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45章 晴雪留信

第一百四十五章 晴雪留信

银衣少年木子生的脸色非常阴沉,他没有想到面前这个青衣少年竟然敢杀他的随从,也没有想到其有这样的本事。

看着楚枫右手提着的鲜血淋淋的头颅,左手拿着的糖人,银衣少年的眼睛几乎眯成了一条缝,丝丝冷光迸射,身上也浮现出了缕缕神纹,有强大的气势弥漫开来。

“小子,今日你死定了!竟然敢杀本少主的随从,谁给你的胆子!”银衣少年的杀意夺眶而出,他“唰”的消失在了原地,一下子就出现在楚枫的面前,一道炽盛的绿芒斩落而下。

“小小年纪,心性如此狠毒,今日若不好好教训你,长大了还了得!”楚枫的声音很冷,但脸上却带着似笑非笑的神色,伸手迎向斩落下来的绿芒。

“嘣!”

楚枫的手紫金光芒璀璨,其上缕缕神纹缭绕,坚如神金般不可摧,一下子就将斩落下来的绿芒给崩灭了,而后一巴掌拍在银衣少年的脸上。

“啪!”

耳光声特别的清脆与响亮,银衣少年木子生顿时横飞了出来,喷出一口血来,牙齿都差点被抽碎,脸部肿得老高。

“你……你敢打本少主的脸,本少主必将你碎尸万段!”银衣少年木子生睚眦欲裂,他捂着左脸站了起来,那双眸子阴冷得瘆人。

“是吗?”楚枫迈动脚步,身如疾风,拉起无数的残影,快得让人看不清楚,瞬间就来到了银衣少年的面前,一把抓住其肩膀,直接将其提了起来,对着屁股就是一脚。

“嗷……”

银衣少年嗷嗷直叫,气得头发都倒竖了起来,那张脸与眼神中表现与其年龄完全不符合的阴冷与怨毒,简直就像是要吃楚枫的肉,喝他的血似的。

“你混账!你敢如此羞辱我,你知道我是谁吗?”银衣少年血红着双眼盯着楚枫,腮梆子高高鼓起,牙齿咬得喀喀声响。

“啪!”楚枫一脚踹在其屁股上,顿时将银衣少年踹得飞上了高天,道:“我管你是谁,我只知道你个没有教养的小屁孩,今日非得好好教训教训你!”

“你……你混账!我可是木家的少主,是南皇木子陵的胞弟,你敢如此对我,我大哥定会出手为我出这口恶气,到时候你就算躲到天涯海角都逃不了!”银衣少年在从高空中坠落,疯狂厉喝。

“你这小屁孩,嘴倒是挺硬的!”楚枫伸手将坠落下来的银衣少年抓住,伸手捏住他的脸不断往外拉车,使得其整张脸都变了形,道:“小小年纪,不但动不动就喊打喊杀,如今还满口胡话!你说你是南皇的胞弟,这里谁会相信?”

“哼!你怕了吧!”银衣少年听到楚枫这样说,以为他忌惮自己的哥哥南皇木子陵,当下底气十足,瞬间充满了优越感,大声呵斥道:“还不将本少主给放开,然后跪下来磕头认错,自断双臂,否则定饶不了你的性命!”

“啪!”楚枫一巴掌拍在银衣少年的头上,拍得他头昏脑涨天旋地转,满眼都在冒星星,道:“让你冒充南皇的胞弟!”

“本少主……”

“啪!”银衣少年刚开口,楚枫又是巴掌抽在其脸上,道:“你个小屁孩,还想让人磕头认错,自断双臂!”

“你……”

“啪!”

这一巴掌,银衣少年的牙齿都飞了出来,整张脸已经不成形状,看起来就像是一只煮熟的猪头,他张嘴想要怒骂楚枫,然而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如同一只夹着尾巴的小狗在低呜似的。

街道上围观的人群都惊呆了,银衣少年的身份早就已经传开了,大部分人都知道其来历,真的是蛮荒大陆木家的少主,也是南皇木子陵的胞弟。

在这神城内,几乎没有人会与银衣少年发生冲突,即便是发生了冲突,大都会选择退步。毕竟我族兄可是南皇木子陵,是绝大多数年轻天骄都惹不起的存在,要是被其惦念上,除非不出宗门或者是家族,不然很难有活命的可能。

然而楚枫却丝毫不给木家与南皇的面子,当街摘去木家中年修者的头颅,暴打木家小少主,将其揍成了猪头,这让人们都傻眼了。

“小屁孩,心性不要那么残忍,以后好好做人知道吗?”楚枫一副长辈教训晚辈的口吻,让银衣少年气得想吐血,然而由于整张脸都肿得厉害,他很难发出声音。

“我……”

银衣少年咬牙切齿,正要说话,楚枫一把将他倒翻过来,按在地上狠狠抽屁股,啪啪声不绝于耳。

“你这小子,我一定要让我哥杀了你,啊啊啊!”

银衣少年气疯了,身为木家的小少主,从小都是在宠溺中长大,何曾被人如此当众抽屁股,对于他来说这是奇耻大辱!

街道上围观的众人都想笑,但是觊觎银衣少年的身份,担心会将其得罪而被嫉恨上,只能将笑意硬生生忍住,脸部的肌肉忍不住狠狠**。

“少年,做人要低调,这里是神城,你一个小屁孩就想逞威,真当神城无人了吗?记住这次的教训,希望你每次摸屁股的时候,就会想到今天的一幕,能时刻提醒着你。”楚枫说着将银衣少年放开,而后站起身来拍了拍手,道:“好了,我也打够了,你赶紧走吧,回到大人的怀里哭鼻子去。”

“你……本少主一定不会放过你!”银衣少年翻爬起来,一双眸子阴冷而怨毒,咬牙切齿留下一句狠话,而后转身就走,很快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看着银衣少年离去的身影,楚枫脸上的笑容逐渐凝固。他本里没有想过会与木家的人发生冲突,可是偏偏事与愿违,麻烦自动找上门来,想避都避不了。

若不是因为南皇木子陵,楚枫岂会如此轻易放走银衣少年。这个木子生年纪轻轻便心性狠毒,这样的人再过几年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经此一事,必然是嫉恨上了,将来肯定会想法设法报复。

然而,楚枫却知道自己不能杀了木子生,否则木子陵肯定会追杀而来,到时候将会面临绝境。若只是将其打一顿,就算南皇木子陵心中有气,也不会万里迢迢特地赶来。

楚枫站了一会儿便转身离开了,想到各大势力的年轻强者,他觉得肯定不像表面上看到的,只有年轻一辈的人物前来,定然还有老辈人物暗中跟随。

他刚走,街上的人群便闹开了,人们议论纷纷,各种声音此起彼伏。

“太虚峰的传人沐枫真的是好手段啊,行事肆无忌惮,就连南皇的胞弟都敢暴打,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之前那个银衣少年木子生不是讥笑我们神州年轻一辈人才凋零吗?当时有人听不过去说了几句话,他就要让身边的中年修者将那几个人给杀了。此刻我觉得心中无比解气,真是爽快啊!”

“只能说木子生运气太背,在谁的面前装逼不好,非得在沐枫面前装。这是他活该被暴打,哈哈哈!”

“唔,沐枫的行事作风神城内谁不知道,曾经当着各大势力的面敢对太虚圣主冷言相向。那木子生虽然是少主,且有着南皇这样的族兄,但这里始终是神城,他还真以为自己可以横着走了,刚才看他那表情,现在想起来都还觉得大快人心,哈哈哈!”

“虽说沐枫为我们神州的年轻一辈出了口气,但这件事情恐怕不会善了。那木子生年轻虽小,但心性非常毒辣,是个睚眦必报的人,事后肯定会对付沐枫。”

“说的也是,沐枫的麻烦越来越多了,不过有那个神秘的老人在背后撑腰,想来没有老辈的强者敢出手,就怕南皇为了胞弟而亲自前来,那可是会被老辈强者更加可怕。他若出手镇杀沐枫,那便是同代强者之间的争斗,那个神秘老人怕是也无话可说。”

……

楚枫离开那条街道后径直走向天骄别院,路上听到街上的行人谈论,说是有各地而来的年轻强者进入了天骄别院,其中还有那些渡劫而来的任我狂。

他有些吃惊,那些年轻强者不过刚来到神城而已,竟然就直奔天骄别院而去,明显未到神城的时候便已经知道了天骄别院的存在,否则不会如此。

“大哥哥,大哥哥!”就在楚枫走到街道的转角时,小巷中有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跑了过来,手中拿着一封信件,道:“有个漂亮的姐姐说让我将它交给你。”

楚枫一怔,伸手接过信件,心中保持着高度的警惕,他担心是杀手组织搞的名堂。但很快就发现,根本是多虑了,这个小男孩只是个普通人,将信件交给他之后便挥了挥手蹦蹦跳跳的离开了。

打开信件,一行娟秀的小字映入眼帘,其上写道:“枫,事情已经办妥,我在北域等你,无需为我的安危而担心——晴雪。”

看着手中的信件,楚枫的脸上浮现出了笑容,心中的担忧彻底放了下来。如今终于可以确定晴雪是安全的了,而且应该还得到了《杀字诀》的地图残片。

“难道世家古墓中有两张《杀字诀》的地图残片不成?前辈的棺椁内有一张,晴雪找到了一张,九龙山内部有一张,加上在隐脉峡得到的一张,四张地图碎片全都集齐了!”

楚枫的心情非常的激动,想不到这么快就集齐了《杀字诀》的地图碎片,到时候找到这种攻杀神术,同阶战斗力将会更上一层楼!

七绝天神开创融合的七种神术旷古绝今,真的是拥有莫测的威能,修炼过《伐字诀》的楚枫是深有体会。

以前的时候,对敌总是只有几种神通,有时候难免会出现捉襟见肘的情况。然而,自从修炼了《伐字诀》,各种神通信手捏来,千变万化,奥妙无穷,对敌是让对手永远都猜不到一下种神通术是什么,从而无法有效判定。

楚枫对《杀字诀》充满了期待与渴望,然而短时间内却无法前往北域。他还要等着各大势力轰开九龙山脉后进入其中寻找自远古存留下来的生命石源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