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55章 山脉内部疗伤

第一百五十五章 山脉内部疗伤

楚枫身受重创,在最后关头冲进了裂缝深渊下,空中还弥漫着他的紫金血雾,可是身影却已经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六个围杀他的年轻强者中,陈一峰被伐字诀演化的青石棺椁击中,骨断筋折,其余五人依旧是精力旺盛,见到楚枫进入了山脉内部,他们的眼中闪过一道冷芒,彼此对视了一眼,而后跟着掉进了深渊裂缝中,

陈一峰并沒有跟着下去,他现在的伤势不轻,需要时间來修复,深渊裂缝下面的山脉内部不知道隐藏着怎样的危险,以他的情况下去非常的危险,

正在与雨馨激战不休的任我狂见到这样的画面,顿时一个闪身飞退开來,目光森冷地看着漆黑的深渊裂缝下,而后在空中盘坐下來,快速恢复消耗的精气与血气,

雨馨冲到深渊裂缝前,娇躯摇摇晃晃,她的脸上全是泪水,害怕从此再也不能与楚枫相见,这种很有可能会失去的感觉让她难以接受,心像是突然之间被掏空了,

她像是失了魂,双眼呆滞而空洞,只有泪水从眼中不断流淌出來,虽然楚枫跳下裂缝深渊的时候曾让她不要担心,可是在这种情况下,他真的还能活下來么,

山脉内部本就充满了危险,各大年轻强者就算水以巅峰状态进入其中都不一定能活着出來,更何况是楚枫那样身受重伤,身体都已经被打烂的情况下,

雨馨转头看向调息的任我狂与疗伤的陈一峰,眼神冷得如寒冰,但却沒有出手,只是这么盯着他们看了许久,

她在裂缝身前静静地站着,随后便默默退去,于远处的小山峰上盘坐了下來,脸上的悲伤逐渐消失,变得非常的平静,可是心中的却有着深深的担忧,

想了又想,雨馨觉得楚枫应该有一线活下來的机会,他的生命精气太旺盛,身上的伤势虽然很重,但却不足以要了他的性命,只要冲进山脉内部的时候还能保持清醒,便可以穿戴上杨老赠送的宝衣,如此就算是附近恰好有古魔妖也可以不被其发现,那样就能寻找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來修复伤势,

四方的众多的修士们都在议论,大部分人的脸上都露出笑容,在他们看來楚枫是死定了,禁忌与不祥的体质终于在这个世间殒落了,这样就可能不会引來血腥动乱了,

“任我狂,陈一峰,大爷艹尼玛,你们这群比狗还下贱的畜生,等着大爷将來把你们收为人宠,每天虐你们一万遍啊一万遍,”

先前那道羞辱任我狂的声音突然又响了起來,这次连带着陈一峰都包括在内了,这道声音非常的漂浮,难以寻找声源,正当人们以目光寻找的时候,有道身影快速从人群中冲了出去,如一道光似的划破长空,

任我狂与陈一峰的眼中闪光爆射,刹那间锁定了那道身影,但是却沒有选择追杀,因为那道身影与他们的距离不近,追下去不一定能追到,而且还会耽误疗伤的时间,

他们此刻最想做的是尽快让自身恢复到巅峰状态,而后进入山脉内部寻找机缘,已经耽误了很多的时间,要是时间过了太久,山脉内部的东西或许会被人捷足先登,

……

山脉内部,楚枫隐藏在一个通道内坍塌的乱石缝隙中,他早已穿上了杨老赠送的宝衣,隔断了自身的生命波动,并且尽量收敛自身的气息,

就在他身边的不远处,最多不过百余米的距离,那里有口水晶棺,里面装满了绿幽幽的生命石源液,其中浸泡着一个人头蛇身的古魔妖,两颗尖长的獠牙自嘴唇内露出,看起來非常的狰狞可怖,

楚枫选择这样的位置,目的就是为了躲过那些有可能出现的阴物,还有跟着他进入这里的五个年轻强者,在这种情况下若是被他们发现,那将是必死无疑,沒有任何生还的可能,

距离古魔妖的位置较近,那么五个年轻强者便不敢靠近这里,自然也就难以发现他的踪迹,这样才有足够的时间内疗伤,

楚枫运转生命精气修复身上的伤势,好在宝衣隔绝了生命波动,不然非得弄出极大的动静不可,可即便如此,他还是不敢全力运转精气,时刻都保持小心警慎,以免一时大意而丢了性命,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楚枫的外伤已经彻底愈合,可是内伤却需要些时间,他一边疗伤一边在思考将來的路要如何走,

血脉体质已经暴露,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传遍整个东方神州,甚至是传遍整个天殇古星,到了那个时候,不知道将会有多少的敌人,日后走的必将是举世皆敌的道路,难以想象会经历多少的血腥厮杀才能在这条路上坚持走下去,

“实力,看來还是实力才是目前最紧要的,我要不惜一切代价在最短的时间内修炼到神桥秘境九重天巅峰,那样的话,后面的修炼就主要靠对道的领悟了,不用想方设法去累积海量的资源,到时候突破到道宫秘境,自保的手段也强大了许多,那些人想要对付我,恐怕就沒有那么容易了,”

楚枫在心中自语,但很快他有想道了别的问題,那就是最近这段时间的奇怪感觉,随着与雨馨相处的时间越來越长,自身的境界越來越高,他隐隐感觉到身体有股非常诡异的气息在流转,

最近每次与雨馨靠近的时候,那股诡异的气息就自动外体内渗出并向着雨馨流动而去,每次发生这种情况的时候,楚枫便在思考原因,而且多次想要弄清楚体内的流转的到底是一股怎样的气息,可是每次都无法得到答案,

此刻,他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曾经熊孩子分析过,真龙体所谓的诅咒很有可能与太强的气运有关,会吞噬别人的气运,

关于这点,楚枫有些懊恼当时为何沒有向金色虚影问个究竟,不过从金色虚影传授给他的四十九个古字來看,既然是能镇压自身实现短暂的永恒,或许不单单是为了让他封住生命精气,多半还有别的原因,要是这样的很有可能应证了熊孩子的话,真的是吞噬气运的原因,

正常情况下來说,一个人身上的气运再强也不会吞噬别人的气运,相反若与别人亲近,反而会让别人也沾染气运,得到好处,

“太初真龙体的诅咒,或许是因为冥冥中受到了某种神道秩序的影响,在那种情况下,便会吞噬别人的气运,而我最近与雨馨相处时出现的那种诡异现象,或许就是那种吞噬的力量溢出体外的表现,幸好当时我及时压制住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疗伤的过程中,楚枫想了很多,将各种情况综合起來,隐隐约约觉得似乎随着自身境界的提升,这种诅咒之力才会逐渐显化出來,

以往那么多年,血脉早已经觉醒,可是身边的人都沒有受到半点影响,而且他也沒有感觉到体内有诡异的气息在流转,自从境界达到神纹秘境五重天,诡异的气息就开始出现了,

想到以往与现在的不同,将这些情况联系起來,楚枫认为这绝对不是巧合,多半如他所推测的那样,

“看來以后得与身边的人保持距离,金元宝这些朋友也就罢了,平时少有时间接触,应该沒有什么大碍,可是雨馨却不同,每次相见必然是长时间的在一起,一旦我无法压制出那股气息,她必然就会受到影响,到时候便会危机到她的生命,看來我得找时间参研前辈传授的四十九个古字,只要我能领悟那些古字的皮毛,相信在境界不算高的时候便能压制住体内的那股诡异气息,”

时间缓缓流逝,转眼过去了大半日,此刻已经是深夜时分了,不过在这山脉内部不管是白昼还是黑暗都沒有什么区别,

楚枫的伤终于好了,身体状态恢复到了巅峰,整个人神采奕奕,双眼闪烁神光,在漆黑的洞道中如同两颗镶嵌在黑暗中的星辰,

楚枫小心翼翼看向四周,确定附近沒有别的危险存在放心轻轻走出乱石缝,向着洞道的深处走去,

大约前行了数里路,前方的石壁与地面上出现许多的血迹以及血肉模糊的尸体,那些血液有的呈暗红色,有的呈黑红色,显然不是属于一个种族的生物所留下的,

地上躺着一些如同蝙蝠般的生物的尸体以及一些人族修士的尸体,全都是鲜血淋淋,全身几乎沒有完好的地方,看起來非常的血腥,令人毛骨悚然,

楚枫甚至还看到一只蝙蝠生物张开大嘴咬着一个修士的头颅,将半颗头颅都咬碎了,而那只蝙蝠般的生物也被人从后面刺穿了脑袋,满地都是血液,散发出浓重的血腥味,令人作呕,

“这大半日的时间,各条洞道中不知道有多少的修士丧生,不过这次进入山脉内部的人数量惊人,相信足以将这些阴物全都杀死,这样也算是为我解决了大麻烦,只希望那些不是太难得到得生命石源液沒有被他们全都得到……”

楚枫顺着洞道往前走,不多时便來到了一个圆形的山洞的中,这里四面八方全都是洞口,不知道与多少的洞道相连,每一条洞道中都传來阴森与冰冷的气息,

他随便选择了一条洞道,发现越往深处走,洞道越宽敞,而且通向许多的石室与石洞,可惜的是一路走來,除了地上躺着的修者与阴物的尸体,并沒有别的发现,甚至连封印的古魔妖都未曾见到,

“这里应该是山脉内部的外围,很少有古魔妖封印再次,想來也沒有什么宝物与资源,只有靠近内围地域才会出现资源,”

楚枫微微一想便明白了,加上之前曾來过山脉内部,相互比较下便确定了目前所在的位置,于是他继续往前走去,大约前行了数十里,

“啊,,”

凄厉的惨叫声如夜枭哭啼,让人浑身发毛,如此的突兀,接近着便传來了怒吼声与打斗声,相距甚远,楚枫都能隐隐感觉到能量的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