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00章 深不可测的老人

第一百章 深不可测的老人

修士们的目光无比炽热,得知楚枫身怀宝贵的龙髓,尽皆蠢蠢欲动,恨不得立刻扑上去将其抢到手中。

然而,太虚圣主等人在此,楚枫又是太虚圣地的弟子,众修士虽然觊觎龙髓,但却不敢真的付诸行动,不过那一双双眼睛却是火热到了极致。

“哈哈哈!”被楚枫踩在地上的李三江狞笑了起来,而后用只有楚枫才能听到的声音,咬牙切齿,道:“沐枫!如今众人皆知你身怀龙髓,这个消息很快就会传出去,你将没有容身之地,必死无疑!”

楚枫的脸色有些难看,他没有想到李三江会突然将龙髓的事情说出来,不管在场的众修士是相信还是不相信,但龙髓太过珍贵,只要想得到龙髓的人都会选择宁可信其有的心理,这样他便四面皆敌,不知道将会遭遇多少的麻烦。

“你狠!”楚枫俯下身冰冷地看着李三江,道:“可惜的是,就算是龙髓的事情泄露了,那些人也奈何我不得,你的如意算盘恐怕要落空了,现在就送你归西!”

“本家主会在黄泉路上等着你的!”李三江疯狂狞笑,声音刚落,楚枫的巴掌也拍落了下来,“噗”的一声将其头颅拍裂,红的白的溅了一地。

楚枫转身看向众修士,从他们那贪婪与炽热的目光中感受到了冰冷的杀意。他知道,因为龙髓的事情,这些修士已经完全成为了敌人,如果不是因为情况特殊,这些人早就冲上来了。

“沐枫!你真是好大的胆子!”太虚圣子的声音打破了这里沉寂的气氛,他从太虚圣主的身边走出来,立身在虚空中,居高临下俯视过来,冷冷地说道:“你抢劫李家的灵药与龙髓在先,后在神城中残杀李家修士。而今圣主在此,虽然让你们自己解决恩怨,但毕竟你理亏在先,胜了就胜了,但你却将他们全都给杀了,当真是残忍至极!我们太虚圣地向来都是玄门正宗,却想不到出了你这样一个穷凶极恶的人,身为圣地的圣子,今日我便亲自出手,为圣地清理门户!”

众人不禁有些惊愕,没想到突然间会发生这样的变故,太虚圣子竟然要杀同门的人!

虽然在场的许多修士都知道太虚圣子曾经在神城内就追杀过楚枫,可是现在毕竟有太虚圣主在此,情况不同,自然不能与上次的事情相提并论,可是没想到的是,他真的要这样做,而且太虚圣主好像也已经默许了。

看着一步步踏着虚空逼来的太虚圣子,楚枫的眼眸逐渐冷冽了起来,他看向太虚圣主,道:“圣主,莫非这是你的意思?”

太虚圣主闻言露出复杂的神色,叹息道:“沐枫,你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拥有可怕的潜力与天赋。可惜我们太虚圣地向来都是玄门正宗,门下弟子循规蹈矩,不能有恶行。而你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实在是违反了圣地的门规,若不加以惩处,我太虚圣地定会遭人诟病。”

“这么说来真的是圣主的意思了。”楚枫的脸上不禁露出了一缕冷笑。

“不错,的确是本圣主的意思。”太虚圣主点了点头,神色很沉重,似乎为楚枫而感到惋惜,他看向太虚圣子,道:“不要伤他性命,镇压起来,日后带回圣地处置吧。”

“很好!”楚枫的脸上逐渐涌上怒色,道:“早就知道你没安好心,曾经在圣地中的时候,殷太上长老那个老梆子深夜潜入太虚峰就是你在背后撑腰吧,想要用我的血肉来炼丹,为那个老梆子延命。现在又找各种理由要置我于死地,什么玄门正宗,至少你太虚圣主还不配不上‘正’这个字,因为你做的都是卑鄙的事情!”

太虚圣主听到这样的话不禁变色,那张脸逐渐阴沉了下来,而正向着楚枫逼来的太虚圣子则骤然沉喝:“放肆!你算什么东西,区区太虚峰新入门的弟子,竟然敢对圣主不敬,谁给你的胆子!”

“你才放肆!”楚枫一步登空,凝视太虚圣子,道:“你又是什么东西,一个后辈也在我面前叫嚣,我跟你师尊说话,轮不到你来插嘴,有多远滚多远!”

话落,楚枫冷冷看着太虚圣主,道:“莫说我没有犯什么错,即便是真的犯了错,你也没有资格来惩罚我!你应该很清楚,我是太虚峰峰主的弟子,论辈分与你同辈!我们太虚峰的弟子,不管做了什么事情,向来都是由太虚峰自己责罚,及时轮到你们神日峰在这里逞威了?当真是不将太虚峰放在眼中了吗?”

“太虚峰?”太虚圣子冷笑,嘴角泛起一抹弧度,尽显轻蔑与不屑,道:“你以为太虚峰真的崛起了吗?不过就是一个早已过气的传承罢了!你要明白,神日峰如今才是六脉之首。今日你对圣主大不敬,这是死罪,本圣子现在就来清理门户!”

“慢!师兄住手!”太虚圣女玉足迈动,妙曼的身姿在空中拉起一道残影,出现在楚枫与太虚圣子之间,而后看向太虚圣主,道:“圣主,沐枫师叔虽然杀了李家的人,但他也是被逼还手,而且李家罪大恶极,本就该死。再说太虚峰门人本就稀少,如今好不容易出现沐枫师叔这样有天赋的人,岂能因为一个小小的李家而让太虚峰蒙受巨大的损失,若是被易尘师叔知晓,恐怕不会善罢甘休!”

“蓝心若!”太虚圣子的脸色阴沉得能滴水,额头上的青筋隐隐跳动,寒声道:“你是圣地的圣女,别忘了我才是圣子,而不是面前这个穷凶极恶的沐枫!你处处护着他,莫非是看上这个小子了不成?!”

“师兄,希望你保持理智,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也算是在拯救你。”蓝心若很平静,纤手拂了拂垂落道胸前的青丝,并没有因为太虚圣子的话而表现出任何的波动与怒意。

“拯救我?”太虚圣子笑了。

蓝心若点了点头,道:“当然,如果你扭曲是非黑白杀了沐枫师叔,我相信易尘师叔若得知此事,就算是你躲在太虚圣殿中,有众师叔护着你,也保不住你的脑袋!”

“你这是在吓唬本圣子吗?易尘师叔若敢闯入太虚圣殿杀人,我看太虚峰也没有必要存在了!”

“年轻人,好大的口气,你的话代表你师尊太虚圣主的意思吗?”一个身形佝偻,满脸皱纹如刀刻的老人缓缓走了出来,浑浊的老眼涣散无神。

“你是谁?”太虚圣子的目光“唰”的落在老人的身上,细细感应下发现老人的身上没有半点神能精气的波动,当即轻蔑的笑了,道:“不过一个半只脚踏入棺材中的普通老头,来这里看热闹可以,但我们太虚圣地中的事情却不是你可以多言的,修者的天地如同神灵的净土,需要你们这些凡人去仰望,你知道吗?”

“现在总有那么些年轻人目光短浅,心胸狭隘,自以为是且目中无人,这样的人很难在修炼路上走得长远,容易过早夭折。年轻人,老朽劝你心胸开阔些,做人要低调,也要懂得尊师重道。”

“老家伙,你竟然敢教训本圣……”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抽在了太虚圣子的脸上,那张脸顿时浮现出五道清晰的指痕,在场的人全都吃惊,因为没有人看到老人出手,只见他的手臂微微晃了晃而已。

“你……”太虚圣子的眼睛立时就红了,巨大的耻辱袭上心头,他几乎要暴走,可是想到对方神秘莫测的的手段,只能将心中的怒火与杀意强行压制下来。

“这一巴掌只是告诉你要懂得尊重老人。”神秘老人说完看了楚枫一眼,而后身体便消失在了原地,瞬间出现在太虚圣主的身边,这种速度没有人能看得清楚,让太虚圣主的心中不禁一突,脸色瞬变。

“唰!”

太虚圣主身边的几个太上长老立刻移动方位,将老人团团围住,如临大敌。

“你们想对老朽出手?”老人很随意的扫了几个太上长老一眼,那种眼神非常的云淡风轻,根本没有将他们看做对手,而后对太虚圣主说道:“不知道圣主是否也觉得太虚峰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太虚圣主的脸色很不好看,他能感受到了这个老人的可怕与深不可测,深深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道:“不知前辈名讳,与我们太虚圣地的太虚峰有何渊源?”

“老朽的名讳并不重要,只不过数百年前曾与太虚峰主相识,也算是故友,如今听到后生小辈说太虚峰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心中有些感慨而已,莫非太虚峰真的没落到传承都要断绝的地步了吗?”

太虚圣主听到这样的话,心中猛然一跳,赶紧出声解释,道:“原来前辈与无名师叔是故友,先前若有得罪还请前辈海涵。至于那些话,都是劣徒年轻不懂事而说出来的随口之言罢了。太虚峰曾为六脉之首,传承无尽岁月,定然也会永远传承下去。”

“年轻人不懂事也情有可原。”老人点了点头,伸手指向楚枫,道:“那个孩子潜力不错,听说他是太虚峰的弟子,不知道是真是假?”

“这……”太虚圣主的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他觉得今日想要对付“沐枫”怕是不可能了,当下笑道:“此人名为沐枫,的确是太虚峰新收的弟子,入门不过一两年。”

“如此甚好,老朽觉得这个叫做沐枫的孩子天赋异禀,将来定非池中物。不过老朽也想知道现在的太虚峰弟子到底有多么了得,是否可以与你们神日峰相比,不如就让这个沐枫与你的弟子切磋切磋如何?”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都愣了,先前都还觉得这个老人是在帮“沐枫”呢,结果他根本是想让“沐枫”去送死。神海秘境的境界与太虚圣子动手,那还不被抬手镇压吗?

“这……”太虚圣主张了张嘴,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以不确定的语气,道:“前辈是要让沐枫与圣子战上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