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92章 神算的禁忌领域

第九十二章 神算的禁忌领域

出了神城,楚枫尽量沟通伴生青铜钟,让它与自己相通,借着伴生青铜钟来影响天演神术的推演,这样做虽然无法真正避过天演的推演,但却也能起到些许作用,使得天演者只能大致锁定楚枫所在的范围,无法精确推演出他的准确位置。

神城外的道路上时而能看到修者的身影,由于古世家的墓葬在上次出现的时候裂开,有大批的修者前往,不过大多数人都没有选择进入其中,毕竟众人都知道古墓还没有正式出土,短暂的出现后又会重新沉入大地下,冒然进入几乎是九死一生。

楚枫从一些修者口中问明了情况与古墓最后一次出现的位置,竟然就在杨家村的前方千里的地方,那里正是他曾经前往天擎教途中路过的那片赤色的沙漠。

数千的路程对于楚枫来说并不远,他的心情非常焦急,挂心着沐晴雪的情况,全程以快速的速度飞行,数个时辰后便来到了赤色沙漠的上空。

在这片沙漠的中央地带有个深深凹陷的大坑,如同巨大的深渊,里面赤红的沙尘飞扬,看不到底部,这里就是世家古墓曾经出现过的地方。

深坑周围还有些未曾离去的修士,他们在四周来回走动,观察这个深坑,但却没有人敢跳下去一探究竟,因为下面有神秘难言的气机溢出来,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巨兽张开的大口,令人心中发悚。

楚枫来到这里后并没有引起修者们的注意,他也围绕着巨大的深坑走动,不断观察与感应,眼中逐渐浮现出惊色。

在这片深坑下面,他隐约感觉到了淡淡的龙脉气息,这种气息非常淡,若非他本身为太初真龙体且修炼过《撼龙经》根本就无法感应到。

“想不到这里竟然也有龙脉,隐藏得如此之深。一片赤色的沙漠,怎么能蕴生出龙脉呢?”楚枫感到疑惑,以他所学的风水知识来看,茫茫的赤色沙漠太过贫瘠,根本不应该有龙脉才对。

“不对,既然这里蕴生出了龙脉,那么其中必然有蹊跷!”楚枫围着巨大的深坑走了一圈,而后逐渐远离了这里,离开了修者们的视线。

他紧皱着眉头,一边观察一边思考,并且不断在沙漠上演化风水宝术,以此来推演,渐渐的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

“原来如此!这里曾经根本不是沙漠,只是不知道为何变成了这个模样,难怪大地下藏着龙脉,而世家古墓移动的方向正是龙脉的走向!”

楚枫终于明白了,难怪在神城的时候有人议论,说古世家墓葬移动的方向正是在不断靠近那片神秘与诡异的山脉。

神城周围这片茫茫大地,龙脉并不多,而龙脉最为鼎盛的地方就是那片神秘的山脉,四周所有的龙脉都向着那片山脉汇集而去,那么世家古墓自然会向着那片山脉靠拢!

“糟了!晴雪若真的进入了世家古墓,此行岂不是很危险?”

楚枫的心顿时不断往下沉,龙脉汇集之地可是那片山脉的中心,是最神秘与诡异的地方。在那片山脉中,就算是外围的地域,对于修者来说都是可怕的,更不要说中央地带,而且还是中央山峰的地下深处,将会遇到怎样的凶险,完全无法想象!

他看向远方,确定太虚圣子与李家的人还没有追到这里,当即转身返回那座巨大的深坑前,在所有修士惊愕的眼神中,纵身跳了下去。

楚枫的身体不断往下坠落,起码坠落了数千米方才到底。然而,让他失望的是,由于这里是沙漠,土层太过稀松,世家古墓顺着龙脉遁走后,并没有留下通道,那些通道全都坍塌了,被赤色的沙土所淹没,想要通过这样的方式找到古墓,根本不可能。

“晴雪,你可千万不能出事,十年生死茫茫,我们好不容易在一起,无论如何都不能再分开了!”楚枫握紧了拳头,心中沉重得如同压上了一座大山,他冲天而起,离开了深坑,而后头也不回向着沙漠之外飞去。

“下面没有危险,那个修士安然无恙的出来了,我们下去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

深坑周围的修士见到楚枫安全从深坑内出来,当下便有许多人接连跳入其中,紧接着便有惨叫声从深坑中传出来,让那些想要跟着跳下去一探究竟的修士骤然止步,脸色发白,只觉得遍体生寒。

跳下深坑的修士有数十,活着冲出来的却只有十几人,他们一个个鲜血淋淋,身上有许多的可怖的伤痕,那是被残缺的龙脉之气绞杀出的伤痕。

“妈的!那个家伙跳下去的时候为什么没有遇到任何的事情,害得我们以为下面是安全的,大意之下差点连命都丢了!”

……

活着出来的修士个个脸黑,看着楚枫离去的方向忍不住骂了起来。

片刻之后,李家八长老带着大批的修士赶到了这里,太虚圣子也来了,他如天神般立身在空中,神光笼罩,脑后神日沉浮,虽然没有刻意散发出威压,但却也让在场的众多修士呼吸困难,忍不住露出惊惧的神色,看着空中如神祇般的太虚圣子,他们感觉像是有无形的大山压落了下来。

这就是年轻天骄的威势,虽然都是同代修士,可是境界与战斗力都无法相提并论,差距不是一星半点,单单是这种气势就足以让普通的同代修士感到巨大的压力。

“该死!又让他跑了!”李家八长老脸色难看,眼中寒意非常浓烈,他转身看向太虚圣子,神色与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恭敬而谦卑的说道:“太虚圣子请放心,我们李家定然会将沐枫碎尸万段,到时候将其头颅给您送过去,追杀沐枫的事情就不劳烦您了,他这样的小修士不值得您亲自出手,只希望日后贵圣地怪罪下来,圣子能为我们李家说几句话。”

“放心吧,你们李家尽管放手去做便是,其他的本圣子会处理妥当的。”太虚圣子神色冷漠,淡淡扫视了李家的人与深坑周围的众修士一眼,驾驭金色的虹芒踏空而去,眨眼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呼——”

众修者不禁重重松了口气,太虚圣子走了,那种无形的压力方才消失,年轻天骄的威势太可怕了,他们只能去仰望,永远都无法望其项背。

“不愧是能与金族天骄争锋的太虚圣子,实在是太可怕了,也不知道修炼到了什么境界,只是气势便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这就是同代天骄啊,我们永远都无法追赶其脚步,只能在其身后仰望他的背影……”

“太虚圣子与李家众人口中说的不会就是先前离开的那个少年吧?此人是谁,竟然让李家与太虚圣子都要对其出手,一般人可没有那个资格,看来也是个不凡的修士,只是境界好像不高。”

“竖立李家这样的敌人,连太虚圣子都要杀他,看来那个少年的结局已经注定了。”

“唔,前些日子我在神城倒是听说了一些事情,那个少年多半就是暴打李家少主的人。”

……

赤色沙漠的巨大深坑前,许多的修者都在议论,他们的脸上还有着因太虚圣子的威势而带来的震撼未曾完全消散。

此时此刻,楚枫早已飞出了赤色的沙漠,不久后便来到了那片神秘的山脉前,他眺望杨家村,本想去村子看望老人,但转而一想,这样做或许会给老人甚至是整个村子都带来灾难。

静静看了杨家村片刻,楚枫转身进入了山脉古林中,而今最安全的地方对于他来说也只有这片神秘的山脉了。曾经便进来过一次,就算是将来会发生什么诡异的事情,也都已经注定,不在乎来第二次了。

李家的人追到这片地域的时候便失去了楚枫的气息,与他们同行的天演者多次演算都无果,只是发现楚枫最后出现的地方乃是那片山脉的边沿,之后就如凭空消失了似的,推演出的是一片朦胧的迷雾,什么都看不到了。

“突然消失了?难道那小子进入了那片神秘的山脉不成?”李家八长老感到疑惑,身边的天演者闻言不禁将目光投向那片山脉,他的眼瞳中有奇异的纹络在交织,甚至有八卦与符纹在明灭,双手也不断在虚空中演算。

“噗!”

天演者突然一震,喷出一口浓血,整张脸变得苍白如纸,眼中浮现出浓浓的惊惧。

“仙师,你这是怎么了?不要紧吧?”李家八长老见状将天演者扶住,关切地问道。

“我没事,只是耗损了些心血,被天演神术反噬了。”天演者摇了摇头,指向前方那片山脉,道:“看来他很有可能是进去了,那里不可演算,涉及了到了天机中的禁忌领域,若强行推演,必会身形俱灭!”

“有这么严重?”

八长老的脸上露出惊色。

“当然,我们天演者并不是什么都能演算,有些领域是终身都不能去触碰的,否则必遭天谴!这不是说说而已,而是有真实的案例。曾经就有修炼到极致的天演者,因为强行推演某件事情而遭到天谴,降下九十九重雷劫,活活将他劈成了灰烬!”

八长老闻言不禁倒吸冷气,道:“想不到你们天演者所谓的禁忌领域竟是如此可怕,看来那片神秘的山脉的确是诡异得很,难怪自古以来都没有能解开它的秘密,不知道那片山脉的中央到底埋藏着什么!”

“但凡是我们天演者不能推演的事物,涉及到的定然非常可怕。你也说那片山脉很诡异,自古都没有人能解开它的秘密。那个沐枫进入其中,多半也没有活路可言,说不定还省得你们动手了。”

八长老没有说话,脸上的肌肉抽了抽,杀人事小,夺回龙髓事大。若是楚枫真的死在了山脉中,也就等于他们永远都没有办法夺回龙髓了,这样的损失就跟挖了李家的肉似的,代价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