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47章 剪不断理还乱

第一百四十七章 剪不断理还乱

楚枫回到天骄别院等待雨馨,闲暇是便陪着从修炼中醒来的小沫,小丫头非常的高兴,粉雕玉琢的小脸红扑扑的,像是一个红苹果,又像是精致的瓷娃娃。

就这样,楚枫在天骄别院一连等待了六日,雨馨终于回来了,她拿出一件紫金软甲,通体流转神辉,其上刻满了密集的神纹与符篆,有大道气机在流转。

清雨轩二楼,雨馨的闺房内,楚枫看到紫金软甲,顿时便知道这件软甲绝对不凡,看到其上的神纹与符篆,感受到流转的大道气机,他不禁露出浓浓的惊色。

“雨馨,这件紫金软甲非同小可,你将它拿出来肯定很不容易吧?”

“我可是雨族的千金,我父亲为家主,一件紫金软甲而已,没有你想的那么困难。”雨馨浅笑嫣然,让楚枫将外衣脱下来,而后亲手为他穿上,道:“有了它,你进入九龙山内部后,相信能有一定的自保能力。”

楚枫露出疑色,道:“这件紫金软甲真的能护住我吗?就算它是顶级的道兵,但以我的境界来催动,恐怕也难以发挥出多少的效果来。”

“谁说这件紫金软甲是道兵了?”雨馨浅笑,拉着楚枫的手,道:“这是我们雨族曾经的某位强大的王道境强者炼制的特殊禁器,可以发挥出王道境初期的威能!”

“王道境强者炼制的禁器?”楚枫脸上的神色微微一僵,关于禁器自然是有些了解的,这种器非常特殊,就算是修为低下的人使用,都可以发挥出所有的威能,不过非常难以炼制。他心中很感动,欲将紫金软甲脱下来,道:“这件软甲太珍贵了,若是损坏了,你如何像家族交代?”

“我辛辛苦苦返回家族,好不容易将紫金软甲带来,你居然要将它脱下来!”雨馨有些不悦,柔美的脸上带着些许怒气,道:“想要进入九龙山脉内部寻找修炼资源,而后活着出来,你就必须穿着它!”

雨馨很认真也很严肃,从初识到现在,相处这么长的时间,楚枫还是第一次看到她这么的认真,他知道自己刚才的话语与举动真的让她生气了,不禁叹道:“既然如此,我就穿上吧,欠你的实在太多了,我真不知道该如何偿还……”

“谁稀罕你偿还了。”雨馨的美眸微微低垂,轻声道:“我是心甘情愿为你做这些,你当初不顾性命舍身救我,我为你这些小事又算得了什么呢?”

楚枫闻言,眼中浮现出复杂的神色,但脸上却露出了笑容,道:“不说这些了,这件紫金软甲我收下便是。前几日万古神朝与神灵传承以及动用神道仙兵开始轰击九龙山脉,虽然有星河道神图护着,但九龙山脉应该在不久后就会被生出裂缝,我也是时候该好好准备了。”

“嗯,那你这几日好好调节状态,我会派人去查看九龙山脉的情况,如果山脉裂开,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雨馨轻声说道,声音柔美而轻缓。

接下来,楚枫说起了前几日众天骄来别院的事情,关于北方炎黄大陆的任我行当时说的狂言也一字不漏。雨馨听后脸色颇为不悦,眼神也很冷漠,道:“看来那任我狂的应该有很强的背景,不过就算他是神灵传承的人又如何,终究只是一厢情愿罢了。”

楚枫在雨馨的闺房内待了差不多半个时辰,临走的时候,雨馨告诉他使用紫金软甲的方法,只需将神能精气灌输到胸前的那个六角形的印记内,整件软件便会被彻底激活,届时可以发出超强的防御力,能抵挡大道神纹的冲击与绞杀,护住肉身不朽。

不过,紫金软甲虽然拥有强绝的防御效果,但是由于是特殊的禁器,使用次数有限,一旦激活次数达到三次,软甲就会崩裂,而后灰飞烟灭。

“我尽量小心些,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激活这件软甲,三次的机会想来也应该足够了。”

雨馨黛眉轻蹙,眼中带着一抹深深的忧色,她轻轻抚摸着穿在楚枫身上的紫金软甲,道:“希望这件软甲能护你安平,倘若实在太危险,你就放弃寻找资源吧,不要太强求,凡事以自身安全为首要。不要让你娘和晴雪姐姐担心,也不要让我担心……”

“雨馨,谢谢你……”

楚枫走了,离开了雨馨的闺房。

看着他离去的身影,雨馨的美眸中渐渐有了一抹黯然的神色,她幽幽叹息,轻声自语道:“这次回到家族,我听到了意外的消息,如果将来雨馨不能信守承诺,希望你不要怪我,也不要难过……”

楚枫已经离开了楼阁,雨馨的幽幽叹息声他没有听到。虽然拥有了雨馨拿来的紫金软甲,可是他的心中却半点高兴不起来。

禁器,这是一种特殊的兵器,威能强大,与普通的常规兵器有很大的不同,炼制起来极为不容易,其条件可以说非常的苛刻。

早在童年的时候,楚枫便听秦家的人提到过禁器,但那时候了解的并不多,秦家的人也没有都说。

这几年来,他在闲暇的时候翻阅过许多的关于介绍修炼界各种事物的书籍,其中就有对禁器的描述。

禁器这种特殊的兵器,它可以在持有者修为不足的情况下发挥出所有的威能,虽然使用次数有限,但却也非常恐怖。可以说,一个神纹秘境的修士,倘若持有道宫秘境强者炼制的禁器,便可以轻易镇杀神桥秘境的修士,几乎没有什么悬念。

正是因为禁器的强大,炼制起来也相当的困难,不禁需要特殊的材料,还需要炼制着以本源精气来反复祭炼,即便是这样,成功的几率都非常小,炼废的可能很大!

所以,禁器非常的少,就算是半神传承,甚至是神灵传承都拿不出多少来。而这些禁器通常都是用在特殊的情况下,比如在某些神能与大道被压制的地域,就需要靠禁器来发挥威能,没有人会在不存在压制的地域使用。

由此可以想到,禁器是何等的珍贵,更不要说王者级别的禁器了!

雨馨虽然说得很轻松,可以楚枫却知道,她能将紫金软甲拿出来,肯定费了很大的力气,非常的不容易。他担心雨馨会因为这件事情而被雨族的某些人抓住把柄拿来说事。

雨族这样的半神传承,家族基业太大,人员众多,在者万古岁月的传承中,必然会有许多的分支与派系,彼此间勾心斗角,争权夺利,这在大传承中并不少见。

这件事情很有可能会给雨馨带来麻烦,她明知道后果,却义无反顾将珍贵的紫金软甲拿来给自己,楚枫的心中有说不出的感动。

楚枫回到自己的别院,盘坐的床榻上想了很久,他的心中充满了矛盾,眼神很复杂。想到这段时间以来与雨馨相处的点点滴滴,想到她对自己的好,又想到与自己从小就生死不弃的晴雪,心中便如一团乱麻般。

“晴雪是我心中最爱,曾经我以为这辈子心中只会有她一人。然而,不知道是缘分太奇妙,还是命运太捉弄,我又遇到的神曦,遇到了雨馨……”

想到这里,楚枫不禁自嘲地笑了笑,轻声自语道:“或许是我不够专情才会让她们不知不觉走近心间,不管我怎么做,总是会伤到她们。选择晴雪一人,伤了雨馨,若我接受她,对晴雪也是一种伤害……”

“我该怎么办?我要怎么做才能不伤害她们任何人,如何才能两全其美?!”

楚枫的心中很纠结很难受,这么多年来他从未想过自己会遇到这样的情况。以往对感情是懵懂的,只知道从小与自己青梅竹马许下终生的晴雪是一生的伴侣。可是却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几年中爱上别的女子,这种感觉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办,甚至对自己充满了自责。

黎歆、西熙雅、神曦,她们的身影相继浮现在楚枫的脑海中,不禁让楚枫的心中更加的沉重了。

曾经在龙渊泽的时候,那时年纪尚小,对于感情的事情,楚枫还是懵懂的,西熙雅的表白让他知道了她的心,而黎歆与神曦的关心,他则认为她们只是单纯对自己好而已。

可是这些年来再回想起那些画面,想到黎歆时刻黏着自己,想到在渊龙古村的时候,神曦久久不愿返回洪荒神岳,临走时那不舍的眼神以及饱含的泪光,他知道神曦很有可能也对自己有着别样的情愫……

“神曦姐姐,精灵般的女子,有着高贵的身份,流着强大的神血,那时候我不过是个小小的凡俗武者,她若真的对我有情,想来是因为我的血脉之故吧。”

楚枫想了很多很多,神曦流着纯正的狻猊神血,而狻猊一族与龙族有着很深的渊源,从某方面来说,真龙血脉的本源气息对于流着狻猊神血的神曦有着天生的吸引力。这也是为什么在初次见面的时候,神曦就愿意幻化真身让楚枫骑坐在背上的原因。

楚枫的心情可以用心乱如麻来形容,同时又感到非常的沉重,这些感情的事,如一块大石压在他的心中,让他有种难以呼吸的感觉。

不知过了多久,楚枫终于平静了下来,渐渐入定,体内的神能精气与血气缓缓循环,浑身上下神光流转。

九龙山脉在两件神道仙兵的轰击下,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崩裂,他必须要让自己保持最良好的状态,并且在第一时间进入其中,只有这样才有更大的机会寻找到自远古存留下来的生命石源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