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90章 太虚圣子出手

第九十章 太虚圣子出手

楚枫的展现出的威势让众人都感到意外,竟然抵挡住了李家七护法的神芒穿杀,那只横空拍来的金色手掌弥漫着一股难言的神性,如神日当空,光芒万丈,拥有恐怖的神能。

李家七长老变色,别人或许只是觉得这一掌很强,但到底有多么强却不得而知,可是作为与楚枫战斗的他却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他接连打出神通,密集的神纹在身前交织成各种兵器的形状,同时整个人快速飞退,没有硬接这一掌。

然而,金色的手掌来势太过猛烈,且速度惊人的快,一瞬间就崩裂了长空,将李家七护法以神纹交织出的各种兵器崩得四分五裂,且去势不减,在其身体刚刚飞退的时候,如金色的山岳般重重击在了其身上。

“轰!”

金色的手掌力贯乾坤,动达八荒,轰击在李家七护法身上的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像是被浓缩的神岳撞击,恐怖的神能贯入体内,内脏快速裂开,就连通神的神脏都崩裂了,浑身骨骼如炒豆子般啪啪声响,肌体血肉裂痕遍体,鲜血激射,染红了长空。

“噗!”

李家七护法不断喷血,倒飞数十米,在空中划过一条抛物线,“砰”的一声重重砸在地上,溅起满地的尘土,他挣扎着爬起来,惊恐莫名的看着楚枫,嘴唇蠕动,似乎想要说什么,可是声音还没有发出,鲜红的血液却先涌了出来。

在场的所有人都变色,神情非常的震惊,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画面,甚至有人用力掐自己的手臂,感到疼痛方才明白自己不是在做梦。

神脏秘境与神海秘境根本就是不同的两个层面,通常情况下,神脏秘境的人想要杀神海秘境的人简直如探囊取物般容易。

当然,也有特殊的,那就是同代中的强者,这类人拥有普通修士所不能企及的强大战斗力,他们是有可能逆伐神脏秘境强者的,但也有个限度。

一巴掌就将神脏秘境的人拍得骨断筋折,这简直就是神话,完全超越了众人的想象,没有人不震惊,几乎连呼吸都快忘记了,愣愣地看着立身在客栈上空的青衣少年。

“不可能!神海秘境不可能拥有如此恐怖的战斗力!”李家七护法不愿意接受自己弹指间败于神海秘境修士手中的事实,他抬手指向楚枫,道:“你的体内肯定有什么特殊的兵器,是它给你增幅了战斗力!”

此刻,家里的另外一个护法与众高手默默将楚枫围在中央,他们没有急于出手,眼前的状况还不明朗,想听听楚枫对于这个问题会怎样回应。

“对付你这种神脏秘境一重天左右的人不需要什么特殊的兵器,杀你就如摘花拔草。就算你是神脏秘境一重天的同代强者也照样镇杀!”

楚枫的话语让在场的人都变色,这样的话听起来很狂妄,可以跨阶镇杀同代强者,岂不是等于说自己是同阶王者了吗?

“真是大言不惭,以为重伤了神脏秘境一重天的高手,自己就是同阶王者了,可笑不可笑!”

“同阶王者,那可是将来能在神道争雄路上占有重要席位的人物,这个青衣少年居然自称同阶之王,看来也不过是个自大的井底之蛙而已。”

……

人群中有人发出讥讽与嘲笑的声音,大都出自一些年轻修士的口中,见到楚枫这样的同代,他们深受打击,心中充满了妒忌。

“李一天,你不是觉得自己很高贵与优越吗,既然如此为何躲在远处,上来一战可好,我单手与你过招,一招内若不能让你重伤,我便当着所有的人的面引颈自戮!”

“还有你与你们!”楚枫抬手指向李家的另外一个护法与众多神海巅峰的修士,淡淡地说道:“不要浪费时间了,全部一起上,十息时间内镇杀你们全部!”

“哗!”

整个场面都沸腾了起来,人们炸开了锅,以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客栈上空的楚枫,这个青衣少年在李家的人面前竟然如此强势与霸道,这样的话语是自大还是自信?

“一起上!神海秘境还真能逆天了不成,本护法倒想看看你究竟多强!”李家的另外一个护法面色冷冽,单打独斗不行,但十几个人联手还是有把握的。他一声令下,十几个神海巅峰人几乎同时出手,打出的神通笼罩了这片天空,沸腾的神能精气淹没十方,满天都是神纹与绚烂刺目的光芒。

“嗡!”

楚枫往前迈出,脚步落在空中,澎湃的金色神能如巨浪般涌向十方,将所有的神通与神纹全都击溃。与此同时,他在空中快速闪跃,身体每次短暂停顿时都有鲜红的血液激射而出,并伴随着李家修士的惊恐惨叫。

“噗”、“噗”、“噗”……

楚枫的身体如疾电般闪跃,快得让人看不清,满天都是他的残影,十几个李家的神海巅峰修士全都被一指洞穿了眉心,如下饺子般坠落下来,“砰砰砰”不断砸在街道上。

“你……”李家那个护法惊恐莫名,对手的强大让他感到深深无力,深知不可抗衡,一下子就来到了李一天的身边,抓着他的手臂直接向着李家飞去,道:“小子你等着,我李家会有更强的高手前来镇杀你,有种你就别走!”

“我自然要走,只是你们却不用走了。”楚枫淡淡说道,神海内伸出翠绿色的枝条,唰唰穿过长空,“噗噗”两声洞穿了李一天与那个护法的身体,而后将他们卷起带到了身前。

“不要杀我,你不能杀我,我是李家的少主,我们李家在神城……”

“啪”

李一天话还没有说话,楚枫直接一个耳光抽了上去,将其大牙都抽飞了出来,一张肿得跟猪头似的。

楚枫将李一天提在手中,这时候那个护法发出厉吼,疯狂挣扎着想要阻止他对李一天动手,可是却难以挣脱枝条的缠绕,他发出狠戾的声音,道:“你敢伤害一天,我们李家将会不惜任何代价将你抽筋剥皮!”

“落在如此地步,你还这么聒噪,说这些狠话有意义吗?”楚枫皱了皱眉头,很随意的将手伸向那个护法的头颅,“噗”的一声,直接将头拧了下来。冒着热气的血液冲起数尺高,如此狠辣的手段与血腥的画面,吓得有些胆小的围观者发出惊叫声,脸色顿时变得苍白如纸。

“不要杀我,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李一天害怕极了,以往所有的优越都不见了,他知道这个太虚圣地的弟子根本就不在乎他的身份,随时都能杀死他,恐惧与绝望深深淹没了他,吓得浑身颤抖个不停。

楚枫没有理会李一天的哀求,他伸手拍了出去,一道金色的手印碾压想那个骨断筋折的七护法,“噗”的将其轰杀得四分五裂,鲜血染红了青石地面。

这样血腥残酷的画面更是让李一天感到惊恐莫名,他彻底崩溃,大声哀求,眼泪鼻涕都流了出来,差点大小便失禁。

一个纨绔子弟,不过是温室中的朵花罢了,何曾经历过这种场面,他已经完全崩溃,充满了惊惧与绝望,两只瞳孔涣散无光。

突然,一道强大的气息自远方快速而来,楚枫心中不禁猛然一跳,骤然转头望去,看到一道浑身笼罩金色神光,脑后凝聚一轮神日的身影,正是太虚圣子!

相距甚远,楚枫已经感受到了太虚圣子的杀意,他的眼睛微微眯起,嘴角泛起一抹冷笑。没想到太虚圣子竟然在光天下日下,当着这么多的人对他展现出浓烈的杀意,这种行为真的肆无忌惮!

“我太虚圣地向来是玄门正宗,门下绝对不能容忍穷凶极恶之徒!沐枫,你手段残忍,当街残杀如此多的修士,可谓人神共愤,今日本圣子说不得要清理门户了!”

太虚圣子人还未到,声音便远远传了过来,浓烈的杀意丝毫不加以掩饰,这不禁让在场的众人都感到吃惊,快速后退,让出足够的空间来。

太虚圣地的圣子都来了,这可不是李家那些修者能比拟的,一旦出手那种神能余波将会无比恐怖,人们都害怕被殃及。

“孟珂,在圣地的时候你多次勾结内门弟子想要杀我,不过就是因为曾经在资材院顶撞了你,何必装出大义凛然的虚伪面孔,难道你不觉得恶心吗?”

楚枫平静面对,没有表现出害怕与惊慌,他举起手中的李一天猛地扔了出去,而后伸手一抓,人群中某个修士的兵器当即飞了过来,且被他掷出,“唰”的划破长空,洞穿李一天的眉心,“叮”的一声插入了远处的石柱中,将其钉死在了上面,鲜红的血液顺着兵器与石柱不断流淌。

“放肆!当着本圣子的面,你竟然还敢出手杀人!”太虚圣子已经到了数百米之外,声音刚落便又到了几十米内,探手就向楚枫抓来,那手掌如同天宇镇压,还未临身便让楚枫有种肌体欲裂的感觉,心中不禁骇然。

太虚圣子到底修炼到了哪个秘境,楚枫并不知道,此刻亲身感受到了其出手的威势,对于力量的渴望越加强烈了。

“你不过是太虚峰小小的弟子罢了,竟然敢在本圣子面前放肆,谁给你的胆子!”太虚圣子探手抓来的同时也迈动脚步向着楚枫逼近,强大的气势如无形的山岳碾压而至,让楚枫身躯一震,内腹血气翻涌。

“唰!”

就在太虚圣子的神通大手将要抓落下来的时候,楚枫的身体如疾电般消失在原地,瞬间冲进了人群中,他仰头看向太虚圣子,道:“你果真是强势霸道,未将圣地的规矩放在眼中,依仗自己圣子的身份与数个大秘境的修为多次欲取我性命!可惜,你难以如愿,再过数年,我必取你向上人头!”

“数年?可惜你没有机会了。”太虚圣子的嘴角噙着轻蔑的冷笑,他在虚空迈步,一下子就来到了楚枫的头顶上空,再次探手抓了下去,下面的人们见状,吓得惊叫了起来,快速退开。

楚枫压制心中的熊熊怒火,跟着人群而行,随即冲向远方,什么地方人多便往什么地方冲。他知道太虚圣子就算是再肆无忌惮,也不可能往人群中出手,否则就算是圣主都保不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