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26章 古时的真龙体

第一百二十六章 古时的真龙体

山脉下的祭台上,众修士合力推动青石棺椁的棺盖,他们用尽了全力,体内爆发出磅礴的神能精气,终于撼动了棺椁的盖子,轰隆隆声中将其推开了一角。

“唰!”

炽烈的金光自棺椁与棺盖的缝隙中透射了出来,像是有一轮神日封在棺椁内,金色的光芒太耀眼,太炽烈了。

“快!加把劲将棺盖推开,里面绝对有稀世珍宝,不然不可能绽放出如此炽烈而绚烂的神光!”

“真是天眷我们!这青石棺椁内不知道有怎样惊人的珍宝,真是让人期待啊……”

……

青石棺椁四周的修士们激动得不得了,刚刚将棺椁打开一道缝隙而已,就有这般绚烂夺目的神华透射了出来,让他们激动到不能自已。

“轰隆隆!”

棺椁渐渐被推开,里面绽放的神华却逐渐敛去,当整个棺椁被彻底打开,里面竟然再没有任何的神华透射出来。

“快,看看棺椁内到底有什么?”

众修士蜂拥而上,一瞬间扑向棺椁,趴在棺椁的棺壁上往里面看去。

“这是什么?”

秦族的一名中年修士伸手一抓,手中便出现一块古旧的残破地图,众人的目光“唰”的望了过去,每个人的眼神都炽热无比。

“秦族的道兄,你可不能独吞这块地图,我们大家都有份!”

“哼!不过是一块残破的地图而已,我有必要独吞吗?”秦族那个中年修士冷笑。

无双神教的众修士闻言,道:“能出现在青石棺椁内的地图必然是宝藏图,如果道兄觉得它只是一块破布,不如将它给我们。”

秦族那个中年修士冷哼了一声,翻手将残破的地图收了起来,道:“还是先让我来保存,到时候复制下来,大家都有份,在下绝对不会独吞,你们大可放心!”

山脉上,雨馨美眸闪烁神华,脑海中浮现出秦族修士得到的那张地图的样子,脸上露出沉思。而楚枫的心中却非常吃惊,那张残破的地图与他身上的地图残片简直一模一样,显然应该是属于同一张完整地图的碎片。

“先不要谈论地图残片的事情,我们还是先将棺中棺打开再说,看看里面还有什么珍宝!”

众修士运转神能精气,想要将棺椁中的石棺打开,可是他们的神能精气刚刚接触到石棺便如同石沉大海,石棺如同一个填不满的黑洞,将他们的神能精气全都吸收了。

“这口棺中棺多半隐藏着阵纹,可以化解神能精气,我们先将其从棺椁内搬出来,然后再以肉身血气试试能否打开!”秦族的修士提出建议,随后便当先跳进了棺椁内,其余人见状也相继跳进棺椁内。

不多时,十几个修士抬着一口古老的青石棺从棺椁内走了出来。

这口棺中棺也是有青石打磨而成,看起来更加的古老,有岁月的气息在流淌,棺上刻满了各种古老的图案,都是些花鸟虫鱼等等。

石棺长约三米,宽一米,看起来非常的古老,没有任何危险的气息,仿佛就是一口普通的石棺。

众修士围在石棺四周,他们伸手抓住棺盖往一端推,沸腾的神能精气如浩海翻腾,可惜不过瞬间就被石棺吸收得干干净净,根本无法将其撼动分毫。

“不能使用神能精气,我们用肉身血气试试!”

“轰隆隆!”

众修士运转肉身血气,十几人齐齐发力,石棺的棺盖在隆隆声响中被推开了。刹那间,一股旺盛的生命精气从棺内涌了出来,让在场的修士全都震惊与激动。

他们几乎在瞬间扑向石棺,俯身看向棺中。

“啊——”

凄厉与惊恐的惨叫声划破寂静的长空,所有趴在棺壁上看向棺内的修士瞬间被吸入了棺中,发出的惨叫尖锐而短促,凄厉得让人头皮发麻。

变故来得太突然,谁都没有反应过来,当其余的人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后,全都脸色惨白,没有任何犹豫,转身就逃。

“唰!”

石棺内透射出一道金色的光芒,在虚空中凝聚成一道金色的身影,那是个英武至极的男子,身形如高山般伟岸,拥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气息,只是他的眸光有些迷茫,看到那些逃走的人,眼中突然迸射出犀利的神芒。

“噗”、“噗”、“噗”……

金色的虚影恐怖滔天,只是以眸光看向那些逃走的修士而已,目光如诛仙神芒,洞穿长空,将十余人的后脑洞穿,鲜血喷洒,奔跑的身体继续往前冲出数米方才砰然倒地,双眼圆瞪,死不瞑目。

几大势力的修士瞬息间死去一半,只剩下那些年轻修士了,秦族的少主秦默已经吓得脸色煞白,亡命飞逃,其余的年轻修士更是吓得肝胆欲裂,发出惊恐的叫声。

金色虚影的眸光变得冷漠而嗜血,他看向哪里,正在那个方向逃命的修士便瞬间被眸光洞穿,身体保持着前冲的姿势僵直在原地,而后仰天栽倒在地上。

中年修士早已经死光了,剩下的年轻修士也不断倒在冰冷的血泊中,楚枫与雨馨在山脉上看到这样的画面,只觉得心中一片冰凉。

金色的虚影太恐怖,远远不是修炼前面几个大秘境的修士可以抗衡的,这样的存在恐怕就算是道宫秘境的很多强者都不是其对手。

“楚枫,我们快走,不要被他发现!”雨馨拉着楚枫的手,转身踏空而去。

然而,就在他们飞上天空想要远离的时候,金色虚影突然转身面对他们所在的方向,竟然放弃击杀剩下的那些年轻修士了,这让本已经被其眸光锁定的秦族少主秦默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秦默本来已经嗅到了死亡的气息,他充满了不甘与绝望,可是却没有任何逃命的办法,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然而,没有想到的是,在最后关头,金色虚影竟然突然转过身不再理会他了。

一瞬间,楚枫与雨馨两人同时升起一股寒意,他们感觉自己已经被完全锁定,有两道恐怖的眸光正在背后看着他们。

这时候,一股深不可测的道韵在天地间流转,楚枫与雨馨同时一震,无形中有股无法抗拒的力量吸扯着他们不断向着后方的金色虚影飞去。

他们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也没有见到金色虚影有任何的动作,只是以有些迷茫的眼神看着他们而已,就让他们从相距十余里的天空中自动飞了回来,这样的手段真的是骇世惊俗。

“唰!”

楚枫与雨馨被吸扯到了金色虚影的面前,看着他如高山般伟岸的身影以及那迷茫中尽显霸道的眼神,楚枫的心中突然有种很奇怪的感觉。

金色虚影并没有像对待其他的修士那般以眸光洞穿楚枫与雨馨,他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们,事实上是在看着楚枫,眼中时而浮现出迷茫的神色。

这让楚枫与雨馨的心中都很忐忑,不知道金色虚影究竟想要做什么,被这般看着简直让他们心中发毛,有种惊悚莫名的感觉。

金色虚影将眸光从楚枫的身上移到了雨馨的身上,眼中的迷茫逐渐褪去,突然变得嗜血与凶残,眼中神芒爆射,如天剑般洞穿而来。

“你不要伤害她!”楚枫大惊,一下子横移到雨馨的面前,展开双臂将她护在身后,两道金色的神芒洞穿而来,直逼其眉心,让他身后的雨馨花容失色,绝丽的脸庞瞬间苍白如纸。

“你……要……护她……”金色虚影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两道即将射杀到楚枫眉心的神芒瞬间消散了。金色虚影眼中的凶狠快速褪去,恢复了丝丝清明,以模糊的声音,道:“你爱她……”

“我……”楚枫想解释,但想到金色虚影似乎不会对自己出手,如果顺着他的话回应,说不定能保住雨馨的性命,当即点头,道:“是的,我爱她,请你不要伤害她!”

我爱她这三个字传到雨馨的耳中,让她的心像是被狠狠敲了一下,她有些呆呆的看着楚枫,原本苍白的脸上浮现出红霞。

“你没有资格去爱,也不能拥有爱……”金色虚影淡淡地说道,脸上满是沧桑。

楚枫愕然,对此充满了不解,道:“我为什么没有资格?”

“你保护不了爱的人,更不能与她们长时间相处,那样会害了她们。一个注定举世皆寂的人,有什么资格去爱人,也没有资格被别人爱……”

“你怎么会知道……”楚枫心中巨震,眸光变得异常炽热,道:“你怎么能断定我会注定举世皆寂……”

金色虚影闻言露出思考的神色,眼神有些迷茫,仿若自语般道:“难道万古过后,太初真龙体的诅咒已经解开了吗?”

“你怎么知道我是太初真龙体……”楚枫的心中有种难以言喻的激动与期盼,颤声道:“前辈,您究竟是……”

“我是谁并不重要,你只需要知道我们流着相同的血液……”金色虚影的声音很平静,没有丝毫的波动,但他的脸上却充满了感伤,他的眸子已经彻底恢复了清明,嗜血与暴戾的气息早已经被压制了下去。

听到这样的回答,楚枫与雨馨同时巨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对于他们来说这太不可思议了,就跟做梦似的觉得完全不真实。

“前辈,您是古时的太初真龙体?”楚枫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不禁出声相问,想要再确认一遍。

金色虚影点头,道:“我的确是太初真龙体,没想到时隔万古,还能再看到这个世界,只是再也见不到曾经的故人了,甚至连曾经的敌人都难以见到了……”

说到这里,金色虚影眼中的迷离与回忆逐渐消散,他将目光落在楚枫的身上,皱了皱眉,道:“太初真龙体觉醒必是九龙神体,可是你却极为特殊,神血相当纯正,但却只有三分之二,这是怎么回事?”

楚枫的脸上露出悲愤与怒火,眼眸变得异常冷冽,详详细细将十余年前的遭遇说了出来。

金色虚影听后发出长长的叹息,道:“想不到万古后,世人还是仇视我们这种血脉。没有神灵证道天位的时代,若不是我们这种血脉征战神禁绝地,挡住黑暗洪流,这颗古星的人族早已经灭绝了,就算是万古神朝与神灵传承也难以保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