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94章 太虚圣子的挑衅

第一百九十四章 太虚圣子的挑衅

幽冥古殿中.楚枫与沐晴雪修炼了整整十一个月.加上在荒城内的那段时间.他离开东域神城已经一年有余了.

在这段时间中.楚枫完全消失在了世人的眼中.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完全沒有任何的消息.

东域神城外的九龙山脉事件已经平息.山脉上的裂缝也自动愈合了.但几件神道仙兵却依旧悬浮在九龙逐道峰上空.与其中的星河道图对抗.

万古神朝与神灵传承以及半神传承到现在都沒有放弃.他们无比想要轰开九龙逐道峰.得到里面的神道仙兵.并认为既然有神道仙兵.必然还有别的至宝.这样的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

九龙山脉中的修者已经少了很多.大多数人都已经离去.留下來的基本都是些大势力的人.那些到山脉内部寻找机缘的修者也都在半年前全都走了出來.其中有大半死在了其中.

來自几个大陆的年轻强者们离开山脉内部后.第一个寻找的就是楚枫.然而楚枫却早已经离开了东域.他们从修者们的口中得知楚枫刚出來的时候就大战数百的修者.而后在雨族强者的庇护下从容而去.一个个的脸色都阴沉到了极致.

若说在进入九龙山脉前.绝大部分的年轻强者只是因为楚枫的血脉强大而对他有敌意.但经历过山脉内部的小天地事件后.他们与楚枫之间便结下了很深的仇怨.

虚空神珠事件让当时在场的年轻强者们至今想起來都有种要吐血的感觉.血战古魔妖生物.费尽力气.到最后竟然给楚枫做了嫁衣裳.而且还被他给击伤.每当想到这些.众年轻强者们不禁咬牙切齿.

这一年的时间中.楚枫曾出现在北域连杀秦族强者的消息早已经传到了东域.不少的年轻强者都赶去了.任我狂、陈一峰、赵子巽、梁青山、裘千道、霍去归、林冲霄、太虚圣子、秦家三杰等等.他们对楚枫的杀意是最为炽烈的.

金元宝、妖月清、燕云乱、太虚圣女也相继前往了北域.原本汇集在东域神城的天骄如今有一半以上都前往了北域.大多数人的目标都是楚枫.不单单是要取他的性命.更要抢夺他的虚空神珠.

北域荒城变得热闹了许多.各地的年轻强者们到來.因此也引來许多前往观看热闹的人.想要目睹年轻强者们与太初真龙体之间的争锋.到底孰强孰弱.

任我狂与陈一峰等人刚到北域就大肆搜寻楚枫的行踪.对其杀意不加以掩饰.弄得满城风雨.人尽皆知.并且找到了秦族的秦重山.彼此间达成了合作.

荒城内的山海楼生意兴隆.各地的年轻强者们來了.最高层次消费的楼层每天几乎都是爆满.

金元宝、妖月清、燕云乱、太虚圣女在荒城相逢.走在了一起.他们此刻也在山海楼.并且与任我狂等人都在同一层内.

“紫衣兄.听说你在九龙山脉内部得到了大机缘.连续突破了数个境界.真是可喜可贺.如今若再遇到那太初真龙体.想必能轻易将其镇杀.”一名秦族的年轻弟子笑着说道.

紫衣天王任我狂闻言嘴角噙着一抹冷笑.他微眯着眼睛看向窗户外的天空.道:“太初真龙体的确是很强的血脉.但在本天王的眼中却算不得什么.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其境界想來不会有太大的提升.如今我已达到神桥秘境四重天巅峰.取他头颅便如探囊取物般轻松.”

“哈哈哈.”陈一峰大笑了起來.道:“紫衣兄所言极是.太初真龙体嚣狂无比.竟然敢当面抢夺我们的东西.此人根本就是活得不耐烦了.以紫衣兄你现在的境界.抬手便可将其镇杀.只可惜那太初真龙体龟缩了起來.不敢露面.”

“血脉天生.修行还得看个人.太初真龙体这种血脉的确不弱.但并非每个太初真龙体在未达人道绝巅的时候都能同阶无敌.这个楚枫不过就是仗着肉身强大从而才会在同阶中的战斗力高过我们而已.”

“此话说得有道理.在前几个秘境中.肉身力量的确可以极大提升战斗力.但是到了神桥秘境后期.肉身力量的增加远远赶不上神能精气与法则的威力.他的优势只会越來越小.一旦将來进入道宫秘境.他若再想以肉身逞威.那根本是痴人说梦.”

“唔.我族的年轻王者或许就要出來了.届时单凭一根手指就能碾死所谓的太初真龙体.在年轻王者们的面前.现在的楚枫不过就是蝼蚁罢了.”

“何须年轻王者们出手.紫衣兄就能轻易镇杀太初真龙体.前段时间紫衣兄得到大机缘.不但是境界得到极大的提升.就连血脉潜力也进一步激发.就算是在同阶中想必也不会弱于那个楚枫.”

“太初真龙体已经不再是我的对手.只要他敢出现.我紫衣天王必将当着天下人的面将其虐杀到爆.让世人都明白.太初真龙体的算不得什么.只不过是被人们神话的一种血脉而已.”紫衣天王任我狂神色狂傲.眼眸霸道无比.神光湛湛.大有天下无敌的姿态.对楚枫极为的不屑.

……

年轻强者们与秦族的年轻弟子等相继出言.他们都很自负.拥有傲气.且在山脉内部都各自得到了机缘.嘴上虽然说紫衣天王任我狂可以轻易镇杀楚枫.心中却也觉得自己就能镇杀楚枫.

隔壁的包厢中.金元宝、妖月清、燕云乱、太虚圣女.他们恰好听到了任我狂等人的嚣张话语.嘴角不禁泛起了冷笑.

“有些人就是喜欢大言不惭.记得当初在裂缝深渊前.六人联手都未能奈何得了太初真龙体.在那山脉内部的小天地中.数十人联手围杀.最终还是沒有奈何得了别人.此刻.太初真龙体不在.就在这里吹大气.真是可笑……”

有些尖细而娇媚的声音自隔壁的包厢中传到任我狂等人的耳中.当即让他们变色.眼眸中闪过缕缕寒光.但却沒有发作.

“听这声音.不是那个与太初真龙体交好的人妖吗.等我们收拾了太初真龙体.下一个就轮到你们.好好珍惜剩下的日子吧.”陈一峰冷笑着回应.

“这世上天才不可怕.最可怕的是那些自以为是的蠢人.本事沒有几分.却总是认为自己天下无敌.可笑又可悲.”冷漠而中气十足的声音传來.当陈一峰等人变色.

“燕云乱.你难道只会逞口舌吗.我们之间的帐他日再算.今日不想扰了兴致.你出言最好小心点.”裘千道脸色阴沉.双眼盯着包厢的隔墙.像是要将墙壁洞穿.

“我燕云乱随时奉陪.”另一间包厢中.燕云乱饮了口美酒.神色平静而淡然.同桌的太虚圣女压低着声音.道:“你们觉得楚枫如今会在北域何处.”

“难说.听这里的人说自从楚枫一年前杀了秦族的人后便消失无踪.沒有再出现过.想來应该是不想与秦重山正面冲突而选择隐藏了起來.”燕云乱沉声说道.

妖月清闻言.脸上布满了寒霜.声音却娇滴滴的.道:“早就听说过秦重山这个人.据说他在秦族的护法中是最强数人之一.本身拥有禁域.难怪楚兄弟对他会有忌惮.”

“不…不知道…楚…楚兄弟…在…在山脉…内…内部.有…有沒有…得…得到…资…资源.这…这一年來.有…有沒有…突…突破……”

燕云乱闻言.缓缓将手中的酒杯放了下來.道:“放心吧.进入山脉内部的年轻强者们都得到了机缘.以楚兄弟的气运与本事.想來肯定也有机缘.否则小天地中抢夺虚空神珠的时候他不会那么强.这一年來肯定有很大的进步.我还真想看看那突破到神桥秘境四重天巅峰的任我狂遇到楚兄弟后会是怎样的下场.”

……

第二日.整个北域荒城轰动.因为太虚圣子强势出现.立身在荒城上空.脑后一轮神日沉浮.绽放璀璨刺目的神光.如同天神下凡.他扫视十方.强势到了极致.

“太初真龙体楚枫.你这个圣地的叛徒.本圣子特來清理门户.你若敢出现.本圣子自缚一手便可取你头颅.可惜.你这种太初真龙体也只能做缩头乌龟罢了.知道本圣子前來北域取你性命.想必就更不敢现身.只有一辈子龟缩在阴暗的角落里不敢见人.”

太虚圣子的强势挑衅与羞辱的话语.让整个荒城的人们轰动.整个城池立时沸腾了起來.当年秦重山那般强大.都沒有这样轻视与羞辱楚枫.而太虚圣子刚來这里就表现得如此强势.

“太初真龙体.你是真的要做一辈子缩头乌龟吗.你要是个男人就滚出來受死.你若害怕.本圣子可以自缚双手.仅凭一只脚就能镇压你.”

“什么太初真龙体.看來历代的太初真龙体都是孬种.竟然连同代的挑战都不敢迎接.真是让天下人笑掉大牙.什么强大的古血体质.不过就是废物而已.哈哈哈.”

第三日.太虚圣子再次立身在荒城上空.脑后神日高悬.通体绽放神光.强势的气势释放出來.让相距较近的人感到胸闷气喘.心中惊骇.

“哗.”

荒城内的人们再次沸腾了.这里的人是第一次见到太虚圣子.以往只闻其名.而今感受到其威势.方才明白他的确非常的强大.很有可能很的能镇压太初真龙体楚枫.

“唔.据说在多年前太虚圣子就与太初真龙体交过手.那时候被其利用天劫而暴打.如今的太虚圣子竟然强势如斯.莫非他真的能自缚双手镇压楚枫不成.”

“你们或许不知道.我听说前段时间那些前往东域就龙山脉内的年轻强者们都得到了机缘.而这个太虚圣子的机缘也不小.恐怕突破了好几个境界.在这种情况下要镇压低几个境界的太初真龙体应该不是难事.”

“如果是这样.太初真龙体肯定不是太虚圣子的对手了.同为年轻一辈的天骄.都拥有可怕的禁域.不可能跨越几个境界逆伐强敌.而太虚圣子得到机缘.高出太初真龙体数个境界.在这样的情况下.怕是真的所他所言.单手就能将其镇压.”

“你们说真龙体楚枫会出现吗.”

“虽然明知自己不敌太虚圣子.可在这样的挑衅与辱骂下.我觉得太初真龙体很有可能会出现.”

“我看不会.太初真龙体不可能蠢到自己出來送死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