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73章 真龙神威

第一百七十三章 真龙神威

人们为楚枫展现出的实力感到震撼与忌惮.而秦家那些人则在他的手中拼命挣扎.苍白的脸上充满了深深的惊恐与绝望.这种等待死亡的感觉让他们几乎要崩溃.

“楚枫你不能杀我们.当年的事情与我们无关.所有的决定都是家主与太上长老等人做出的决定.我们只是奉命行事.你杀了我们也解不了心头之恨.沒有什么意义……”

秦家的那些人发出颤抖的声音.他们的脸上沒有半点血色.有生之年从未如此刻般感到恐惧.也从未想过自己会有今天.

然而楚枫根本不为所动.脸色沒有半点波动.那双冰冷的眸子能冻僵人的血液.像是从深渊地狱中望來的目光.森寒得让秦家的人肝胆俱裂.

“噗”

楚枫的血气大手缓缓握紧.五指逐渐收拢.秦家的那些人立时发出凄厉的惨叫.肌体不断崩裂.鲜红的血液从指缝中飙射出來.满天都是血雾.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

这样残忍的画面让在场的人忍不住身体颤抖.只觉得遍体生寒.听到秦家人的惨叫声.更是心中惊恐.浑身冷汗直下.

凄厉的惨叫声逐渐停止了.秦家的中年强者们身体崩裂.一个个被生生捏成了肉泥.当楚枫松开血气凝聚而成的手掌时.那些血泥自手掌内倾落下來.就像是被鲜血染透的稀泥似的.这样的画面让许多人忍不住呕吐了起來.

“看到了吗.这就是太初真龙体.自古以來都说他是禁忌与不祥.从其残忍狠辣的手段便可见一斑.如此残忍的人应该被天下共杀.人人得而诛之.”

“不错.大家还犹豫什么.合力杀了他.以免将來为我们带來祸患.”

“杀了太初真龙体.替天行道.”

……

一时间.某些对楚枫充满敌意与杀意的人在人群中发出怒吼声.故意煽动人们心中对楚枫的敌意.顿时便有不少人蠢蠢欲动.一股肃杀之气弥漫开來.笼罩了天地.

楚枫眸光如电.“唰”的扫视四方.他青衣猎猎.黑发飞扬.立身在空中独身面对群雄.道:“犯我之人必诛.手段无所谓参与否.今日你们若想取我项上人头.尽可放马过來.我一人战你们全部.”

无畏的声音在这片天地回荡.如雷鸣般隆隆声响.有着一种无敌的霸气与强势.这让某些人眼中的杀意更加的炽烈了.

“听到了沒有.太初真龙体狂妄到了这个地步.竟然不把天下修士放在眼中.如他这样的话.若是让他成长起來.将來不知道会无所忌惮到什么程度.只怕是稍微不顺眼就要将人打杀.我们这些人或许也将成为其手下的亡魂.何不趁此机会联手将其围杀于此.替天行道的同时.也算是杜绝将來有可能遇到的危险.”

“好一个替天行道.”楚枫怒了.太初真龙血脉到底有和过错.自古以來多少代真龙体为苍生万灵而血战神禁绝地.用脊梁撑起这片天地.用神血守护这片山河.可是这些付出非凡沒有得到任何的回报.反而还后世人所敌视.

这些就是历代血战神禁绝地的真龙体庇护过的人的后代.这般的忘恩负义.历代真龙体当年的付出真的值得吗.

“真龙体自古以來都是异类.诛杀你自然是替天行道.”有人在人去中大声说道.

“很好.”楚枫的眸光“唰”看向声音传來的方向.道:“身为大势力的人.想要为宗门年轻天骄扫清障碍.便应该光明正大出來与我一战.躲在人群中怂恿众人.这样下作的手段.也不怕给你们的宗门丢脸吗.”

此话一出.显然那些蠢蠢欲动的人们不禁又冷静了下來.细细思考.觉得这件事情恐怕沒有那么简单.若真的就这般冲上去.或许会成为暗中煽动的那些人的棋子.白白送了性命.

“不错.杀了你的确可以为同代天骄们扫除障碍.但这与你是异类沒有任何关系.太初真龙体自古以來都不被天下所容.杀你是每个人心中的意愿.其实我们几句话可以左右的.”

“既然如此.沒有什么好说的.想杀我楚枫者.速速动手.”楚枫的声音与眼眸非常的冷冽.心中的杀意逐渐攀升.如一尊杀神般立身在空中.通体金光流转.宝体无瑕无垢.散发出霸道而凌厉的气息.

“唰唰唰.”

四方有无数的身影相继冲了出來.这些人全都是神桥秘境的修者.年纪不等.有青年与中年以及老年.來自不同的实力.每个人的身上都带着浓烈的杀意.

见有这么多人选择出手.那些正在犹豫不决的人也都做出了决定.踏空而上.将楚枫团团围困在空中.

楚枫扫视四方.将他围住的神桥秘境修士太多了.密密麻麻.起码有数百人.每个人的眼眸都充满了冰冷的杀意.

“你们这些人太过分了.楚枫与你们无冤无仇.只不过是流着真龙血脉而已.难道这就是要被你们视为敌人的理由吗.”

“太初真龙血脉.亘古以來不知道立下过多少的盖世大功德.若沒有他们的庇护.你们的祖先早就惨死在神禁绝地的那些存在手中.岂能有你们这些后代延续下來.在今世行这忘恩负义的事情.”

“你们可以不感恩.可以不尊敬这种血脉.但是你们却要将这种血脉置于死地.这般忘恩负义.简直是禽兽不如.”

……

世上并非所有的人都排斥太初真龙体.还是有些人听说过关于真龙体庇护苍生万灵的传说而心中感恩的人.此刻见到如此多的人围杀楚枫.心中充满了愤怒.

“你们这些维护他的人都闭嘴.难道沒有看到他刚才残杀秦家众人时的手段吗.这种人简直就是丧心病狂.与那些古魔妖生物相比有什么区别.杀他是匡扶正义.造福苍生.”一名身穿米色锦衣的青年男子说道.

楚枫看着他.这个男子大约三十岁左右.面孔有些熟悉.好像以往在哪里见过.细细一想.总算是想起來了.曾经从隐脉峡回到圣地的时候.在神日峰上见到过这个男子.

“原來你是太虚圣地神日峰的弟子.难怪一心要置我于死地.”楚枫黑发飞扬.冷漠的脸上沒有半点波动.显得非常的从容与镇定.道:“既然要取我项上人头.那就别再废话.放马过來吧.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是真龙之威.”

“口出狂言.你太嚣张了.”

“你以为凭你能与我们数百个神桥秘境的人对抗吗.”

“我们若出手.瞬间便可镇杀你.”

……

围困楚枫的那些修者全都冷笑了起來.他们有数百人.联手对付一个人.这之间的差距太大了.有绝对的信心可以轻易镇杀楚枫.此刻俨然已经境他当成了一具尸体.

楚枫单手背负.冷电般的眸子睥睨四方.道:“就凭你们.”

“我们足以将你镇杀到尸骨无存.”

围困楚枫的修士们三番两次被轻视.心中的怒火难以遏制.突然就爆发了.不知道多少人几乎在同时间出手.各种神通绽放.浩海般的神能精气淹沒了天地.如神海般汹涌.这股威势让观战的人们全都心惊胆跳.

大手印、拳印、火蛇、兽影、各种兵器与神芒.铺天盖地杀來.这样的攻杀即便是半步道宫境的人前來都不敢正面撄锋.

虽然论个人的实力.这些人远远不能与楚枫相比.可是数百人联手打出的神通.那可不是壹加壹那么简单.所谓双拳难挡四敌.四面八方杀來.根本难以抵挡.

在这种情况下.楚枫虽然表现得非常的云淡风轻.可是心中却半点不敢大意.一不小心就有可能饮恨当场.在那些神通轰杀而來的时候.他的身体突然爆发出万丈紫金神芒.张口猛啸.

“吼”

一颗黄金狻猊头颅冲喉而出.在天空中发出震动山河的咆哮.滚滚金色的声波如神海巨浪席卷十方.狻猊神术中蕴含的法则震出恐怖的频率波动.刹那间让所有的神通全都定格在了空中.

出手的那些强者只觉得大脑突然一片空白.元神剧痛.像是要崩碎了似的.整个人瞬间失去了只觉.这片空间的一切似乎都停止了下來.

“吭”

楚枫身躯震动.九条紫金真龙冲了出來.神金浇铸般的龙躯充满了震撼人心的力感.片片紫金龙鳞闪烁神芒.霸气威严的龙首仰天长啸.震动八荒六合.让人心神战栗.

“唰”

九条紫金真龙冲向四面八方.在空中來回传说.数百强者不是被龙躯贯穿就是被龙尾扫飞.或是被龙爪生生撕裂.使得他们围困的阵型立时就溃散了.

“噗”

空中到处都是鲜血在飞溅.这样的画面让所有人都惊骇.沒有想到楚枫竟然会有这种手段.简直是群战的神技.可以用声波震晕范围内所有人.而后发动强绝的攻杀.

不过一瞬间.数百的强者中有数十人被击杀.上百人被重创.围困之势彻底被打乱.而此刻他们终于从狻猊神术中恢复了过來.露出惊骇的同时疯狂冲杀向楚枫.

楚枫迈步而行.身如疾风.在空中不断穿梭.拉起满天的残影.根本难以分辨他的真身在何处.于此同时.楚枫双手演化伐字诀.演化满天的神通剑气与那些强者展开激烈的大战.

“吭”

楚枫探手而出.一把将前方的强者拘在手中.“噗”的直接将其生生撕裂.出手的时候.体内传出霸气冲霄的龙吟.

“吭”

楚枫转身轰出一拳.伴随这嘹亮的龙吟.紫金色的拳光贯穿又一个强者.将其身体打得四分五裂.

他的速度极快.一边演化伐字诀化解众强者的神通手段.一边运转真龙血气.爪掌拳并用.每次出手都伴随龙吟.必然会有一人被镇杀.

这样的画面简直就如虎入羊群.看似有数百人围攻楚枫.实则大部分人的攻击都落空了.小部分人的攻击则被伐字诀演化的剑气化解.仅有的一些神通轰击而至.也都被霸体金身诀的古篆所磨灭.万法不能沾其身.

楚枫如盖世战神临世.血杀数百强者而显得游刃有余.让在场的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