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62章 只身屠群魔

第一百六十二章 只身屠群魔

一人战群魔.这是一幅让人震撼的画面.这些古魔妖个个都有神桥秘境中后期以上的境界.且身为古魔妖.本身的血脉体质就强于普通的人类修士.然而.此刻这些古魔妖却近乎被楚枫屠杀.

伐字诀千变万化.楚枫像是携着无尽神通而行.四面八方全都是他的神通在绽放.威能惊人.每一招每一式都力贯乾坤.动大八方.霸道的神能将雷海都打到沸腾.

“啪嚓.”

满天的神雷劈落.雷海翻滚.那些古魔妖不断要应对楚枫的轰杀.还有应对恐怖的雷劫.根本就不可能全心应对.刚刚抵挡住雷电.立时便迎來了楚枫的杀式.

“噗.”

鲜红的血液在不断飞射.有的古魔妖被楚枫一把摘去了头颅.有的被他的神通轰杀得四五分裂.有的被他一拳贯穿了胸膛.满天都血雾弥漫.血花绽放的同时也代表着生命在不断凋零.

楚枫这样大展神威.让远方的许多修士都感到心情沉重.那片空间已经被雷劫淹沒.在这种情况下谁都不敢冲进去.而虚空神珠就定在那片空间的天穹上.必然要落入楚枫的手中.

“数年前沒有能镇杀此人.沒有想到如今他竟然修炼到了这个境界.已然与我等持平.这种战斗力还真是强劲的敌人.”任我狂的脸色非常的难看.但眼眸中燃烧着高昂的战意.体内的热血如火山般沸腾.

他自诩统同阶无敌.从來不认为自己会弱于人.即便知道楚枫是太初真龙体.同样有着绝对的信心能在同阶中与其争锋从而将其镇杀.

只是突然看到楚枫还活着.并且在这个时候出现.断了他夺取虚空神珠的希望.心中自然是很难接受.恨得立刻将其撕成碎片.若非有雷劫.怕是早就冲上去了.

雷劫覆盖的那片地域中不断传來古魔妖的惨叫声.尖锐而凄厉.让人头皮发麻.心中生寒.

此时.不知道多少的目光都凝视着那片雷劫覆盖的战场.自诩同代天骄的年轻强者们只能眼睁睁看着楚枫在那里大展神威.只能眼睁睁看着那颗定在空中的虚空神珠而无力夺取.

太虚圣子的脸色阴沉得能滴出水來.曾经将楚枫视为蝼蚁.高出其许多的境界.可是仅仅数年而已.他眼中的这个蝼蚁便已经奋力追了上來.境界几乎持平了.

太初真龙体在同阶中到底有多强.其实在场的人都不清楚.毕竟只是听说过太初真龙体的传说而已.并且那些传说也都是关于修炼到高深境界的真龙体的传说.便无从判断自己与楚枫之间动手到底有多少胜算.

对手强于不强.有时候仅凭感觉就能得到答案.可那只是一种感觉.大致的判断.真正想要了解对手的实力.除了观看对手的战斗.最重要的还是要亲自与其一战方才能准确估算.

年轻强者们是当代中的翘楚.每个人都拥有出类拔萃的天赋.从小都被光环笼罩.心性高傲.自诩不弱于人.即便是看到楚枫大杀古魔妖.心中虽然震惊.甚至忌惮.但却不觉得自己一定会比他弱.

“孟珂道友.你与楚枫早已是死敌.如今他修炼到了这个境界.想要再杀他恐怕就不容易了.”秦家三杰中的秦逸微眯着眼睛盯着雷海中的楚枫.眼眸中闪烁着冷冽的寒芒.

太虚圣子闻言.眼皮忍不住跳了跳.脑后那轮神环一下子就变得璀璨了许多.整个人充满了冰寒的杀意.道:“以往不知道此人的真实身份.原來他就是你们秦家在十几年前逼下龙渊泽的那个孩子.本圣子虽然与楚枫之间的仇恨很深.但我想他最想杀的人首先应该是你们秦家的人.”

“呵呵.”秦逸笑了笑.双手往身后背负.道:“孟珂道友言之有理.发生那样的事情.楚枫定然非常痛恨我们秦家.然而太初真龙体为禁忌与不祥.这天下人人得而诛之.况且你我都与他是死敌.如今我们最好是联手将其镇杀于此.不能再给他时间成长.”

“我大哥言之有理.”秦铭也适时出声.道:“这楚枫也不知道得到了什么样的奇遇.数年前尚只有神脏秘境初期的修为.不过短短几年而已.竟然就修炼到了神桥秘境.其本身血脉强大.加上这样的修炼速度.若是再给他时间成长.将來恐怕会给我们带來极大的麻烦.孟珂道友若是肯与我们联手.凭借我等四人之力.要镇杀一个同阶的太初真龙体.想來定是如探囊取物般轻松.从此便可永绝后患.也可以让孟珂道友以泄心头之恨.何乐而不为呢.”

太虚圣子嘴角泛起一缕冷笑.道:“楚枫渡劫过后也就神桥秘境一重天.我们在相同的境界中.想來以你们三人联手足以将其镇杀.何须让我出手相助.不过.倘若你们三人联手拿不下他.届时我自会出手相助.”

听到这样的话.秦逸与秦铭都不再说话了.脸上也看不出任何的波动.他们知道太虚圣子是心存防备.除了同宗的人之外.年轻强者之间几表情上看起來再友好.其实心中也都有着深深的警惕.

太虚圣子自然不会放心秦家三杰.担心会被他们暗中算计.在这种情况下.要是被秦家三杰來个借刀杀人.一石二鸟.那可就是阴沟里翻船了.

“轰隆隆”

天上的神雷不断劈落下來.雷海的范围也在逐渐扩大.里面已经见不到多少古魔妖的身影了.上百的古魔妖已经被楚枫镇杀了大半.剩下的不足四十人.

这些古魔妖终于失去了先前的暴戾与凶残.他们开始感到惊恐.甚至已经有一部分向着雷海外冲去.想要远离楚枫而保住性命.

可惜的是.他们已经被连带渡劫.早已被天劫锁定.无论逃到什么地方.天上的神雷都会跟着落下.而且雷劫的威力越來越强.就连楚枫被劈击时都有种肌体生痛的感觉.更何况是那些古魔妖.他们身上的鳞甲翻飞.血肉焦糊.行动大受限制.

在这样恐怖的天劫下.古魔妖们根本难以真正与楚枫拉开距离.还未冲出多远.天穹上便有粗大如水桶般的神雷接连轰击下來.挡住了他们的去路.让他们不得不停下來全力抵挡.

“噗.”

楚枫脚步迈动.身似疾风.携着满天的神雷而行.一巴掌将前方的一名古魔妖的头颅给拍碎.红的白的立时飞溅了出來.那个古魔妖的身体直直从空中坠落下來.重重砸在大地上.

“噗”、“噗”、“噗”……

楚枫游走在雷劫覆盖的天地间.简直如同一尊杀神.只有出手必然会有一名古魔妖被镇杀.

到了现在.雷劫的威力增强了数倍.古魔妖们已经沒有精力來对付楚枫了.而楚枫也很清楚这是击杀古魔妖最好的时机.否则等雷劫的威力再增强几倍.到时候他恐怕也沒有多余的心思出手了.必须得去抵挡神雷.

“啊”

海雷覆盖的空间中不断古魔妖的惨叫声.百余名古魔妖被击杀了大半.剩下的三十余个古魔妖也在不断倒下.一个个如下饺子般从空中坠落下來.

他们被楚枫一一击杀.死去走又被神雷击中.尸体落地已经是焦糊不堪.有的甚至遍体裂痕.这样的画面看起來非常的让人惊悚.有些修者不禁感到遍体生寒.想到当时若非尽早脱离了雷劫的范围.此刻这些古魔妖的下场就是他们的真实写照.

“啊.”

最后一名古魔妖被楚枫再镇杀.身体直接被打爆.满天的血液与碎肉飞溅.非常的血腥与残酷.

“在那万古前的岁月.你们将人族当做血肉.可惜这已经不是万古前.那段岁月早已逝去.并一去不复返……”看着最后一名古魔妖的爆成血雾.楚枫不禁冷漠自语.而后“唰”的冲天而去.探出紫金色的大手.一把就将定在天宇上的那颗金色的虚空神珠拘在了手中.

神珠入手.立时便有一缕缕空间的力量在流转.这种力量给人以神秘莫测的感觉.虽然不知道虚空神珠到底是什么品级的器物.但楚枫知道它肯定是一种特殊的器.不是用來主攻击的.而是用來辅助的.并且拥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众年轻强者.來自天殇古星各方大陆.其中有很多來自神灵传承与万古神朝.什么样的宝物沒有见过.可是这些人却为了虚空神珠不要命厮杀.可见其有多么宝贵.

“轰隆隆”

天上的劫云中越來越厚重.让这片地域彻底陷入了昏天暗地中.万重劫云在天穹上疯狂涌动.乌云压顶.整片天穹像是不断往下压來.这种天威让人忍不住心神战栗.

远方.众修者看到楚枫将虚空神珠夺了去.一个个脸上的肌肉都在抽搐.眼眉跳个不停.争抢了数个时辰.最终却成为了被人的囊中之物.这种感觉实在是不好受.

可是此刻的楚枫立身在无敌的领域中.在这种天劫里.谁敢冲上去.就算是曾经霸道嚣狂道渡劫而降临神城的任我狂都不敢进入其中.因为他知道这样的雷劫有多么恐怖.

那些中年修士彻底绝望了.他们知道自己不可能再有机会得到虚空神珠.但却沒有离去.依旧停留再原地观看楚枫渡劫.同时也在等待看一场好戏.

年强者中.有许多人暗中结成了同盟.逐渐分成几批.显然是打算等楚枫渡劫完成后便上前去抢夺神珠.

“圣女.你赶紧恢复伤势.楚兄的大劫一过.那些年轻强者全都会出手.届时我们必须助他一臂之力.否则就算他同阶战力再强者也不可能抵挡得住数十个同代强者.情况会非常的危险.”燕云乱看向身边的太虚圣女.神色变得非常的凝重.他已经预见到了将要发生的场面.必将是凶险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