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22章 血殇弓

第一百二十二章 血殇弓

雨馨醒了,在楚枫的精血以及修炼的这段时间中溢出的金霞中恢复了过来。

由于体内的本源生机来自楚枫的精血,这使得她有种奇异的感觉,与楚枫靠得近的时候,能感觉到自己的血液与他的血液在以相同的频率而流动。

这是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聪慧如雨馨,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原因,心中的感动铭心刻骨,但脸上却没有过于表现出来。

如雪的发白早已在生机焕发的过程中便会了如瀑的青丝,脸上的皱纹也早已消失了,如今的雨馨已经恢复了从前的样子,看起来甚至更加的美了。

“楚枫,我们在这里待了多长时间?”

“差不多两个月了。”

“差不多两个月……”雨馨呢喃,突然站起身来,道:“我们立刻离开这里,这么长的时间了,再耽搁下去,《杀字诀》肯定没有希望了。”

然而,楚枫却是半点都不着急,慢悠悠站起来,道:“想要得到《杀字诀》或者与《杀字诀》有关的线索,还得靠机缘。倘若我们与《杀字诀》有缘,就算时间过了再久,相信它还是会属于我们,若无缘再怎么刻意强求都没用,急也急不来。”

雨馨闻言微微一怔,叹息道:“你说得对,七绝天神传承下来的神术,可遇不可求,没有机缘又如何能得到呢。不过机缘也是需要把握的,我们不能再耽搁下去了,赶紧找到离开这里的办法。”

接下来,楚枫与雨馨分开寻找,找遍了整个深渊谷底,可惜就是没有离开的路,而且四面与天空都是被封困的,这里自称乾坤,无法离开。

说来这里是深渊谷底,头顶上空因为就是悬崖之上,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头顶上空是无垠的虚空,根本看不到边际。

“雨馨,你看那祭坛中央的上空还有那个虚空通道,如果我们进入虚空通道是不是就能回到原来的地方?”楚枫指向虚空通道,这是目前唯一有可能离开这里的办法了。

雨馨观察了很久,最后沉思了起来,道:“好像我们也没有别的办法了,与其被困在这里,不如进入虚空通道去试试,只是那座祭坛太诡异,里面的死亡气息会吞噬生机,我们得小心些。”

“那些死亡之力奈何我不得,我可以将生命血气外放,形成护罩,将我们俩的身体都护住!”楚枫走到雨馨的身边,将她拦腰横抱了起来,然后溢出生命血气形成紫金色的护罩,大步走向祭坛中央的虚空黑洞。

雨馨静静地看着楚枫,脸上渐渐浮现出笑容,露出连个迷人的小酒窝,娇艳柔美而带着几分可爱。

他们进入虚空黑洞,只觉得在一片未知的时空中快速穿梭,不多时便透过虚空黑洞的尽头看到了熟悉的场景,正是那片深渊悬崖的边沿,脸上不禁露出喜色。

“虚空黑洞果真是唯一离开深渊谷底的路,我们又回来了!”楚枫的心情充满了激动与兴奋,塞翁失马,焉知祸福。这次大难不死,还提升了两个境界,肉身也修炼到了目前能达到的极致,实力大增!

回到悬崖边,楚枫将雨馨放了下来,两人双双飞上高空眺目远望。这片天地广阔无垠,接下来该往什么方向而去,还没有一个好的选择。

“古墓自成乾坤,《杀字诀》会出现在什么地方,我们并不知道,古世家家主的真正陵寝在哪里,我们也不知道……”

“不急,很久之前我就在观察古墓,发现它一直都跟着龙脉的走势而移动。古世家家主的棺木很有可能就是在龙脉最为鼎盛的那片地域,我正好懂得些龙脉探测之术,此刻恰好能派上用场。”

楚枫说完便开始在空中刻下风水宝纹,以此来推演龙脉的走势,观察山川大势,不多时便有了发现。

雨馨充满了惊讶,她觉得自己越来越看不透楚枫了,如此年少,竟然懂得风水宝术,这实在是有些惊人。

“来,我们走这个方向,跟着龙脉的走势而行,相信应该可以找到古世家家主的陵寝,想来《杀字诀》也应该在那个地方。”

龙脉的走势延伸向山脉的最深处,这片山脉辽阔无垠,仿佛没有尽头。而且这山脉中非常静谧,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

楚枫与雨馨不知道深入了多远,渐渐的看到了一片空旷的地域,一望无际。

那片地域非常平坦,大地上几乎很少见到植被,相距很远才能零星看到几颗枯萎的老树,地面上有着许多的白骨,看起来有些瘆人。

那些白骨存在的年代已经非常久远,在漫长的岁月中风化得很厉害,地面上还有战斗留下得很急,时而能见到一些切口整齐的沟缝,显然是被利器生生斩开的。

他们在这片地域上空飞行,前方渐渐的有淡淡的迷雾沉浮,在远方的大地上,看到了九根通天石柱屹立,如同支撑天地的擎天支柱。

九根石柱所在的地方并不是平坦,四周有有些小山脉延绵环绕,石柱是屹立在环绕的小山脉中央。

叶辰与雨馨靠近环绕的小山脉时,心中突然升起一种危险的警兆,与此同时,两道炽盛的血色光矢“唰”的洞穿长空,直接向着他们射杀而来。

血色光矢散发出的气息非常的凌厉与恐怖,其上神纹密布,竟然交织成了符篆,有淡淡的法则气息在流转,这让楚枫与雨馨同时变色。

“楚枫小心,不敢让这些血色光矢沾身,这应该是一种道器射出的光箭,其上有法则的威能!”雨馨赶紧出声提醒楚枫,同时闪身瞬移,避过了光矢。

楚枫也瞬间消失在原地,避过了射向自己的光矢,那光矢几乎从他的耳边擦过,虽然没有接触到,但还是让他有种遍体生寒的感觉。

“没想到你们竟然还活着,听说你们不是都死了吗?”山脉中有一个中年踏空而上,手持一把血色的长弓,这柄弓没有弓弦,看起来很怪异。但正是这样的弓,射出的血色光矢却凌厉无匹。

楚枫与雨馨的眼中同时闪烁寒芒,心中非常的吃惊,这次进入古墓的都是同代的年轻修士,眼前却出现了一个中年的修士。这说明在这两个月的时间中,各大势力都已经派人进来了,想要得到《杀字诀》更加的难了。

“你是秦族的人?”雨馨的俏脸上遍布寒霜,道:“看你好像也不过才神桥秘境初期的修为,你以为能杀了我们吗?”

“哼!雨馨,你也太高看你自己了!”秦族的中年修士冷笑,扬了扬手中的血色大弓,道:“你虽然是神纹秘境巅峰的年轻强者,拥有与神桥秘境初期修士争锋的战力,可在我手中的血殇弓面前,你没有任何生还的希望!”

“血殇弓?”雨馨黛眉轻蹙,心中一沉,道:“你手中的弓是传说中那件特殊杀器?”

“不错!想不到这血殇弓竟然会在这古墓中,被我家少主所得,而今少主等人在破阵,这血殇弓便交给我来保管,顺便射杀所有欲靠近这里的人,只是没有想到会遇到你们两个本来应该早已死去的人!”

“雨馨,血殇弓有那么可怕吗?”楚枫盯着秦族中年修士手中的弓,以元神波动传音给雨馨。

雨馨以元神波动回应道:“血殇弓是传说中的一件特殊的杀器,只能由肉身血气来催动,血气越旺盛,威力就越恐怖。据说曾经有位肉身血气极其旺盛的人使用此弓,开弓必殇,很少有人能躲过!”

“很好!”楚枫心中大喜,按照雨馨的说法,这血殇弓不是为他定身打造的么?当即以元神波动传音,道:“你准备好,我会施展神通让他在瞬间失神,你趁此机会将其手中的血殇弓夺过来,此弓若在我手,必定发挥出极大的威能!”

雨馨点了点头,她虽然不知道楚枫准备怎样做,但却对他有十足的信心。

“你们准备受死吧!”秦族的中年修士满脸杀意,嘴角噙着冰冷的笑容,左手持弓,右手拉弓无弦,两道血色的光矢瞬间凝聚了出来,气机锁定楚枫与雨馨。

就在这个时候,楚枫给雨馨使了个眼色,他瞬间冲天而起,浑身神光冲霄,在炽盛的神光中,先后有两个“楚枫”冲了出来,一个浑身流转道韵,一个浑身弥漫神性。

这样的两个“楚枫”,看起来根本不像是化身,短时间内让秦族的中年修士难以辨认,只得古洞血气,血殇弓的光矢从两支变成了三支,同时锁定两个“楚枫”与雨馨。

就在这个时候,楚枫的真身如金翅大鹏般俯冲下来,体内的血气与神能同时沸腾,瞬间凝聚在喉间,冲喉而出,炽烈的神能金光如长河般奔涌而出,变成一颗金色的狻猊头颅,发出震破山河的咆哮。

“吼——”

狻猊神术咆哮出的声波恐怖至极,金色的声波潮浪如浩瀚波涛般涌向前方,瞬间崩灭大片的虚空,让这片山脉都摇动了起来,山石隆隆滚落,烟尘冲天而起。

秦族的中年修士还没有来得及放箭,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双耳剧痛无比,七窍都溢出了血迹,手上的动作立时一滞。

雨馨看准这个机会,速度极尽爆发,她的身姿如仙女起舞般“唰”的划过长空,瞬间出现在秦族那个中年修士的面前。

这个时候,秦族的中年修士刚好从短暂的呆滞中清醒过来,看到雨馨已经到了身前,抬手便打出神通。

然而,他的速度还是慢了一拍,打出的神通没有能击中雨馨,手中的血殇弓却被雨馨一把夺过去,这让他大惊失色,快速冲上去想要夺回来。

可是雨馨的速度更快,夺了血殇弓便飞退了数百米,随手一扔,血殇弓便到了楚枫的手中。

握着血殇弓,楚枫感觉体内的血气不由自主开始沸腾了起来,源源不断涌入弓体内,血殇弓光芒炽盛,如一轮血色的太阳在燃烧,散发出一股恐怖的杀伐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