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70章 以血还血

第一百七十章 以血还血

楚枫一直暗中跟随,并未出手。他很清楚,秦家老九即便是重伤,但始终是道宫境界的强者,倘若大意了,说不定会饮恨于此。所以他在等待,等待秦家老九最虚弱的时候,只有到那时候出手才是最稳妥的!

山脉的内部的洞道千万,每一条洞道都十分的宽阔,最快的有数十米,最窄的也有十几米,简直就如同一座巨大的迷宫。

洞道中时而可以看到一些水晶棺,里面有沉睡的古魔妖生物,还能看到一些蝙蝠形状的阴物,非常的嗜血与残忍,有着一双血红的眸子,见到生物便会扑杀上来。

秦家老九一路上不知道穿过了多少条洞道,重伤的他刻意避开了那些沉睡着古魔妖生物的水晶棺,然而却无法避过所有的蝙蝠形状阴物。

本就虚弱的秦家老九一路上遇到了数波蝙蝠形状的阴物,那些阴物虽然无法伤到他,可也让他的神能精气与血气消耗到了极致,变得更加的虚弱,伤势也因此而不断恶化。

不知道过了多久,前方终于有了来自外界的光线,那里的洞道顶部有条巨大的裂缝,阳光通过裂缝照射了进来,秦家老九的老脸上露出了笑容。

“终于找到山体裂缝了,本座终于能离开这山脉内部了。只要将身上的三株灵粹带回去,用不了多长的时间,逸儿和铭儿以及燕儿都能突破现在的境界,将大部分的同代强者甩在身后,届时他们必能再次名扬天下,秦族说不定也会因此而重新看重我们!”

秦家老九站在阳光照射的洞道前,身躯摇摇晃晃,有着巨大伤口的胸膛几乎都能见到跳动的心脏,但是他的脸上却露出得意的笑容,眼眸中充满了对未来的憧憬与幻想。

利用虚空神珠隐藏在虚空中的楚枫听到这些话,嘴角不禁露出一缕冷笑,看到那张充满幻想的得意老脸,他的眼神冷得如万年玄冰,几步就来到了秦家老九身后的虚空中。

“嗡——”

秦家老九身后的虚空突然裂开,一只紫金色的手掌如燃烧的神日般璀璨生辉,神光万道,旺盛的血气立时澎湃而出,惊得秦家老九脸色骤变,猛然转身,还未来得及反应,紫金色的手掌便在他的瞳孔中快速变大,重重击在了他的胸膛上。

“轰!!”

楚枫突然爆发的一击非常的恐怖,他没有使用任何神能精气,担心法则的波动会被秦家老九感应到,所以这一掌蕴含的全是肉身血气的力量,那股恐怖的掌力如同浓缩的大岳震击,当场将其震飞上百米,一口狂喷鲜血。

秦家老九的身体如断线的风筝般倒飞出去,本来就被撕开的胸膛承受这一掌,其心脏“嘭”的爆裂开来,鲜红的血液激射而出,在空中形成一蓬血雾,如一朵血色的花朵在绽放,有种妖艳的美。

楚枫自虚空中现身出来,几步便追上了秦家老九倒飞的身体,单手背负立身在其身前数米处,居高临下俯视着摔倒在地上的秦家老九,眼神冷漠而森寒。

“你……是谁?”秦家老九见偷袭自己的竟然只是个年轻人,眼中的惊恐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的杀意,道:“你以为趁本座重伤偷袭成功就能杀了本座吗?”

话语刚落,秦家老九的口中便淌出大股的血液,如同泉水般涌了出来。他的心脏被楚枫击碎,若非有着道宫境界的修为,生生大道法则稳住了生命之火,恐怕早不能动弹了。

楚枫冷漠地看着他并不说话,也没有出手,那种毫无情感的眼神让秦家老九的心中不禁感到有些发毛,只觉得这个年轻人眼神太可怕了,冰冷漠然到了极致。

“小子,你为何要对本座出手?你可知道本座乃是秦家的太上长老,并且与你无冤无仇。你若不知神州的修者,不知道秦家,但应该知道半神传承的秦族吧,我们秦家乃是秦族的分支。”秦家老九冷着脸说道,他将秦族搬了出来做大旗。

楚枫闻言,嘴角泛起一抹冷笑,道:“莫说秦族,就算你身后是神灵传承与万古神朝,今日我也要取你的狗头!”

“你到底是谁?!”秦家老九眼中露出惊疑不定的神色,伸手抹了抹嘴角的血渍,以他这样的人精,自然能从楚枫的话语中听出他对自己有着浓烈的敌意。

“老狗,你活永远都没有想到会有今天!”楚枫微微仰头看着裂缝上方透射下来的阳光,神色变得森冷而残酷,道:“还记得当年那个被你们剖腹挖背的孩子吗?”

“是……你!”秦家老九的眼眸中爆射出两道凌厉的芒,神色充满了震惊,但很快就变得阴沉了下来,道:“我们还在想如何能引你出来,将你格杀,没有想到你竟然出动出现在本座的面前!当年没有将你就地格杀,让你有机会活着从龙渊泽中走出来,那是我们的失误!”

“当年?”楚枫笑了,道:“可惜的是当年一去不复返,从现在开始你们已经不再具备杀我的能力。当年那些人的丑恶臭脸,我时刻铭记在心,不久的将来会一一找他们清算,今日就从你开始!”

“你以为能杀得了本座?”秦家老九狞笑,摇摇晃晃站了起来,道:“就凭你现在的境界也想取本座的性命,真是痴人说梦,蚍蜉撼树不自量力!”

“你好像很自信?”楚枫并未急着动手,只是用冷漠与无情的眼神看着秦家老九,道:“我引来六个古魔妖生物,为的就是对付你们三条老狗。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你竟然可以突围出来,不过对于我来说我却是好事,不但可以亲手摘你项上狗头,还能得到你身上的三株灵粹。”

“你说什么?!”秦家老九身躯猛烈摇晃,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没栽倒,“噗”的喷出一口血液,咬牙切齿,道:“原来那些古魔妖生物是你这个孽种引来的!”

“你妈才是孽种!”楚枫眼睛微眯,直接爆了粗口,道:“没错,古魔妖是我引来的,否则如何能对付你们这三条有着道宫境界的老狗。”

“小孽种,本座活撕了你!”秦家老九怒极攻心,得到三株灵粹的时候还在讨论如何培养秦家三杰,然后让他们去杀死楚枫。没有想到的是,楚枫就在身边,并且引来了古魔妖,让老十与老十一成为了血食,而他自己也身受重伤。

“唰!”

秦家老九扑杀而来,五指成爪,指风迸射而出来,将虚空都割裂了。可是楚枫脚步一动就避过了攻击,紫金色的手掌抡了出去,“啪”的抽在了其脸上。

“噗!”

秦家老九鲜血狂喷,身体现在原地转了十几圈,连后槽牙都被抽飞了出来。

“老狗,你的嘴实在是太臭了!你以为你还是道宫境界的强者?现在的你连神桥秘境后期的势力都没有,在我面前就跟强壮的蚂蚁没有什么区别!”

楚枫抡动巴掌“啪啪啪”一顿**,秦家老九的两边脸顿时高肿且血肉翻飞,一口牙齿几乎全都被抽碎了,他惊恐的发现自己在楚枫的面前竟然连还手的余地都米内有,对方出手的速度快得他反应不过来。

“喀嚓!”

楚枫一巴掌拍碎了秦家老九的肩骨,其整只手臂都掉到了地上,大股的鲜血激射而出,钻心的就剧痛让秦家老九的五官都扭曲了起来,发出凄厉的痛叫。

“当年我太弱小,你们仗势欺人,对我坐下丧心病狂的残忍之事。如今风水轮流转,你在我的面前为弱者,我为强者,也让你尝尝那种绝望与痛苦的滋味!”

楚枫一脚将秦家老九踩在地上,运转血气轻轻一震,其身上的骨头立时断裂六七根。

他俯下身冷漠凝视着眼中充满惊恐的秦家老九,道:“你不是自诩强大吗?当年你们不是依仗人多联手追杀我母亲吗?你们不是要庇护挖我半生青铜钟,夺取我真龙神血的秦志,还为此而要必死我和我母亲吗?好霸道的秦家,好强势的一群人,现在你们像只死狗一样躺在地上?”

“你……你……”秦家老九想说话,可是身体被楚枫的脚踩着,如被一座山岳镇压,根本难以开口说话。

楚枫冷冷一笑,道:“强大的太上长老,当年的那股威势去哪儿了,站起来击杀我吧,让我再次感受你们的强势与霸道,起来啊!”

“喀嚓!”

楚枫一巴掌拍碎了秦家老九的第二个肩膀,将其手臂生生拧了下来,鲜红的血液不断涌出,将大片的地面都染红了。

秦家老九惨叫连连,那声音简直不是人类能发出的,他的眼中充满了惊恐与绝望,看着楚枫那冷漠到极致的眼神,他知道自己落在楚枫的手中,必将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想到这里不禁浑身都发抖,吓得肝胆俱裂。

“杀……杀了我,有种你杀了我!”秦家老九艰难地说出一句话,一心求死,不想受这种折磨。

可是楚枫却笑着摇了摇头,他的笑容非常的阳光与灿烂,洁白而整齐的牙齿泛动晶莹的光泽,这样的笑容在秦家老九的眼中却是那般的森寒与可怕,他觉得自己面对的不是一个少年,而是一个恶魔!

然而,他至始至终都没有想过,当年要不是他们丧心病狂,何至于落到今天这个地步。所谓因果循环,一报还一报,种下什么因,自然会结出什么果,自古以来有那个太初真龙体是好欺凌的?

“杀了你?你是在求我吗?”楚枫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可是对于秦家老九来说是无边的恐惧与深深的绝望,在他那充满无尽恐惧的眼神中,楚枫的手缓缓落在了他的左腿上,五指逐渐捏紧,骨骼碎裂的声音立时传了出来。

“喀嚓——”

楚枫的手段是狠辣而残忍的,对待让他充满血淋淋的童年的人不可能会仁慈,他一点一点将秦家老九的左腿股全都捏成粉碎,让他在钻心的剧痛中惨叫,让他在绝望中颤抖与恐惧,或许只有这样才能抚平童年留下的那些创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