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72章 出手震全场

第一百七十二章 出手震全场

这条裂缝深渊四周的修者全都将目光投向自山脉内部冲出來的楚枫.谁都沒有想到三年前重伤坠入深渊的楚枫能活着走出來.而且还变得强大了许多.

此刻见到楚枫将手中的头颅扔向秦家的人.再听到秦家人愤怒的吼声.人们的脸上全都露出震惊的神色.沒想到那头颅竟然是秦家长老的.

秦家的太上长老在大势力的强者虽然不算什么.可是在中小势力的眼中那可是绝对的强者.修炼到了道宫境界的存在.拥有大道神通.

这样的强者竟然被神桥秘境的太初真龙体杀害了.简直让人不敢相信.人们不禁在想.楚枫能割下秦家太上长老的人头.肯定不是他一个人能做到的.定是在某种特殊的情况下偷袭成功.否则绝对不可能.

可即便是这样.他敢将秦家太上长老的头颅割下并带出來.还当众扔给秦家的人.这样的行为已经足以让人感到吃惊.

“早就听说当年秦家的人将楚枫剖腹挖背.又将他与其母亲逼下的龙渊泽.彼此间有深仇大恨.可是沒有想到他刚刚修理到神桥秘境就做出这样的动作.显然是在向秦家挑战.难道就不怕饮恨于此吗.”

“唔.太初真龙体修炼到了神桥秘境.其战斗力肯定非常强悍.他敢这样做必然有极大的自信.秦家的那些人中虽然有好几个神桥秘境中后期的强者.但就算联起手來也无法太初真龙体镇杀.他想跑随时都能成功.所以才如此肆无忌惮.”

“嘿.你们说太初真龙体要是在修炼十几年.到时候杀上秦家会是怎样的画面.如果他能活到那一天.多半有好戏看了.”

“只要给太初真龙体一些时间.他要找到秦家报仇肯定不是问題.然而秦家的后盾是秦族.那可是半神传承.届时必然会出手击杀这个楚枫.他几乎沒有活路可言.”

“此事你听谁说的.秦族与秦家真有关系.”

“自然是有关系.秦族与秦家都沒有公开过.你们不知道罢了.但我说的绝对为真.沒有半点虚假.”

……

人们议论纷纷.声音都很小.各种声音交织.非常的嘈杂.

此刻.秦家众人个个睚眦欲裂.那种眼神像是要生食楚枫的血肉似的.非常的森冷且充满了炽烈的杀意.

“楚枫.你这个小孽种.十几年前我们秦族心存仁慈留下你的性命.你不但不感恩竟然还坐下如此残忍的事情.你说你是如何偷袭我们的太上长老的.否则就凭你的本事在太上长老的面前根本就是一只蝼蚁.”

“好个心存仁慈留我性命.按照你们的逻辑.我好像还真得对你们感恩戴德了.既然如此.我也学学你们的手段.让你们也來对我感恩戴德.”

楚枫单手背负.向着秦家众人所在的山峦踏空而去.他青衣猎猎.黑发乱舞.紫金血气滔天.隆隆声响.每一步踏在空中.十方空间震颤.就连四方的山峰都摇动了起來.这股位置惊得在场的人面露惊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神桥秘境初期而已.竟然能有这样的可怕的威势.根本不像是这个境界的人能展露出的气势.倒像是神桥秘境中后期的人展现的威势.

最重要的是.人们看出來了.楚枫只是在运转头体内的生命血气.并未动用神通精气.他在空中迈步.连神通都为施展.就已经这般逼人了.

“哼.”秦家的人尽皆露出冷笑.他们的眼眸非常的冷冽.炽烈的杀意夺眶而出.丝毫不加以掩饰.其中一名中年强者踏空而上.抬手遥指迈步逼來的楚枫.道:“就凭你这个小孽种.你以为修炼到神桥秘境就能撒野了吗.在我们秦家面前.你这样的境界只是弱小的蝼蚁.今日就让本座等人來镇杀你这个禁忌与不祥的祸害.为天下苍生除掉你这个妖孽.”

“好一副大义凛然的嘴脸.你们秦家的人不过只是狗一般的东西.区区神桥秘境中期也难大言不惭.屠你如屠狗.”楚枫的强势与霸道超乎了人们的想象.面对高出数个境界的秦家中年强者.竟然完全未将对方放在眼中.

他的脚步非常的有节奏.他在空中放十方天地震动.带着特别的律动.身体四周有旺盛的紫金血气在翻腾.如同神海汹涌.那股气势让人感觉胸闷气喘.

“小孽种你给我去死.龙渊泽未能要了你的命.今日我來去你的命.”那个中年强者杀意炽盛.眼神非常的森冷.他一步冲向楚枫.伸手突然爆出深厚的神能精气.凝聚成一只远古凶兽的虚影.于此同时挥动手臂一拳轰杀出去.

“吼”

随着秦家中年修士轰杀出去的拳头.其身后那只凶兽虚影发出震天动地的咆哮.一下子跟随拳光冲向了楚枫.张开血碰大口.狰狞无比.

拳光贯穿长空.凶兽奔腾如山岳推移.带动可怕的波动席卷十方.那股威势让许多的修者都面露惊色.吓得快速退后.避免被余波冲击.

楚枫表情冷漠.眸如冷电.脚步迈动的同时伸出紫金色的手掌拍向前方.那只手掌如浓缩的神日在燃烧.闪耀的光芒璀璨刺目.有股霸绝山河的气息弥漫出來.似乎可以崩裂世间万物.

“轰.”

拳光与凶兽虚影在紫金色的巴掌下瞬间溃灭.楚枫的手掌摧枯拉朽.霸道绝伦.猛不可挡.并且去势不减.直接抽向秦家中年强者的左脸颊.一路上将大片的空间都崩成了黑洞.那股狂霸的神力让人心惊胆颤.

秦家中年强者大惊失色.沒有想到楚枫随意的一巴掌竟然会恐怖如斯.且出手的速度快得惊人.他已经來不及闪躲.心念一动.祭出一面黑色的玄铁盾挡在身前.其上神纹交织.如火焰般燃烧了起來.盾牌的力量被催动到了极致.

“嘣”

在人们震撼的眼神中.紫金色的手掌重重排进在了神纹燃烧的玄铁盾上.顿时爆发出刺耳的金属颤音.整块盾牌立时四分五裂.而那只手掌“啪”一声抽在了秦家中年强者的脸上.传來数道骨裂声.

“噗.”

秦家中年强者大口吐血.连后槽牙都喷了出來.身体在空中转了十几圈后横飞出去.只觉得天旋地转.头疼欲裂.满脸全都是血.

“竟然能接住我一巴掌而不死.看來还真有几分本事.”楚枫淡淡地说道.言语中颇有些惊讶.但这些话听在众人的耳中却让他们震撼莫名.觉得楚枫实在是太强势了.

“你……”秦家中年强者倍感屈辱.这样的话语对于他來说充满了无尽的蔑视.本身高出楚枫数个境界.对方以低境界逆伐.却还能如此轻松随意.一巴掌将他抽飞.若不是及时祭出玄铁盾抵挡.头颅已经爆裂了.

“我们一起出手杀了这个禁忌与不祥的妖孽.”秦家的其余人皆冲了上來.直接就对楚枫展开疾风骤雨般的攻击.

楚枫冷漠扫视了他们一眼.脚步迈动拉起一道道残影.瞬间來到先前那个中年强者的面前.在其惊恐莫名的眼神中“噗”的将其两只手臂都撕了下來.紧接着将其双腿也硬生生撕了下來.一掌击碎其丹田神海.惨叫声凄厉得让人头皮发麻.

“孽畜.你手段残忍至极.当被天下共诛.”秦家的人睚眦欲裂.这样的画面让他们感到心寒的同时也愤怒无比.再次冲上楚枫.各种神通手段齐出.澎湃的神能精气如浩海翻腾.

“对付你们这些畜生.这样的手段已经非常仁慈.”楚枫冷漠回应.单手提着失去四肢.身体抽搐.脸庞因剧痛而极度扭曲的中年强者.随手将其扔向深渊裂缝.揶揄道:“如你所言.今日我心存仁慈.沒有取你性命.只将你丢尽山脉内部.你当对我感恩戴德.”

听到这样的话.正在施展神通攻杀楚枫的那些秦家强者全都脸色阴沉至极.眼中的杀意炽烈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体内的神能精气如长河决堤般涌出.加持神通.要以最强的手段将楚枫绝杀于此.

楚枫迈步迎向秦家众人的神通.脚步落下的瞬间.生命血气轰然爆发.如同神海决堤般涌向十方.这里的空间瞬间崩裂成了黑洞.像是他无数的山岳同时撞击向四面八方.

“轰”

秦家众人的神通全都被紫金血气击溃了.他们的身体巨震.被血气冲击.只觉得五脏六腑都裂开了.齐齐喷血.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楚枫双手演化伐字诀.四面八方都是他的手掌印.“砰砰砰”接连印秦家众人的胸膛上.“噗噗噗”鲜血狂飙.

秦家众人的胸膛全都出现一个手印般的血洞.碎裂的内脏都被震了粗來.身体也快速倒飞.然而.他们的身体还未倒飞多远.满天的掌印瞬间重叠在一起.化为一只紫金色的血气大手横扫八方.一下子将他们全都拘在了手中.

秦家众人在楚枫的血气手掌内挣扎.可是却无济于事.他们的口中不断淌出鲜血.面色苍白如纸.眼中充满深深的恐惧与绝望.几乎吓破了胆.在这种情况下都要崩溃了.

原本以为这么多人联手.就算楚枫的战斗力再强也不可能有胜算.只能选择逃走.可是万万沒有想到.楚枫的手段竟然强悍到了这个地步.远远超乎了他们对年轻强者的认知.

“就凭你们这群乌合之众也想取我性命吗.”楚枫冷漠地看着秦家众人.不屑的说道:“就算你们再修炼五十年都不行.”

四周的人群“哗”的一声炸开了锅.刚才的一幕让他们难以忘怀.如今的太初真龙体真的太强大了.崛起之势不可挡.除非是老辈人物出手.否则谁都难以压制.

那么多神桥秘境中期的强者联手.非但沒有能奈何得了楚枫.反而被他抬手间镇压.这种战斗力超越目前任何一个年轻强者.就算是某些年轻王者恐怕都难以与其撄锋.

“看來只要沒有老辈人物出手.谁都阻止不了太初真龙体的成长之势了.他将会成为同代天骄的心中的一座大山.”

“难道这一世会是真龙体的时代吗.倘若他踏上人道巅峰.届时就算是神灵在世都难以奈何得了他.这个世间的生灵都得在他得龙威下生活至少两万年.”

“原來真龙血脉真的如传说中的那般强大.倘若传说中那几种古血体质与神灵子嗣不出事.真的很少人能在同境界中与其争锋了……”

深渊裂缝四周.不知道多少的人都在议论.大部分的人对楚枫心存排斥与敌意.不希望他成长起來.可是却难以阻挡.少部分的人心中感慨.觉得楚枫或许真的能在这个來临的大世中绽放璀璨耀眼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