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43章 任我狂

第一百四十三章 任我狂

一个二十岁左右,黑发浓密,身穿紫衣,神色冷漠的年轻男子自远方踏空而来。携着大片的雷海,满天垂落炽烈的闪电,不断劈击在其身上。

然而,紫衣男子似闲庭信步,显然非常的轻松,雷劫根本奈何他不得,被其肌体上缭绕的神纹给消磨了。

神城内看到这一幕的人全都露出惊色,大部分人都感到震撼莫名,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直呼妖孽!

“这不是北方炎黄大陆的任我狂吗?”

“想不到他也来了,此人果真名不虚传,竟然能如此轻松面对雷劫,堪称妖孽,没有必要还是不要与他发生冲突的好。”

“众所周知,只有在突破每个大秘境的时候才会渡劫,这个任我狂难道突破神桥秘境了?”

“不可能,以他的血脉与潜力,倘若真突破到了神桥秘境,气息至少还要强盛十倍。现在的他最多不过神纹秘境巅峰而已,至于为什么会引来雷劫,这其中肯定有特殊的原因。”

神城的城门周围多了许多的人,显然是被携天劫而来的紫衣青年任我狂给惊动了,甚至有部分刚进入城池的年轻强者都返回到了城门处。

紫衣青年任我狂,人如其名,黑发飞舞,神色冷漠,眸光嚣狂,一副不将天下同代放在眼中姿态。他从远空而来,携满天的神雷,双手背负在身后,居高临下俯视众人。

“此人还真是狂妄,以为渡个神纹大劫就天下无敌了!”

“嘿,来到我们神城还如此高姿态,真以为自己是同代王者了吗?”

……

城墙上有些人发出怒声,更有人满脸冷笑,充满了轻蔑与不屑。这时候,任我狂已经来到了神城前方千米处,天穹上的雷电消失了,劫云也快速消散,他的大劫已经渡完了。

“我虽然不是同代无敌,但却足以轻易镇杀你们这种小角色!”任我狂听到了刚才那几个修者说的话,他一步踏空而来,立身在城外百米的空中,浑身笼罩神光,如神王降临,冷漠的眸光俯视过来,相当的霸道。

“任我狂!这里是神城,不是你们北方炎黄大陆,你不要太狂妄了!”一名年轻修者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散发出强大的气息,显然不是普通的修者。

楚枫静静看着这一幕,那个年轻修者的气息几乎已经接近年轻强者了,但是与任我狂相比起来还是有差距的。

“神城又如何?”任我狂大笑了起来,浓密的黑发在风中乱舞,眸光刹那间炽烈,抬手指向那个说话的年轻修者,道:“你若想活命,便不要继续聒噪,否则我不介意将你镇杀!”

“哼!我倒想看看你任我狂到底有什么手段!”那个年轻修者怒了,眼神也变得冰冷了起来,如他这样的人自然是有些自负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轻视,怎么可能忍气吞声,顿时凌空而上,体内神能精气澎湃,缕缕神纹在体表浮现出来。

“就凭你这样的人也敢在我面前挑衅,根本就是在找死!”任我狂依旧背负着双手,他拿眼睛斜睨那个年轻修者,露出深深的不屑。

“嗡!”

空间震动,发出鸣响,那个年轻修者身周缭绕神纹,沉浮时让空间都扭曲了起来。其右手内出现一个炽盛的光球,由神纹交织而成,整个人直接冲向任我狂。

神纹交织的光球在那个年轻修者的手中不断变大,散发出一股毁灭般的气息,非常的恐怖,让在场许多的修者都变色。

“唰!”

立身在城外空中的任我狂突然将右手从背后伸了出来,一道炽盛的刀芒自其手掌内迸射而出,刹那间散发出的杀伐让人惊骇,刀芒的速度快如疾电,瞬间劈开了空间。

“噗!”

那个年轻修者还未靠近任我狂,便已经被刀芒劈中,整个人都定在了空中,双眼圆睁,瞳孔中充满了惊恐与不甘。紧接着,其身上有血液激射而出,整个人从中裂开,被劈成了两半,场面异常的血腥。

人们都惊呆了,那个年轻修者先前散发出的气势非常强劲,几乎接近同代中的年轻强者了,然而却被任我狂一记手刀秒杀,这样的实力真的是深不可测。

任我狂伸手弹了弹衣衫,看都没看那个被劈成两半的年轻修者一眼,嘴角噙着一缕不屑的冷笑,而后从众人的头顶上方踏空而过,进入了神城中。

他展现出来的手段让在这里的人全都吃惊,就算是那些前来的年轻强者都露出深深的忌惮之色,有些年轻强者的眼中闪烁缕缕神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个任我狂实在是太强大了,也非常嚣狂,人如其名啊!”

“可不是吗,这里是神城,他一个北方炎黄大陆的人来到我们神州大陆,竟然如此肆无忌惮,这是不把我们神州的同代修士放在眼中啊。”

“还真当我们神州无人了吗?只是没有遇到真正强大的年轻强者罢了,否则到时候谁生谁死很难说清!”

“此人如此嚣张,日后定会有人收拾他!”

……

许多的修士都发出不满的声音,毕竟身为神州的年轻修者,如今却被一个外来的人耍了威风,谁的心里都不会好受,有种被人骑在头上的感觉。

“哼!我看你们东方神州是真的无人,听说这些年来这神州大陆人杰凋零,几乎不可见,本以为是传闻,没想到居然是真的。”一道声音自远处传来,话落,那个说话的人便已经来到了不远处。

众人闻言齐齐投去目光,只见说出这话的竟然是个十一二岁的银衣小少年,这个少年神色冷漠,眼睛与嘴唇都很细长,给人一种阴冷的感觉。

“你是哪家的小屁孩,毛都没长齐,也敢学人说大话!”

“小孩子,还是赶紧回家好好学学怎么做人吧,小小年纪便如此目中无人,不知道你的大人是如何教导你的!”

……

修者们见对方是个小孩,也就没有太计较,只是你一言我一语调侃了起来。可是那个银衣小少年听到这样的话,脸色逐渐阴沉了下来,眼神变得很吓人,闪烁着阴冷的芒。

“你们这群蝼蚁敢对本少主不敬,真是不知死活!”银衣少年的脸色很可怕,他对着身边的一名中年人冷冷地说道:“管叔,你去将刚才对本少主出言不敬的那几只蝼蚁给杀了,本少主不想看到他们活在这世上。”

冷漠的声音,平淡的语气,仿佛杀几个人如同碾死几只蚂蚁,这样狠辣的心性出现在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身上,不禁让在场的人全都变色。

不过一点小小的嘴角之争,之前完全不认识,而且还是银衣少年主动出言讥讽与挑衅,别人只是反驳了几句,他就要将人打杀。

这种年纪,这样的心性,真的有些可怕。要是再过几年,那还得了?

“管叔,你怎么还不去?”银衣少年见身边的中年人站着未动,不禁皱着眉头质问,一脸不耐烦的神色。

那个被称作管叔的中年人露出难色,道:“小少主,这里是神州的神城,不是我们南方蛮荒大陆,还是低调点好,而且不过是几句小小的争执,少主就不要和他们计较了。”

“哼!”银衣少年阴冷地扫视那几个修者,道:“算你们走运,今日饶你们不死,下次再敢聒噪,当心小命不保!管叔,我们走!”

看着银衣少年与中年人离去,刚才那几个说话的年轻修者脸上露出屈辱的神色,双手紧紧捏着。可是他们深深知道那个中年人的可怕,要是真的动手,肯定会被对方抬手间镇杀。

身为东方神州的修士,在这神城内竟然连番被其他大陆的修者轻视与欺压,这让很多人的心中都感到愤怒与憋屈,可是由于实力不济,这口气也只能生生咽回肚子里。

“刚才那个小少年与中年人好像是南方蛮荒大陆的半神传承木家的人。那个中年人称那个少年为小少主,莫不是南皇木子陵的胞弟木子生?”

“原来那小子有如此大的来头,竟然是半神传承木家家主的小儿子,号称南皇的木子陵的胞弟,难怪会如此嚣张,动不动就要将人打杀!”

“听说南皇木子陵天赋异禀,且幼年时掉落古洞而得到了神灵的功法与秘术,后来的年月中几乎横推同代,很少有人在他的面前走过十招,就连许多的老辈人物被其轻易镇杀,可谓战斗力通天!”

“南皇的确很强,人家修炼数十年,自然要比许多的同代强者都走得远,听说早已是修炼到道宫秘境了,其出行时,就连许多的老辈人物都要为其让路!”

“哎,那才那个小少年若真是南皇的胞弟木子生,的确是不可惹的人物啊,就算是当代的年轻天骄都惹他不起,否则定要被南皇木子陵镇杀。毕竟南皇比大部分的同代修者早修炼十几二十年,境界上高出太多了。”

“想不到我们身为神州的修者,在这神城内竟然要在其他大陆的修士面容忍气吞声。也不知道我们东方神州何时才能出现一个境界跟得上南皇,天赋与血脉也能与之匹敌的人物,到时候我看那些人还敢不敢讥笑我们神州无人!”

“想不到南方蛮荒大陆还有这等年轻辈的人物,竟然已经修炼到了道宫秘境!”楚枫听到人们的议论声,心中非常的震惊,同时也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压力。

修炼到现在的境界,楚枫本来以为跟上同代的步伐了,没想到的是还有一批早修炼十几二十年的同代天骄,竟然高出那么多的境界。

“那个木子陵号称南皇,而且在幼年偶得神灵留下的功法与秘术,想来肯定非常恐怖。此人将来定是强劲的对手,不过目前无需担忧,我与他之间不会有什么交集。”

楚枫摸着下巴,凝眉思考,今日见到了自天下各地而来的天骄,其中有人可以称得上同阶为王,但他知道这些人只是一小部分而已,还有很多的天骄未曾出现。

这个大世才刚刚来临,随着大世越来越鼎盛,世间的各种机缘越来越多,到时候定然有许多的奇才与各种古血体质横空出世,到那时候才是真正黄金盛世,众天骄争锋的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