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46章 嚣狂的任我狂

第一百四十六章 嚣狂的任我狂

回天骄别院的路上,楚枫一直在想《杀字诀》的事情,清雪留下信件去了北域,是不是说明她已经确定了《杀字诀》就在北域?

可是晴雪的身上只有一张地图残片,她如何能判断《杀字诀》藏在北域,这让楚枫感到疑惑与费解。

想来想去,楚枫觉得晴雪或许是得到别的线索,也就没有去多想了。

回到天骄别院,楚枫感应到了许多强大的气息从会客厅内传来,他站在远处望去,看到会客厅内坐着数十个年轻男女,都是来自各地的年轻天骄。

雨馨并不在别院内,这些年轻天骄来此自然见不到她,由一个年约五旬的精瘦老者接待,这个老者的双眸中隐含着凌厉的精光,给人以深不可测的感觉。

天下各地的天骄来此,也只有如精瘦老者这样的人物出来才能压制得住场面,让这些天骄们心生忌惮,否则怕是要闹出什么事情来。

比如此刻的紫衣青年任我狂,他是众年轻天骄中最为强势的一个,别人都坐着,而他却在会客厅的中央站着,双手背负于身后,一头浓密的黑发无风飞扬,一副横推同代天下第一的姿态。

“早就听闻雨族千金于神城内建造了一座天骄别院,时常诚邀世间天骄相聚,可是今日我等来此,却不见雨族千金相迎,莫非是看不起我们这些来自其他大陆的年轻修者吗?”

任我狂神情很霸道,眼神很逼人,平静的声音中带着一种质问的口气,让会客厅内的一些雨族人变色,眼中浮现出怒色。

“小姐建造天骄别院,的确是为了邀请来神城的各方年轻天骄一聚,今日如此多的年轻强者光临,老夫感到不胜荣幸,不敢有丝毫怠慢,自问未曾有任何地方失礼。”接待众年轻强者的老者含笑着,说到这里话语一顿,神色微微一沉,道:“老夫已经说过,小姐不在别院,于昨日返回了雨族。任小兄弟,你明知我家小姐不在,却故意这样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我能有什么意思。”任我狂弹了弹衣角,道:“听说雨族千金雨馨仙子容颜绝美,仙姿玉骨,在下只是想一睹芳容而已。今日不能得见,心中遗憾的同时也颇有不甘。”

“原来如此。”雨族老者点头,道:“我家小姐数日后应该会回到神城,届时定会邀请诸位年轻强者相聚。”

“很好!”任我狂仰天笑了起来,一副意气风发指点江山的姿态,道:“听闻雨馨仙子有绝世之姿时,我便有了个决定,那便是要与雨馨仙子结成道侣,共修无上大道!”

此话一出,整个会客厅都安静了下来,落针可闻,数十双眼睛几乎在瞬间全都落到了一身紫衣,满头黑发飞舞的任我狂身上。

这些人中,有些年轻强者的嘴角泛起一抹冷笑,有的则神色平静,双眸中有神光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无一例外,谁都没有说话。

雨族的人脸色很难看,就连那个端坐在会客厅正上方的老者也都露出了一丝冷意,道:“年轻人,你说话可要经过大脑,有事情不是你想怎样就能怎样的。身为年轻一辈中的天骄,固然有着过人的血脉与潜力,然而大世已经来临,最不缺的就是天才,太过自以为是,终究只能做井底之蛙罢了。”

“哈哈哈!”任我狂放肆狂笑,神情与眼眸嚣狂而霸道,微仰着头颅,道:“同阶中谁能与我一战?我任我狂在相同的境界中自信不弱于任何人,以我这等天骄人杰,相信配雨馨仙子应该没有任何问题!”

“年轻人,你连神桥秘境都不到,居然如此自大。你可知道,每一个鼎盛的大世中,如你般血脉的人的尸体堆积成山,在争雄路上都成为了真正的强者的踏脚石。你想与我家小姐结成道侣,真是口出狂言,再者以我家小姐的眼光,恐怕也看不上你,”

“我想做的事情没有做不成的,我想得到的人,最终也一定会得到,将来你们拭目以待吧,谁敢阻挡我的前路,一拳轰杀便是!”

任我狂非常的强势,紫衣与黑发舞动自动,看起来充满了霸道与野性,话落他转身而去,身体几次闪耀便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会客厅内的年轻强者们面面相觑,对于任我狂的言行感到惊讶。众人对任我狂的底细并不了解,只知道他有个很神秘的师尊,但到底是谁却不得而知。

今日,任我狂来到雨族的天骄别院内说出强势的言论,看其姿态似乎根本没有在意雨族是半神传承。由此不禁让在场的众人都开始猜测起到底是来历,为何有这样的底气。

不多时,其余的年轻强者也相继离开了,会客厅中只剩下了雨族的人,他们一个个的脸色都不太好看,对于任我狂的嚣狂而生出了怒火。

只是,在这天骄别院中,除非是有人故意进来捣乱,否则便不好出手,雨族的老者只能看着任我狂离去。

楚枫绕过会客厅回到了自己居住的小院,脑海中不断浮现出任我狂在厅中的表现,这个人的狂妄与自信超过了他的想象!

“任我狂,你到底有什么依仗,是自信还是自大?”楚枫坐在桌子边,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眉毛微微皱着,自语道:“可惜我没有渡劫,虽然说已经修炼到了神纹秘境五重天,但却无法发挥出这个境界的战斗力。再者,那任我狂已经修炼到神纹秘境巅峰,高出我足足两个境界……”

楚枫微眯着眼睛,缕缕冷芒闪烁,想起任我狂先前那不可一世的姿态,他就有种一鞋底拍其脸上的冲动。若不是压制了境界而无法挥出神纹秘境五重天的实力,他刚才或许就已经冲上去给他一脚丫子了。

“呵呵,想和雨馨结为道侣,我还想与神灵结拜为生死兄弟,可惜那只是一厢情愿罢了……”楚枫笑着摇了摇头,随后便上床盘坐下来,闭目调息,养精蓄锐。

第二日上午,楚枫依旧在闭目调息,突然有轰隆隆巨响传来,这片天地似乎都被震动得摇颤了起来,这种声势立时将他从调息中惊醒了过来。

“发生什么事情了?”楚枫睁开眼走出房间,轰隆隆的巨响声不断传来,这片天地真的在摇颤,他凌空而上,发现声音是从九龙山脉所在的方向传来,心中顿时一跳,难道那些万古神朝与神灵传承已经动手了不成?

想到这个可能,楚枫“唰”的破空而去,离开天骄别院,很快便找到了金元宝与燕云乱以及妖月清所住的客栈。

这是一座单独的小院,金元宝、燕云乱、妖月清三人同住于此。

楚枫来到这座小院的时候,金元宝三人正从房间内走出来。见到楚枫,燕云乱立刻走了上来,道:“沐枫兄弟,你是否已经考虑好了?如今万古神朝与神灵传承已经开始轰击九龙山了,我们正准备前往,山脉一旦被轰开,将会第一时间进入其中。”

“燕兄,我劝你们还是再好好考虑,就龙山内部非常凶险,就算是道宫秘境的强者进去恐怕也是九死一生,莫说你我这样的境界,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除非拥有特殊的保命手段。”楚枫这般说道,他实在是担心金元宝与燕云乱以及妖月清会白白去送死。

“虽然的确相当危险,但也不是必死之局,这次是大好的机会,我们实在不想错过,甘愿冒险一试。”燕云乱心意已决,道:“沐枫兄弟如果不愿意与我们同往,我也不会劝你,等我们从九龙山内部出来后再痛饮,就此别过了,保重!”

“沐…沐枫,保…保重!”

“沐枫兄弟,你可要保重哟,奴家会想你的……”妖月清挽了个兰花指要去点楚枫的额头,却被楚枫给躲开了,他一脸幽怨娇嗔了一声便冲天而去。

楚枫脸上的肌肉微微抖动,每次看到妖月清这个样子都觉得浑身不自在,整个人都不好了。

“希望你们能逢凶化吉,都要活着出来才是……”楚枫的眉宇间充满了担忧,心情也变得沉重了起来。

九龙山内部有着怎样的凶险,楚枫可是很清楚的,即便是只窥到了冰山一角,但也已经足够恐怖的,那些未知的洞道里面肯定还有更大的凶险。

楚枫离开了客栈,向着九龙山脉所在的地方而去,相距还有数百里,他便停止了下来,因为那片地域方圆数百里都被一柄流淌着古老气息的石矛给封住了,形成巨大的光幕。

在光幕中,一尊青色的铜鼎在空中沉浮,垂落万缕丝绦,交织神道秩序,散发出浩瀚莫测的威压,这种气息恐怖至极。

楚枫知道,这两件兵器肯定就是神道仙兵了,石族的破天战矛,天荒神朝的乱天鼎!

两件神道仙兵,一件封困空间,另一件轰击山脉,完美配合。否则乱天鼎轰击山脉时震动出的余波不知道要冲击到方圆多么广阔的地域,这片地域都得被打沉。

封困的空间中神道秩序链沉浮,无上仙光茫茫一片,炽盛得让人睁不开眼来,伴随着滔天的能量波动与惊天动地的轰鸣中,仿佛整个天地都要崩塌了。

九龙山脉上浮现出许多的神纹,布满了山体与植被,在中央那座山峰上更是有秩序神链浮现了出来,而后在天穹上演化成了一片星河,垂落下神道秩序,不断与乱天鼎的秩序对碰,将那里的空间彻底崩成了虚无,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虚空黑洞,黑暗而冰冷。

神道仙兵封困的空间中没有人,所有人的人都在封困的空间外,包括正在催动神道仙兵的石族与天荒神朝。

“轰隆隆!”

九龙山脉摇动不止,然而却没有裂开,其上到处都是神纹在闪烁与交织,天穹上更有星河垂落下来的神则秩序,将整片山山脉都护在其中。

“轰——”

万古神朝与神灵传承的人继续催动神道仙兵轰击,既然已经将神道仙兵都带到了这里,自然不会轻易放弃,直到将其轰开为之。

九龙山不断摇动,但是却始终没有被轰开。

楚枫远远看着,心知有星河道神图在,想要轰开中央的九龙山可能性很小,而周边的山脉很有可能会在长时间的轰击下裂,可也不是短时间能成功的,于是他转身返回神城天骄别院,准备安心等待雨馨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