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24章 青石棺椁

第一百二十四章 青石棺椁

秦族的中年修士想要逃走,可惜雨馨就早洞悉了他的意图,当楚枫开弓的时候,她便知道其要逃走,料敌先机,瞬间就挡住了去路,凌空打出一道纤细的掌印。

“轰!”

掌印重重击在秦族中年修士的胸口,立时传来骨裂声,一口浓血自其口中狂喷而出,连内脏的碎沫都吐了出来,身体也被震击得快速向后飞去,刚好遇到射杀而来的血色光箭,“噗噗”声中,几乎被洞穿成了筛子。

他的身体不断往后倒飞,在空中划过长长抛物线,一路飞洒鲜血,即将靠近楚枫的时候方才稳住。

就在这时候,楚枫一步迈出,十方空间颤鸣,他一下子就来到了秦族中年修士的身后,伸手抓住了其肩膀。

“你们到底想怎样?”

秦族中年修士转过头来,眼中充满了深深的恐惧。他暗中运转神能精气想要反击,可是神脏都被雨馨的一掌给震裂了,体内精气非常的紊乱,短时间内难以控制。

“你们秦族竟然想在这古墓中取雨馨的性命,你说我们想怎样?”楚枫灿烂地笑了,咧嘴出路整齐而洁白的牙齿,话落探手抓住秦族中年修士的头颅,在其惊骇欲绝的眼神中“噗”的将其头颅给摘了下来,无头尸身的脖颈中立时冲出近两米高的血柱,如同血色的泉水喷涌了出来。

楚枫随手将无头尸身让到山林中,而后与雨馨向着山脉背后飞去。

大约飞行了十余里,前方出现一座山坳,九根巨大的石柱耸立在大地上,其上刻满了难以辨认的图案与符篆,而且由于年月太过久远,图案与符篆都显得很模糊了。

第一眼看到九根石柱的时候,由于相距较远,并没有感受到什么特别的气息。现在靠得近了,九根石柱上流转的气息隐隐约约传来,古老而沧桑,甚至还有一股高深的道韵在流转。

楚枫与雨馨继续往前靠近,最后在山巅上隐藏了起来,居高临下看去,将山坳的全貌尽收眼底。

这片山坳约有方圆十余里,九根冲霄的古老石柱耸立在正中央,呈圆形围绕,石柱底部各缠绕着一根黑色的铁链,有手臂那么粗。

九根冲霄石柱围城圆形,中央如同一个祭台,摆放着一具青石棺椁,那些石柱上缠绕的铁链与青石棺椁相连,将棺椁层层缠绕,彻底束缚。

摆放青石棺椁的祭台上刻满了古老的突然与符篆,它们流转淡淡的光华,丝丝缕缕不断没入青石棺椁内,像是在给他提供能量。

可是若仔细观察便会发现,其实祭坛上图案与符篆溢出的光华并不是在为青石棺椁提供能量,因为那些光华中流转这股很特别的气息,那是封印之力的气息。

由此可以推断,祭台上的图案与符篆是在封印棺椁,长年累月未曾间断,不断为青石棺椁施加封印的力量。

青石棺椁长约六米,宽两米,是一口大棺椁,其上能见到些许暗红色的血迹,也知道是多少年前留下的,在岁月中都已经褪色了。

楚枫的目光落在了棺椁的棺盖上,在棺盖的正中央,那里长满了青苔,青苔上睁着一株血色的之物,根茎更有小指母粗细,约半尺高,没有一片叶子,但却有一朵如莲蓬般的花朵,花朵中央结出一颗龙眼大小的血色果实。

这颗血色的果实如同血玛瑙夺目,晶莹剔透,散发出一股浓烈而经常的精气,甚至还能透过血色果实的表层看到里面有缕缕模糊的纹络。

这颗血色的果实一看就是价值连城的珍稀灵物,相距这么远都能闻到芬芳气息,让人垂涎欲滴。

楚枫不断在脑海中搜索关于这种血色果实的信息,最后发现竟然没有在哪本古籍上见过关于这种果实的描述,最后只能将目光投向雨馨。

见楚枫望来,雨馨展颜浅笑,刹那芳华让天地万物尽失颜色,道:“青石棺椁上的血色果实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不过以前在古籍上见过关于这种果实的描述。如果我没有认错的话,应该是‘凝血果’。”

“‘凝血果’?”楚枫皱眉,道:“这名字听起来怎么感觉有些怪异?”

“‘凝血果’的名字的确是有些怪,但很符合它的来历。这种果实是因为多种血液精华汇集在一起而在某种特殊的情况下生长出来的,对神纹秘境巅峰的修士都有很好的效果。”

“不过,‘凝血果’的效果虽然不错,但由于是吸收各种血液精华而生,难免有些邪性与煞气,一般的人都不敢直接炼化修炼,而是用来炼制成丹药,这样便可完美解决其中的邪性与煞气。”

听了雨馨的解释,楚枫总算是明白了,这种“凝血果”对于别的修士来说只能拿去炼制成丹药后再服用,但是他却可以直接炼化,有白玉人面青灯,要驱除里面的邪性与煞气实在是太简单了。

楚枫很心动,目前急需海量的修炼资源来突破境界,只有这样才能在不断拉近与同代强者之间的境界差距。

“凝血果”,凝聚各种血液精华而生,内蕴精纯与磅礴的精气,是不可多得的天地灵物,正是目前的他最需要的资源。

只是,想要得到“凝血果”并不容易,“凝血果”扎根在祭台中央的青石棺椁上,而祭台的四周围坐数十个修士,有各大势力的年轻强者,也有各大势力的中年修士。

他们盘坐在祭台的周围,不断打出神纹烙印在虚空中,祭台的边沿便有水纹般的光幕结界显化了出来,在轻轻动荡。

“看来这就是秦族那个修士所说的古阵了,各大势力的人联手破阵,不会是因为‘凝血果’吧?”

雨馨轻轻摇头,附在楚枫的耳边,道:“绝对不是为了‘凝血果’,这种果实虽然蕴含精纯的精气,可是各大势力的年轻强者都是重点栽培的对象,并不缺少修炼资源。他们联手破古阵,应该是想要揭开棺椁,或许是怀疑《杀字诀》就在棺椁内。”

“你的意思是说,他们怀疑青石棺椁中葬的是古世家的家主?”楚枫不禁有些愕然,道:“古世家家主的棺椁怎么可能会被九条铁链给锁起来,要知道这做古墓就算不是墓葬主人自己建造的,也是其家人建造的。”

“的确没有可能,但《杀字诀》太重要了,但凡有任何的蛛丝马迹,他们也不可能放过。”雨馨轻声说道,话落有低声叮嘱,道:“我们要保持警惕,一旦祭坛上的光幕结界被破开,他们肯定会打开青石棺椁,到时候会发生怎样的事情难以预测。”

听到雨馨这样说,楚枫的心中也升起一股危险的感觉,突然觉得背脊一阵发寒。

青石棺椁被置放在可有封印符篆的祭台上,更有九条粗大的黑铁链层层缠绕,从这点就能隐隐猜测到一些,里面葬着的很有可能是非常恐怖的存在。

“当初封印青石棺椁的人留下祭台上的图案与符篆,漫长岁月中远远不断往石棺中注入封印的力量,难道是青石棺椁中的存在并没有死去,需要永远镇压起来?”楚枫看着雨馨,不禁脸色微变,道:“若真是这样,那些家伙打开了棺椁,那可就玩大了!”

“过了漫长的岁月,古阵的力量都消磨殆尽了,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多半能破开古阵,到时候很有可能是一场祸事。不过却与我们没有关系,我们只需要趁机采摘到‘凝血果’,其他的就交给他们自己去处理吧。”雨馨轻声说道。

楚枫点了点头,他与雨馨的想法一致,只想要“凝血果”,其它的并没有兴趣,因为他根本就不相信青石棺椁中藏有关于《杀字诀》的线索。

九根冲霄石柱围绕的祭台周围,各大势力的修士围坐在那里,不断打出各种神纹烙印在身前的虚空中,随着他们将神纹打入虚空,水纹般的光幕结界波动得越来越厉害了。

楚枫扫视那些人,有秦族、太虚圣地、金族、紫青神教,但就是没有雨族,显然雨族的人没有发现这里。

在这些人中,除了秦族的少主秦默,其他的都只是年轻精英,不能与雨馨这样的同代天骄相提并论。

楚枫没有看到太虚圣子,也没有看到金族的金灵儿与金刚。不过对于他来说,这是好事,同代强者太多,麻烦就会越大,想要趁机得到好处就越困难。

“诸位都加把劲,这古阵纹的力量在岁月中被几乎被磨灭殆尽,我们很快就能将其破开了,到时候若真的在那棺椁内得到《杀字诀》,我们便将其复制成数分,绝不独吞!”

“有没有《杀字诀》谁也不知道,还是不要抱太大的希望才是。”

“应该没错吧,我们都亲眼所见,那古碑上的碑文分明就说《杀字诀》藏在青石棺椁内,想来应该是古墓的主人临死前所留,料想不会有差错!”

“我们得赶紧破开古阵结界,尽快打开青石棺椁,以免夜长梦多!”

“道兄言之有理,倘若被那些万古神朝与神灵传承找到了这里,我们想要得到《杀字诀》恐怕就难如登天了。趁他们还不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我们必须得将《杀字诀》取到手中,届时除了我们这些人,谁都不会知道这件事情!”

楚枫与雨馨在山巅上静静地听着那些修者们的谈论声,脸上不禁露出惊疑的神色。难怪这些人要联手破阵,原来是在某块碑文上得到了有关《杀字诀》的线索,指向的就是青石棺椁。

可是碑文上记载的是真是假难以说清,即便是真的,谁都能保住一定就是眼前的青石棺椁?

楚枫始终觉得这件事情很诡异,祭台上被九条粗大的黑铁链束缚的青石棺椁中不可能会有七绝天神的《杀字诀》,里面葬着的多半是非常可怕的东西,想想都让他有种遍体生寒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