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66章 血战群雄

第一百六十六章 血战群雄

金元宝、妖月清、燕云乱、蓝心若早已经远离了这片地域.她们在百余里外远远观望.虽然无法看清楚战斗的场面.但却能从各种神通之间的碰撞中分析出结果.

只要战斗在继续.那么就说明楚枫还活着.

战场外面有着大批神桥秘境的中年修者.他们并未离去.清清楚楚看到了楚枫只身独战数十同代强者的画面.被他的手段与神姿所震撼.

这样的战场是他们从未想象过的.数十个年轻强者同时施展神通秘术攻杀一个人.若是被外界的人知晓.整个天下恐怕都会因此而轰动.

“轰”

战场中的画面非常的恐怖.神通的对碰时不断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爆发出炽盛的强光.恐怖的余波一浪一浪如大海中翻涌的波涛席卷十方.就连远处的空间也都裂痕斑斑.可见这些余波有多么恐怖.而在战场中的楚枫则承受着怎样的力量.

“唔.数十个年轻强者联手的确很强.不过想要取我的头颅好像还差点.”楚枫以最快的身法在天地间穿梭并演化神通秘术反击.同时还不忘出言奚落.让那些年轻强者们脸色阴沉.眼神更加的冷冽了.

“轰”

年轻强者们被楚枫的话所刺激.出手更加的凌厉.可是楚枫的速度太快.他们不可能同时将其锁定.而楚枫也很清楚.自己就算是再强也不可能接得住这么多人同时打出的神通秘术.所以他只能避重就轻.选择性的反击.

“噗.”

一道犀利的剑气洞穿长空.击中了楚枫的肩膀.其上的金色古篆闪耀.消磨了大部分的力量.但还是让楚枫的肩膀血肉翻飞.

与此同时.楚枫也锁定了陈一峰.探手隔空拍击而去.一座金色的山岳在手掌内凝聚出來.“轰”的镇压而下.十方空间立时猛震.

陈一峰大惊.感受到那座神纹交织的金色山岳蕴含的威能.他几乎想都沒想便抽身而退.然而楚枫早已锁定了他.对他特别的照顾.

就在陈一峰躲过金色山岳的镇压.以为自身已经安全的时候.一道拳光轰碎长空.“嘭”的击中了其胸膛.顿时传來一连串的骨裂声.

“噗.”

陈一峰的身体往后一弓.胸腔深深凹陷.口中鲜血狂喷.整个人不由自主往后飞去.受此一拳.他发现自己的神脏都被震出了裂痕.

“轰.”

就在楚枫击中陈一峰的时候.铺天盖地的神通轰杀而來.他沒有办法全部躲开与化解.被一名银色的长枪洞穿胸膛.紫金血液飞溅.

然而.楚枫的脸上却沒有半点疼痛的表情.他一把抓住银色长枪将其拔出來.而后骤然转身.旺盛的血气通过银色长枪涌向那个持枪的年轻强者.“锵”的将长枪从其手中震开.随即掷出长枪.“噗”的洞穿了长枪的主人.钉着其身体在空中飞过数百米.

“轰”

大战太过激烈.楚枫神威盖世.大战数十同代强者.可惜他再逆天也不可能衣不沾血.四面八方铺天盖地都是杀伐.无法全都闪避与化解.身体不断负伤.紫金血液飞溅.

在这个过程中.有八个年轻强者也被楚枫击伤.尤其是太虚圣子、陈一峰、裘千道等七人是重点照顾的对象.他们七人是所有的年轻强者中伤势最重的.几乎变成了血人.浑身上下沒有一处是完好的.

从大战开始到现在已经过了一刻钟了.目睹这场战斗的修者们都震撼莫名.不说最终的结果如何.楚枫能只身对战数十同代强者而坚持一刻钟.并且还击伤了八人.这已经是非常逆天的事情了.

“太强了.太初真龙体真的太强了.”

“难怪这种血脉据说可以与神灵争锋.这种同阶战斗力简直让人不敢相信.”

“看來传说都是真的.太初真龙体真的是宇宙中几大最强的血脉之一.”

“他若能活下去.这个大世中不知道有多少同代天骄都会被踩在脚下.”

“可惜.他虽然战斗力逆天.但在这数十个同代强者的围攻下终究是难逃一死.虽然有八人被他击伤.但是他自己也伤痕累累.这样下去就算是拖也能将他拖死了.”

……

“哈哈哈.楚枫.你这个真龙体注定要夭折了.等我们割下你的头颅时.看你是不是还能如先前那样狂妄自大.”有年轻强者发出冷笑.

“你们沒有那个本事.”楚枫依旧自信.虽然身上伤痕累累.一身青衣全都被紫金血液染透.但是精气神依旧旺盛.沒有半点虚弱的状态.

身为太初真龙体.血气如蛮兽.生命力强悍.这是一大特点.加上修炼了霸体真神诀.金色古篆将那些杀伐磨灭得差不多了.打在身体上只是让他的血肉崩开了而已.根本难以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在这种情况下.楚枫可以长时间持续战斗.根本不怕很快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变得虚弱.不过若是真的这样战斗下去.败亡是注定的.沒有任何悬念.

毕竟对手太多了.每一个都是同代中出类拔萃的存在.他们在各自的宗派或家族中都是年轻一辈的强者.在各自所处的那片地域都是极大的名头.

“轰.”

楚枫演化神通强行开路.逼近了太虚圣子.一记手刀“噗”的将其左臂给斩落下來.鲜血飞溅.痛得太虚圣子大叫了起來.

同时.楚枫再次被击中.后背血肉翻飞.可是他的身体沒有半点停顿.瞬间冲向陈一峰.一拳生生将其胸膛给击穿.而后一巴掌将其头骨都拍裂了.差点让陈一峰饮恨当场.

……

激烈的战斗持续到现在变得非常惨烈.楚枫依仗自身变态的生命力使用以伤换伤的方式來战斗.不过片刻时间就连续重创了数人.

伤得最重的太虚圣子与陈一峰几乎丧失了战斗力.鲜红的血液不断从口中淌出.捂都捂不住.他们的脸上充满了忌惮与惊骇.隐约中觉得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围杀楚枫的年轻强者们沒有想到在这种情况下.楚枫竟然还能重创数人.甚至差点将太虚圣子与陈一峰镇杀在这里.这般逆天的手段.让他们感受到了无以伦比的压力.

“此人不死.将來我们都得死.今日不管使用什么手段也不能让他活着离开.”裘千道演化出最强的神通疯狂轰杀楚枫.他喊出了众人的心声.

动手的年轻强者们都很清楚.今日已经与楚枫结下死仇.将來势必不能两立.而今数十人围杀他是大好的机会.若这次都不能成功.将來更沒有希望.届时死的就会是他们.

“轰”

战斗越來越激烈.也越來越惨烈.空中到处都是鲜血在飞溅.有众强者的血也有楚枫的紫金血液.

这场战斗已经持续一个时辰了.楚枫的血气与神能精气消耗巨大.主要是霸体金身诀与伐字诀这两种神通太过消耗血气与神能.

战到现在.加上身上的伤势也需要血气会控制.楚枫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状态正在走向虚弱.而年强者们个个负伤.沒有谁能保持完好.

太虚圣子、陈一峰、裘千道、赵子巽、霍去归、林冲霄、梁青山.这七人的伤势是最重的.几乎是现在燃烧生命精气在强行支撑.

在所有的年轻强者中.楚枫最强杀的就是这七人.可是由于对手太多.他虽然数次不惜被神通秘术击中而重创他们.但终究未能成功将他们击杀.

“他的状态已经不稳了.很快就会跌落下巅峰.”有人眼尖.一下子就看出了楚枫此时的状态有问題.

“哼.在我们数十人的围攻下.你难逃一死.若不是有七绝天神的《伐字诀》.你早就被我们镇杀了.根本不可能支撑到现在.”

“伐字诀为旷世神术.可惜的是施展这种神通消耗的神能精气也是巨大的.楚枫你已经难以保持巅峰状态了.还能发挥出伐字诀的威能吗.”

众年轻强者都看出了楚枫此刻的状态.全都冷笑了起來.虽然他们全都有伤在身.但到目前为止都沒有人殒落.人数未曾减少.始终可以这般围杀楚枫.认为结局已经是注定的.沒有任何悬念.

“看來你们很自信.我不否认的确难以保持巅峰状态.也就是说我无法镇杀你们.真是可惜……”楚枫摇头叹息.他是多么想击杀掉太虚圣子与陈一峰等人.然而在这种情况下真的沒有机会了.若是不顾一切或许能做到.但那样的话会让他失去突出重围的机会.

“果真够狂.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想击杀我们.”

年轻强者们冷笑连连.楚枫的话语让他们感到非常的恼火.听着很刺耳.

“今日杀不了你们.它日再说.除非你们这群人将來能一直汇集在一起.否则难逃我的清算.”楚枫那张冷漠的脸上突然浮现出浓烈的杀意.双眸中寒光爆射.

与此同时.楚枫体内的神能精气与血气同时沸腾.如神河奔涌般发出隆隆声响.于喉间凝聚成一颗金色的狻猊头颅.

“吼”

楚枫张嘴猛啸.金色的狻猊头颅冲出喉间.发出震动寰宇的咆哮.金色的声波席卷乾坤六合.刹那间所有的年轻强者全都呆滞现在了原地.只觉得大脑剧痛.一片空白.

“唰.”

楚枫趁此机会冲向远方.他沒有再恋战.也沒有选择趁机击杀太虚圣子等人.因为年轻强者们虽然被声波冲击到呆滞.但也只是极为短暂的时间.刹那就会恢复过來.到时候他就难以突破了.

这种狻猊神术消耗甚大.楚枫本就已经有些虚弱.倘若再使用第二次.消耗就会更加巨大.届时若那些未曾参战的中年修士也出手.将会让他陷入绝境.

“楚枫.你往哪里逃.”

众年轻强者们恢复了过來.却看到楚枫已经冲出很远.脱离了包围圈.而且那速度奇快.如疾风追电般划破长空.

“追.”

年轻强者们快速追了下去.每个人都爆发出极尽速度.深知绝对不能让楚枫或者离开.否则将來必会成为他们的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