便可知道她绝对是世间绝色,说不定胜过金灵儿与蓝心若,最重要的是,其实力非常恐怖,可以镇压老辈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