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64章 俯视群雄

第二卷 龙腾神州 第一百六十四章 俯视群雄

雷劫过后是持续数个时辰的天火天劫,到了此刻,蓝心若与金元宝等人反倒不担心天劫会伤到楚枫了,他的表现证明了其强大,足以轻易抵挡住大劫。。

可是,对于蓝心若与金元宝等人来说,这片地域中却有了比天劫更加可怕的危险在悄悄酝酿着,一旦爆发必然会惊人无比,届时楚枫会举目皆敌!

渐渐的,除了天劫造成的声势,这片地域已经没有别的声音了。之前还小声议论的年轻强者们,此刻都沉默了下来,可是他们的眼神却变得非常的冰冷可怕,几乎每个人都带着浓浓的杀气。

“呜呜——”

天穹上突然刮起罡风,境界满天的冰雹砸了下来,在下落的过程中演化为一团团冰渣,发出咻咻的咆哮声。

顿时,整个天地极速降温,不过数个呼吸的时间,这里便从先前的炽热变成了绝对零度,冰冷刺骨的寒意渗透血‘肉’浸到了骨头缝里,冷得让人不断磕牙。

空中到处都是咆哮的冰渣,无尽的冰屑将这里完全冻结了,化为一片白茫茫的冰雪世界。

这样的显现让所有人都吃惊,本来以为天火过后,楚枫的大劫就完了,可是谁都没有想到,天火大劫之后竟然是冰霜大劫,这简直就是冰火两重天!

算上最开始的神雷,现在已经是第三重天劫了。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一个神桥秘境修士的身上,若不是亲眼所见,在场的人恐怕谁都不会相信。

众修者虽然都只是神桥秘境的修士,可是却清楚这种类似的三重天劫通常都是道宫秘境第二个大境界的强者渡劫时才有可能出现,而且绝对不是这种冰火两重天的大劫。

然而,让众修者震惊的远远不止这样的场景,他们看到楚枫此刻已经盘坐在空中,通体神光璀璨,绽放出大片的光芒,他的身体如同一个永远都填不满的深渊黑‘洞’,竟然将那些咆哮的冰霜全都纳入了体内。

楚枫的身体由于先前吸收了天火能量,此刻又吸收冰霜的能量,左半边身体呈火红‘色’,右半边身体呈冰蓝‘色’,冰与火将他的身体从中分开,看起来非常的神异,甚至可以说是诡异。

“神雷、天火、冰霜!这样的三重天劫竟然都伤不了他,不知道他到底修炼了怎样的神通,居然可以让渡劫变成如此轻松随意!”

“此人是大敌啊,绝对不能让其活下来!”

“今日我等众天骄齐聚于此,莫说是楚枫,就算是年轻王者中的佼佼者来了都得饮恨,谁能抵挡数十个同辈强者联手攻击?”

“这个太初真空体死定了!今天我们注定要沐浴他的真龙神血而狂,为将来的神道争雄路而稳固道心!”

“这些废话就不要说了,现在我们各自守好方位,千万不能让其逃脱,错过此次良机,日后想要再杀他恐怕就难上加难了!”

……

来自各方大陆的年轻强者们各自结盟,而后向着天劫覆盖的地域的边缘而去,将四面八方全都围住了,不给楚枫任何逃命的机会。

楚枫的嘴角不禁泛起一缕冷笑,他虽然在渡劫,但是却也在注意各大年轻强者们的动静,见到他们竟然做出这样的行为,心中的杀意不断攀升。

足足数十个年轻强者,除了蓝心若、金元宝、燕云‘乱’、妖月清,其余的人几乎都要置他于死地,这么多的人联手摆出如此大的阵势,真是太看得起他了。

虽然发现了年轻强者们的动作,但是楚枫却非常平静,此刻在渡冰霜大劫,没有人敢越雷池一步,他所要做的就是专心修炼,将那些冰霜的能量吸收到体内将其炼化,从而凝炼成自己的神纹。

冰霜大劫中,楚枫得到的好处是巨大的,体内不仅有了天火‘精’气还有了寒冰‘精’气,使得他的神能‘精’气‘精’纯了数倍,神纹也密集了数倍,‘肉’身力量提升到了一个让他自己都觉得震惊的地步。

“轰隆隆——”

天上的乌云翻滚不停,冰霜不断倾落,但是与最初的时候相比已经有了褪去的趋势,这说明楚枫的大劫终于要渡完了。

这次的三重天劫整整持续了大半日,不但声势浩大,时间也特别的长。不仅仅因为血脉强悍,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突破神纹秘境后便没有渡过大劫。

如今两个大秘境的天劫融合在一起,自然是非常的惊人与恐怖。

天上的劫云缓缓散去,这片天地逐渐变得明亮了起来,天穹上依旧有些许冰霜落下,众修士不敢有丝毫大意,担心天劫还没有真正的褪去,冒然冲过去恐遭连带渡劫。

而楚枫却张开了眼睛,他立身在空中雄视八荒,双眸非常的神异,左眼如火‘色’的神灯闪烁,右眼却如冰霜凝结出的冰晶寒冷。

他只扫视了一眼而已,便让一部分年轻强者感到遍体生寒,无形中仿佛有刀刃临身,肌肤上不禁泛起一层疙瘩,连汗‘毛’都倒竖了起来。

楚枫双手背负,一身青衣猎猎,浓密的黑发在风中飞扬,他仰头看了看天穹上纷飞的冰霜,而后将目光投向四方的那些年轻强者,淡淡地说道:“你们这数十人是想要我的项上人头吗?”

还未等那些年强者们回应,楚枫的脸上便浮现出了冷漠的笑容,道:“可惜,就凭你们这些人也想取我楚枫的头颅,未免太过天真了。”

冷漠的笑,平静的话语,却尽显霸道与强势,对着数十个同代强者说出这样的话来,自古以来恐怕都没有几个人敢如此,这需要何等的自信与豪情才能做到?

金元宝、燕云‘乱’、妖月清都愣住了,满脸惊愕的表情,他们看了看彼此,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怀疑是不是听错了,亦或是楚枫真有什么未曾使用的底牌,否则怎能有这般自信?

数十个同代强者,这是一股怎样的战斗力,对于出于相同境界的人来说绝对是恐怖的。同代天骄每一个都是出类拔萃的人物,很多人只能一对一争锋,以一敌二便已经算是同代强者中的翘楚了,至于一人对抗数十人,开什么玩笑,根本就是天方夜谭,如同神话般不现实。

众年轻强者们听到这样的话语全都冷笑了起来,当中有人满脸戏谑的神‘色’,如同猫捉老鼠般看着楚枫,道:“莫非历代的太初真龙体都如你这般狂妄吗?真是不知死活!”

“我们数十人联手是担心你逃走,今日就是要将你绝杀于此。倘若你不逃命,何须这么多天骄出手,随便出来两三人就足以将你镇杀到尸骨无存!”

“世人都说古时的太初真龙体如何如何,但那些都是传说,现在看来还真是如此。什么真龙体血脉为古老几种最强的血脉之一,我看都是人们夸大其词,若说你这种血脉古来狂妄第一,我们倒是不会有丝毫怀疑!”

“沐枫!想不到你竟然是十几年前秦家的那个楚枫,还真是隐藏得够深。”太虚圣子满脸‘阴’冷的笑容,说着摇了摇头叹息道:“可惜啊,虽然有那个神秘前辈护着你,但你始终注定要夭折在这条路上,这九龙山脉内部的小天地就是你的埋骨之地!”

“哦?是吗?”楚枫满脸惊讶的表情,伸出手指向着太虚圣子勾了勾,道:“你既然有这么大的信心,何不上来一展神威,让我看看你的大日霸神诀是不是江湖卖艺的把式。你自诩年轻强者,可在我楚枫的眼中,如你太虚圣子这般货‘色’,最多只能算是同阶蝼蚁罢了。”

太虚圣子闻言,冷笑的脸变得‘阴’沉了下来,道:“如今的你也只能逞口舌之利罢了,不过我太虚圣子是不会将死人的话放在心上的,哈哈哈!”

“太虚圣子,你不过是‘浪’得虚名的废物!”任我狂满脸冷漠,话语充满了轻蔑,随即将目光转向楚枫,道:“至于你,都说太初真龙体如何了得,可惜的是我紫衣天王未能生在古时,否则定能将那些所谓的太初真龙体一一镇杀。不过虽然不能镇杀古时的太初真龙体,却有幸让我遇到了当世的真龙体,今日我便要只身镇杀你,让你知道你自以为是的血脉只是个笑话!”

任我狂的话语让在场的年轻强者们都‘露’出异‘色’,但是谁都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楚枫闻言,冷漠地看了任我狂一眼,道:“既然如此,你何不上来送死?”

“就凭你这样被人们神话的真龙体也敢对我说这样的话?今日不镇杀你到尸骨无存,我任我狂还有资格自诩同阶无敌!”

话音刚落,任我狂如一头荒兽般冲杀了过来,浑身血气翻腾,肌体上有密集的神纹缭绕,法则的气息弥漫开来,他一步就踏碎了长空,抡起拳头连连轰杀出数道璀璨的拳光,刺得人眼睛都生痛。

“区区任我狂,在我的眼中你跟满地的垃圾每有什么区别,今日便你让清楚的认知到什么才是同代王者!”楚枫的声音响彻天地,迎着任我狂踏空而去。

“轰——”

紫金血气如神河奔涌,自楚枫迈动的脚步间汹涌而出,一路崩开长空隆隆声响,那股威势强绝到了极致,轰然几声便将任我狂的拳光给崩碎了,血气去势不减,继续冲击向任我狂的身体。

任我狂的双眼中闪过森冷的芒,他双手演化神通来化解楚枫的血气。然而就在他的神通刚施展出来的时候,楚枫的身体如闪电般欺身而至,磨盘大的紫金巴掌“啪”的‘抽’在任我狂的脸上。

“噗!”

任我狂的口中顿时鲜血狂喷,半边脸都被‘抽’烂了,并且伴随着头骨裂开的声音,整个头部血‘肉’模糊,鲜血飞溅,身体横飞数十米。

“轰!”

其身体刚刚横飞出去,楚枫就追了上来,一只大脚直接踏在他的脸上,顿时将其从空中踩到了地上,陷入大地数十米深,身上的骨头不知道被震断了多少根,若不是在危机时刻以所有的神能‘精’气和血气凝聚于头部,此刻恐怕已经是头颅爆碎了。

“同阶王者?”楚枫的嘴角噙着冷笑,戏谑道:“这种渣渣般的战斗力,我看是同阶蝼蚁吧?”

一时间,目睹这一幕的人全都惊呆了,他们知道楚枫肯定很强,但是却没有想到竟然强到了这个程度,远远超乎他们的意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