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65章 镇压任我狂

第一百六十五章 镇压任我狂

任我狂在楚枫的面前如此不堪.交出不过两招.头颅都差点被抽裂.身上的骨头断了数根.这让在场的人充满了震撼.

楚枫很强.如今的他拥有与同代强者持平的境界.身为太初真龙血脉.同阶战斗力自然不是其他人能够比拟的.可两招内击伤任我狂.主要还是因为任我狂对他不够了解所致.

“啊”

任我狂气得满头黑发根根倒竖.三年前在深渊裂缝前也是这样.被楚枫骑在身上暴打.今日又是这样.这让他屈辱得想吐血.整个人变得癫狂了起來.

“轰.”

任我狂体内的神能精气与血气同时爆发.如同神海汹涌翻腾.他冲天而起.双手演化神通.以最强手段对楚枫发动疾风骤雨般的攻击.

“轰”

楚枫从容应对.沒有施展任何强大的手段.一双紫金色的肉拳不断轰杀出去.将任我狂的神通全都化解.

两个同代中强者的较量.一个是紫衣天王任我狂.同代强者中的佼佼者.一个是流着太初真龙血脉的楚枫.两人间的战斗非常激烈.打到这片天地都在摇颤.大地上满目裂痕.烟尘冲天.

紫金色的拳光与神通对碰.神能与血气激烈碰撞.余波如浩海决堤般涌向十方.两人间战斗的场面让许多的年轻强者都震撼.同时充满了忌惮.

不管是楚枫还是任我狂.对于众年轻强者來说都是大敌.此刻他们在大战.众年轻强者都不愿意插手.只希望他们两败俱伤.

可是交手不过十余招.任我狂便处于了明显的弱势.肌体崩裂.鲜血飞溅.被楚枫一拳打飞了出去.

“噗.”

任我狂的肩部被楚枫的拳光击中.当即粉碎.血肉飞溅.钻心的剧痛让他的五官都扭曲了起來.看上去异常的狰狞.其心中感到了恐惧.但眼眸却更加的森冷了.

“本天王不相信.不相信太初真龙体能强过我.”任我狂发出疯狂的厉吼.到了现在他还是不肯相信在同阶中竟然与楚枫有着如此大的差距.发挥出巅峰战斗力的情况下.十招便被打碎了肩胛.

“你不是同阶王者吗.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同阶王者.”楚枫毫不留情地奚落.冷漠的声音中带着讥讽的意味.对于任我狂这个人.他真的很看不顺眼.此人太过嚣张.而且一直都想置他于死地.

“天王异象.镇压六合.”

任我狂的身后浮现出一片异象神海世界.里面紫气沉浮.盘坐着一尊高大而威严的身影.这个异象神海显化出來的时候.里面那尊身影突然睁开眸子.无尽的神纹自其体内冲了出來.

这一瞬间.一股霸道强绝的气息弥漫开來.任我狂的异象神海世界快速扩大.如同一个真实的宇宙镇压而來.将大片的空间都碾压得崩塌.隆隆声不绝于耳.

强绝的波动一浪接着一浪.如潮水般席卷十方.所过之处空间尽皆崩碎.一缕缕神纹自神海异象世界中透射出來.化为一缕缕犀利的杀芒锁定楚枫洞穿而至.

“唰.”

楚枫双手演化.缕缕神纹交织成一根七色的翎羽当空一扫.七色的神光“唰”的将所有杀來的神纹全都崩成了光雨.一股淡淡的浩瀚莫测的威压弥漫乾坤六合.让人心神战栗.

七色的翎羽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气息.它在空中轻轻沉浮.扫除七色神光.拥有神奇莫测的威能.仿佛可以刷尽世间万物.

“那是……古凰神朝的神道仙兵神凰仙翎.”

众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渡劫前楚枫曾以神通演化出青石棺椁.此刻竟然又演化出神凰仙翎.这是非常冲击视觉与心理的画面.

“他修炼的到底是什么神通秘术.这般千变万化.不但能演化出神凰仙翎.而且还连其上凝聚的‘势’都能模拟出几分.”

“传闻这世间有种盖世神术可以做到这样的程度.那就是七绝天神的七绝神术.”

“什么.难道楚枫修炼过《伐字诀》.”

“怎么可能.《伐字诀》不是早就已经失传了吗.”

……

“轰”

楚枫以神术演化神凰仙翎.扫出道道炽盛的七色神华.与任我狂的异象神海世界不断对碰.两人的神能每次对碰都如燃烧的星辰炸开.方圆数十里内茫茫一片都是神能的光芒.璀璨刺目.

“嘣”

七色的神凰仙翎当空一震.任我狂的异象神海世界如被万岳震击.快速下沉.并生出数道大裂缝且不断向着四周蔓延.

还未等他催动神能精气來稳固异想世界.楚枫便携着“神凰仙翎”欺身而來.神凰仙翎的七色神光在他的体表流转.挡住了神海异象世界的所有的杀伐.而他则一脚踏在异象神海世界上.

“轰”

楚枫的脚踩踏而下.体内的血气瞬间爆发.如神岳镇压而下.任我狂的异象神海世界顿时便崩溃了.茫茫紫气冲向四面八方.里面的那道身影也崩裂开來.

异象神海世界崩溃.沒有什么再能抵挡楚枫那只携带者滔天血气的大脚.轰然声中踩在任我狂的头顶上方.还未真正猜到其头上.便让其身体如陨石般坠落下去.重重砸在地上.烟尘冲天.

“为什么会这么强.我不信.我不信”任我狂翻爬起來.衣衫破烂.披头散发.口中生生厉吼.状若疯狂.他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从小到大自诩同阶无敌.可是与同阶的楚枫相比.差距却是如此巨大.对于他來说是难以承受的打击.道心都差点因此而崩溃.

“你们还在等什么.此人不除.将來必将你们镇杀殆尽.”任我狂对着四周的年轻强者们疯狂大吼.他深深明白.在场沒有任何人能在单对单的情况下胜过楚枫.而今唯有联手才能将其击杀.

现在的任我狂已经失去了无敌的道心.沒有了以往那种自信与一往无前的气势.此战受到重挫.道心已经染瑕.

众年轻强者听到这样的话.全都看向身边的人.眼中闪烁冰冷的寒芒.本來是打着让任我狂与楚枫两败俱伤的算盘.可是却低估看了楚枫的实力.任我狂根本无法让其受伤.

在这样的情况下是无法指望任我狂了.而今唯有联手才能将楚枫留下.否则让他活着离开.将來必是无穷的后患.会让他们寝食难安.

“好啊.你们想要杀我就來吧.数十人联手让我看看能否有摘我项上人头的能力.”楚枫立身在空中.青衣猎猎.黑发飞扬.他面色平静而冷漠.肌体流转宝光.如一尊天神在俯视人间大地.

这种霸气与自信有种难以言说的风采.自古以來跟只身独对数十个同阶强者的人物从未听闻过.古时的那些神灵与盖代天骄在年轻的时候或许有这个能力.可是却沒有发生过这样的场面.今日这样的一幕是开了未有之先河.

金元宝、燕云乱、妖月清惊疑不定.他们不知道楚枫到底有什么手段.若是沒有特别的底牌.想要抵挡住数十个同代强者.根本就是天方夜谭.不可能创造奇迹.

他们身边的太虚圣女蓝心若则满目异彩.若说以前只是惊艳与楚枫的潜力而对他有好感.现在却是因为他展现出來的自信与神姿而感到震撼甚至是折服.

“太初真龙体.你的强大超乎我们的意料.可惜的是你再强.今日也无法活着离开.”陈一峰等人首先向着楚枫逼了过去.

紧接着.其他几个方位的人也向着楚风逼近.将他团团围住.并且不断缩小范围.数十个年轻强者全都爆发出各自的气势.神能精气近乎沸腾.

这时候.金元宝、妖月清、燕云乱、蓝心若四人向着楚枫飞去.要在这种情况下助他一臂之力.

楚枫一直都在关注他们.早就猜到他们会选择出手相助.见到他们飞向这里.当即大声喊道:“你们不要参与进來.这是我与他们之间的事情.与你们沒有半点关系.燕兄.你们带着圣女先走.我自有手段对付这些人.”

“楚兄.你真有把握.”

“别说了.速速离开这里.”楚枫一边注视着逼近的众年轻强者一边大声说道.

燕云乱等人微微犹豫.而后转身就走.很快就沒有了踪影.他们觉得若楚枫真有把握的话.独身一人会更加安全.他们若留下來或许反而会让其束手束脚.

“杀.”

年轻强者们出手了.满天的神通秘术铺天盖地杀來.将方圆百里的天地都笼罩在了其中.茫茫天地间全都是沸腾的神能精气与杀伐凌厉的神纹.

“想取我项上头颅.你们还办不到.”

楚枫的声音在天地间回荡.他的肌体上闪烁金色的古篆.体内的血气沸腾到了极致.以最快的速度在这片天地间穿梭.同时施展《伐字诀》.演化出各种神通.

山川大岳、日月星辰、各种兵器等等.全都在楚枫的《伐字诀》下演化了出來.影响四面八方轰杀而來的神通手段.彼此间的碰撞几乎让这片天地溃灭.爆发出的炽烈神芒如千百颗星辰在燃烧.璀璨刺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