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98章 倒霉的秦族强者

第一百九十八章 倒霉的秦族强者

楚枫将目前的情势详详细细分析了出来,倘若真要现身与太虚圣子以及任我狂一战,必将面临巨大的危机,所以现在现身之前,必须要将这些危机引开,以策万全。

“除了秦族的人,陈一峰等人也虎视眈眈,我可以恢复本来面目,让他们忌惮而不敢轻易出手。但前提是必须要引开秦族的人,不然有秦重山在场,恐怕震慑不了陈一峰等人!”

“晴雪言之有理,以你月仙幽的身份,陈一峰等人肯定会忌惮。”楚枫点了点头,而后看向熊孩子与踏炎乌骓,道:“引开秦族强者的事情需要你们去做,相信以你们的本事不会有困难。”

“小子你准备让我们怎么做?”熊孩子惊疑不定,非常警惕地看着楚枫,道:“你不会是要我们去挑衅秦重山,然后将他引出荒城,联手将他牵制住吧?”

“卧槽!这是把我们让火坑里推啊,秦重山何须人也,我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境界相差太多,而且他还拥有禁域,没想到一见面,你就让我们去寻死,本座不干……”

楚枫一脸的黑线,道:“你们可以长点智商吗?难道我会让你们用自己的短处去面对别人的长处?这件事当然不能硬来,你们的目的是将秦重山引出荒城,越远越好,最好能拖住他半个时辰,届时我完全可以在这段时间解决太虚圣子和任我狂。”

“得得得!你小子别绕弯子了,到底想让我们怎么做,直接说出来不就行了吗?”熊孩子满脸不赖烦的样子。

楚枫微微沉思后道:“这样,熊孩子隐藏在荒城秦族的府邸外,沉寂制住一名普通的护法强者,而后故意闹出动静,引秦重山出城,而后化身金翅大鹏展开极速,相信以你的速度,秦重山是很难追上的。当然,你必须得注意,时刻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不能太近也不能过远,尽量将他引出荒城越远越好。”

“踏炎,你也隐藏在秦族府邸外,秦重山带人追击熊孩子,府邸内肯定会留下一批秦族修者,为了不让他们使用某些特殊的手段给秦重山传讯。一旦等秦重山离开了荒城,你便将剩下的秦族强者全都击杀,至于那些年轻弟子,制住他们就好,如此可保万无一失。”

“这个计划看似非常的妙,可是秦族在荒城内府邸可定有防护阵纹,本座如何能进入府邸内击杀他们的强者?”

楚枫闻言正要说话,熊孩子立时鄙视过去,道:“我说尖耳朵畜生,你能再有出息点吗,这些年你的智商都被狗吃了吧。你早早隐藏起来,等大爷将秦重山引出去的时候,防护大阵肯定是开着的,你便可以抓紧时间潜入府邸中,等秦重山远离就立刻动手。以你现在的境界对付那些神桥秘境中期的普通护法还不是摘花拔草般容易?”

踏炎乌骓脸黑,被熊孩子鄙视与奚落让他很生气,但却没有发作,只是以很不友好的眼神盯了他一眼。

“既然计划已经决定,我们现在就开始行动吧,各自改形换貌进入荒城,一旦秦重山离开荒城,我便可以现身了。倒真想看看太虚圣子与任我狂究竟凭什么有如此狂妄,敢在城中那般叫嚣!”

楚枫他们离开了荒脉,靠近荒城的时候,全都改形换貌,就连踏炎乌骓也变成了一个翩翩少年,很是骚包地扫了扫乌黑发亮的头发。

荒城还没有因为楚枫突然出现又消失而平静下来,大街小巷都有人在议论这件事情。时常可以看到一些年轻修者在城池上空飞动,一个个眸光凌厉,扫视四方。

这些人中,楚枫认识一些,因为他们穿的乃是太虚圣地的服饰,心中不禁冷笑了起来。他知道肯定是太虚圣子与某些年轻强者以及秦族派出来寻找自己的人。

“整整一年了,同代修者各自都有进步,尤其是曾经从九龙山脉内部活着走出来的人,境界提升了不少……”楚枫走在街道上,时而能看到一些熟悉的面孔,正是曾经在山脉内部的小天地内大战过的年轻强者中的某些人。

时隔一年,楚枫没有出现在世人的眼中,之前出现又消失,他知道自己这样的行为肯定让许多的人都觉得是害怕太虚圣子与任我狂,此刻一些传入耳中的声音便正说着这样的话语。

“看来太初真龙体并不没有如他一年前表现出的那般强势,面对危险他还是选择了隐藏,不敢真的现身与太虚圣子和任我狂一战。”

“犹记得当年太初真龙体放言,说犯他者必诛,不想曾太虚圣子与任我狂先后在发话,让他看做蝼蚁,一个说自负双手就能镇杀他,一个说三招内取他头颅。面对这样的挑衅与轻辱,太初真龙体还是只能选择隐忍,是我们高估这种血脉的傲气了。”

“听说古时的那些太初真龙体,每个人都拥有一往无前的道心,面对任何的困难都不会退缩。可是这代真龙体却没有这种气节,真是辱没了这种血脉啊。”

“嘿,本身就是禁忌与不祥的体质,对于修炼界来说或许是颗巨大的毒瘤。他若因此而无法坚定道心,未来成就必定有限,这正是我们所期待的。”

“未来充满了变数,还未发生的事情谁能说得清楚。我倒是觉得,他最好能出来迎战,到时候就算是不死在太虚圣子和任我狂的手中,也绝对逃不过秦重山的手掌心,这样才能永绝后患!”

……

楚枫和晴雪牵手走过每一条街道,到处都有类似的议论声,虽然也有少部分声音没有表现出第一,但相对来说希望他死去的人还是占了绝大多数。

“我到底何时才能为太初真龙体正名!何时才能让天下人认可这种血脉,让他们铭记历代真龙体的盖世功德,懂得去感恩,而不是敌视与诋毁……”

晴雪轻轻看了楚枫一眼,道:“相信未来的某一天你会做到的,到了那一天,这些人就会明白自己是多么的愚昧,他们为自己当初的想法而感到惭愧与后悔。”

穿过一条又一条宽阔的青石街道,楚枫和晴雪来到了荒城中央的广场边,这里非常的宽阔,方圆数千米,这是他们选定的地方,打算在此与太虚圣子和任我狂一战。

此时此刻,熊孩子与踏炎乌骓已经来到了位于东城区的秦族建立于此的府邸前。他们各自分开,踏炎乌骓隐藏了起来,而熊孩子则大摇大摆立身在府邸门前,摆出非常嚣张的姿态。

“呔!速速叫你们的精英护法秦重山出来相见,大爷有很重要的消息要告诉他!”

府邸前两个负责守卫的秦族弟子闻言,两张脸“唰”的黑了下来,看着这个头上竖着冲天辫,身穿红花大裤衩,年纪只有六七岁却自称大爷的奇葩小屁孩,很想一巴掌拍死他。

“混账!哪家的小屁孩,竟敢来我秦族的府邸撒野,立刻给老子滚,否则将你屁股揍成十八瓣!”秦族一名守护弟子带着戏谑的笑容,居高临下俯视过去。

熊孩子眼眉一跳,怒道:“靠!竟敢俯视大爷,你丫的找抽是吧?”

“哟呵,今日真是见鬼了,你个吃奶的小东西也敢如此大言不惭,看来老子不教训你,你还不知道大人是怎样炼成的!”那个秦族弟子挽着衣袖走向熊孩子,探出大手直接抓了过去,那动作像是拎小鸡仔似的。

“啪!”

一声清脆而响亮的耳光声突然响起,熊孩子的身影消失现在了原地,巴掌落在了那个秦族弟子的脸上,当场抽得其鲜血狂喷,连后槽牙都吐了出来,整个人横飞出去六七米。

另一个秦族弟子见状,立时祭出兵器杀来,并抬手打出一道拳光。可是这些攻击还未靠近熊孩子,便被他一巴掌崩灭了,紧接着又是一掌,重重印在那个秦族弟子的胸膛上,立时传来连串的骨裂声。

“你……”

那个秦族弟子双眼圆瞪,神脏都完全裂开了,大股的血液自嘴角不断涌出,他摇摇晃晃,身体抽搐,而后缓缓倒了下去,彻底没有了气息。

活着的秦族弟子见状已经吓得肝胆欲裂,此刻的他是又惊又恐,根本没有想到一个六七岁的小屁孩居然会有这般恐怖的手段,他连滚带爬冲进了府邸中,扯开嗓门惊呼:“来人啊,快来人,我的人被杀了!”

“唰——”

秦族府邸中立时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与破空声,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三名中年强者与六名年轻弟子联袂而来,目光瞬间锁定了立身在大门口的熊孩子。

见到熊孩子的打扮,秦族的某些修者忍不住眼角抽搐,但更多的是冰冷的杀意。

“小东西,你混账过头了,竟然敢杀我秦族的人,就算你是小孩,今日也要为此付出代价!”秦族一名中年强者目光森冷,而后向身后的六个年轻弟子挥了挥手,道:“给我将他拿下!”

秦族的六个年轻弟子脸上带着戏谑,同时闪身而出,向着熊孩子冲了过去。然而,就在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出手的时候,熊孩子的身体突然拉起无数的残影,小小的拳头挥动间有炽盛的神光绽放,“砰砰砰”将六个年轻弟子全都击飞了出去,在空中大口喷血,落地后已经是骨断筋折,只剩下半口气了。

这样的画面让秦族的三个中年强者眼角猛跳,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只有六七岁的孩子竟然如此强大。那个说话的中年人当即冲了出去,双手一展,一头神能精气凝聚的莽牛“哞”的一声冲了过去。

“锵!”

熊孩子伸手在前方一划,三道剑气凭空出现,铮铮鸣响,紧接着“哧哧哧”洞穿莽牛,直杀那个中年强者,让其大惊失色,赶紧施展神通来抵挡。

“噗!”

凌厉的剑气穿过了中年强者的神通手段,将其咽喉与胸膛以及眉心全都洞穿,鲜血激射而出。他双眼圆瞪,临死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死在一个六七岁的孩子手中,而且还是被一招致命。

“快,快护法出来!”另外两个中年强者被吓到了,他们知道自己绝对不是这个孩子的对手,当即对着后面赶来的弟子慢大喊。

“不用喊了,本护法在此,容得不得这个小畜生撒野!”一名刚刚步入神桥秘境中期的普通护法自府邸深处破空而来,目光幽冷地看着熊孩子,道:“杀我秦族人,必须要付出生命的代价。念你年纪尚幼,本护法不想出手,你立刻自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