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23章 杀你没商量

第一百二十三章 杀你没商量

楚枫握着血殇弓.心中有种很奇怪的感觉.这把特殊的杀器似乎是专程为他而存在的.手才握住弓把.体内的生命血气立刻就沸腾了.如长河般隆隆奔涌.不断涌入弓体内.使得血殇弓光芒炽盛.将这方天地都照成了血色.

恐怖的杀伐气息弥漫开來.在天地间激荡不朽.这让秦族的中年修士大惊失色.眼中浮现出浓浓的惊恐失色.他本想冲上去将血殇弓夺回來.可是看到血殇弓爆发出如此恐怖的杀气与炽盛的血光.他很吃惊.

秦族的中年修士几乎在瞬间转身逃向山脉后方.完全打消了将血殇弓夺回來的念头.

“咻.”

一道炽烈的血色光箭洞穿长空.携着滔天的杀伐.如疾电而來.瞬间就逼近了秦族的中年修士.他匆匆回头望來.血色的光矢在其瞳孔内快速放大.脸色微变.眼中的寒光爆射.

秦族的中年修士反应迅速.毕竟是神桥秘境初期的修士.即便是普通血脉.但修为境界摆在那儿.

他转身见到血色光矢破空而至.整个人“唰”的消失在原地.横移出去几十米.避过了光箭.

然而.血色的光箭似乎有着一股魔性.失去目标后.箭尖一转.立刻又锁定了秦族的中年修士.不管他如何闪烁.光箭始终如影随形.根本躲不过.

“怎么会这样.血殇弓在你的手中怎么会有这样的威能.你怎么可能发挥出它的魔性.”秦族的中年修士亡命奔逃.在空中不断改变方向.想要避开血色的光箭.可是无论他怎么躲都无法将其摆脱.

“沒有什么不可能.血殇弓需要血气來催动.肉身血气越强自然是威力越大.你这样的修士肉身太弱.根本发挥不出它的威力.可是在我的手中就不同了.”

楚枫的声音非常冷漠.说话的时候他右手再次拉动无弦.一道血光炽烈的光箭快速凝聚了出來.吞吐凌厉血芒的箭尖锁定秦族的中年修士.

“你……”

秦族的中年修士脸色立时大变.一道光箭已经让他难以摆脱.若是再來一支箭矢.情况就会更加不妙.

然而.秦族的其余人都在山脉的后方破解古阵.这里只有他一人.在这种情况下沒有别的办法.这让他感到非常的郁闷

“咻.”

楚枫毫不犹豫射出了第二箭.血色的光箭如流星划破长空.快到极致.发出尖锐的破空声.恐怖的杀伐之气激荡六合.

两道光箭射杀向秦族的中年修士.它们像是生命意识.锁定目标后不见血便不罢休.惊得秦族的中年修士在这片天地间上下左右乱窜.一刻都不敢停下來.

“小子.你不过是太虚圣子的弃徒.竟然敢对我出手.你可知道得罪秦族或是怎样的后果吗.”秦族的中年修士一边躲避血色的光箭一边色厉内荏的大喊.

“什么后果我还真不知道.不如你现在就让我亲身体会一下.得罪你们秦族到底有多么可怕的后果吧.”楚枫的嘴角泛起一抹冷意.眼中的杀意逐渐炽烈.再次挽弓射出一道血色的光箭.

“咻.”

三道血色的光箭锁定秦族的中年修士.更是让他手忙脚乱.他知道这样躲避下去不是办法.只会给楚枫足够的时间射出更多的光箭.于是祭出一柄黑色的铁尺.神光绽放中迎风见长.震出滔天的神能精气.疯狂拍击光箭.

其实他担心的并不是楚枫射出的光箭会要了他的命.而是担心被光箭牵制的时候.立身在山脉上空.拦住他的退路的雨馨会发动凌厉的攻击.

此刻.见雨馨似乎并沒有出手的意思.秦族的中年修士立刻就开始反击了.他知道不能让楚枫有足够的时间射出更多的光箭.

“咻咻咻……”

楚枫满脸寒霜.体内血气沸腾.一瞬间连开数十弓.满天都是血色的光箭.发出不绝于耳的破空声.那股杀伐浓烈得让人心惊胆颤.

秦族的中年修士催动黑色的铁尺.其上神纹缭绕.符篆闪烁.横在虚空中.不断拍击向射來的光箭.将所有的光箭都挡住了.

“自以为是的小子.你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以为拿着血殇弓就能奈何得了我了吗.境界上的差距不是一件兵器就能弥补的.就算是手握特殊的杀器也不行.”

“听你这话.好像今天死的是我而不是你似的.难道你真以为自己还有活命的可能吗.”楚枫冷笑.“唰唰唰”又开了数十弓.血色的光箭铺天盖地射杀而去.与此同时转头看向雨馨.道:“雨馨.趁机杀了他.”

雨馨早就想动手了.只是想看看血殇弓在楚枫手中能有多大的威能.此刻听到楚枫的话.玉足一迈.瞬间消失在原地.一下子就逼近了秦族的中年修士.

“你们联手也杀不了我.”秦族的中年修士色厉内荏.口中大喝.脸上满是冷笑.可心中却是非常的忐忑.

神纹秘境巅峰的年轻强者拥有与神桥秘境初期的修士争锋的实力.这不是说说而已.是真的有那么强大.

一对一的情况下.雨馨就完全能够与他争锋了.现在又加上手持血殇弓的楚枫.秦族的中年修士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隐隐已经嗅到了死亡的气息.

“雨馨.我劝你们还是赶紧逃命吧.要是等少主与我族的高手破开古阵.立刻就会赶來助我.届时你们谁都别想活着离开.都要死在这里.”

秦族的中年修士催动着黑色的铁尺抵挡不断射杀而來的血色光箭.同时祭出一把紫色的铁扇在空中猛然摇动.顿时搅动八方风云.神能如长河般席卷而來.其中有十几条神纹在沉浮.交织出法则的气息.拥有恐怖的杀伐之力.

“哼.你怕死了吗.”雨馨冷笑.绝丽的容颜上遍布寒霜.对于秦族的人有很深的杀意.当初在那悬崖边就是秦族的人在背后挑唆与撑腰.否则秦家三杰与太虚圣子根本不敢那么肆无忌惮.

“我是不想与你们血拼.毕竟这里是世家古墓.四处都充满了危险.虽然你们杀不了我.但与你们拼下去我还是会受伤.到时候就算少主等人将你们都杀了.我的伤势也不能瞬息痊愈.对你对我都沒有好处.”

秦族中年修士说话的时候.紫色铁扇摇颤的神能已经涌到了雨馨的身前.其中沉浮的神纹瞬间炽烈了起來.如同闪电般射杀而出.直逼雨馨的眉心.

雨馨仙姿玉骨.白色的衣袂在风中飘动.柔顺的青丝飞扬.纤纤玉手于身前一划.蓝色的阵纹立时浮现出來.凝聚成密集的符篆.蓝色的神能淹沒了天地.如海洋倒翻下來.

“轰.”

秦族中年修士的神通手段被抵挡住了.那些带着淡淡的法则气息的神纹射杀在了蓝色的神能中.如同石沉大海.

雨馨的身前浮现出一片蓝色的神能海洋.波涛万重.惊涛阵阵.天穹上电闪雷鸣.磅礴大雨倾泻而下.她如同雨中仙子.通体无暇.不染纤尘.

“想不到秦族的人如此沒用.还未真正动手就已经怕死到了这种程度.可惜你今日沒有任何活命的希望.镇杀你沒有商量.”

雨馨的气质不再柔美.满脸寒霜.整个人充满了冰冷的杀意.纤手在身前演化神通.身体如仙女起舞般舞动了起來.璀璨的蓝色神芒铺天盖地杀向秦族的中年修士.

“轰隆隆.”

“啪嚓.”

雨馨的身体舞动时.天宇上乌云滚滚.无尽的闪电划破天地.像是要撕裂乾坤.疯狂坠落了下來.

蓝色的神芒与银色的闪电.铺天盖地将这片地域笼罩.秦族的中年修士根本沒有地方躲避.只能提聚神能.施展出最强的神通來硬撼.

“咻咻咻……”

就在这个时候.楚枫连连开弓.炽烈的血色光箭发出刺耳的破空声.如血色的闪电穿空.同时锁定秦族中年修士身上的每一个要害.

秦族的中年修士惊骇欲绝.差点尖叫了起來.抵挡雨馨已经让他腾不出手來了.此刻数十道血色的光箭射杀而來.那一道道炽盛的血芒在瞳孔中不断大变.越來越近.死亡的气息瞬间涌上了心间.将他彻底淹沒.

“嘣”

危机时刻.秦族的中年修士不得不腾出手來抵挡射杀眉心的光箭.虽然将那道光箭崩灭了.可是分心之下.雨馨的神通立刻就轰杀了过來.其余的光箭也瞬间射杀而至.

“轰”

蓝色的神光如长河般冲击在秦族中年修士的身上.紧接着道道血色的光箭“噗噗噗”洞穿了他的胸膛、腹部、四肢.鲜血激射而出.

“噗.”

秦族的中年修士大口吐血.整个人如被大岳撞击.倒飞上百米.体内传出不绝于耳的骨裂声.气息快速萎靡了下去.

他不但被血色的光箭洞穿.还被雨馨的神能击中.身体已经是骨断筋折.要不是凭借磅礴的神能精气支撑.早已从空中跌落下去了.

“少主与我族的高手很快就会破开古阵.你以为你们能活着离开吗.”秦族的中年修士到了现在依旧不忘记出言吓唬楚枫与雨馨.想让他们因此而产生忌惮.就此离去.而他便可有活命的机会.

然而.他的如意算盘却未能如意.不管是楚枫还是雨馨.心中的杀意都炽烈到了极致.

秦族早就算计着要杀雨馨.并且已经付诸行动了.雨馨自然不可能会手软.而对于楚枫來说.秦族是秦家的后盾.加上前段时间险些要了雨馨的命.心中的杀意就更加炽烈.甚至比雨馨的杀意还要炽烈.

“我们能不能活着离开先不说.不过你是不能活着离开了.”楚枫淡淡地说道.声音充满了冷漠与无情.手中的血殇弓光芒炽烈.杀伐动霄汉.“唰唰唰”连开数十弓.

“咻……”

满天的血色光箭射杀向秦族的中年修士.本就伸手重伤的他吓得变色惨变.“唰”的冲向南方.想要避过楚枫与雨馨逃想秦族少主与秦族高手等人所在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