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74章 屠到人胆寒

第一百七十四章 屠到人胆寒

楚枫战斗力之强,手段层出不穷,让人感到深深的震撼与忌惮。数百个强者联手攻杀,就算是半步道宫秘境的强者来了都要饮恨,可是他却从容迈步,如摘花拔草般收割着对手的性命。

“这怎么可能,太初真龙体竟然以神桥秘境一重天的境界独战数百个高于自己数个境界的强者!”

“都说年轻强者可以跨数个境界逆伐强者,但也都是在一对一或者一对二的情况下,一对十都几乎不可见,这一对数百简直是天方夜谭,如同神话般让人不敢相信,我这是在做梦吗?”

“太强了!太初真龙体绝对是同代王者中的顶尖人物,将来若他的血脉潜力彻底激发出来,必然是同代皇者,如传说中的那般,可与神灵子嗣争锋!”

“听再多关于太初真龙体的传说,都不如亲眼所见,从楚枫的身上便可以想到历代的真龙体有多强,观一叶便知青山,不愧是被称为宇宙中几种最强的血脉之一!”

“哼!这些忘恩负义的人,为了一己私欲以为联手就能杀了真龙体,现在却反被镇杀,这就是因果报应,自作孽不可活!”

“死得好,杀得妙,这些人活在世上也是污染空气,早死早好!”

……

各种议论声此起彼伏,人们不断发出各种声音,有惊叹的声音,有忌惮与害怕的声音,有为此而拍手称快的声音。无论太初真龙体是否为禁忌与不祥,这种血脉自古以来立下过盖世的功德,庇护过亿万苍生,总还是有那么些人怀着感恩之心。

世间芸芸纵生,有自私自利者,有忘恩负义者,有冷漠无情者,但也有心存善念,懂得感恩图报者。对于真龙体似乎是异类,愚者有愚者的看法,智者有智者的见解。

“吭!”

战场中龙吟声不绝,一朵朵血花不断绽放,满天都是血雾。楚枫如战神临世,他迈步穿梭,身如疾电,每次出手必然会有人被镇杀。

“吭!”

楚枫的手往前拍去,紫金色的巴掌如浓缩的太阳般绽放璀璨的神芒,手掌贯穿长空,将虚空全都崩碎了,锁定了前方那个神日峰的人,吓得他肝胆俱裂,惊叫一声就要逃开。

可惜的是,楚枫的速度太快,岂能被他脱开,紫金色的巴掌如浓缩的神岳般震击而下,“噗”的一声拍在其头颅上,那颗头颅当场爆碎,手掌自头颅拍下,将其整个身体都拍成了肉泥。

“噗!”

楚枫身体闪跃,瞬间欺身到另一人的面前,抓住其双肩“噗”撕成两半,血液飞溅,内脏哗啦啦流了出来,血腥而残忍,让目睹这些画面的一些人眼角**,面色苍白。

“吭!”

楚枫抬脚踏向前方,紫金真龙冲出体外,在身周穿梭发出嘹亮的龙吟,脚步落下如万座大岳震击,紫金色的血气瞬间爆发,似浩瀚的神海决堤,席卷十方。

“轰——”

方圆百米内所有的数十个强者都全都被血气冲击,身体如断线的风筝般倒飞出去,一路上鲜血击射,骨断筋折,连内脏都碎成了肉泥,而后从高空中直直栽落下去,重重砸在山体上,溅起满天的烟尘。

“锵!”

楚枫的手中突然出现一柄漆黑如墨的古来战矛,他如一缕闪电般冲向前方,锋利的矛锋“噗”的洞穿一名强者,并且带着其身体继续往前冲去,“噗噗噗”将那条直线上的数名强者全部洞穿,活活钉在了龙纹黑矛上。

鲜红的血液顺着矛锋与矛身“嗒嗒”滴落,几个被钉在龙纹黑矛上的强者充满了惊恐与绝望,他们挣扎着想要逃离,却发现这柄黑色的战矛有股奇异的力量将他们的身体牢牢定住,并且在不断吸取他们的血液精华。

不过短短一刻钟,三百多名强者已经被镇杀了一小半,剩下的两百人中也有近一百人身上有伤,他们心中害怕极了,从未想过一个神桥秘境一重天的人会有如此恐怖,超乎了他们对这个境界的修者的能力的认知。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那些强者已经心生退意,完全没有战意了,许多人都停止了攻击,在空中缓缓后退,眼中充满了惊恐,连身体都因此而颤抖。

楚枫单手持矛斜指天宇,其上钉着六名奄奄一息的强者,鲜红的血液顺着矛身流矛柄,将他的手都染成了血红色。他冷漠扫视那些人,道:“你们不是要取我项上人头吗?怎么不出手了?”

“你……你……”

那些修者已经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先前三百人多同时出手都没有能成功反而被镇杀百余人,如今只剩下两百人,而且一半都带着伤,更是没有可能成功了,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自然是不敢再出手了。

“你们这些井底之蛙,以为凭借人数的优势就能要了我的命,真以为你们都是同代强者吗?可笑!”话语刚落,楚枫手臂一震,钉在龙纹黑矛上的六个修者立时四分五裂,发出短促而凄厉的惨叫。

与此同时,楚枫脚步迈动,一步跨越长空,浑身血气爆发,凝聚成一只山峦般的大脚,“轰”的一声震击在空中,恐怖的血气波动席卷十方,数十个修者立时倒飞出去,大口吐血。

而楚枫则手持龙纹黑矛刺出满天的枪芒,每一枪刺出必然会伴随着鲜血飞溅与生命凋零,那些已经吓得毫无战意的修者完全没有半点还手之力,如割麦子般被成片镇杀。

远处观战的人们都有些麻木了,楚枫战斗力强到他们无法想象,有些开始蠢蠢欲动,但最终选择没有动手的人浑身都是冷汗,不禁庆幸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否则此刻已经变成了冰冷的尸体,或许连尸体都不如,已经成为血泥了。

更远处,许多的老辈强者眼眸冰冷,杀意凛冽,尤其是太虚圣地的强者,牙齿几乎都要咬碎了。那些围攻楚枫的人中,有十几个都是神日峰的弟子,可是全都被镇杀了,尸骨无存。

“真龙体崛起之势不可挡,老夫奉劝你们最好不好出手,倘若结成死敌,将来诸位恐怕都会后悔。”雨族一名老者淡淡地说道,他立身在众老辈强者前方,挡住了他们的去路,其身边站着一个白衣胜雪,气质柔美且纯净如冰雪,容颜倾城的女子,正是雨馨。

“雨族的道友,你可知道你们在做什么吗?”太虚圣地神日峰的一名老辈强者脸色有些难看,沉声道:“道友是半神传承中的强者,应该明白太初真龙体这种体质对于大势力来说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什么?”雨族的老者淡淡一笑,摇头道:“有些事情已经过去无尽岁月了,万古前的那些何必还牢记呢,没有任何意义。曾经的那些至高存在早就不在世间,我们没有必要将那些话牢记至今。况且当年那些事情尚有许多的蹊跷,其中的缘由谁也难以说清。”

神日峰的老辈强者眼睛微眯,道:“这么说来,雨族的道友是在诋毁神谕吗?”

“神谕?难道因为万古前的那些存在的一句话,就要后世人永远都遵循吗?照你这样说,古凰神朝、天荒神朝等等都是神灵传承下来的,为何当年的凰神与天荒神没有降下所谓的神谕?”

这时候雨馨也开口了,她的眼眸与声音都很冷,道:“惊艳古今的七绝天神也都没有说过那些话,这便已经证明,当年那些所谓的神谕根本就牵扯到了我们所不知的恩怨,根本不是世人所想的那样。如今你们将神谕搬出来,只是想为自己找个出手的借口而已。”

神日峰的老辈强者与身边的那些老辈强者脸色很难看,他们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转头看了看不远处的山峦上站着的几个雨族的强者,知道今日之事不可为,若是出手肯定会被雨族的人阻止,难以成功。

而此刻,楚枫与众修者的战斗已经接近了尾声,那些修者被他的盖世战斗力所威慑,心中早已没有战意,一身的实力难以发挥出来,连逃跑都未能成功,全部被他追上去一一镇杀。

空中飘浮着未曾散去的血雾,大地上到处都是残碎的尸骨,鲜红的血液在流淌,顺河山体上的沟壑汇集,形成一个个触目心惊的血洼,弥漫浓重的血腥味,令人恶心作呕,满目猩红的画面让人遍体生寒。

“还有谁想取我楚枫的项上人头!”楚枫手持龙纹黑矛指向四方,浓密的黑发上沾染着敌人的鲜血,在风中乱舞,他的眸光霸道而冷冽,望向哪里,那里的人办忍不住一颤,根本不敢与他的目光对视。

“我楚枫一向秉承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但凡谁想杀我,我必将让他身首异处!”楚枫将龙纹黑矛收回体内,然后运转神能精气净化身上与头发上的血渍。

四周的人群鸦雀无声,全都被他的威势所震慑,那些排斥他的,对他有敌意的人全都不敢吭声,看着满目的残碎尸体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楚枫……”

远方传来温柔的带着些许颤抖的声音,楚枫的身体轻轻一颤,骤然转身,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带着深情与期盼,眼中蕴着泪光。

“雨馨!”

楚枫踏空而去,身如疾风,很快就来到了雨馨的面前,他们看着彼此,就这么静静凝视着对方,谁都没有说话。

雨馨眼中的泪水滚落了下来,脸上却带着会心的笑容。这些年来她时刻都为楚枫而担忧,害怕他已经殒落在山脉内部而永远无法再相见。

此刻,楚枫完完整整站在他的面前,如此的真实。她能感受到他的呼吸,感受到他的心跳,感受到他的身体散发出的气息与温度。

这种犹如生死别离后的重逢,不管是对于楚枫还是对于雨馨来说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小姐,老夫先送你们回天骄别院,有什么话回去再说,这里不安全。”雨族的老者打断了楚枫与雨馨之间无言的沟通。

楚枫和雨馨点了点头,跟着雨族老者离开了九龙山脉,向着神城而去。他们知道这些不宜久留,要是等那些半神传承的强者也来了,到时候事情恐怕就麻烦了,所以尽早离去才是安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