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91章 遛圣子如遛狗

第九十一章 遛圣子如遛狗

神城繁华鼎盛,街道上行人络绎不绝,在这样的地方,太虚圣子想要肆无忌惮的出手那是不可能的,楚枫不傻,不可能往空旷的地方躲避,总是冲进大量的人群中.

太虚圣子很强势,但也不会因为杀楚枫而真的不顾及无辜人的性命,毕竟楚枫四周的人群不在少数,一旦造成无辜伤亡,起码就是数十人殒命!

神城的大街上一片骚乱,人们惊恐无比,但凡看到楚枫冲向自己,几乎全都尖叫着散开,恐遭殃及.可是他们的速度又怎能与楚枫相比,在他们还未散开的时候,楚枫便已经冲进了他们之中.

太虚圣子咬牙,脸色更加的冰冷了,杀意炽烈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每次出手到一半都不得不收回来.

他意识到,在这样人口密集的地方,想要杀楚枫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除非真的不顾及无辜人,但若是那样做,必定会有年轻强者出手对付他,以此来振自己的声威!

";孟珂,以往你杀不了我,现在同样杀不了我,空有数个大秘境的修为又能奈我何?";楚枫在大街上快速奔走,不断站在人口密集的地方看向太虚圣子,言语中充满了讥讽与挑衅.

";本圣子倒想看看你能逃到什么时候,除非你这样逃一辈子,否则本圣子必将你击杀,为圣地清理门户!";太虚圣子一脸大义凛然的样子,将自己摆在正义的至高点,道:";你这种手段残忍,穷凶极恶的人,天下修士人人得而诛之,若不杀你,天理难容!";

";做人可以无耻到你这种程度,也算是一种境界了.想要杀我,尽快出手便是,不过我劝你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了,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了.";

楚枫极尽挑衅与嘲笑,他要激怒太虚圣子,只有这样才有可能真的逃出其视线,不可能真的这样一直在神城内玩追逐的戏码.

";轰!!";

太虚圣子果然被激怒了,浑身爆发出澎湃的神能,如浩瀚的海洋在翻腾,脑后的神日璀璨数倍,神光万道,一片刺目.

他一脚踩向楚枫的所在上空,震出一股柔劲,不知道多少人被震飞出去,可是楚枫在他出手的瞬间就已经远去,到了远处的人群中,避过了他的攻击,让他恨得牙痒痒!

";来吧,来杀我吧,以前我被狗追,今日也权当被狗追了,可惜你咬不到我!";楚枫大笑,气得太虚圣子头顶都快冒烟了.

就在这时候,远方的街道上空出现了一大批修士,个个杀气腾腾,李家的高手杀来了,这让楚枫心中微惊,当下也不再挑衅太虚圣子,以最快的速度在人群中穿梭,同时运转神变术,不断改形换貌.

";沐枫小儿,你杀我李家大量修士,就算是逃到天涯海角,我李家也要将你碎尸万段!";李家的八长老带着数十人快速而来,并向着四周散开,欲从各个方向围堵楚枫.

然而,楚枫不断变化着形貌,神变术非常神奇,不但可以改形换貌,就连衣衫的款式与颜色都能改变,不过片刻时间,李家的人便不认得哪个是他了.

";沐枫,今日你逃不掉!";

太虚圣子立身在街道上空,双眼神光湛湛,瞳孔有神纹沉浮,他的目光非常犀利,在街道上的人群中不断扫视.

楚枫变成了一个普通的青年,他站在酒楼前微微看了太虚圣子与李家的众修士一眼,嘴角泛起一抹笑意,而后潇洒地走进了酒楼.

迎面走来一个邋遢的中年汉子,满脸的络腮胡,";砰";的与楚枫撞了个满怀.中年汉子立刻龇牙咧嘴,横眉怒目,道:";怎么走路的,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浮躁,没看到我老人家在前方吗?";

楚枫心中有性惊,是自己分神了吗,竟然会与人撞在一起,不过他也没有多想,正要回应满脸络腮胡的中年汉子,那中年汉子的双眼却开始发光了,盯着楚枫上下打量,道:";小朋友,看你骨骼惊奇,将来绝非池中物,老人家我与你有缘,就将你收为弟子了,将来拯救世界的重任就落在你的肩上了,还不快拜师?";

";……";

楚枫感到相当无语,看着面前这个络腮胡大汉,怎么看都像个老忽悠,明明是个中年人,却要自称老人家.他不想与这个家伙纠缠,绕过他向着窗边的桌子走去.

";喂喂喂,老人家功参造化,愿收你为徒,那是你前世修炼的福分,千万不要错失好机会.喂,小子你别走啊,老人家我还没有说完呢.";

络腮胡的中年汉子缠着楚枫,一直跟着他来到了窗边的桌子旁,见楚枫一直都不说话也不搭理,他独自叹道:";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有眼无珠,绝世高手坐在面前却不认识,将来一定会后悔的.";

说到这里,大胡子一脸意味深长的模样,自语道:";还是我的大侄子好,虽然有徐账,但毛皮光亮,看着就顺眼,不像有些家伙,一张大众脸,丢在人群中都认不出来,还白瞎了一双眼睛,嘿嘿!";

楚枫脸上的肌肉忍不住跳动,实在是对面前这个大胡子感到无语了,一个人自言自语说了一堆,都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他探出神念去窥视其修为,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神海秘境九重天?

楚枫的脸当时就有孝绿,尼玛这样的境界,居然还厚着脸皮说自己是绝世高手,还缠着要收他为徒,不禁有种想一鞋底印大胡子脸上的冲动.

";小子,窥视别人的秘密可是不道德的行为,你这样让老人家我很生气知道吗?";大胡子一脸不悦,见楚枫有些脸黑,他撇了撇嘴,道:";这样吧,为了弥补你的不道德的行为,这顿饭你请了,我们就算两清可好?";

bsp;楚枫的额头浮现条条黑线,绕了一大圈,敢情这家伙就是个混吃混喝的主,不过他不想与其纠缠,直接叫店小二上了一大桌子菜,要了两壶好酒,乐得大胡子脸都笑开花了,狼吞虎咽吃了起来.

这时候,太虚圣子与李家的人正在满城搜寻楚枫的下落,他们请来了会天演神术的人,正在不断推演,可是那个天演者却皱起了眉头.

";仙师,可有推演出那沐枫的位置?";李家八长老轻声问道.

天演者是个三十多岁的人,身穿道袍,他面色沉凝,摇了摇头,道:";有人暗中蒙蔽了天机,我竟然完全推演不出他在何处,难道此人身后有高人相助不成?";

";应该不可能,若是有高人相助,他先前也不会被他们追杀到满城跑了,或许是他身上有什么特殊的宝贝!";

";此人很奇怪,自我修炼天演神术以来还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天演者皱起了眉头,道:";前些日子,此人就在神城,我也无法推演出他的位置,有神秘的力量掩盖了其气机,现在竟然又遇到了这样的事情……";

";这么说,我们岂不是找不到他了?";

";当然不会找不到,八长老不要着急,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而无法锁定其位置,但料想他也不可能一直遮掩气机,否则之前也不会暴露了.";

……

酒楼中,楚枫只是静静饮着小酒,一口菜都没有吃,因为大胡子狼吞虎咽,将满桌子菜弄得一片狼藉,看着这样的画面,他就没有半点胃口了.

最重要的是,楚枫来到酒楼中并不是为了吃饭,而是暂时躲避,观察四周的动静,找机会离开神城.先不说太虚圣子,就说李家的那些高手,目前的他也无法真的与之对抗,杀了护法还有长老,杀了长老还有更强的太上长老!

大胡子吃饱了,美美的打了饱嗝,他伸手抹了抹嘴上的油渍,一脸满足的神态,道:";真是美味啊,老人家我吃得很高兴,这就不打搅你小子了,就此告辞.";

大胡子起身离开,刚走两步又转过身来,道:";我老人家走了,小子你也尽快离开吧,不然会有麻烦找上门来了.";

楚枫心中微惊,还未等他反应过来,大胡子已经走出了酒楼,消失在了视线中.他看了看窗外的街道,起身结账,就在这时候突然感觉到有许多的强大气息正向着这里快速而来,显然是李家的人已经发现了他的行踪.

";唰!";

楚枫几乎在瞬间就消失在就酒楼中,然后快速向着城外而去,他知道李家多半已经将那个会天演神术的人请来了,这城池不能再待下了,藏身在任何角楼都会被天演着推演出来.

李家的人与太虚圣子赶到的时候楚枫已经离去,他们扑了个空,气得牙痒痒.而楚枫此刻正在赶往城门的路上,也听到一些修者在谈论关于世家古墓的事情.

";你们听说了吗,听说世家古墓前段时间露出地面的时候裂开了,有很多的同代强者赶去,通过古墓裂开的缝隙进入了其中,可是古墓随后就遁入了地下,而那些强者也都没有再出来,这都半个月过去了.";

";古墓凶险,我等修士应该且行且珍惜啊,那些强者多半已经凶多吉少了.而且我听说古墓移动的方向好像是那片神秘与诡异的山脉,要真是遁入那片山脉之下,谁都别想活着走出来……";

";是啊,那片山脉太诡异与神秘了,自古以来多少自诩强大的人曾前去一探究竟,可不是死在了里面,就是出来后都快速步入晚年化为干尸,想想都让人遍体生寒……";

";那片山脉下面到底有什么,亘古以来都是不为人知的秘密,据那些大人物猜测,下面很有可能是古时的某个神灵的道场或者安息之地,当然这只是他们的猜测,事实究竟是怎样,谁也说不清楚.";

楚枫路过街道的转角时听到几个修者的议论声,心中顿时就咯噔了一下,晴雪是不是也进入古墓了,这么说来她岂不是有危险吗?

想到这里,楚枫的心就无法平静了,他快速向着城外奔去,欲去古墓最后出现的地方探寻究竟,同时也祈祷晴雪并没有进入古墓,否则后果难以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