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95章 荒城轰动

第一百九十五章 荒城轰动

北域荒城平静了许久.虽然秦族的精英护法秦重山等人在这里长期寻找楚枫的踪迹.但还算是低调.而太虚圣子刚來便闹出了这样大的动静.直接立身在荒城的上空.强势挑衅.

这件事让整个荒城的人都议论了起來.消息通过传送阵台传到了东域与南域以及西域.短短十余日的时间.整个神州大地的修者人尽皆知.都知道这件事情.

人们都在猜测太初真龙体楚枫得知了这件事情会不会现身.因此也有许多的修者从各地赶來.想要观看一场热闹.也有许多人对于太虚圣子的强者而感到惊愕与疑惑.特别是同代的强者们.

陈一峰与裘千道等人立身在一座六层阁楼的栏杆边:“看來太虚圣子也得到了大机缘.不然就是他早已经布下了局.请來了别的强者相助.否则岂会如此挑衅.”

“此事很难说.”裘千道面色沉凝.道:“九龙山脉内部.我们都得到了各自的机缘.太虚圣子自然也不列外.倘若他突破到了神桥秘境五重天.以境界上的绝对优势.镇杀太初真龙体楚枫应该沒有任何悬念.不知道燕云乱等人如今修炼到什么境界了.他们也是强劲的对手.”

此刻.燕云乱、金元宝、妖月清、太虚圣女.他们正在另一片城区的阁楼上.对于太虚圣子狂傲强势的言语.太虚圣女不禁蹙起了黛眉.

燕云乱看向蓝心若.道:“圣女.你与太虚圣子乃同门.对于这个人应该非常的了解.你觉得他这样做是自信有把握镇压楚兄弟还是暗中布下了阴谋手段.”

“应该沒有什么阴谋.否则他也不会以这样的方式放出豪言.”蓝心若摇了摇头.沉声道:“看來他在山脉内部得到的机缘不小.应该是有了很大的突破.认为凭借境界的压制能镇杀得了楚枫.而镇杀太初真龙体.不但能因此声震天下.还能在沐浴真龙神血的过程中稳固道心.他应该就是抱着这样的目的.”

“哎.楚兄弟要是晚些离开山脉内部.应该也能得到那些大地中涌出生命精泉.不至于错过这样的机缘.”妖月清摇头叹息.他恢复了男性的一面.

……

时间转眼就过了半个月.太虚圣子接连现在荒城内发出强势的言论.可惜的是楚枫始终沒有现身.

人们开始觉得楚枫真的不会现身了.甚至有人觉得他是担心怕死.所以要一直躲下去.各种不利的言论纷纷而起.而在这段时间中.神州各域都有大量的修者涌入荒城.使得这座城池变得异常的热闹.街道上到处都是修者.两边的客栈与酒楼以及酒肆等等.全都是修者的身影.

“太初真龙体楚枫.我紫衣天王任我狂在此对你发出挑战.你可敢迎战.都说太初真龙体为几种最强的古老血脉之一.我却觉得那只是被人们神化了而已.在我紫衣天王的眼中.你这种真龙体什么都不是.倘若敢迎战.三招之内必取你项上人头.让你身首异处.血溅当场.”

“我紫衣天王同代无敌.镇杀你这种真龙体简直犹如摘花拔草般容易.你若不服气尽可前來迎战.我期待沐浴你的真龙神血而狂.踏着你的尸骨而行.当然.你若畏死而不敢迎战.那就一辈子做缩头乌龟.永远不要出现在世人的眼中.以免被天下人耻笑.哈哈哈.”

第二十日的时候.荒城再次被轰动了.继太虚圣子之后.來自北方炎黄大陆的紫衣天王任我狂也放出了强势的话语.言称在三招内要镇杀楚枫.这让人们沸腾了起來.

接下來的几天.紫衣天王任我狂每日都会在荒城上空喊话.一次比一次嚣张与强势.俨然将楚枫当做了蝼蚁.那股狂傲与轻视不禁让金元宝等人都心生怒意.

第二十四日.任我狂平静了下來.沒有再放狂言.可是却有另一个声音响彻荒城:“紫衣贱人.太虚狗子.你丫的算个鸟.想用这种激将法引楚枫出现.本座只会耻笑你们智商太低.况且就凭你们那点瘪三本事.本座一蹄子将你们的肺都踩出來.”

这道声音刚落.紧接着便有人嗷唠一嗓子:“嘿嘿.这话说得不要太动听.这两个家伙分明就是从小缺钙.长大缺爱.十足的脑残.已经沒有办法挽救了.大爷看他们就跟着茅坑里的米田共沒两样.嘴里臭气熏天却不自知.就这样的货色.大爷一巴掌就能将他们从茅坑拍进大肠内回炉再造.”

一瞬间.整个荒城内的人们都沉寂了.个个目瞪口呆.这样的话语让许多人脸上的肌肉都忍不住**了起來.太虚圣子与紫衣天王狂傲.沒想到还有另个更加狂的.

“唔.这两个人是谁.声音从何处传來的.看來应该是太初真龙体的故人.否则不会这般为他出头.”

“连太初真龙体都自知不是太虚圣子和紫衣天王的对手而不敢现身.他的故人敢在荒城内如此辱骂.注定是要倒霉了.”

……

人们震惊过后纷纷议论了起來.而太虚圣子与紫衣天王则脸色阴沉得能滴出水來.他们沒有想到在这荒城内还有人敢如此辱骂他们.

“哪两个混账.有种滚出來.本圣子撕烂你们的狗嘴.”太虚圣子自一座大院中冲天而起.满头黑发根根飞扬.身后神日沉浮.绽放万千神光.金色的衣衫上神纹缭绕.法则气息铺天盖地蔓延向十方.威势压人.

这时候.紫衣天王任我狂也出现了.他立身在荒城上空.冷漠的眸子扫视四方.冷声道:“原來是太初真龙体的朋友.你们叫上太初真龙体一起出來.逞口舌之利沒有意义.本天王一只手镇杀你们全部.”

“太虚狗子.紫衣贱人.你妈妈叫你们回去洗澡啦……”

“太虚狗子.紫衣贱人.你妈妈叫你们回家吃饭啦……”

荒城内的某两个弟子.突然嗷唠两嗓子.让太虚圣子与紫衣天王一个趔趄差点沒栽落下來.脸色黑得跟煤炭似的.而荒城内的人们也满脸肌肉抽搐个不停.有的忍俊不禁.哈哈大笑了起來.

“尼玛.那两个狗东西.给本圣子滚出來.”太虚圣子气得黑发倒竖.旺盛的神能精气轰然爆发.如翻腾的海洋般淹沒了天空.惊得附近的人们全都退避.目露骇然.

“不要让本天王抓到你们.否则让你们生不如死.”紫衣天王任我狂双目圆瞪.两只瞳孔如神灯般璀璨.扫向哪里.那里的修者便感到遍体生寒.蹬蹬蹬退步.像是有冰冷的刀刃架在了脖子上.

“呔.两个小子你们不要嚣狂.大爷横推同代无人敌.对你们出手有失身份.待他日大爷让我的打手楚枫來镇杀你们.大爷还有事.不想听你们聒噪下去了.再见不送.”

人们再次沸腾.都在猜测暗中说话的两人是谁.竟然说太初真龙体是他的打手.这太他么嚣张了.

此刻.楚枫正在数万里之外的荒脉山谷中.他和晴雪使用古兽宝血将肉身淬炼到了目前所能达到的极致.刚收起幽冥古殿出现在山谷内.倘若他知道了荒城内发生的事情.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应该既激动又无语.

“离开荒城整整一年了.也不知道这段时间中都发生了些什么事情.”楚枫不禁有些感慨.又是一年.他又成长了一岁.脸上完全沒有了半点的稚嫩.越发的稳重与成熟了.整个人隐隐中有股说不出的霸道与凌厉.这只來自真龙血脉的一种无法改变的气质.

“短短一年.弹指一瞬.大世纪年又推进了一年……”晴雪看着远方的天际.任风催动柔顺的青丝.她似乎比以往更加的美丽.美得让天地万物都失去了颜色.她站在那里.天地间的一切仿佛都消失了.只有她那美丽的身影成为了世上的唯一.

楚枫的眼中充满了惊艳与赞叹.虽然日日与晴雪相对.可是他依旧无法免疫她的美.时常会被惊艳到.他不由自主走到她的面前.轻轻抚摸着她的脸庞.将她拥入怀中.

许久之后.晴雪轻轻扬起绝美的脸庞看着楚枫.道:“枫.我们该离开这里了.你身上的修炼资源已经耗尽.为了不影响修炼进程.我们必须要去寻找新的资源.顺便打听下一年前那个黄衣青年口中的计划到底在何时进行.”

“的确该去寻找新的修炼资源了.不过我们还是先改变形貌去趟荒城.看看最近一年有沒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即便是被认出了身份.凭借我们的实力.就算是无法打败秦重山.但相信也能全身而退.况且我身上还有圣器.若是逼我祭出.秦重山也挡不住.”

荒城比一年前热闹了太多.还未进入城池.楚枫和晴雪便感受到了许多的强大的修者气息在弥漫.远远看去.能看到交错的宽阔大街上到处都是修者在行走.

“看來九龙山脉的事情已经落幕了.那些曾经汇集在东域的年轻强者们如今全都來到了北域荒城.不知道陈一峰和太虚圣子等人是不是也來了……”

楚枫立身在城外的天空上.目光中闪过两道凌厉的芒.而后拉着晴雪向着荒城快速而去.刚靠近荒城的城门.进出城池的修者们的议论声音便传入了耳中.

“本是來看龙争虎斗的.如今看來是沒有那个眼福了.”

“是啊.太初真龙体是不会出现了.应该是知道自己不是太虚圣子与紫衣天王的对手.不过那样挑衅的话语.太初真龙体都能忍受.还真是让人感到意外……”

“帮太初真龙体说话的那两个家伙到底什么來头.简直就是混账.说的都是些什么话.把太虚圣子和紫衣天王气得差点吐血了.”

“好像沒有听说过太初真龙体身边有这样的朋友.那两个家伙的身份不明.但想來应该是有些本事.不然也不敢那样揶揄与辱骂太虚圣子和紫衣天王.”

……

楚枫听到这些议论.心中不免有些惊讶.看來最近真的是发生了特别的事情.他当即装成初來荒城的小修者.走到那几人的面前去询问.当得知荒城内发生的事情后.冷冽的杀意在心中缓缓升腾而起.了解整件事情后.又不免激动了起來.从几个修者的描述來看.他已经猜测到了两个暗中为他出头的家伙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