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15章 蓝心若的怒火

第一百一十五章 蓝心若的怒火

采摘化龙草后出现虚空黑洞,这是所有人都沒有料到的事情。

金灵儿等众年轻强者相继來到虚空黑洞前,大家都很沉默,谁都沒有说话。

“黑洞中的通道不稳固,有极强的虚空之力在流动,这种力量足以将雨馨与那个叫沐枫的小子绞杀成肉沫了。”一名生得俊逸,但眸光有些阴鸷的年轻强者说道。

“言之有理,雨馨与那个沐枫定无生还的可能…”秦家的秦逸立刻出言附和,对于那个目光阴鸷的年轻强者似乎有些忌惮。

金灵儿黛眉微皱,她的脸上带着些许冷意,道:“你们为何要对雨馨赶尽杀绝,倘若这件事被雨族得知,恐怕不会善罢甘休。”

“金族小公主,说來你应该感谢我们才对,小公主你与雨馨之间也沒有什么交情,不过就是当日在天骄别院有过一聚罢了,何必如此在意她的生死。”那个目光阴鸷的年轻强者笑着说道。

金刚听了这话,不禁与金灵儿对视了一眼,而后看向那个年轻强者,道:“你们秦族在背后勾结太虚圣子,指使秦家三杰联手攻击曾邀请我们做客的人,将她逼进未知的虚空漩涡,如今多半已经不在人世,你竟然还让我们感谢你们?…”

秦家那个眼神阴鸷的年轻强者淡淡一笑,道:“自然是要感谢我们为你们将來的强者争雄路上除掉了一个强劲的对手,你们应该不知道雨馨是什么体质吧?”

金灵儿眼中闪过一抹璀璨的光,道:“难道雨馨不是灵体么?”

“哼…灵体,那只不过是雨族故意迷惑世人的说法…”太虚圣子冷笑,道:“这个雨馨乃是返祖的血脉,只不过现在的血脉还远远不及雨族的始祖,但若放任她成长下去,将來很有可能会蜕变成雨族的祖血体质,到那时候必然是绝对的年轻王者。未來的争雄路上,我们在场的人都将败于她的手下…”

“她真的是返祖血脉?”金灵儿与金刚都很吃惊,在场的许多年轻强者都露出惊色,全都看向秦族的年轻强者与太虚圣子。

“这件事情绝对不会有错,我族的强者也是在无意中得知这个消息,雨馨的确是觉醒了‘雨神体’血脉,否则我们秦族岂会冒着与雨族翻脸的危险在这古墓中将其杀死…”

“万万沒有想到雨馨仙子竟然是返祖的‘雨神体’血脉…传闻雨族的始祖雨晴天当年叱咤风云,震古烁今,一身战力直逼神灵。他虽然只有人道绝巅的半神境界,然而其手段却通天彻地…”

“雨神体的确是一种非常恐怖的古血体质,加上半神雨晴天曾经开创的《雨泽化神诀》中的终极禁忌篇中的盖世秘术,雨馨仙子若真的觉醒了雨神体的所有天赋,那《雨泽化神诀》中的翻云覆雨三式必然能尽数修炼成功,将來雨族必定会盖压所有的半神传承…”

秦族的年轻强者笑道:“不错,这就是我们要杀她的原因。雨族强大起來后对我们的传承必定会有不小的影响,而且将來若往神界的古路被开启,我们这些年轻强者必定会前往历练,其中有着无尽的机缘,但同样有着无尽的凶险,雨馨便是个巨大的威胁,早点清除这个威胁对我们來说都是好事,所以你们得感谢我们才对。”

金灵儿与金刚听到这样的话脸色不禁有些难看,他们看向虚空漩涡许久,最终发出一声叹息,金刚仿若自语道:“雨馨仙子,不要怪我们沒有出手相救,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我们出手也无济于事。而且在修炼界中,各大传承之间很少有真正的友谊,我们必须得为大局着想。”

这时候,金灵儿看向秦族的年轻强者,道:“这件事情我们当做从來沒有瞧见过,离开古墓后便也就忘记了,你们大可放心。”说完,拉着金刚便破空而去,眨眼就消失在了天际。

“太虚圣子,今日的事情多谢你了,保重…”秦族的两个年强者也带着秦家三杰离开了这里,紧接着别的年轻强者们也相继离开了。

这里只剩下太虚圣子一人,他转身看向虚空黑洞,神色阴晴不定,眼中燃起两团怒火,带着深深的不甘,咬牙切齿,道:“雨馨这个贱人死了也就死了,可是沐枫你这个蝼蚁竟然也这么死了…本圣子未能将你踩在地上羞辱,未能亲手将你抽筋剥皮,实在是可惜又可恨…”

“师兄,你怎么在这里?”

就在太虚圣子正打算离开的时候,一道淡蓝色的身影包裹着月光般的神芒,声音刚落便來到了面前。

“师兄,你的脸色为何如此苍白,难道先前与某个同代强者出手了?”

太虚圣子见到蓝心若,脸上顿时露出病态般的笑容,看起來有些狰狞,笑道:“不错,本圣子的确是与人战斗过,期间连沐枫那个蝼蚁也出现了,但只不过是來送死而已…”

“你说什么?”蓝心若平静的美眸中露出惊色,脸色微微一变,道:“师兄将沐枫师叔如何了?”

“师妹你觉得本圣子见到沐枫那个蝼蚁后会如何?”太虚圣子脸上的笑容更加狰狞了,伸手指向深渊上空的虚空黑洞,道:“自然是被打入那个黑洞中了,恐怕早已被虚空之力绞杀成了肉沫。只可惜,本圣子未能亲手将其抽筋剥皮,碎尸万段…”

“师兄你竟然杀了他…”蓝心若娇躯一颤,脸上瞬间布满了寒霜,未等太虚圣子回应便直接发难,体内神能精气沸腾,瞬间爆发了出來,方圆数千米刹那间被冰封了。

太虚圣子根本沒有料到蓝心若竟然会为了沐枫的死而对他出手,等他反应过來的时候已经迟了,《神月寒冰赋》涌出的神能精气冰寒无比,一下子就将这片地域包括他的身体一起冰封,使得他整个人都变成了冰雕。

“嗡…”

蓝心若美眸冷冽,玉足迈动,直接踏向变成冰雕的太虚圣子,轰然声中他踹在其胸膛上。

“喀嚓…”

太虚圣子身上的冰层立时碎裂,整个人顿时横飞了出去,冰层碎裂的时候,其肌体也跟着裂开,浑身伤痕累累,血肉翻飞,鲜红的血液激射而出。

“蓝心若,你这个贱人,竟然敢出手伤本圣子…”太虚圣子捂着胸口,满嘴都是鲜血,说话的时候更是有大股的血液自口中淌了出來。

“唰…”

蓝心若的脸冷若寒光,纤手捏动神通秘术,万千神纹沉浮,交织成一道道弯月般的光刃,铺天盖地杀向太虚圣子,将这片天地的空间尽皆割裂,到处都是空间裂缝。

“你……竟然敢对我下杀手…”太虚圣子满头黑发倒竖,双眼血红,状若疯狂,怒吼道:“你这个贱人,居然为了楚枫那个蝼蚁而要杀我…”

弯月般的光刃上符篆闪耀,冰冷而凌厉,这里的温度急速降低,空中到处都是冰屑,眼看就要击中太虚圣子的身体。

就在这个时候,太虚圣子的身体四周突然浮现出密集的神纹,有空间的法则在流动,他整个人瞬间都暗淡了,消失了在了原地,就像是凭空蒸发了似的。

蓝心若的美眸中神光爆闪,其身后一轮神月显化出來,瞬间轰击向太虚圣子消失的那片空间。

“轰…”

那片空间崩碎了,露出一片漆黑的虚空,然而太虚圣子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

蓝心若立身在空中,一身淡蓝色的衣衫轻轻飘动,满头青丝飞舞,脸上露出复杂与矛盾的神色,此刻的她内心很挣扎。

看着深渊上空的虚空黑洞,蓝心若沉默着,如雕像般一动不动。她在空中伫立良久,最后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骤然转身离去,很快便消失不见。

蓝心若向着这片山脉的更深处而去,脑海中不断回响着沐晴雪曾经给她说过的话,她的神色非常的复杂,心中充满了矛盾,同时也有着一种莫名的悲伤自心灵深处涌上心头。

“月仙幽师叔说的都是真的吗?可是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在我的身上,而且也太过匪夷所思了。这世界虽然神秘,有着许多神奇的事情,可是这件事情却让人难以置信……”

“可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现在沐枫师叔已经死了,该怎么办……怎么办……”

蓝心若降落在一座山峰上,口中喃喃自语,随后双手抱头,显得十分的痛苦。

最后,她蹲在地上,双手抱膝,满头青丝披散,静静看着山川大岳,神情有些呆滞。

……

数千里外的山脉中,太虚圣子狼狈的身影从虚空中走了出來,他双眼通红,面孔扭曲,口中有大股的血液往外淌出。

“蓝心若,你这个贱人…竟然为了沐枫那蝼蚁而对本圣子下杀手…可惜沐枫那个小白脸已经死了,你这个贱人也难以久活…”

“本圣子要不是在与雨馨那个贱人的战斗里受到了重创,已经虚弱到了极致,就凭你怎么能伤到本圣子……”

太虚圣子在山林间狂吼,声音怨毒而暴戾,惊起无数的飞鸟,就连许多动物听到这样的声音都觉得遍体生寒,惊慌逃窜。

“幸好在进入古墓之前,圣主师尊给了我虚空神遁符,否则这次就真的栽了…”太虚圣子盘坐下來,并指在身上连续几点了几下,体内的精气与血气缓缓运转,伤势逐渐稳定下來,自语道:“蓝心若,你这个贱人,就算有你的师尊冷月峰峰主护着你,本圣子也要让你付出代价…”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