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63章 闻所未闻

第一百六十三章 闻所未闻

太虚圣女何等聪慧.不用燕云乱提醒.她早就想到了将会发生什么.

虚空神珠的诱惑力太大.这是一件特殊的异宝.倘若找时间将其炼化.使其与修者的元神相通.届时便可使用它穿越虚空.在战斗的时候几乎能立于不败之地.

这样的一件宝贝.在场的人谁不眼红.谁会愿意眼睁睁看着楚枫将其夺走.只是畏于天劫的神威而不敢上前罢了.

“我的内伤很重.体内有好几种仙经神觉的神能在肆虐.短时间内想要恢复恐怕是不可能了.”太虚圣女蓝心若盘坐了下來.在燕云乱等人的守护下运转神能与血气修复伤势.

她很明白自身的情况.想要在楚枫渡劫完成之前恢复过來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能做到的只是尽量恢复些战斗力.到时候能帮楚枫多出些力.

“轰隆隆”

天上雷鸣不断.但是雷电却沒有之前那么炽烈了.在那团巨大的蘑菇云中心像是有座火山在酝酿.本來呈灰黑色的蘑菇云.内部竟然变得火红了起來.渐渐的有火光透射了出來.

这样的异象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吃惊.谁都渡过大劫.可惜却沒有见到这样的天劫.劫云中竟然火光透射.那是什么.

蘑菇云的中央越來越火红了.云层在缓缓裂开.一股恐怖而炽热的气息铺天盖地笼罩乾坤六合.让人有种肌体要被炙烤得崩裂的感觉.众修者震惊莫名.赶紧运转血气与神能护住身体.

然而.他们惊讶的发现这种炽热的能量根本无法以神能精气将其隔断.这是一种无视神能精气的热量.只有肉身血气才能将其隔断.

“这……到底是什么大劫.别说见过.我甚至都沒有听说过.”

“这种大劫太恐怖了.我们相聚甚远就已经感觉浑身灼热难当.若是被这种火焰能量沾身.不知道会是怎样的后果……”

“难道这就是太初真龙体的特别之处吗.就连渡劫都是这样未曾见过的大劫.看來就连天道秩序都不容他了.”

“这样恐怖的火焰能量若倾泻下來.就算那楚枫的肉身再强恐怕也要被化为灰烬.到时候我们便又可以抢夺虚空神珠了.”

众人都被楚枫的天劫给惊呆了.就连一向自诩为渡劫狂人的任我狂都露出浓浓的惊色.冷声自语道:“难道太初真龙体的血脉体质真如传说中的那么强悍莫测吗.渡个劫都能引來这种异象.可是本天王就偏不信这种体质能抢过我.自古流传的太初真龙体都是关于那些修炼到人道绝巅的.莫说是古血体质.就是血脉普通的人能屹立人道绝巅.那也是盖世天骄.只能证明个人的强大.而非血脉的强大.”

“轰”

天穹上的蘑菇云车队裂开.其中显化处一团炽烈的火焰光球.如同一颗浓缩的太阳在燃烧.恐怖的火焰能量如火山般喷发了出來.在空中形成巨大的火云.一下子遮掩了大片的天穹.

这片天地间的温度瞬间攀升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相距数十里的修者们都觉得肌体要被灼烧得裂开了.而楚枫则完全被滔天的火焰所淹沒.

茫茫火海.火光冲霄.将这片天地照映得通红.火海内什么都看不到了.那里的虚空都被焚烧得扭曲而塌陷.楚枫的身影根本不可见.沒有人知道他现在的情况.

“那个楚枫多半已经化为灰烬了吧.这样的火焰能量其实人的肉身可以承受得住的.”

“不错.听说楚枫的肉身非常强.但再强也无法承受这样的火焰.我们相聚数十里就已经感觉到肌体剧痛.莫说他被火海淹沒.就是神铁也都化为铁水.”

……

人们在议论.都觉得楚枫沒有可能活命.这种恐怖的天火大劫.大部分人听都沒有听过.不相信他能承受得住.

“难道太初真龙体就这样了死了吗.”任我狂满脸冷笑.声音非常的大.传出很远.道:“真希望这楚枫能活下來.届时本天王亲手将其镇杀.自古以來都有太初真龙体的传说.说这种体质如何了得.可是在本天王的眼中也不算什么.镇杀这种血脉是巩固担心的最好方式.”

人们听到这样的话不禁感到吃惊.在场恐怕也只有任我狂敢说出这样的话來.也只有他有这样的自信.其余的年轻强者虽然觉得有把握能与楚枫争锋.但是却沒有把握能将其镇杀.

若说谁的感触最深.莫过于陈一峰、赵子巽、梁青山、裘千道、霍去归、林冲霄这六人.数年前他们曾经在山脉内的裂缝深渊前联手对付过楚枫.但最后却未能将其击杀.

当时楚枫极尽爆发出血脉潜力.使得自身短暂升华.硬生生抗住了六人的神通而不死.至今想起來还让陈一峰等六人感到震惊.

火海淹沒了大片的地域.那些火光滔天.熊熊火焰如浩海翻腾.根本看不到楚枫的身影.

足足一刻钟过去了.火海内除了那些腾腾燃烧的火焰.完全沒有半点动静.而天穹上那蘑菇云内依旧有火焰能量在不断落下來.使得火海的范围越來越大.

“楚兄弟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燕云乱的心中沉重无比.眉宇中有着花不开的担忧.

他身边的妖月清闻言.脸色也非常不好看.而金元宝也是满脸凝重与担忧.他们相信楚枫的潜力与战力.也知道他的肉身极其变态.可是这种天火太恐怖.人类怎么可能承受得住.除非是纯血的洪荒蛮兽或许还有可能保住性命.

盘坐在他们的守护之中疗伤的太虚圣女蓝心若闻言.娇躯微微一颤.红唇轻启.道:“我相信他不会死.一定能抵挡得住天劫.从來沒有听说过太初真龙体会死在天劫下.”

“轰隆隆”

就在众人以为楚枫已经化为灰烬的时候.无尽的火海内突然爆发出惊天动地的轰响声.火红的火海内有炽盛的幽蓝色光芒绽放了出來.

紧接着.人们就看到那团幽蓝色的光罩内盘坐着一具通体金光璀璨的身体.一个个古老的金色古篆在肌肤上闪耀.肌肤上的毛孔内溢出旺盛的紫金血气.将天火的炙热能量不断化解.

“他沒死.竟然可以抵挡住天火.这怎么可能.”

“这还是人吗.这样的天火竟然无法毁坏其肉身.这根本就是蛮兽附体了.我是看花了眼睛么.”

“太初真龙体的肉身竟然强悍到了如此逆天的地步.看來日后切记不能与其近身搏战.否则必死无疑.”

……

众人全都惊呆了.本以为楚枫死定了.可是却沒有想到他竟然完好无损出现在了火海中.通体金光璀璨.肌体上古篆闪耀.流转着宝光.给人以充满神性的感觉.

“此人不除.将來必是大敌.”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倘若单打独守.我们这些年轻强者中几乎沒有人是他的对手.或许只有任我狂能与其争锋.”

“单打独守不是对手.联手镇杀他绰绰有余.既然身为禁忌与不祥的太初真龙体.就应该有被天下众人共杀的觉悟.如他这种举世皆敌的人.想要活下來几乎是在做梦.”

“你们看他在做什么”

就在人们议论纷纷的时候.突然有人惊呼了起來.那声音非常的吃惊.众人闻声望去.看到置身在火海中的楚枫竟然在张口猛吸天火.

那些火焰能量聚成一道道如同浓缩的河流般被楚枫吸入了口中.他的身体紧接着就开始变得红了起來.很快就像是被煅烧得快要融化了的金属一般.

这时候.人们看到楚枫的肌体上有蓝色的火焰浮现了出來.而他则在不断吸入天火.但是其身体却完好无损.

在这个过程中.楚枫的肌肉蠕动了起來.体内也传出噼里啪啦的骨爆声.肌体上除了蓝色的火焰还有缕缕火红的神纹在缭绕.散发出淡淡的法则气息.

这样的画面让众修者都惊呆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场的人都是神桥秘境的修士.其中那些年轻强者出自大家族与宗派.对修炼界中的世界有着丰富的认识.微微观察管看出了端倪.脸上的表情不禁变得异常精彩.

“他竟然在强行炼化天劫.以这些天火为养料來凝炼肉身与神纹.他是疯了吗.”

“这个楚枫到底修炼了怎样的秘术.否则岂能做到如此程度.”

“楚枫……他太让我震惊了……”太虚圣女蓝心若睁着美眸看着楚枫.满脸的震撼.眸子中异彩连连.

可以说.每一个修士都睁大了眼睛.今日在楚枫身上见到的这些事情简直闻所未闻.超乎了他们的认知.这些事情对于他们來说本來是天方夜谭的事情.可是在此刻全都变成了事实.

火海中的楚枫通体弥漫神性.缕缕火色的神纹在他的肌体上不断闪烁.其双眼中都有火光闪动.尤其是两只瞳孔内.如同镶嵌着两盏神灯.非常的慑人.

其实楚枫这样做也是临时决定的.渡劫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虽然迎來了大劫.却始终沒有彻底立身在神桥秘境一重天上.明明中总是欠缺些什么.

在这种情况下.他想到以天劫的力量來修炼.使得自己的修为真正的圆满.对于他來说.不管是雷劫还是天火.与他体内的力量都有相通之处.

异象神海世界中有离火世界.有雷罡世界.所以他才敢尝试将天火吸入体内.而后以离火來融合与炼化.试过后方才知道.这个方式果然行得通.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境界在不断变得圆满.这样下去肯定能真正将境界稳固在神桥秘境一重天.并且让体内的神能精气更加精纯.神纹更凝炼.还可以让肉身得到一定的提升.

苍穹上的天火不断倾落下來.可是却无法对楚枫造成伤害.反而成为了他修炼的资源.为他提供能量.

目睹这个画面的修者们都能感觉到楚枫的身体与气息在不断发生着变化.气势也在逐渐攀升.

这种情况下.众年轻强者震惊的同时.对于楚枫的杀意就更加强烈了.亲眼见识到了太初真龙体的神异.他们觉得就像是在看一做横亘在前方的大山.若是让其不断成长.将來争雄路上必然会成为头号劲敌.挡住他们所有人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