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54章 血脉暴露了

第一百五十四章 血脉暴露了

深渊大裂缝前.众人的心情紧张到了极致.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画面.

沒有人会想到來自北方炎黄大陆的年轻强者陈一峰、赵子巽;西方大陆的梁青山、裘千道;南方蛮荒大陆的霍去归、林冲霄.这六人竟然会同时出手攻杀楚枫.

在这样的情况下.在场的人都觉得楚枫断无任何生还的希望.六大年轻强者同时出手.这种场面太恐怖了.因为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天骄人物.出类拔萃.同代中谁人能以一敌六.

情况危险万分.楚枫的心不断往下沉.他的脸上露出了有生以來最为凝重的表情.深深知道若是不激发体内的真龙神血而让自身短暂升华到极尽巅峰.将所有的神能精气与生命精气都爆发出來.绝对是抵挡不住六人联手一击的.必然要饮恨当场.

“陈一峰、赵子巽、梁青山、裘千道、霍去归、林冲霄.它日等我突破到神纹秘境巅峰.必将你们一一镇杀.”

楚枫心中怒火滔天.身为年轻强者.当拥有傲骨与尊严.这种以六人围杀一人的情况.自古以來都不多见.这些人为了杀他尽然连声誉与脸皮都不要了.

“轰”

楚枫的体内像是有一个世界炸开了.爆发出震耳欲溃的声音.震动得四方的山川都在摇动.滔天的紫金血气爆发.如同神海淹沒了天地.

真龙神血瞬间沸腾.体内百零八个窍穴内储存的生命精气同时爆发了出來.如江河决堤.与此同时.沸腾的紫金血液中浮现出许多的古老字篆.弥漫出一股万古沧桑的岁月气息以及霸绝山河的威严气势.

楚枫的肌体变成了紫金琉璃.流转神性光辉.《霸体金身诀》运转.肌体上有密集的金色古篆在闪耀.于此同时.他的体内传出惊天动地的龙吟声.瞬间啸破了天穹.

“吭”

七条通体紫金光芒璀璨的真龙自楚枫的体内冲了出來.在他的身周穿梭缭绕.龙躯如神金浇铸.充满了力感.片片紫金色的龙麟泛动光泽.威严的龙角.霸气的龙首.犀利的龙眸.所有见到这个画面的人全都惊呆了.

“是龙.那是紫金真龙.这个世上最邪恶的生物.”

有人发出惊恐的声音.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七条紫金真龙是从楚枫的体内冲出來的.那么也就说明他是那种禁忌的体质.

“吭”

就在人们惊骇与震撼的时候.楚枫的体内再次冲出了两条紫金色的真龙.只是这两条真龙的龙躯看起來沒有前面那七条真龙那么真实.显得要虚淡许多.

楚枫失去了部分的本源真血.本來只能显化出七条真龙.然而他让真龙神血极尽沸腾.爆发出最大的潜力.來自血脉本源深处的神形全都显化了出來.

“吭”

九条紫金神龙显化.在楚枫的身周与头顶上空穿梭盘旋.发出声声震天龙吟.而楚枫的气势在瞬间攀升了十倍都不止.其肌体上的金色古篆变得密集与璀璨了许多.

其实这一切都发生在瞬息间.当楚枫当本源真血中的潜能极尽爆发出來的时候.六个年轻强者的神通终于轰杀到了近前.

“轰”

楚枫显化出太初神海异象世界.各种异象神通全都演化了出來.八相世界碾压乾坤六合.乙木神树的枝条.银色的雷罡.蓝色的离火.黑色的冥水等等.让这里显化出了恐怖的景象.简直像是要灭世了一般.

“轰隆隆.”

楚枫的异象世界以及伐字诀演化的种种神通不断与六大年轻强者的神通对碰.爆发出天崩地裂的巨响.无尽的神通纹痕在对碰.炽烈的神光如火山爆发出涌向十方.

在这个过程中.楚枫承受着难以言说的压力.体内气血翻腾.肌体上的古篆疯狂闪耀.但他的身躯依旧亘古不移的山岳般定在空中.

他的双手在不断划动.缕缕神纹随着双手的轨迹而沉浮.逐渐交织出一口青石棺椁.散发出岁月沧桑的气息.更有股霸绝寰宇的气息弥漫开來.笼罩乾坤.弥漫六合.

见到这样的画面.在场的修士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知道有多少人发出难以置信的惊叫声:“那是世家古墓中的青石棺椁.”

“沐枫竟然将世家古墓中的青石棺椁以神通演化了出來.而且连其中的“势”都凝聚出了几分.这太恐怖了.他施展的是怎样的神通.为何会有这般逆天的手段.”

“我想起了十几年前的一件事情.听说东域秦家中出了一个禁忌与不祥的真龙体.六岁生日当天.其血脉觉醒.九龙缭绕身周.后來被秦家逼入了亘古封印的龙渊泽内.”

“沒错.我也听说过那件事情.据说那个六岁的孩童随其母姓氏.名楚枫.而且与沐家的千金沐晴雪青梅竹马.而眼前这个沐枫.莫非就是十几年前的那个楚枫.”

“楚枫……禁忌与不祥的太初真龙体.沒错这个沐枫肯定是假名字.他的真实名字叫做楚枫.就是当年被逼入龙渊泽的那个孩童.”

“怎么可能.既然已经入了龙渊泽.如何能出得來.怕是早就化为了枯骨了.而且听说当年那个孩童与其母亲都受了重伤.跳入龙渊泽中断无活命的可能.那可是亘古以來最恐怖的地方之一.”

“沒有什么不可能的.他绝对就是十二年前那个楚枫无疑.你们应该知道.太初真龙体这种禁忌与不祥的体质.那可是数万年乃至十万年都不见得能出现一个.要是当初那个孩童真的死了.那么在许多万年内都不可能再出现太初真龙体了.”

“大家不用怀疑了.此人就是那个楚枫.你们算算时间.那件事情距离至今大概十二年.当年那个孩童刚好六岁整.到今日也就十八岁左右.你们再看看沐枫的年纪.正好十八岁上下.这世间怎会有这样巧合的事情.若不是他.难道在同年内能有两个真龙体出世不成.”

“如此说來.当年那个孩童一定就是现在的沐枫.”

“太初真龙体.听说这种体质一旦现世.必然会带來腥风血雨.将來会让整个宇宙都陷入黑暗血乱中.是大大的禁忌与不祥啊.”

“不错.这是一种自古以來都被世人所不容的体质.听说亘古至今只要有真龙体出世的时代.必然会有神禁绝地发动血腥动乱.他会为整个世间都带來难以想象的灾难.”

“既然如此.我们何不帮助那些年轻强者将这个不祥的人除去.不能留他在世上祸害众生.免得将來连累到我们.”

……

不知道多少人都对楚枫充满了敌意.他的真实身份已经暴露了.血脉体质被世人所知.将來的路必将无比艰辛.这是他沒有意料到的事情.

楚枫根本沒有想到六个年轻强者会联手來杀他.逼得他沒有机会引來神纹大劫.为了保住性命.只能极尽激发真龙神血.暴露血脉体质.如今几乎是举世皆敌.被世人所排斥与敌对.

“你们这些人都是道听途说.以讹传讹.有哪一代真龙体做过恶事.他们在黑暗的年代镇压血腥动乱.拯救苍生.拯救你们祖辈的性命.可你们这些人不懂得感恩.反而将这种血脉视为敌人.十万年一次的动乱会在这个时代出现.他若死了.在沒有神灵的这个时代.你们必然将成为神禁绝地的摄取生命精气的目标.届时沒有人能救得了你们.”

雨馨非常愤怒.柔美的脸上布满了寒霜.此刻的她正在与任我狂大战.听到众修士的议论声.不禁感到怒火中烧.

“雨馨仙子言之有理.自古以來的黑暗洪流中.只要世间有太初真龙体.必然会与神禁绝地的那些恐怖的存在血战到底.

他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苍生.可是你们眼中的那些不是禁忌体质的天骄强者却有人背叛人族.做神禁绝地的刽子手.到底什么是善与恶.难道你们都沒有长脑子吗.”

“我不觉得太初真龙体是禁忌与不祥.所谓的不详只是争对与之过于亲近的人而已.对于别的人根本沒有影响.”

……

世间不是所有人都敌视太初真龙体.愚人与智者之间各有不同的看法.但是世上愚昧的人总是大多数.而智者却是少数.在有可能影响到自己的情况下.人性的自私自利表现的淋漓尽致.所以排斥与敌视太初真龙体的人占多数.而以平和心态看待这件事情的人却只有极少数.

“不管怎么说.自古以來世代相传.都说真龙体是禁忌与不祥的人.难道会是空穴來风不成.”

“不错.我看太初真龙体就是世间的祸害.这种人早些死去对于我们來说都有好处.他活着只会给我们带來灾难.”

……

众人争执了起來.那些为太初真龙体说话的声音很快就被更多排斥与敌视的声音给压盖了下去.但人们争论的时候眼睛却始终看着六大年轻强者与楚枫对战的场景.此刻已经到激烈的时候.

“轰”

六大年轻强者不断出手功法.楚枫的以伐字诀演化的种种神通都被击溃了.难以挡住六人联手.而他显化出的太初神海以及八相世界也已经接近了崩溃的边沿.若不是在最后的时候演化出了青石棺椁.怕是早就被满天的神通杀伐淹沒了.

“楚枫.你一定要坚持住.你答应过我.将來会在黑暗洪流中庇护我雨族.将來的神道争雄路上.我还要你为我护道.你无论如何都要活下來.”

雨馨已经是泪流满脸.她的心中突然好害怕.这种即将要失去楚枫的感觉让她充满了恐慌.以至于不能集中精力与任我狂对战.逐渐落入了下风.

“轰”

楚枫显化的太初神海异象世界与八相世界崩碎了.演化的青石棺椁也遍布裂痕.但却强行冲开了前方的神通杀伐.轰然撞击在陈一峰的身上.顿时让其倒飞了出去.骨断筋折.大口吐血.

然而.青石棺椁也崩开了.各种神通铺天盖地轰杀到了楚枫的近前.他以最快的速度冲向深渊裂缝.但还是被几大年轻强者的神通击中.霸体金身上的金色古篆爆闪.抵挡了两种神通后便被磨灭了.

“噗”

紫金血液飞溅.楚枫的身体被击得飞出数百米.正好被震飞到深渊裂缝中央的上空.他浑身肌体崩裂.血流如注.整个身体都被打烂了.连内脏与心脏以及骨骼都露了出來.

“雨馨不要担心.我不会死.龙的传人.万古长存.”

楚枫以大毅力强行支撑.趁此机会冲向了深渊下方.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只有不屈的声音传了出來.在天地间回荡.久久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