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25章 来自远古的棺椁

第一百二十五章 来自远古的棺椁

祭台周围的光幕结界动‘荡’得越来越厉害,众修士烙印在虚空中的神纹不断渗透到古阵内,阵纹结界开始出现细小的裂痕。

阵纹光幕被破开是迟早的事情,这古阵历经数万年以上,能量近乎磨灭殆尽,就算不遇到这些修士,再过些年月恐怕也会自动消失了。

楚枫与雨馨的心情都有些紧张,毕竟青石棺椁充满了神秘与未知,里面不知道葬着什么恐怖的东西,否则也不会被布下封印阵纹,甚至还用九条粗大的黑铁链束缚起来。

“嗡——”

祭台周围的阵纹光幕突然猛烈震‘荡’,其上的裂痕如蜘蛛网般密布,看起来宛如被敲裂的玻璃,紧接着“砰”的一声崩裂开来,化为一道道刺目的光华透‘射’十方。

几大势力的人见状全都‘露’出难以压制的‘激’动,他们的眼神非常炽热,身体都在轻轻颤抖。

“阵纹光幕破开了,终于破开了!”有修士发出‘激’动且颤抖的声音,但是却没有谁立刻冲上祭台,他们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阵纹光幕破碎后透‘射’的光芒逐渐消失,没有了刺目的光,祭台上的场景又变得清晰可见,九条黑‘色’铁链束缚的青石棺椁静静平放在祭台中央,祭台上雕刻的图案与符篆闪烁淡淡的光芒,丝丝缕缕向着青石棺椁而去,不断没入棺椁内。

几大势力的人不敢轻易踏上祭台,对其上雕刻的古老图案与符篆充满了忌惮。那些图案与符篆闪烁的光芒正在逐渐变淡,或许是由于周围的古阵被破开了,对其造成了某种影响。

数十个修士静静等待着,他们的目光落在祭台上的图案与符篆上,等待它们彻底沉寂下去,到时候便可安然踏上祭台了。

“快了,快了!只要那些图案与符篆彻底沉寂,到时候我们便可以轻易解开九根黑铁链,打开青石棺椁!”

“道兄,你真的能确定那些黑铁链和祭台上的图案与符篆有联系吗?”有人发出不确定的声音。

“当然,这样的古阵,任何的手段都是紧密相关的,外围的古阵力量消失,其实已经对祭台上的图案和符篆造成了影响,它们才会逐渐沉寂,到时候九根石柱上的铁链也会失去威能,就跟普通的凡铁没有什么区别。”

……

围在祭台四周的修士们纷纷出言,每个人的眼神都是炽热的,他们对青石棺椁抱着极高的期望,认为《杀字诀》就在其中。

那可是惊采绝‘艳’冠古今的七绝天神开创融合出的七种旷世神术之一,拥有莫测的威能与神奇效果,可以与任何神灵传承的禁忌秘术媲美。

这样的神通秘术,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有着无以伦比的‘诱’‘惑’,得到了它就等同于能让战斗力提升大一截,若是大势力得到了,更是能让整个宗派或者家族都鼎盛起来!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祭台上的图案与符篆闪烁的光芒终于敛去了,它们沉寂了下来,那股封印的力量彻底消失。与此同时,九根通天石柱上的图案变得更加模糊了,其上的九根黑铁链上有乌光一闪而逝。

祭台上流转的道韵也消散了,一切都平静了下来,再也没有了那种神秘的气机,只有被铁链束缚的青石棺椁依旧让人感觉神秘与未知。

这时候,几大势力的修士几乎同时冲上了祭台,将巨大的青石棺椁围了起来,那些中年修士围在内层,靠青石棺椁最近,而年轻的修士则在外层。

“之前我们已经达成共识,旷古绝今的《杀字诀》很有可能就在这青石棺椁内。今日我们联手夺取《杀字诀》,说来都是有缘人,如此也就不要出手争抢了,到时候将其复制,每人一份!”

“无双神教的道兄言之有理,我们这些人实力相差无几,倘若大打出手多半会两败俱伤。既然大家都能够得到《杀字诀》,完全没有必要兵戎相向,损人不利己。”

“诸位就不要再说这些废话了,我们的目的是得到《杀字诀》,既然都能如愿,谁又会傻到干戈相向。我们还是尽快打开棺椁,以免夜长梦多!”

众修士相继点头,他们看着青石棺椁上缠绕的粗大黑铁链,并没有直接动手去触碰,而是小心翼翼的去感应,确定黑铁链上没有任何的危险,才彻底放下心来。

几大势力的中年修士联手解开缠绕在青石棺椁上的铁链,铁链入手冰冷刺骨,犹如握着万年玄冰,且这些铁链非常沉重,握在手中如同握着一座浓缩的山岳似的。

缠绕在青石棺椁上的黑铁链被一圈圈解开,青石棺椁整个呈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中。之前由于被九根黑铁链层层缠绕,青石棺椁大部分都被遮掩住了,难以看清棺椁。

九根粗大的黑铁链从青石棺椁上被解了下来,整个青石棺椁彻底呈现在眼中。

棺椁由青石雕刻而成,其上沾满了暗红‘色’的血液,甚至还有几个血手印,触目心惊。除此之外,棺椁上还刻有一些远古先民祭祀的场面,非常的古老与久远,看着这样的刻图,仿佛能将人带入那逝去的远古岁月中。

青石棺椁上的图案并不是很清晰,有的甚至非常的模糊,远古先民祭祀的刻图前方有张模糊至极的刻图,虽然无法看清楚刻着的究竟是什么,但楚枫的心中却有种非常奇怪的感觉,心脏竟然莫名加速跳动了起来。

“楚枫,你怎么了?”雨馨感觉到楚枫有些不对劲,不禁伸手抓住他的手,道:“你是不是感觉到什么了?”

“我没事,只是觉得那青石棺椁上最模糊的刻图很奇怪,有种说不清的感觉,不知道棺椁内葬着的到底是什么!”

此刻,几大势力的修士正围在棺椁周围观看那些刻图,脸上‘露’出惊疑不定的神‘色’,有的人甚至不由自主颤抖了起来。

“我怎么觉得哪里不对劲?”秦族的一名中年修士沉思了起来,脸上逐渐‘露’出惊‘色’,道:“你们说这座古墓存世多长的岁月了?”

“不过也就数万年吧,毕竟古墓的主人是几万年前的人物,他的身份早就被大家调查得一清二楚。”

“不错!古世家家主是几万年前的人物,那么这古墓存世的年月也就只有数万年!”秦族的中年修士抬手指向面前的青石棺椁,道:“你们看棺椁上的刻图,上面刻着的分明是远古先民,与古墓的主人根本不是一个时期的,彼此间相差最少也有五十万年以上!”

众修士听到这样的话,每个人的脸‘色’都变了,心中咯噔了一下,他们的眼中浮现出了忐忑与惊惧,突然觉得周围的温度瞬间下降了不少,无形中有股冷风吹来,灌入了骨头缝里。

“我们一心只想得到《杀字诀》,险些忽略了这个问题!”紫青神教的中年修士满脸凝重,道:“远古是对于古时几大时期的统称,只有上古时期及其之前的几大时期才能称为远古,这口青石棺椁到底是那段岁月中留下来的谁都无法说清……”

“古墓存世不过才几万年,怎么可能会有远古的青石棺椁出现在这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众人都觉得背脊发寒,本以为青石棺椁中葬着就是就是古世家的家主。然而,谁都没有想到,这竟然是一具远古的棺椁,实在是太诡异了。

“先不说这口远古青石棺椁中葬着的到底是谁,单从它出现在古墓中来看,在很早之前恐怕就有超级强者进入过古墓,而这青石棺椁多半也是那个强者带进来的,不然的话没有办法解释!”

“嗯,道兄言之有理,倘若不是古墓的主人在临死前将这口青石棺椁带到了这里,便是他死后有别的超级强者将棺椁带来了这里。若是后者,那么《杀字诀》肯定没有在棺椁内;若是前者,就算是没有《杀字诀》,恐怕也有别的惊人的宝贝,否则古墓的主人也不至于‘浪’费力气将其‘弄’到这里。”

“既然如此,我们还要不要打开这口青石棺椁?这口远古棺椁里面有着怎样的东西难以说清,《杀字诀》很有可能不在其中,我们还有必要冒险吗?”

有人这样说,立刻就有别的人出言附和,对于这口远古青石棺椁充满了忌惮,心中莫名升起一股森冷的寒意。

“我们不能错过任何机会,谁又能断定《杀字诀》一定没有在棺椁内?”秦族的一名中年修士指着棺椁,道:“这样一口远古的棺椁,里面定然有宝贝,就算没有《杀字诀》,多半也有王者道兵,甚至是圣兵等等,这些可都是至宝!”

听到这样的话,先前那几个心中忐忑而打算放弃的修士立时又‘激’动了起来,眼神充满了炽热,道:“如此我们便动手吧,打开这青石棺椁来看看究竟有什么!”

山脉上,楚枫与雨馨的心情也在这一刻紧绷了起来,来自远古的青石棺椁,绝对非同寻常,打开棺椁的盖子后到底会是怎样的情况,谁都说不出清楚。

“楚枫,我们必须做好两种打算,等他们打开棺椁,我们看情况而行。若是危险不大,我立刻出手抢夺‘凝血果’,而你则快速退走。若是棺椁内有大凶险,我们必须毫不犹豫退走,以免被殃及!”

“好,就按照你说的做!”楚枫点头,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山下祭台上的青石棺椁,不知为何,心中有种非常诡异而奇特的感觉,隐约间似乎听到一道若有若无的飘渺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这道声音像是从无尽岁月前跨越万古的时空传来,在不断呼唤着他。

楚枫心中惊疑不定,他抱守心神,封闭神识海,杜绝那道若有若无的声音的干扰,不让其影响自己的心神,担心会被这种诡异的声音而控制,到时候说不定会做出他自己都意想不到的事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