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71章 离开山脉内部

第一百七十一章 离开山脉内部

楚枫的手段对于某些人来说或许是极其残忍的,然而对于他自己来说这些远远不够。童年的记忆深刻难忘,那些鲜血淋淋的回忆,刻骨铭心的惨痛历经,是秦家众人留给他永世难忘的伤疤。

童年本来是一段快乐无忧的岁月,应该是充满欢笑的,充满温馨与烂漫的。可是楚枫的童年却与别人不一样,没有欢笑,没有温馨,有的只是痛与恨,那一幕幕至今都还历历在目,每次想起都能看到鲜红的血液在流淌。

这样的经历早就了坚强的他,心如铁石般坚硬而冰冷的他,冷漠无情而狠辣的他。但这些还是对待那些曾经用丧心病狂的残忍手段对待他的人。

楚枫在对待敌人的时候是无情而狠辣的,对待身边的朋友与弱小的群体时却是情深意重而仁慈的,两种截然不同的心性,如此的矛盾而又和谐。

秦家老九躺在地上,被楚枫的叫踩着,剧烈的痛疼让他的身体不断抽搐,五官彻底扭曲,充血的眼住址几乎都要凸出眼眶了。

他拼命挣扎,可却难以动弹分毫,他想要崩碎自己的道宫,从这种折磨中解脱粗来,然而却无法如愿,因为楚枫早已经封住了他的神海,无法动用神能精气,连自杀都是一种奢望。

“杀……杀了我,求求你……求求你……杀……了……我……”秦家老九的眼中充满了痛苦与绝望,还有难以言说的深深的恐惧,他努力张嘴发出声音,声声哀求着。

楚枫听着秦家老九的绝望的哀求声,俯视着他道:“你相信这世上有因果报应吗?”

“相……信,我相信,求求你杀了我,不要再折磨我了……”秦家老九口中淌着血液,每次开口时,鲜血如泉涌。

“其实我也相信因果报应……”楚枫的脸上带着些许回忆之色,冷漠地说道:“自从秦志那个畜生割开我的背部,剖开我的腹部,而你们还来追杀我与娘亲的时候,我就相信这个时间会有因果报应,此刻就是最好的写照。”

话音刚落,楚枫的手伸向了秦家老九的右腿,紧接着便传来骨裂声,噼里啪啦如同炒豆子般,其右腿腿骨被一寸寸捏成粉碎,整只腿都彻底变了形。

“啊——”

秦家老九惨叫,声音凄惨而尖锐,让人头皮发麻,甚至透过深渊裂缝传到了外面的天地。那些在深渊裂缝周围的人听到如此凄惨的叫声,只觉得浑身一个激灵,汗毛都炸开了,有种遍体生寒的感觉。

“是不是很痛快,很舒爽?”楚枫咧嘴笑了,露出整齐与洁白的牙齿,闪烁晶莹的光芒,道:“记得当初秦志用匕首剖开我的腹部,将手伸进去夺我伴生青铜钟的时候,那种感觉应该比你现在的感觉还要深刻。或许用不了几年,我便会让他也感受感受那种难忘的滋味,不知到时候秦志会是怎样的表情……”

秦家老朽睁着痛得已经凸出眼眶的血色眼珠,充满了无边的恐惧,颤抖着说道:“你……你不是人,你是恶魔,你是恶魔!”

“不错,我是恶魔!曾经你们在我的面前扮演了恶魔,如今我在你们面前扮演恶魔,以牙还牙以血还血,这没有什么不妥,难道你不觉得这很公平吗?”

“你……你不得好死!我们秦家必将你抽筋剥皮,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秦家老九在绝望中变得非常的疯狂,凸出眼眶的血红眸子不满了血丝,如同一只狰狞的厉鬼。

他知道再怎么哀求也无法逃脱被折磨的命运,在这种情况下,便也不再奢望能死得痛快了,大声咒骂,说出狠话,以解心头之恨。

“我不得好死又如何,你反正是看不到了。”楚枫满脸笑容,阳光而灿烂,话落伸手抓向起价老九的身体,将其身体的骨头一根一根的捏碎。

“啊——”

秦家老九无法承受这种钻心的剧痛,耳鼻口与眼睛都开始溢血,整个看起来狰狞可怖,加上他口中发出的凄惨叫声,简直跟地狱走出来的厉鬼没有什么区别。

就这样,楚枫整整折磨了秦家老九半个时辰,将其浑身的骨头全都捏成了骨渣,将其内脏全部震碎。

在这种情况下,秦家老九终于坚持不住了,生命之火逐渐熄灭,但在短时间内却无法彻底死去,他在难以形容的痛苦中挣扎抽搐,五官都扭曲到了一起,满身满脸全都是血。

楚枫蹲在地上漠然地看着在无边的痛苦中挣扎着慢慢死去的秦家老九,当其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楚枫嘴角的冷笑也随之消失了。

杀了秦家老九,楚枫的心中并没有觉得好受多少,童年的悲惨记忆无法从心中抹去,就算是将秦家的人都杀光也换不回失去的“童年”。

虽然如此,但楚枫绝对不可能对秦家的人手软,这只是他踏上报仇之路的第一步,这件事情不过才刚刚开始而已,秦家为曾经的所作所为付出的代价远远不够,他无法忘记那一张张冷漠而丑恶的嘴脸!

“噗!”

楚枫并指如刀,将秦家老九的头颅切下,而后在原地静静站立了良久,目光看向各个洞道,最后摇了摇头决定不再继续待下去了。

山脉内部危机重重,想要得到更多的生命石源液非常的困难。先前得到那些生命石源矿是借助了秦家三个太上长老的力量,若不是他们挡住了那些古魔妖,想要顺利遁走几乎不可能。

有事情可一不可二,不是每次都能遇到道宫秘境的修士,以他们为盾牌来挡住那些古魔妖生物。

想到在古凰神朝为自己担心的母亲,想到远在北域等着自己前去的晴雪,想到在外面等着自己平安归去的雨馨,楚枫做出了最终的决定。

如今已经得到了十万斤左右的生命石源矿,而且还有可能是高品质的,足以提升两个境界以上,在一段时间内都不用为修炼资源而发愁了。

出去后接着就要去北域,那里是盛产生命石源矿的地方,只要看准机会便能弄到生命石源矿,或许每次得到的量远远无法与这里相比,但至少不会那么危险。

楚枫拎着秦家老九的人头,一个纵身“唰”的冲天而起,如惊虹般划过深渊裂缝,直冲霄汉,不过片刻之间便来到了山脉外,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那是谁?”

深渊裂缝四周的人看不清楚枫的脸,因为他的速度太快了,而且浑身血气澎湃,如神海涛涛,那股旺盛的生命血气压得人几乎要窒息,靠得近的修者们只觉得胸闷气喘,像是有巨石压在了心脏上,不禁露出骇然的神色。

“紫金血气,好旺盛的血气!”

“难道是太初真龙体,他没有死?!”

“不可能,三年前他可是在重伤下被击落到深渊裂缝,山脉内部危机重重,就算是他没有受伤都不一定能活下来,更何况是在那种情况下!”

“可是出了太初真空体,谁还有这样的紫金血气,而且如此的旺盛逼人,这种气息与三年前感受到的一模一样,难道还会有错吗?”

……

众人议论纷纷,眼中充满了惊疑不定的神色,滔天的紫金血气中,他们看不到楚枫的脸。当紫金血气收敛,楚枫的身体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时,人们彻底的呆滞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是他!真的是太初真龙体,没有想到他竟然真的还活着!”

“好像比三年前强大了许多,重伤下落入山脉内部,不但没有死,而且还有了大突破……”

“太初真龙体!”太虚圣地的某位强者微眯着眼睛,眼中闪过丝丝冷芒,目光落在立身在空中的楚枫身上,充满了杀意,其身边的太虚圣主的脸色也很冰冷,不过却没有对楚枫出手。

毕竟这里的人太多了,身为老辈强者,若是当众对楚枫这样的年轻后辈出手,落人笑柄不说,传到那个神秘老人的耳中,还有可能会带来麻烦。

楚枫的出现吸引了无数的目光,许多的人看他的眼神都充满了敌意与忌惮,这种体质自古以来都有禁忌与不祥的传说,几乎很少有人愿意与之靠近,心中自然也非常的排斥。

不远处的小山峰上,秦家众人目光森冷的盯着空中的楚枫,这些都是秦家的中年修者与年轻弟子,境界最强的也只有神桥秘境。

他们在三年前就已经知道了楚枫的真实身份,万万没有想到曾经被他们迫害的那个孩子会活着从龙渊泽走出来。太初真龙体成长到这个地步,秦家的人心中充满了忌惮。

本以为楚枫重伤下进入山脉内部,结局定然是必死无疑,不曾想今日却从山脉内部冲了出来,而且境界提升了许多,那种强大的气息让秦家的人感到心惊!

“没有想到他竟然能活着走出来,而且其境界提升了不少,凭我们恐怕没有将其击杀的可能!”秦家的一名中年修者对身边的人低声说道。

秦家另一人闻言轻轻点了点头,道:“三年前他面对六大年轻强者的围杀而不死,的确是有过人的手段,这种血脉的潜力很恐怖。我们就算能杀伤他,但绝对难以将其击杀。今日还是算了吧,他日再找机会取了他的性命。再者,雨族千金这些年来都在这里等着他,我们若是动手,她肯定也会对我们出手,事情会非常麻烦。”

“这件事情需要从长计议,我们需要一个很完美的计划,将其绝杀,否则日后想要杀他就更不容易。这种血脉不能让其成长起来,否则再过十几年,我们秦家恐怕没有人能与其争锋,届时后果无法想象!”

就在秦家的人低声商议的时候,楚枫的眸光如冷电般逼来,如同两道剑气洞穿长空,那冰冷的目光让秦家众人不禁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身躯齐齐一震。

“送给你们一分大礼!”楚枫将手中的头颅抛了出去,披头散发鲜血淋淋的头颅“唰”的飞向秦家众人。

“什么东西!”秦家众人中一名中年修者伸手接住头颅,拨开头发一看,脸色顿时大变,其余人见到乱发出露出的脸也全都变色,身躯巨震,满脸悲愤地怒吼:“你!竟然杀了我们的太上长老!这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