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96章 故人重逢

第一百九十六章 故人重逢

楚枫没有想到刚回到荒城竟然得到如此重要的消息,他已经猜测到了两个辱骂太虚圣子与紫衣天王任我狂的家伙是谁,这样混账与奇葩的事,除了踏炎乌骓与熊孩子,他真的想不出来还会有谁。

从过往的修者口中得知太虚圣子与任我狂嚣张狂妄的挑衅言论时,楚枫的心中是有怒火的,杀意腾腾。然而得知踏炎乌骓与熊孩子的消息后,怒火与杀意暂时被喜悦压制了下去。

算算时间,自从当初在虚天域外为了活命而分开,已经整整七年多了。这些年来,楚枫在神城与荒城都没有听到过半点关于他们的消息,若不是相信这两个家伙逃命的本事了得,甚至都以为他们全都不在了。

楚枫拉着晴雪进入了荒城,在宽阔的街道上行走,两边的树木在风中轻轻摇曳,偏偏枯黄的叶子飘落,这里永远都是一片秋的萧瑟景象。

晴雪了解楚枫,虽然没有从他的脸上看出什么表情,但却能感受到他心中很不平静,不禁轻声问道:“他们是不是你刚从龙渊泽出来时身边的那个小孩与踏炎乌骓?”

“你怎么知道那时候跟在我身边的那匹马是踏炎乌骓?”楚枫听到晴雪的话立时一惊,而后又道:“踏炎乌骓是远古时的神灵专属坐骑,这种血脉早已经断绝了传承,无尽岁月都没有出现过了,关于这种神兽的传说,当时很少有人知晓。”

“不对,这种神驹的血脉传承从来都没有断绝过,宇宙中也并不止以往跟在你身边的那一匹踏炎神驹。我师尊的身边便有一匹这样的神驹,我曾经见过两次。当年我看到你身边的踏炎时,感觉到它的气息与师尊身边的踏炎神驹气息相似,便知道它的是这种神驹的血脉后裔。”

楚枫心中震惊莫名,晴雪的师尊竟然拥有一匹踏炎神驹,这太过震撼了。这种神驹想要驯服几乎不可能,而他能让心高气傲的踏炎乌骓跟着自己,那是因为许多的原因综合所致,绝对纯粹的征服。

都说这种踏炎乌骓乃是神灵的专属坐骑,能驯服它的人即便不是神灵也是人道绝巅的盖代天骄。难道晴雪的师尊是神灵或者是盖代天骄?

楚枫想了想,很快就否定了这个可能,因为已经有无尽岁月没有出现过神灵了,就算是人道绝巅的盖地天骄也有最少两万年未曾出现过。

不入无上神道领域,即便是盖代天骄也只能拥有万载寿命,不可能活过两万年,也就是说当今世上没有神灵,也不没有盖代天骄。

“枫,你在想什么?”晴雪抱着楚枫的手臂,美丽清冷的眸子静静地看着他。

楚枫摇头,道:“没什么,我们找加酒楼吃点东西,顺便让整个荒城的人都知道我又回来了。”

“你想以此告诉他们,而让他们来找你是吗,这倒是个好办法。”晴雪与楚枫可谓是心有灵犀,立刻就明白了他心中的想法,两人双双走进最近的一家酒楼,点了满满一桌子菜,要了一壶好酒。

晴雪为楚枫斟酒,温柔地为他夹菜,甚至将菜喂到他的嘴边,而自己却没有都没有吃。楚枫见状,夹了一筷子菜送到她的嘴边,调侃道:“你完全不沾人间烟火,越发衬托出了我的凡俗气息,来吃一口。”

晴雪嫣然一笑,张开红润的小嘴,任由楚枫将菜送到自己的嘴里。好在她已经改换了形貌,否则以他那完美到极致的容颜这样的一笑,不知道会让多少人为之痴迷。

即便如此,这层酒楼中的食客也都露出了惊艳的神色,目光全都向着楚枫和晴雪汇集而来,看着他们你侬我侬的缠绵画面,那叫一个羡慕妒忌恨呐。

就在食客们羡慕妒忌恨的时候,楚枫的脸上的肌肉突然蠕动了起来,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变回了本来的面目,清秀的五官,刚毅的轮廓,深邃而蕴含凌厉的眼神,霸道的气息,瞬间让整个楼层的时刻目瞪口呆,紧接着便沸腾了起来。

“太初真龙体!”

“他是太初真龙体楚枫!”

“楚枫回来了,楚枫回到荒城了!”

“没想到在太虚圣子与紫衣天王如此强势情况下,太初真龙体还敢现身,他真的回来了,这是来与太虚圣子和紫衣天王决战的吗?”

“时隔一年,他给人的感觉似乎比当初镇杀秦族强者的时候更加深不可测了。不过短短一年,若没有奇遇的话,在境界上恐怕远远比不上太虚圣子与紫衣天王吧。”

“看来我们不虚此行,一场龙争虎斗就要开始了,场面肯定会异常精彩。只是受到境界的压制,我看太初真龙体这次多半要饮恨了,不可能是太虚圣子或者紫衣天王的对手啊。”

……

这座酒楼中的食客全都在议论,消息传了出去,如飓风扫过荒城,不过短短半个时辰,整座城池的人都知道太初真龙体楚枫回来了。

就在人们齐齐赶来这座酒楼的时候,楚枫和晴雪早就不见了,他们离开后便改换了形貌,在街道上漫步,没有人能认出他们。

“太初真龙体,你终于肯现身了,你这个圣地的叛徒,本圣子要为圣子清理门户,还不速速前来受死!”太虚圣子赶来这座酒楼,却没有发现楚枫的身影。

他立身在这条街道的上空,浑身都在发光,脑后的神日沉浮,光芒万丈,如同九天神王下界,犀利的眸光扫视四方,一副同代有我五代的姿态。

“怎么?你敢现身却不敢应战吗?终究还是怕死,又想躲起来做缩头乌龟吗?”太虚圣子睥睨四方,双手背负,满头黑发飞扬,姿态摆得相当的高,充满了强大的自信,以道音喝吼:“本圣子也不欺负你,自缚双手,仅凭双脚与你战斗,十招内将你镇压在脚下!”

“叛徒楚枫,速速出来受死,本圣子用脚趾头都能碾死你!当年我就说过你在本圣子面前只是蝼蚁,时隔数年,你在本圣子面前还是蝼蚁,你永远只能匍匐在地上仰望本圣子伟岸的身姿!”

不知道多少的人赶来这条街道,听到太虚圣子强势的话语,人们境界唏嘘不已。虽然觉得他的话狂傲了些,但是感受到其强大的气势,却觉得他是真有那个自信。如今的太虚圣子早已非昔日可比,是同阶中绝对的强者!

他只是立身在街道上空,自然散发出的气势就压得一部分修者胸闷气喘,面色苍白,对其充满了惧意,尤其是其脑后沉浮的神日,如同一座神山般具有难以形容的压迫力。

“太初真龙体人呢,不是说他在这座酒楼出现过吗,怎么现在却不见了?”

“难道他现身是有别的原因,根本不是要与太虚圣子和紫衣天王决战吗?”

“你傻啊,太虚圣子和紫衣天王以及秦族的精英护法都要杀太初真龙体,在这种情况下他能现身吗?”

……

人们议论纷纷,紫衣天王任我狂与秦族的精英护法秦重山也都赶来了这里,没有见到楚枫的身影,他们的眼中闪烁寒光,展开神念疯狂搜寻四方,最终却没有任何发现,脸色不禁阴沉了下来。

这条街道非常的热闹,人山人海,密密麻麻,相比起来荒城其他的街道便冷清了不少。而楚枫和晴雪此刻正走在相对较为冷清的街道上,一边看着路边小贩卖的小玩意,一边低声交谈着。

路过一个捏糖人的小摊时,楚枫突然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神秘的笑容,翻手拿出一个糖人在晴雪的眼前晃了晃,晴雪整个人一下子就呆住了。

“枫……”

“傻瓜,不许感动,一个糖人而已,你看你都快掉眼泪了。”楚枫笑着说道,伸手抚摸着她的脸庞。而晴雪眼中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如晶莹的珍珠般滚落了下来,脸上却绽放出温馨而幸福的笑容,道:“没想到五岁那年的时候你到现在都还记得……”

“与你走过的点点滴滴我都记得,那些记忆早已经刻在我的灵魂上,除非是魂飞魄散,否则永远都不可能忘记!”

“不许你胡说!”晴雪伸手掩住了楚枫的嘴,眼神充满了深深的情意,她结果楚枫手中的糖人,伸出粉舌舔了舔,一股甜蜜蜜的感觉顿时填满了她的内心,这是幸福的甜蜜。

“小子你还没死啊,老天太不开眼了,竟然让你活到了现在,怀中还抱着美女,真是没天理啊。”就在这时候,楚枫的脑海突然响起熟悉的又混账又欠揍的声音。

他的脸上顿时露出惊色,但很快就消失了,不禁转身看向街道的转角处。这时候,那道声音又传到了脑海中:“看来这些年来你小子混得实在是有些糟糕,都成过街老鼠了,人人都喊打,千万不要告诉别人你是我的徒弟,大爷可丢不起那个人!”

楚枫的额头上不禁露出几条黑线,七年过去了,熊孩子还是如此的混账,简直就是属黄瓜的——欠拍!

“楚枫,这些年你过得还好吗?本座想死你了!”踏炎乌骓的声音传到脑海中,紧接着又道:“听说你在九龙山脉内部得到了机缘,是不是有很多高品质的生命石源液,分给本座几十万斤好不好?”

尼玛,楚枫简直无语,七年时间,熊孩子是半点没有变,而踏炎乌骓却是越来越像熊孩子,一来就狮子大开口,动不动就十几万斤高品质的石源液,还真是那是河中的清水么。

本来第一句话颇有故人相逢的味道,楚枫心中还很感动呢,没想到最后一句话直接将整个气氛都给破坏了,他很想脱下鞋子印在熊孩子和踏炎乌骓的脸上。

“你们两个混账家伙竟然没死,害得我每年清明的时候都去你们衣冠冢上祭拜!”楚枫自然不会在口有上吃亏,不待两个家伙回应,又道:“我们在城外万里的荒脉相见,这里不方便!”

“嘿嘿嘿……”熊孩子的奸笑传到楚枫的耳中,道:“大爷知道你小子又想干坏事了,一肚子的坏水儿!”

楚枫非常无语,他可以想象到熊孩子此刻肯定笑得非常的贱。不过他没有耽搁,拉着晴雪快速离开了城池,向着城外遥远的荒脉而去,熊孩子与踏炎乌骓紧跟而上,很快就远离了荒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