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16章 生死与共

第一百一十六章 生死与共

深渊云雾茫茫,从上到下根本看不到底,而虚空黑洞依旧在深渊上空未曾消失。

雨馨接住楚枫而被双双吸入了虚空黑洞中,幸好在虚空之力绞杀而来的时候,小漓儿感觉到了危险,突然苏醒了过来,祭出伴生青铜钟将他们罩在其中,这才避了一劫。

楚枫与雨馨在伴生青铜钟内昏了过去,当他们醒来的时候,发现竟然来到了深渊的底部。这里是一片巨大的峡谷,而他们身处的地方则是一个古老破旧的祭坛中央。

祭坛内雕刻着许多诡异的道纹与符篆,交织在一起像是一颗颗狰狞的头颅,那些道纹与符篆似有生命般在流转,其上散发出淡淡的光芒。

一醒来,楚枫与雨馨的脸上同时露出惊色,他们感觉祭台上有股神秘而诡异的力量正在不断抽取他们的生命精气,同时也有缕缕森寒的死气源源不断渗透到他们的体内。

“沐枫,你没事吧,伤势要不要紧?”雨馨看着楚枫身上三个鲜血淋淋的血洞,感受到他的气息非常虚弱,苍白却不失柔美的脸上露出浓浓的担忧,美丽清澈的眸子中也充满了感动。

“我没事,死不了,这个祭台很诡异,我们赶紧离开这里。”楚枫摇了摇头,他非常的虚弱,说话的声音也很小,试着想站起来,却感觉浑身无力。三道霸道的拳印将他的身体打穿,神脏都裂开了,丹田神海空间壁垒也裂痕斑斑,伤势严重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

“好!我这就带着你离开,你要坚持住,离开这里我就能为你疗伤了,一定要坚持住!”雨馨黛眉紧蹙,抱着楚枫想要站起来,谁知刚站稳便跌坐了下去。

不单是楚枫伤势严重,她的伤势也非常的重,加上在这祭台上被抽取了生命精气,体内又有诡异的死气在流动,这便使得他们的情况更加糟糕。

“放下我,你自己走出去!”楚枫努力睁开眼睛看着雨馨,声音非常的虚弱。

雨馨摇头,轻轻咬着苍白的嘴唇,美丽清澈的眸子中闪烁泪光,道:“我不会丢下你!我们要一起走出去,你舍命救我,我怎能将你舍弃在这里!”

“雨馨仙子,曾经你让我加入雨族,但由于某些原因,我只能谢绝你的好意。可是后来你不计前嫌,收留小沫与老人,这份恩情我一直记在心中,所以我出手帮你的事情你也不要记在心上。”

“现在这种情况,没有别的办法了,我们都身受重伤,你虽然还能动弹,但却无力带着我离开这座祭坛,能有一人活着,总比两个人都死在这里好,你没有必要为了我而不要性命……”

楚枫的声音已经虚弱到雨馨都快听不清楚了,她眼中的水雾渐渐凝聚成了泪珠,顺着眼角滑落下来,道:“我生在半神传承这样的家族,见惯了勾心斗角自私自利,除了至亲的人与忠心的下属,从来没有任何人会如你这般对我。”

“你为了救我而落到这个地步,我雨馨绝不会弃你而去,倘若真的要死在这里,我们就一起死吧,这样的话黄泉路上都不会孤独,也就不会害怕……”

“不行!你不能死在这里,我希望你能活着,我有个请求,不知道你能不能答应……”

“什么请求,你说!”雨馨将楚枫抱得更紧了些。

楚枫咧嘴笑了,干裂的嘴唇间露出洁白的牙齿,道:“记得曾经在天骄别院中,你说怀疑我就是那种古血体质的事情吗?到了现在,我也不想瞒你了,我的确是太初真龙体。你听说过十一年前秦家发生的事情吗?那个六岁的孩子就是我,而我的真名叫楚枫。”

雨馨得娇躯不禁一颤,她没有出声,只是静静地听着。

楚枫继续说道:“六岁开始就经历重重磨难,失去三分一的真龙神血,坠入龙渊泽,好不容易让沉寂的血脉复苏了,却不想最终还是难逃这一劫。”

“洪荒时期末年,宇宙中发生了惊天动地的旷世神战,龙族尽皆饮恨,从此太初真龙体便成为了人们口中的禁忌与不祥,呵呵……”

“那场旷世神战牵扯到了宇宙中所有的种族,包括那些蛮兽与神兽,其中还有龙之九子的种族。我的体内流着龙族中最为纯正与高贵的真龙神血,身为龙的传人,揭开这个湮灭在时间长河中的秘辛是我的责任与使命。”

“可惜,我注定无法完成这件事情了,而我恐怕也是史上死得最早的太初真龙体,但真龙血脉不能就这么断绝,尤其是在这个即将鼎盛到极致的大世!”

“雨馨,我就要死了,不能让真龙神血跟着我一起消散。我死了以后,你将我的真龙神血从体内抽取出来,还有我丹田内的伴生青铜钟也都带走。”

“六滴纯正的真龙神血,倘若将之炼化并融合,未来定成同代皇者。将来有机会,帮我揭开洪荒末年的秘辛,还原事实真相。还有,见到晴雪,也就是月仙幽,请告诉他,今生我只能负她了,替我给她说声对不起。以后,你若有幸见到我母亲,她是古凰神朝的公主楚芸汐,请帮我告诉她,枫儿不能尽孝了,让她不要伤心,若有来世,枫儿还要做他的孩子……”

看着楚枫干裂的嘴唇,洁白的牙齿与苍白的脸,听着他如同交代遗言般的话语,雨馨早已是泪流满面。

她的眼泪滴落到了楚枫的脸上,湿了自己的脸也湿了他的脸。

除了亲人,雨馨生平第一次感觉到了人与人之间的真诚与温暖,可是这个给自己温暖与感动的人就要死了,她感觉心里空空的,有种说不出的害怕与恐慌。

“不能!我不能答应你,你的事情要自己去完成,我带着你出去,我这就带着你出去,你不会死的,一定不会……”

雨馨呢喃着,晶莹的泪水不断滑落,她抱着楚枫努力着站起来,可是身体太虚弱了,而且祭台上有诡异的力量在流转,使得他们像是承受着巨大的重力,根本就无法成功站起。

这时候,楚枫的眼睛渐渐闭合,他觉得自己好累,好累好累。

这么多年来,实在是累坏了,此刻好想舒舒服服睡上一觉,朦胧中母亲与沐晴雪的身影出现在眼前,他努力伸出手去,可是母亲与晴雪的身影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娘亲,枫儿来世再做你的孩子,报答您的生养之恩。晴雪,你的深情,楚枫今生只能辜负,请你不要伤心,若有来生,我一定娶你为妻,伴你踏遍千山万水,相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楚枫的声音逐渐虚弱,直到沉寂,他再也坚持不住了,昏死在了雨馨的怀中。

“你不能死,我一定不会让你死去……”雨馨抹去脸上的泪痕,看着祭台外,那短短的距离却如同相隔一片永恒的时空,但是她的眸光异常坚定。

她紧紧抱着楚枫,腾出一只手来,五指抓住地面用力往祭坛外爬去,一点一点艰难移动。

短短几十米的距离,对于雨馨来说却宛如天涯海角,她抱着楚枫艰难爬行,五指因为用力抓着地面,纤细白嫩的指尖已经鲜血淋淋,一路爬过,地上全是触目心惊的血迹。

三十米、二十九米、二十八米……

雨馨的轻轻数着,她在告诉自己,距离祭坛边沿越来越近了,只要坚持下去就一定能离开这里,达到安全的地方。

然而,她越来越虚弱了,全拼坚韧的意志与一股执念支撑着,短短二十几米的距离却如同相隔一道天堑,她再也没有力气了,用尽全力试着往前爬行了几次都没有成功。

“难道我们真的要死在这里了么?”雨馨呢喃,她虚弱得不成样子,看着怀中昏死的楚枫,眸光刹那间又变得坚定了起来,道:“不!你不能死,我不能让你死,你还有好多的事情要做,太初真龙体不能就这样死去……”

可惜的是,雨馨真的爬不动了,无论她的意志有多么坚韧,执念有多深,但身体已经虚弱到了极限,无法抱着楚枫穿过这二十几米的距离,离开这座诡异的祭坛。

“小哥哥,你不要死呀,呜呜……”就在雨馨充满绝望的时候,楚枫的丹田内突然传出十分虚弱的小女孩的声音,她在伤心地哭泣:“小哥哥,你不要离开漓儿,呜呜!”

“古剑中的老爷爷,您快救救小哥哥呀,求求您了,求求您了……”

“青灯中的老爷爷,救救小哥哥吧,漓儿求你们了,呜呜……”

这时候,一盏白玉人面青灯飞了出来,灯芯燃起如豆的一点灯火,其上神纹缭绕,交织出青灯道人的虚影,看着昏死的楚枫发出一声叹息:“幸好老道当年初见你时暗中推算了一次,知你会有一劫,便留下了一缕残念在青灯内……”

“唰!”

青灯道人的虚影大袖一挥,楚枫与雨馨的身体立时飞出了祭坛,稳稳落在远处的水潭边的草地上,而青灯道人的虚影则缓缓暗淡,最终消散在天地间。

“谢谢道长爷爷,漓儿谢谢您!小哥哥终于有救了,终于有救了,呜呜……”楚枫的体内,小漓儿的声音越来越虚弱,她喜极而泣,喃喃自语:“小哥哥不会死了,漓儿好高兴,漓儿不会孤独了,漓儿不会没人疼了,可是漓儿好累,漓儿睁不开眼睛,好想睡觉……”

水潭边的草地上,雨馨的脸上满是泪水,本来她已经绝望了,然而在最后关头,突然峰回路转。

看着怀中昏死的,生命之火几近熄灭的楚枫,雨馨轻轻为他理了理散乱的黑发,而后盘坐下来,运转体内残留的神能精气与血气,开始修复伤势,驱除那些诡异的死亡力量。

然而,雨馨发现那些死亡力量根本没有办法驱除,最后只得将其压制在体内的某个角落中。死亡之力虽然被压制,可它依旧在不断壮大,只是暂时不能爆发。

趁着死亡之力短时间内不会爆发,雨馨拿出一些普通的生命石源液,吸收其中的生命精气,快速恢复着亏空的身体,并且修复伤势。

她看着枕在自己大腿上昏迷着的楚枫,知道现在这个状态的他恐怕支撑不了多久了。所以她必须要尽快修复伤势,恢复自身的神能与血气,而后为楚枫疗伤,不然他定有性命之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