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48章 羞辱任我狂

第一百四十八章 羞辱任我狂

楚枫在小院内的房间中打坐调息,时间一天天过去,九龙山脉始终没有被轰开。

差不多每相隔两日,雨馨便会亲自来到楚枫的房间,将最新的消息告诉他。

整整十日过去了,九龙山脉中央的山峰完好无损,星河道神图护住了那里,即便是有两件神道仙兵交替着以无上秩序轰击都未能将其破开。

不过,九龙逐道山周边的山峰已经生出了细小的裂痕,这样下去应该用不了多长的时间,那些裂缝就会扩大,到时候里面的那些洞道或许就会显化出来。

就这样又过了两日,楚枫没有等到雨馨,来的是她身边的一名婢女,告知了九龙山的最新情况。

楚枫不禁感到诧异,十日以来,雨馨每过两日就会亲自前来,而今日来的却是其婢女,这让他感到有些奇怪,出言询问方才得知,原来雨馨回到神城的消息已经传了出去,任我狂很快便来到了这里,紧接着便有大批的年轻强者相继而至。

“任我狂……”

雨馨的婢女走后,楚枫轻轻念着任我狂的名字,平静的眸子突然变得异常凌厉。今日众年轻强者都来了,他知道那些人多半是想来看热闹的,因为任我狂的言行非常的嚣狂与强势,来到天骄别院见到雨馨后,说不定会表现得比那日更加不可一世。

“可惜的是在十余日前我选择了保留神纹大劫,否则这段时间便可修炼到神纹秘境五重天巅峰,应该能脱下鞋子印在任我行的脸上,打击他的嚣张气焰!”

楚枫走下床榻,离开了这座小院,向着天骄别院的内院而去,那里是雨馨以往接待众年轻强者的地方。

“在下早就听说雨馨仙子美若天仙,琴艺双绝,不知道仙子能否弹奏一曲,也好让我等有幸聆听仙子弹奏的天籁仙音。”

楚枫刚靠近内院边听到了任我狂的声音从湖泊中的亭阁内传来,他不禁皱了皱眉头,不知为何对这个任我狂反感到了极点。

“雨馨不才,琴艺浅薄,还是不在诸位道友的面前献丑了——绿鄂,给诸位天骄们斟茶。”

“呵呵,雨馨仙子亲手煮的香茗实乃佳品,入口香郁味醇,唇齿留香。品这等好茶,赏这等美景,若能再听仙子弹奏一曲,当是人生一大幸事!”

“任道友,还是品茶吧,至于弹琴的事情不要再提,雨馨琴艺疏浅,不敢献丑。”

“雨馨仙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早就听闻雨馨仙子你琴艺超绝,传闻岂能有假。仙子连番拒绝在下,这是看不起在下么?”任我狂的声音中带着丝丝怒意,有些咄咄逼人。

楚枫听到这里,眼中闪过一抹寒光,此人生性狂妄自大,刚才那彬彬有礼的样子都是装模作样,此刻便要开始显露真实面目了。

雨馨并不说话,只是淡淡一笑,却给人以拒人千里的感觉。

任我狂的脸色有些难看,冷冷地哼了一声,拂袖坐了下来,而其余的年轻强者全都不说话,只是静静品着茶水,时而相互对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楚枫已经来到了内院,就在任我狂刚刚坐下去的时候,他如疾风般划破长空,瞬间落在了湖中心的亭阁内,于雨馨的身边坐了下来,面带笑容地看着她。

“你怎么来了?”雨馨微微一怔,她故意没有通知楚枫,担心他会与任我行发生冲突,没空想到他还是来了。

“怎么?难道雨馨仙子不欢迎在下吗?”楚枫伸手拂了拂雨馨身前的白玉古琴,道:“这么多同代强者在此,我自然要来凑凑热闹。”

雨馨听到楚枫故意调侃的话语,不禁以娇嗔的眼神看他一眼,也不说什么,倾过身躯亲自为他斟上一杯热腾腾的香茗。

这个动作顿时让在场的年轻强者们都露出惊色,本来只是瞟了楚枫一眼,未曾将他放在眼中,可是此刻却同时将目光投了过来,每个人的眼中都闪烁神光,仿佛要将楚枫的身体望穿。

众年轻强者中,任我狂的眸光最犀利,犹如两道利剑般逼来,一股寒意缓缓弥漫开来。他万万没有想到,堂堂雨族的千金,竟然会这般自降身份,为一个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的少年斟茶。

其实在场的所有年轻强者感到惊讶,他们不禁对楚枫的身份与来历感到好奇,能让雨族千金做到这个份上可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这位道友气宇轩昂,想来定有极大的老头,敢问道友是哪个神灵传承或者万古神朝的年轻天骄?”众年轻强者中有个面目俊朗,看起来温文尔雅的绿衣青年笑着说道。

楚枫端起雨馨斟满的茶杯抿了一口,道:“在下只是并非来自神灵传承与万古神朝,小名不值一提。”

“哼!”这时候,任我狂立身而起,双眸如利剑般逼视楚枫,道:“在下北方炎黄大陆年轻王者任我狂,人称紫衣天王,阁下年纪轻轻便能得雨馨仙子亲自斟茶,不知有何来头?”

楚枫缓缓将手中的茶杯放下,淡淡地说道:“在下修过两年道,尘世中一个迷途苦修士——沐枫。”

任我狂仰天大笑,满头黑发乱舞,居高临下俯视楚枫,讥笑道:“神州大地,龙不吟虎不啸,小小修士可笑可笑!”

楚枫见任我狂那副不可一世自以为是的样子,很想脱下鞋子印他脸上,听到这种蔑视神州修士的话语,脸上不禁露出笑容,道:“北方荒原,渠为河丘为山,紫衣天王坐井观天。”

听到这样的话,在场中那些来自北方炎黄大陆的修士全都沉了下了脸,虽然知道楚枫只是在与任我狂斗,但身为炎黄大陆的年轻强者,心中还是非常的不舒服。

雨馨紧挨着楚枫而坐,柔美的绝世容颜上不禁露出发自内心的浅笑,刹那芳华让天上的太阳都失去了光芒。

任我狂的眸光几乎要凝为实质洞穿虚空,他一副我自飞扬临天下的姿态,道:“我上等血脉,天资超绝,显一身神姿,你是什么东西?”

“你下流脑残,品性低劣,露一张狗脸,我是你的主人。”楚枫不急不缓,慢慢道来。

在场的年轻强者们听到两人针锋相对的话,脸上的肌肉都认不出**了起来,有些忍俊不禁,但却不想得罪任我狂,都忍住没有笑出声来。

任我狂一口气差点没喘过来,只觉得心口一窒,那张冷峻的脸顿时气得通红,双目迸射两道恐怖得神芒,“嘣”的洞穿了虚空,直逼楚枫而来。

楚枫从容镇定,区区眸光岂能奈何得了他,当即屈指连弹,两道金色的指芒破空而出,嘣嘣两声将任我狂双眸射出的神芒轻易崩灭。

这里的气氛顿时紧张到了极致,任我狂与楚枫两人之间剑拔弩张,眼看就要发出激烈大碰撞,众年轻强者全都不做声,静静地坐在那里想要看一场好戏。

“够了!”这时候雨馨冷冷呵斥,绝美的容颜不满了寒霜,道:“这里是天骄别院,不是争斗的地方,任兄这般随意出手,是没有将我雨族放在眼中吗?”

任我狂听到雨馨不质问与自己发生冲突的青衣少年,只质问自己,心中一股怒火直冲头顶,但终究忍了下来并未发作,只是以冰冷刺骨的眸光盯着楚枫,像是要将他洞穿似的,非常的森寒与残忍!

“任兄千万要淡定,若想与在下一战,以后有的是机会,我也正想会会这个上等血脉,哈哈哈!”楚枫畅怀大笑,见到任我狂的脸色逐渐阴沉得能滴水,他转身看向雨馨,抓着她的纤手放在琴弦上,道:“我想听你的琴声,来给我弹一曲如何?”

众年轻强者的目光瞬间落在楚枫与雨馨的手上,而后不禁似笑非笑地看向任我狂。

此刻,任我狂的眸光森寒到了极致,满头黑发无风乱舞,他是为雨馨而来,多次想要雨馨弹琴而被无情拒绝,现在楚枫却抓着雨馨的双手放在了琴弦上,动作与表情是如此的亲密。

见雨馨的脸色微红,但却没有半点挣扎与反感,反而还点了点头,答应了楚枫的要求,任我狂的脸黑得跟煤炭似的,牙齿紧咬,杀意炽烈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哎,自古多情空余恨,此恨绵绵无绝期啊。”

“有道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自古以来情之一字如利刃割心,伤人至深……”

“唔,任兄看来是晚了一步,雨馨仙子已经有心上人了,这位沐枫兄弟真是福分不浅,能得到雨馨仙子这样的绝色女子的青睐,实在让我等羡慕不已。”

“雨馨仙子倾国倾城,沐枫兄弟气宇轩昂,天赋异禀,真是天造地设,郎才女貌……”

……

亭阁中,一些年轻强者相继出言,有的脸上带着叹息,有的则带着微笑。后面的几人看似充满羡慕,也有感概与祝福的意思。

然而,楚枫的心中却充满了冷意,将那些说胡的年轻强者全都记在了心中。这些人不可能是好心,说这些不过就是想刺激任我狂罢了,如此便可让任我狂的杀意更加炽烈,可以说每句话都用心险恶!

楚枫不动声色,心中所想自然不会表现出来。他并不畏惧任我狂,当即故意伸手勾起雨馨的下巴,道:“你还不弹琴,我都等得不耐烦了。

雨馨脸色微红,以愠怒的眼神看了楚枫一眼。她明白楚枫的意图,自然十分的配合,缓缓拨动纤纤玉指,天籁般的琴声在亭阁内,在湖泊的上空回荡,如仙乐般绕梁不绝,引飞鸟驻足,湖中的鱼儿都游了过来,听得如痴如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