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71章 气势对抗

第七十一章 气势对抗

楚枫与金元宝踏着波光粼粼的湖面走向亭阁,一众年轻强者们不禁用眼角的余光斜睨他们,同时看向太虚圣子,脸上的表情有些惊讶。

“本圣子只认识那个白衣小子,至于另外一个并不认识。”太虚圣子淡淡地瞟了正踏波而来的楚枫,嘴角泛起一抹弧线,道:“此人乃是我们太虚圣地的弟子,拜入太虚峰门下不久,之前还是一个丹田破碎的废人,不知何时修复了丹田,修炼出了神海。”

众年轻强者不禁露出愕然的表情,他们将目光从楚枫与太虚圣子的身上收了回来,悠然饮着温热的茶水,脸上的神色逐渐变得平静与淡漠。

楚枫与金元宝来到亭阁内,礼貌性的对雨族千金打了声招呼,而后便走向一张空着的石桌。就在楚枫刚坐下来的时候,眼中突然闪过一抹冰冷的寒芒。

只是这道寒芒在他的眼中一闪而逝,除了沐晴雪,谁都没有发现。

楚枫的目光微微扫过在场的所有年轻强者,在其中三人的脸上稍微停留,而后便收回了目光,目不斜视。

他没有想到在这些年轻强者中,竟然有秦逸与秦铭以及秦燕。之前由于他们背对着,所以没能认出来,此刻来到这亭阁中,可以看到每个年轻强者的脸,虽然已经过去了十年,但还是被他一眼认了出来。

十年前,楚枫只有六岁,但是秦逸、秦铭、秦燕三人却已经有十来岁了,十余年过去,他们虽然有了不小的变化,但是脸部轮廓却没有改变,反倒是楚枫的变化太大,让他们无法认出。

相隔这么多年,楚枫再见到当年的所谓的堂兄堂姐,十余年前那刻骨锥心的画面便浮现在脑海中,体内的血液瞬间涌上头顶,一股冰冷的杀意在心中不断翻腾!

“沐枫,你不好好待在太虚峰修炼,来这神城做什么?如今天下修者云集于此,这神城充满了危险,以你神海秘境的修为,一不小心就可能会丢掉性命,你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楚枫刚刚落下来,太虚圣子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他握着茶杯,装着一脸诧异与叹息的样子,眼中却带着冷笑。

“孟珂师侄,师叔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吧,师叔我来神城自然是有原因的。倒是师侄你,刚来神城就与金族的天骄打得不可开交。我们太虚圣子历来都嘱咐门下弟子,做人行事要低调,要谦逊,可是师侄你却锋芒尽露,看来是对圣地颇为不满啊。”

楚枫看着太虚圣子孟珂,带着淡淡的笑容,声音不轻不重,不急不缓,却让在场的大部分人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而太虚圣子的连则逐渐阴沉了下来。

“我说孟珂道友,他真是你的师叔吗?”

“呵呵,小小少年,境界不高,但辈分却不低。”

这时候沐晴雪淡淡地看着太虚圣子与楚枫两人,道:“修炼界最讲究尊师重道,这是身为修者的最基本的,既然这个少年是太虚圣子的师叔,那么太虚圣子首先不是应该行礼的吗,为何上来就出言不逊。身为圣子,言行举止可是代表的整个圣地,莫非太虚圣地从来都不懂得尊师重道为何物?”

“月仙幽!这是我们太虚圣地的事情,轮不到你来多管闲事!”太虚圣子的脸那叫一个黑,就跟刚刚从煤窑中爬出来似的,他紧紧咬着牙,但是却奈何月仙幽不得,曾经在虚天域中可是见过其手段,真要撕破脸只能自取其辱。

“孟珂师侄,淡定,千万要淡定。”楚枫端起茶杯轻轻呡了一口,道:“这位仙子所言有理,师侄身为圣子,代表的乃是整个圣地,必须得注意言行举止,不要让人笑话了我们太虚圣地才是,师叔可丢不起那个人。”

“沐枫!本圣子怎么觉得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太虚圣子的眼神非常冷冰,身上笼罩着一股凛冽的杀意。这让在场的年轻强者们不禁有些惊讶,没想到他竟然想对自己的师叔动手。

“孟珂道友何必与一个少年计较,他虽然辈分比你高,但说到底也不过只有神海秘境的修为罢了。当然,不管怎么说他还是你的师叔,教诲你几句也是应该的。”秦家的年轻强者秦逸故作劝慰,但这话听在太虚圣子与楚枫的耳中,两人的眼眸同时一凝。

这个秦逸居心叵测,表面上看是在劝慰,事实上却是在挑拨。太虚圣子听到这样的话,那双眼眸更加的冷冽了。他身为太虚圣地的圣子,今日在这天骄别院中,当着这么多同代强者的面前,竟然被一个神海秘境的修者教训,心中的怒火与杀意越来越炽烈。

太虚圣子冷冷盯了秦逸一眼,他怎么会不知道其心思,但是对于楚枫的怒火与杀意却难以压制。他从石桌边站了起来,由于身高本身就高于楚枫,俯视过来的时候,颇有居高临下的姿态。

“沐枫师叔是吗?既然身为师叔,相信不单单是嘴上的功夫厉害,实力也应该很强才对,今日就请沐枫师叔多多指教!”

“尼…尼玛,修…修炼几…几个秘境,你…你好…好意思…与…与神海秘境的人…动…动手,不…不…不要脸!”

金元宝的结巴让在场的很多人都皱眉,最后那句不要脸更是让太虚圣子的脸瞬间阴沉得能滴水,双眼中寒光爆射,如冰冷的剑气般夺眶而出,倘若不是因为身在天骄别院,他肯定已经对楚枫和金元宝动手了。

“元宝兄,不要多说了,我这个师侄可是堂堂圣子,曾言所有的规矩都不能束缚他这样的强者,在圣地的时候就是如此,而今在这天骄别院,想来也是如此,在场的年轻强者岂会被他放在眼中。”

此言一出,众年轻强者齐齐变色,虽然知道楚枫是故意在挑拨,但还是对太虚圣子露出了明显的敌意。同代的年轻强者,个个都是心高气傲的,觉得自己不弱于人,在任何的情况下都不允许有人看轻自己。

“你这等低劣的伎俩,也想挑拨我与众位道友之间的关系,真是幼稚!”太虚圣子的嘴角噙着一缕冷笑,整个人都散发出冰冷的杀意,他离开石桌朝楚枫走去,显然是要动手了。

“太虚圣子,这里可是天骄别院,大家聚首于此,你却对一个神海秘境的少年出手,这要是传了出去,我们所有人都脸上无光,因你而感到羞耻。”清冷的声音从月仙幽的口中传出,她很平静地坐在远处。

其余的年轻强者们不禁变色,在这里对一个神海秘境的修者出手,的确会让他们全都遭人议论,但是他们是客,对于这样的事情也不便多言。

“月仙幽,本圣子已经说过,这是我们太虚圣地的事情,你休要多管闲事!”太虚圣子依旧向着楚枫走去,散发出强大的气势,铺天盖地将楚枫笼罩。

“且慢!”坐在亭阁栏杆边的雨馨终于说话了,她站了起来,道:“沐枫不过才神海秘境,孟珂道友身为修炼数个秘境的同代强者,这般直接与他动手,未免有些欺人太甚,传出去也会落人笑柄,到时候我们这些人恐怕也会跟着面上无光。不如这样,你们就以气势抗衡,不使用神能,只用血气与神海的气势,这样的话相对来说也算是公平。”

“唔,雨馨仙子的建议倒是不错,虽然这个沐枫由于境界太低依旧处于弱势,但相对来说公平了许多。”

“先前就听雨馨仙子说这个沐枫潜力不错,如此正好可以看看他有没有修炼出异象神海,将来是不是可以成为年轻强者。”

在场的年轻强者对于雨族千金的提议表示赞同,太虚圣子的脸色开始有些难看,但很快就平静了下来,嘴角噙着冷笑。

这里是天骄别院,真想在这里杀人,雨族千金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边的,而且还有个已经两次管闲事的月仙幽。太虚圣子很清楚,现在这种情况,只能同意雨馨的提议。

“雨馨仙子的提议我赞同。”楚枫缓缓站起身来,对着雨族千金点了点头,而后看向面带冷笑,摆出一副强势姿态的太虚圣子,道:“孟珂师侄,对于雨馨仙子的提议你觉得如何,倘若对自己没有信心,你大可说出来,我们还可以再商量商量。”

太虚圣子闻言,脸上的冷笑变得有些狰狞,他双手背负,居高临下俯视楚枫,道:“看来你还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就如你这种境界的人,在本圣子眼中只是蝼蚁。无需动手,本圣子单凭神海气势也足以将你镇压到爆,让你深刻体会到年轻王者是需要你去仰望的存在!”

“既然如此就让师叔见识下师侄的修炼出的神海异象吧,我倒想看看你这个不成器的师侄有几分能耐!”楚枫很不客气,出言挤兑与嘲讽。孟珂本就想杀他,就算是将他激怒后果还是一样,在这里他不敢动手,如此也能出口恶气。

“不知死活!”

太虚圣子孟珂果然怒了,好不容易平息的怒火瞬间被楚枫的点燃,其体内精气翻腾,发出闷响,一股强大的气势散发出来,如无形的气墙向着楚枫碾压而去,与此同时在他的身后浮现出一片神海,其中升起一轮神日,绽放出千道神光,璀璨刺眼。

“轰!”

太虚圣子的气势非常强盛,如浩海般淹没而来,气势冲击十方,大片的湖面接连爆炸,浪涛冲天。亭阁中的楚枫如同置身于龙卷风的中心,铺天盖地而来的气势像是要将他碾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