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44章 糖人引发的血案

第一百四十四章 糖人引发的血案

楚枫离开了城墙,在神城内转了几圈。如今天下各地的年轻强者都齐聚于此,神城更加的热闹了。

走在人来熙攘的街道上,楚枫一直在想刚才的事情,蛮荒大陆有南皇木子陵,那么北方炎黄大陆与神州以及西方轮回大陆就没有这个境界的年轻王者吗?

还是说东方神州真的如别人所说的那样,年轻一辈在前几十年人才凋零。而这十几二十年出现的年轻天骄们由于年岁的原因,修炼的时间不足,不能与南皇那样的人相比。

“冰糖葫芦,又酸又甜……”

“烧饼,刚出炉的烧饼……”

“捏糖人,捏糖人咯……”

街道边各种叫卖声不绝于耳,楚枫的目光落在一个中年小贩的摊位上,那里摆着各种各样的糖人,一时间他竟然移不开目光了。

看到那些糖人,楚枫想到了十几年前的往事,那时候他与晴雪都只有五岁。有一次家族中的管事外出采集资源,他们悄悄跟着溜了出去,一起在街边看捏糖人。

想到那些画面,楚枫心中倍感温馨,尤其是想到他们蹲在小贩的摊位前,双手托着腮,看得入神。最后由于身上没有带钱,而晴雪又想要糖人,他便抓起一个,拉着晴雪就跑。

楚枫不禁莞尔,忍不住笑了起来,那些往事真的是很难忘,早已深深烙印在了心间,烙印在了灵魂最深处。

来到捏糖人的小摊前,楚枫不由自主停止了脚步,这一刻他觉得自己仿佛又回到了幼年的时候,只是晴雪却没有在身边,“这位少侠,您是要买糖人吗?”小贩见一个眉目清秀,气宇轩昂的少年来到了摊位前,立时露出职业性笑容。

然而,小贩却没有得到楚枫的回应,只见他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摊位上的糖人出神,脸色不禁露出愕然的神色,很快就笑了笑,不再说什么······。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楚枫终于回过神来,指着摊位上那个与他曾经带着晴雪抢走的那个一模一样的糖人,道:“老板,这个糖人我要了。”

“好嘞,十文钱,我这就给您取!”小贩满脸笑容,伸手去取糖人。而楚枫则拿出一块指尖大小的碎金子放到小贩的手中,顿时让小贩吓了一跳,道:“少侠,您没有铜板的话,碎银子也成,您这金子,小的哪里拿那么多的钱找给您啊。”

“不用找了。”楚枫淡淡一笑,道:“你们这些凡人生活也不容易,这些金子就当做是我买糖人付的钱,你收起来就是了。”

“不行,不行!我怎么能收少侠您这么多的钱,您这些金子可以将我这里所有的糖人都买下来了,而且都还用不完。”

“让你拿着就拿着,金钱对于我们修士来说都是身外之物,没有什么用处。”楚枫笑着说道,将金子塞到小贩的手中,而后伸手去拿糖人。

“且慢!”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道:“这个糖人本少主要了,卖糖人的,你立刻将金子还给这个人,把糖人卖给我!”

稚嫩的充满傲气的声音传入耳中,楚枫没有转身便已经知道此人是谁,正是那个南皇木子陵的胞弟木子生,没有想到他会跟自己抢这个糖人。

以楚枫现在的年纪,对于糖人肯定是没有什么兴趣了,只是想到幼年时的往事而有种别样的情怀,而且这个糖人与当初那个送给晴雪的糖人一模一样,有着特殊的意义。

木家的少主木子生,他本身只有十一二岁,对这些东西充满了好奇,看到有人在买糖人,出于自以为是,高高在上的优越性子,便故意要买下已经被楚枫选中并且付钱的那个糖人。

楚枫不动声色,伸手将糖人拿到手中,而后转过身来,道:“不好意思,这个糖人已经被我买了,你要是想要的话可以让老板再给捏一个一模一样的。”

银衣少年闻言,微眯着眼睛打量着楚枫,嘴角逐渐泛起一缕冷意,道:“倘若我偏要你手中的那个糖人呢?”

“这个糖人已经是我的了,你要也没有用。”楚枫淡淡一笑,转身就走,不想与银衣少年纠缠下去。

“站住!”银衣少年的脸色陡然一沉,眼中浮现出与其年龄不相符合的阴冷光芒,道:“本少主同意让你走了吗?”

楚枫不理会,继续往前走,银衣少年身边的中年人却“唰”的出现在他的面前,拦住了去路,一副高高在上的神色,道:“年轻人,既然我们家少主要你手中的糖人,你就要将它留下,少主没有让你走,你恐怕哪里都去不了。”

楚枫眼眸微凝,道:“这么说来,你们是要动手抢了?”

“你要这么说也可以。”中年人冷漠回应,单手背负,道:“有句话叫做识时务为俊杰,我看年轻人你也是个修者,应该知道权衡轻重,不要因为一个糖人而伤到了自己,那样的话可是不划算的。”

“南方蛮荒大陆木家,半神传承下来的千古世家,实力的确很强大。可是你们别忘了这里是神城,而你们家族的强者也没有在此,不要太过自以为是的好。”

“听你这么说,那就是不愿意将糖人给我家小少主了,这样的话我也只能出手教训教训你了,让你知道有些人是你永远都只能顺从与仰望而不能违逆的!”

中年人的体内散发出强大的气息,四周罡风呜呜声响,形成强大的气场。这时候,银衣少年满脸杀意地说道:“管叔,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仁慈了,这个蝼蚁竟敢违逆本少主,直接将他杀了!”

楚枫听到这样的话,眼眸瞬间冷了下来,心中的杀意也快速攀升。这个银衣少年年纪轻轻,竟然如此狠辣,先后两次,只因几句话就要打杀他人的性命,要是长大了,那还得了!

“小少主说要你的命,只能怪你不长眼睛,下辈子做人眼睛放亮点!”中年人探手抓来,五指上神光闪烁,缕缕神纹交织,一下子就逼近了叶辰的头颅。

街道上的人们见到这样的画面,立时驻足围观,当他们看到动手的双方是何人时,全都露出奇怪的表情,有的人脸上的肌肉甚至都**了几下。

中年人的手抓向楚枫的头,其神光爆射神纹缭绕的五指可以穿金裂石,眼看就要洞穿楚枫的头颅,那个银衣少年嘴角噙着冷笑,双手抱胸好整以暇地看着,眸子充满了对生命的蔑视。

然而,鲜血迸溅的画面并没有出现,因为楚枫伸手抓住了中年人抓来的手腕,用力一拧,“喀嚓”一声,中年人的手腕顿时变成了鱼钩状,剧烈的疼痛让其脸部肌肉都忍不住**。

“唰!”

中年人意识到面前的青衣少年不简单,其体内的神纹瞬间汇集到了眉心,交织成一道炽烈的神芒射杀向楚枫,要将其眉心洞穿。

楚枫并指点向神芒,双指金光璀璨,如同神金浇铸,密集的神纹密布手指的每一寸肌肤,“嘣”的一声点在射杀而来的神芒上,发出类似金属交击般的颤音。

中年人的眉心射杀出来的神芒立时就崩灭了,而楚枫的金色手指去势不减,直接点向其眉心,惊得中年人快速伸手来抵挡。

“噗!”

金色的手指洞穿了中年人那只神纹密布的手掌,“咔嚓”一声点在了其额头上,那里的骨头顿时发出轻微的骨裂声,让中年人剧痛,感觉整个头部都像是承受了重击似的,他瞬间飞退十余米,惊骇的看着楚枫。

此刻,银衣少年的脸上也露出惊色,跟着他的中年人可是有着半步神桥秘境的修为,竟然会在这个青衣少年的手中受伤,他的眼中闪烁森寒的芒,杀意越来越浓烈。

“唰!”

中年人祭出一面绿色的金属牌子,迎风见长,瞬间变成一张桌子那么大,它在空中轻轻一震,四周的空间接连崩开,威能惊人!

“想不到你竟有这等修为,可是今日小少主要你死,你便不能活!”中年人眼中的杀意炽盛,他双手于身前一划,那片绿色的金属牌子顿时绽放万道神芒,“嗡”的向着楚枫镇压而去。

楚枫神色冷漠,他站在街道上,整个人出奇的平静,没有什么强大的气势散发出来,只有浓密的黑发在劲风中乱舞。

看着如同山岳般当空镇压下来的绿色金属盾牌,楚枫举起了右手,密集的金色神纹快速向着手掌与手指汇集,一巴掌拍了上去。

“嘣!”

如神金浇铸的手掌重重拍击在绿色的盾牌上,顿时爆发出刺耳的金属颤音,两者交击的点如同一轮燃烧的太阳炸开了似的,刺目的神光如潮浪般“唰”的冲击十方。

绿色的金属盾牌“嘣”的一声高高飞起,其上出现一个清晰的手掌印,这让在场所有人都惊骇,徒手与通灵宝兵硬撼,肉掌没事,可通灵宝兵却被拍得凹陷了下去,这样得画面简直让人不敢相信!

“轰!”

中年人再次催动绿色的金属盾牌镇压了下来,其上绽放的神芒比之前更加炽盛。

“既然你要找死,那我就成全你!”楚枫的杀意终于显露了出来,不能杀银衣少年,难道还不能杀这个中年人吗?

他的手臂与手掌上流转紫金色的光芒,旺盛的生命血气压得四周的人几乎不能呼吸,全都露出惊骇的神色。

“嘣!”

楚枫的手掌再次拍向镇压下来的绿色金属盾牌,金色的手掌变成了紫金色,其上有密集的神纹在闪烁,一声巨响中,绿色的金属盾牌瞬间横飞了出去,其上出现第二个手掌印,并且有裂痕在不断蔓延,不过顷刻间,整个盾牌便在轰然声中四分五裂,变成了废铜烂铁。

“就凭你也敢在我的面前逞威!”楚枫脚步迈动,如疾风般欺身到中年人的面前。

中年人因为以心神祭炼的兵器崩裂而遭受到了反噬,身躯正摇晃不已,还未反应过来,头颅便被一只金色的大手给抓住了。

“你敢杀我?!”中年人目光冰冷,狠狠盯着楚枫,仗着自己是木家的人,底气十足。

“我不敢。”楚枫说道,“噗”的一声将其头颅摘了下来,补充道:“我只敢摘掉你的头颅而已。”

无头尸身的脖颈间冲出数米高的血液,楚枫右手提着鲜血淋淋的头颅转身看向脸色阴沉得能滴水的银衣少年,扬了扬左手的糖人,道:“你还要糖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