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99章 镇压李三江

第九十九章 镇压李三江

李三江与身边两个太上长老的脸上一会儿青一会儿黑,脸色变化得十分精彩,对于楚枫的挑战,他们都不敢吭声,谁上去都没有半点把握能讨得了便宜。

那个太上长老依旧被楚枫的血气手掌按着头顶压在地上,他身体承受着巨大的镇压之力,颤抖得厉害,口中不断淌出鲜血,染红了花白的胡须,一对眼珠子凸出眼眶,像是要掉出来了似的,其上的毛细血管都冒起来了。

“家主!不要错过今日这个大好的机会,否则再等数月此妖孽的境界说不定就能正式进入神脏秘境,到时候更加难以镇杀他!”被楚枫镇压得跪在地上的那个太上长老终于努力说出了一句完整的话来,声音中充满了冰冷与疯狂的杀意。

李三江与身边的两个太上长老闻言,眼中的挣扎逐渐变成疯狂,他们彼此对望,而后“唰”消失在原地,拉起道道残影,来到了战场中,各自占据一个方位,将楚枫围在中央。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李三江已经顾不得家主的身份与颜面了,单打独斗根本不是楚枫的对手,唯有与两个太上长老联手才有胜算。

身为李家的家主,亲自出手也就罢了,如今还有家族中两个太上长老联手,对象还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并且连神脏秘境的境界都不到,说来这是非常丢人的事情。

然而,李家没有别的选择,正如那个被镇压在地上的太上长老所言,倘若今日不杀掉楚枫,再过些时日,等他炼化了龙髓,境界必然会有所突破,届时想要对付他就更加困难,而李家说不定也会因此而陷入险境之中。

在场的很多修士都不相信楚枫真的能在几个月的时间中突破,那是他们并不清楚整件事情的原委,可是李家却清楚得很。

他们之所以不惜代价要镇杀楚枫,最重要的就是因为龙髓。以他们的推测,楚枫应该还没有炼化龙髓。毕竟楚枫劫走了他们那么多的灵药,单单是那些灵药就足够寻常的修炼突破许多个境界了,以楚枫现在的境界来看,肯定还没有炼化龙髓。

趁早镇杀楚枫,不让他有炼化龙髓的时间,并且将龙髓夺回来,这是李家众人最想做的事情,也是目前最迫切的事情!

四周静悄悄的,许多修士的心情都非常紧张,先前他们认为楚枫很快就会骨断筋折而被李家擒住,可是接连发生的战斗画面改变了他们的看法。

楚枫的强大超乎了在场每一个人的意料,这种战斗力实在是太惊人,不入神脏秘境就可抬手镇压神脏秘境四重天巅峰的高手。

虽然李家的太上长老非常年迈,血气不足,战斗力或许不在巅峰状态,但是能做到这样的程度,便也足以说明楚枫的战斗力已经达到了五禁以上,甚至有可能已经触碰到了六禁的门槛。

众人都在推测,楚枫的同阶战斗力很有可能已经超过了很多的年轻强者,直逼年轻王者了,拥有这般恐怖的潜力,不知道会让多少的势力眼红。

事实正是如此,在场的那些大势力中的强者们全都看着楚枫,眼中露出赞赏之色,他们面带笑容,时而看向其他的强者,眼中露出思考的神色。

李三江与两个太上长老将楚枫围在中间,他们并没有立刻动手,只是以目光冷冷地看着他,并且释放出气机将他锁定,体内的神能精气逐渐沸腾,气势不断攀升。

面对楚枫这种对手,李三江等人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他们在酝酿神能精气,并且将自身的状态调节到巅峰状态,一旦楚枫有任何的异动便立刻联手发出最为强绝的一击。

“你们还没准备好吗?”楚枫看穿了李三江等人的心思,脸上带着一抹冷笑,道:“你们再不出手可就没有机会了!”

“小妖孽,你去死吧!”

李三江暴怒出手,他接连轰杀出数十掌,同时有一件光芒璀璨的兵器自神海内飞了出来,迎风见长。

那是一柄战戟,“哧”的一声,似要劈开天地,那股威势与凌厉相当惊人,直斩楚枫的头颅。与此同时,其余的两个太上长老也出手了,神能精气沸腾,他们的身体拉起无数的残影,在这片空间中不断闪跃,瞬息间展开疾风骤雨般的攻势。

楚枫脸上的冷笑更加浓烈了,一把将被自己镇压的那个太上长老给抓了起来,直接扔上天空,这时候那柄战戟刚好斩落下来,“噗”的将其斩成两半,鲜红的血液激射而出。

“小妖孽,我要将你碎尸万段!”李三江气得要吐血了,凌厉一击没有能伤得了对手,反而斩杀了家族的太上长老,他如同癫狂了似的,双手快速划动,在其双掌间凝聚出一个巨大的神能光球,如同漩涡般将四方的气流都带动得极速旋转起来。

“轰!”

李三江将手中凝聚的神能光球轰杀了出去,这时候其余两个太上长老的攻击也临身了,一瞬间让楚枫置身在了铺天盖地的强绝攻击中心。

在这种情况下,楚枫的体内突然爆发出江河澎湃的声音,面对神脏秘境巅峰与两个神脏秘境四重天巅峰高手的合力攻杀,他不敢太过轻敌,太初神海直接显化了出来,其背后浮现出一个朦胧的异象世界。

太初异象神海内缭绕玄黄精气,迷茫的太初精气中有八个异象世界显化出来,八卦八相轮转交替,顿时这片天地都像是要被碾爆了似的,空间急速崩开,霸道强绝的气息弥漫十方。

“轰!”

太初异象神海轻轻一震,风火雷与山川大泽同时涌了出来,一下子就将李三江与两个太上长老的攻击给震溃了,恐怖的气息笼罩**,使得他们如被大岳震击,齐齐喷血。

“啪嚓!”

道道雷电闪烁,不断劈落。

“轰隆隆!”

一座座山川显化,直接镇压了下来。

“唰!”

黑色的冥水和长河倾泻。

……

太初异象神海世界中不断涌出各种恐怖的攻杀手段,李三江与两个长老顿时便手忙脚乱,不过片刻就难以招架了。

“噗!”

一条条嫩绿色的枝条穿空而出,接连洞穿他们的身体,尤其是两个太上长老,他们的境界不如李三江,洞穿而来的枝条全都没有躲过,身体立时千疮百孔,发出凄厉的惨叫声,浑身鲜血激射。

“李三江,现在你应该你明白,就凭你们这样的小家族,在修炼界中连蝼蚁都不如,随便一个有点实力的人就能碾死你们一万次!就你们这种货色也敢欺男霸女,真是不知死活!”

楚枫的声音冰冷而无情,太初异象神海中伸出的枝条洞穿着李家两个太上长老的身体在空中舞动,而他则一步欺身到李三江的面前,抬手一巴掌抽在其老脸上。

“啪!”

响亮的耳光声中,李三江当即横飞几十米,在空中喷出一串串血花,连后糟牙都被抽飞了。

这样的画面让许多的修士都惊呆了,一个神海秘境的少年修士,独身一人竟然将李家在场的所有高手都镇压了,这简直如跟做梦般,让人难以置信。

“小妖孽,你不要嚣张,你一定会死得很难看!”李三江翻爬起来,口中不断淌血,左脸肿的跟猪头似的,牙齿被抽飞,口齿都不清晰了,他双眼血红,凶狠而阴毒。

“这样的狠话说出来有用吗?”楚枫震碎李家两个太上长老的尸体,将枝条收回了异象神海中,他凌空踏步,一下子就来到了李三江的面前,“啪”一巴掌将他拍翻在地,而后抬脚踩在其胸口上,弯腰俯视,道:“这么多年你俯视弱者,有没有想过会有被人踩在脚下俯视的一天?”

“你闭嘴!就算杀了我又能怎样,只要有我儿在,李家传承便不会断,而你也会被我儿碎尸万段!”

“你儿?那个杀了小沫父母的人吗,放心吧,我不会让他活得太久。”听到李三江提到李家的大公子,楚枫心中的杀意就更加炽烈了。

老人孤苦无依,小沫身世凄惨,从小就没有了父母,这些年连饱饭都吃不上,这些都是拜李家所赐,而罪魁祸首就是李家的大公子,此人早已进入了楚枫的必杀名单之列!

“嘿,太虚圣地的弟子果然是强势,劫了人家的灵药,现在又将李家赶尽杀绝,我可是听说太虚圣地向来都是玄门正宗,可是这个叫做沐枫的弟子做出的事情又与万恶不赦的魔道有什么区别,难道圣地就如此放任吗?”

人群中有人突然大声说道,声音漂浮不定,显然是利用了什么特殊的器物或是手段加以掩饰,让人无从辨认出声源来自何方。

听到这样的话,顿时便有一部分人附和了起来,纷纷指责楚枫手段狠辣,行事残忍,霸道蛮横。当着各大势力的面,这样做分明是逼着太虚圣地表态!

太虚圣主脸色有些难看,谁在暗中挑逗,他这样的强者早就发现了,不过他并没有出手将那个人揪出来。这样的话语虽然让他有些难堪,但却也正中下怀。

他身边的太虚圣子眼睛微眯,缕缕寒芒绽放,不禁转头看向了师尊太虚圣主一眼,见太虚圣主轻轻颌首,太虚圣子眼中的寒芒立刻化为了冰冷的杀意。

这时候,李三江以为自己今日必死无疑,龙髓也没有办法夺回来了,顿时高声怒吼:“小妖孽!你以为身上有从我们李家夺取的龙髓,将来就能成为强者了吗,你做梦!!”

顿时,这里寂静无声,落针可闻!

大部分修士的眼神瞬间变得炙热了起来,就连呼吸都有些急促,他们的眼神充满了贪婪,看楚枫就像是在看猎物似的。

龙髓是什么?身为修士,没有谁不知道,那可是宝贵的修炼资源,可遇不可求,比生命石源液都要珍贵,没想到李家竟然能得到这样的东西,而且还被楚枫给抢走了!

这样的修炼资源,就算是修炼到后面的几个秘境都有着很好的效果,除了那些大势力的强者以外,很少有人能抵挡龙髓的诱惑!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