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70章 天骄别院

第七十章 天骄别院

清晨.天刚亮的时候沐晴雪便离开了.佳人已去.独留余香萦绕.楚枫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心也跟着空落落的.

他收拾好心情翻身下床.知道自己不能沉醉在儿女情长中.还有许多的事情等着他去做.

楚枫离开客栈.小贩的叫卖声远远传來.街道上人來熙攘.一派热闹的景象.

“哈.原…原來…來是…是你.”就在楚枫刚刚从客栈走上街道的时候.一道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他骤然转身.看到一个身材中等.样貌普通.身背两把杀猪刀的青年正满脸笑容的看着自己不断打量着.

“这位朋友.难道你认识我.”楚枫看着面前这个青年.心中不免有些惊讶.这个神秘的结巴青年怎么会认得自己.而且还用这样目光打量着自己.

“认…认…得.”结巴青年咧嘴笑着.伸手指着楚枫的脸.道:“你…你…你就是…是…在荒镇…镇…卖…卖身…的…的那个…家…家伙.”

楚枫闻言.不禁脸绿.额头上浮现几条黑线.想到当时的那种情况.他就想拍熊孩子几巴掌.只是熊孩子如今不知道在何方.

“这位朋友.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沒有去过荒镇.你可不要胡说八道.你才卖过身呢.你全家都卖身.”楚枫的脸色很难看.心中却是非常震惊.他早就以神变术改形换貌了.可是眼前这个家伙竟然一眼就认了出來.这种本事真的是有些惊人.

“哈哈.你…你和…那…那个…小…小屁孩…有…有同样的…的本事.可…可是…我…我能…辨认…你…你的…气…气息.假…假的…真…真不了.真…真的…假…假不了.”

听着结巴青年说话.楚枫都为他感到着急.不过却在他的瞳孔中看到了一圈圈转动的神芒.那种神芒非常特别.其中有符篆在演化.他知道多半就是这种符篆看穿了神变术.认出了他的真实身份.

看着面前的结巴青年.楚枫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人.倘若成为敌人.那么将來他无论变成什么模样都会被其一眼认出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懒得理你.”楚枫甩了个眼色.绕过结巴青年就要离去.

结巴青年也沒有继续缠着楚枫.自言自语道:“算…算了.不…不承认…沒…沒关系.哥…哥去…去…天骄别院.不…不跟你…玩…玩了.”

楚枫才卖出几步.突然停了下來.转身看着结巴青年.道:“什么是天骄别院.”

“嘁.天…天骄…别…别院.你…你都不…知…知道.”结巴青年给了楚枫一个鄙视的眼神.道:“那…那是…各族天…天骄…在…在…神…神城…聚…聚首的…的地方.想…想…不想去.想…想去…的…的话.哥…哥带…带你去.”

楚枫心思急转.当今天下的同代强者他还沒有见过几人.若是有机会见见也算是不错的.至少可以多些了解.将來若是成为对手.也能有个估算.

“那就有劳这位朋友了.还沒请教朋友怎么称呼呢.”

“哈哈!哥…哥…哥的…的…名字…很…很响亮.金…金元宝…是…是也.”

楚枫脸上的肌肉忍不住狠狠一抽.这得是怎样的父母才能给自己的孩子取这样的名字.不禁笑道:“金元宝.这个名字倒是挺特别的.不过我觉得还是叫金枪不倒更好.”

正满脸嘚瑟的金元宝听到这话.一个趔趄差点沒栽倒在地上.沒好气地瞪了楚枫一眼.道:“哥…哥是很…很正直…很…很老实的…的…的人.这…这猥琐…的…的名字.不…不适合哥…哥.适…适合…合…那个…个大和尚.”

“唔.元宝兄的确很老实.脸皮厚得像块磨刀石.哈哈哈.”楚枫奚落金元宝.不禁大笑了起來.让金元宝脸绿.激动之下嘴张了半天都吐不出一个字來.结巴直接变哑巴了.最后只得重重的哼了一声.不再理会.

天骄别院.位于神城东城区朱雀大街尽头.那里还算是比较安静.周围沒有商铺.行人也比较少.

即将靠近天骄别院的时候.金元宝拉着楚枫走进了街道旁边的小巷中.指着他的脸.道:“你…你快…变…变回來.就…就你…现…现在的本事.时…时间…长…长了.容…容易被…被看穿.反…反而…弄…弄巧…成…成拙.”

楚枫闻言沒有怀疑金元宝的话.变回了本來的相貌.反正这里人少.也不会有人认识他的真实面目.最重要的是这里沒有大和尚与臭道士.使用真实的面貌也沒什么.

天骄别院座落在东城区朱雀大街的尽头.占地极广.别院周围几乎见不到人影.因为大家都知道这座别院是由半神传承的千古世家雨族的千金建造的.

除了各族的天骄人杰会來此.普通的修者根本不敢靠近.当然.并不是雨族的千金不让别的修者來此.而是普通的修者知道自己与同代天骄的差距.也担心冒然进入别院会惹怒同代天骄.到时候性命不保.

别院的大门口有两个面容姣好身材苗条的妙龄少女守着.金元宝与楚枫來到大门前.仔细地看着这座天骄别院.正当楚枫欲上前询问两个守在门口的女子时.金元宝却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

金元宝双手叉腰.身背两把杀猪刀.步伐无比的**.直接走了进去.守在门口的两个女子并沒有阻拦.反而掩嘴娇笑了起來.

楚枫见状也跟着走了进去.在他们脚下的是一条由细碎鹅卵石铺就的路.两边是翠绿的竹林.一片片竹叶在风中轻轻飘落.

前方有一片池塘.其中建有人工雕凿的假山.池塘中有亭阁还有荷叶.一朵朵洁白的荷花绽放.花瓣上有一只只彩色的蝴蝶在翩翩起舞.

楚枫与金元宝顺着鹅卵石小路绕过了池塘.不久就來到了内院.内院非常广阔.中央有一汪人工湖泊.湖面上波光粼粼.湖岸边的树木郁郁葱葱.在风中轻轻摇曳.

“铮……”

湖泊中央传來动人的琴音.如同仙界的天籁之音.琴声在天地间中萦绕.使得大群的飞鸟都在那片天空盘旋.不舍离去.

“那些就是同代天骄吗.”

楚枫看着湖泊中央那个巨大的亭阁.其中有三张玉石桌.石桌边坐满了年轻的男女.表面上看起年龄都在二十到二十五岁之间.每个人有种很特别的气息.精气神非常饱满.

楚枫数了数.那些年轻男女共有十几人.其中有几人是认识的.而晴雪也赫然在列.还有金族的金刚与金灵儿以及太虚圣地的圣子与圣女.

那些同代强者围桌在玉石桌边.身前排放着冒着热气的茶水.淡淡的茶香味混合在风中.相距数百米飘到了楚枫的鼻中.让他感到吃惊.

茶香中带着灵药的味道.这种香味很精纯.可见他们所饮的茶叶非常珍贵.对于神海秘境的修者來说可以帮助修炼.而对于那些天骄强者來说则可以提神.

十几个同代强者坐在玉石桌旁.一边品着香茗.一边欣赏着动人的琴声.在亭阁边沿的护栏前.有个白衣胜雪的柔美女子在抚弄琴弦.天籁般的琴声便是她弹奏出來的.

弹琴的女子生得非常的美丽.她青丝如瀑.泛动着绸缎般的光泽.瓜子脸上的五官无比精致.黛眉如画.睫毛弯弯.眼睛灵动有神.瞳孔如两颗黑宝石.琼鼻挺翘而精致.红唇润泽.简直就是天仙化人.

“这…这…就是…雨…雨族千金…雨…雨馨.果真…是…是…世间…绝…绝色.”金元宝的脸上露出惊艳之色.不禁咽了咽口水.本來普通的一双眼都快变成桃花眼了.

楚枫不得不承认.这个雨族的千金对于男人來说有着巨大的诱惑力.单单论容貌.她比不过晴雪.也就与太虚圣女蓝心若不相伯仲.主要是其气质与五官勾勒出的线条非常的吸引人.

这个雨馨给人的感觉如同天山湖水般清澈纯净.她的五官线条与身材曲线柔美无比.给人以楚楚可怜.想要百般呵护的感觉.这样的女子最容易勾起男人心中的男子气概与保护欲望.

在楚枫见过的所有女子当中.除了沐晴雪与神曦.这个雨馨无疑是最有吸引力的.比太虚圣女蓝心若更胜一筹.

当然.雨馨吸引力再大.也不足以让楚枫心动.他沒有表现出一丝的惊艳.由始至终都以很平静的眼神看着湖泊中央的亭阁内弹琴的她.

“有朋自远方來.还请到湖中亭阁一叙.”

雨馨的声音远远传來.圆润而清脆.非常悦耳.她一直都在弹奏手中的古琴.未曾抬头看一眼.却早已经发现了楚枫与金元宝.

事实上在楚枫刚刚踏入内院的时候.沐晴雪便已经第一个发现了他.雨馨是后來才发现的.而其余的年轻强者则因为沉醉在动人的琴声中.而不知道有人來到这里.

顿时.亭阁内的年轻强者们不禁相继转身望來.当看到楚枫与金元宝后.大多数人很快就转过了头去.神色很平静.沒有半点表情.只有太虚圣子与圣女的目光在楚枫的身上多停留了几秒.

“想不到他竟然会來这里.雨馨仙子的天骄别院可是年轻天骄聚首的地方.不知为何会将那两个人也放进來.”太虚圣子淡淡地说道.言语之中尽显轻蔑与不屑.

“太虚圣子所言差矣.他们二人并非寻常修者可比.那个身穿白衣的少年只是境界稍低罢了.只要成长起來.未來或许又是一个年轻强者.况且.來者是客.雨馨自当尽地主之谊.岂有将人拒之于门外的道理.”

雨族千金雨馨的脸上带着淡淡的浅笑.让她看起來相当的柔美.她的话音刚落.其他的年轻强者便微微一怔.不禁看向太虚圣子.道:“莫非孟珂道友认识这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