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199章 一朵梨花压海棠

第一百九十九章 一朵梨花压海棠

秦族护法出现了.当他看到來此闹事的人竟然只是个六七岁的孩子时.心中非常吃惊.脸色也变得很难看.

不管怎么说.这里可是秦族在荒城的驻地.平时虽然沒有了不得的强者镇守.但神桥秘境的人物却不少.如今却被一个幼童找上门來搅闹.还击杀击伤了众多的人.

这样的事情若是传了出去.秦家的威名肯定会受到影响.因此即便对方是个孩子.这个护法的杀意依旧炽烈无比.居高临下俯视过去.要熊孩子自尽.

熊孩子笑了.笑得非常不屑.伸手摸了摸头顶的冲天辫.单手插在腰间.宽大的红花大裤衩如红旗般在风中飘动.他拿眼睛斜睨秦族护法.抬手遥指.道:“呔.那个老儿.你可知大爷是谁.竟敢口出狂言.还不速速跪下來给大爷磕头认错.可饶你不死.”

秦族众人不禁露出惊色.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題.那就这个六七岁的孩子何意能拥有这般本事.而且如此的强势与嚣张.难道真有什么天大的來头不成.莫非是某个万古神朝或者神灵传承中培养的小妖孽.

意识到这个问題.秦族众人的心中不免有些忌惮.那个居高临下俯视过來的秦族护法微眯着眼睛.冷声道:“你到底是谁.來自哪个势力.竟敢來我秦族驻地撒野”

“哈哈哈.”熊孩子仰天狂笑了起來.双腿叉开.摆出很骚包的姿势.遥指秦族护法.喝道:“你给听好.大爷的名头说出來会吓死你.大爷就是人称一朵梨花压海棠.英俊潇洒且风流倜傥的混世小魔王.”

秦族众人听到这样的话.脸色顿时黑了下來.尤其是那个护法.整张脸阴沉得能滴出水來.他感觉自己被戏耍了.额头上青筋直冒.顿时暴怒.

“混账小畜生.本护法活剐了你.”

秦族护法身形一动.如疾风般自府邸中冲了出來.同时探出抓向熊孩子的咽喉.整个人如同瞬移似的逼近到了面前.眼看就要得手.

就在秦族众人好整以暇.正待着看这个嚣张的小屁孩被护法镇杀的时候.让他们惊愕的事情发生了.只见熊孩子的脸上露出深深的不屑.闪电般伸手扣向那只抓來的老手.后发而先至.快得让那个护法都反应不过來.

“喀嚓.”

清脆的骨裂声自秦族护法的手腕上传來.其整只手腕都被折断.变成鱼钩状.钻心的疼痛瞬间袭來.让他认不出痛叫.

“老梆子.敢在我混世小魔王的面前撒野.你真是活腻味了.”熊孩子手一松.“啪”的一耳光抽在秦族护法的脸上.顿时抽得他在原地转了十几圈.身体还未停下來.一只由神能精气凝聚而成的手掌当空盖落.惊得他胆敢欲裂.发出惊恐与绝望的惊叫.

“噗.”

在秦族众人恐惧的眼神中.那只神能凝聚的巴掌盖落到了护法的头上.那颗头颅如同被敲碎的西瓜般爆裂开來.红的白的一起飞溅.

画面非常的暴力与血腥.秦族护法的整颗头颅都被拍成了肉泥.无头尸身依旧在原地转着圈.鲜红的血液如泉水般子脖颈中喷射了出來.而后才砰然倒地.

秦族众人在府邸大门内亲眼目睹这样的画面.吓得脸色惨白.遍体生寒.他们惊叫着快速冲向了府邸深处.发出惊恐的叫喊声.

“來人.快來人啊.有敌人杀上门了.”

顿时.十余道身影自府邸深处破空而來.其中有三名护法级别的老者与中年人.他们还为你來到府邸前就看到了被拍碎头颅而死的那个护法的尸体.眼中迸射出森寒的厉芒.

“小孽畜.你好胆.竟敢來我秦族驻地撒野.”三名护法怒不可遏.几乎同时冲出府邸大门.五指摊开.手心内传出震耳欲溃的咆哮声.三只凶兽虚影冲了出來.直扑熊孩子.张口想要将其吞下.

“唰.”

熊孩子并指斩出三道剑气.凌厉的剑芒“哧哧哧”接连斩中三头扑杀而來的凶兽虚影.当场将其斩灭.剑气失去了阻挡.趁势而前.“噗”的将一名护法劈成了两半.鲜血激射.

一人被杀.另外的两名护法惊骇莫名.瞬间飞退.险险避过了剑气.然而.熊孩子身形如风.一下子就欺身上來.一拳打穿了一名护法的胸膛.让其当场毙命.紧接着探出神能精气凝聚的大手.一把将第三个护法拘在了手中.还未等他來得及反击.便封住了其神海.

熊孩子出手的过程一气呵成.快得让府邸中的秦族众人都反应不过來.等他们回过神來.两名护法横尸.一名护法被生擒.这样的画面吓得他们浑身颤抖.

“混账.一个乳臭未干的幼童都敢來我秦族驻地撒野.今日所不镇杀你如何面对天下人.”一道冷漠而愤怒的声音在府邸深处响起.同时有股非常强大的气息如风卷残云般袭來.

听到这样的声音.那些面露惊骇之色的秦族弟子全都送了口气.他们知道精英护法只要出手.那么什么事情都可以顺利解决.

“小孽畜.你死定了.”

“我们秦族的精英护法出手.你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只有死路一条.”

秦族众人一改先前的惊恐.一个个变得非常的得意与自信.脸上尽皆带着森寒的冷笑.

“唰.”

秦重山破空而至.他看起來年约五旬.黑发浓密.身材很魁梧.落地后直接向着熊孩子迈步.每一步都如山岳震击大地.无形中有股磅礴的气势凝聚不散.给人以难言的压迫感.

“嘿.想不到秦族还有你这样的老梆子.倒是有点本事.大爷境界比你低太多.今日暂且不与你们玩耍了.再见.”熊孩子眼珠子一转.提着那个被封印神海的护法转身就跑.一溜烟就沒有了身影.那速度快得让秦重山都感到惊讶.不禁露出了惊色.

“想跑.在我的面前你能跑得掉吗.”秦重山的脸上充满了冷意.对于这样一个上门挑衅且杀伤众多家族弟子的人自然不可能放过.当下破空追了下去.

“你们全都待在府邸中.不要跟來.”秦族中众人想要跟上去.却被秦重山阻止.

就在秦重山刚追出去不过数息时间.踏炎乌骓通过尚未关闭的府邸大门.绕过两个正在清理尸体的秦族弟子的视线.潜入了秦族的府邸中.

秦族的人将那些被镇杀的弟子和护法尸体抬到了府邸中的大院内.他们合上了府邸的防护大阵.将尸体在院中挨着摆放起來.

护法死了.这对于荒城驻地中的秦族众人來说可不是小事.整个府邸中的秦族人全都汇集到了这里.看着几个护法的尸体.他们的脸色非常的难看.

踏炎乌骓隐藏在暗中.看着秦族的人一个个从府邸各处赶來.不过片刻时间而已.全都聚集在了外院中.人数足有七八十个.其中有六名护法级别的人物.其余的都是中年修者与年轻弟子.

“还好是躲在暗中偷袭.要是正面一战.想要将这些人都击杀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本座真他么聪明.”踏炎乌骓心中自语.一脸的阴笑.它转动眼珠子看向秦族的六个护法.发现他们的境界全都在神桥秘境四重天左右.比它足足高出两个境界.

当然.对于踏炎这种流着神兽血脉的神驹來说.两个境界的差距可以轻松跨越境界逆伐.

“你们说那个小畜生到底是谁家的弟子.居然杀上门來.让我们的三名护法……”一名秦族弟子心有余悸.脸上带着些许悲伤.后面的话沒有说出來.

“不管他是谁.精英护法已经追了下去.他沒有活路可言.敢对我们秦族的人出手.结局只有死路一条.”一名中年护法冷幽幽地说道.眼中闪烁寒芒.

“唰.”

就在这时候.一道黑色的身体突然从大院中的假山背后冲上了天空.四蹄缭绕炎火.旺盛的生命血气与神能精气同时爆发.惊得秦族众人脸色大变.

“踏炎威·马踏星河乾坤动.”

踏炎乌骓低吼.其身躯瞬间变大了百倍.体内的精血轰隆隆如神海翻腾.这种旺盛的血气澎湃间.冲击在四周的空间都扭曲了起來.恐怖异常.

“嗡”

整个外院的空间不断颤鸣.点点星辰日月浮现了出來.快速交织成星河.这里似乎在刹那间变成了独立的宇宙.

“轰.”

一只炎火腾腾的蹄子踏在了星河上.这里的空间顿时巨震.并且快速扭曲了起來.身在此间的秦族众人全都身体巨震.

六个护法最先反应过來.齐齐演化出神通來抵挡.一只只太古凶兽的虚影显化了出來.然而在炎火腾腾的马蹄下“嘣嘣嘣”不断被崩碎.化为满天的光雨飘散于空中.

踏炎乌骓的身躯立身在演化的星河间.像是这个小宇宙的主宰.它扬起炎火腾腾的蹄子不断踏了下去.秦族众人根本沒有办法抵挡.接连被踏中.身体爆裂开來.满天血肉飞溅.

别说那些秦族的弟子.就算是秦族的护法都抵挡不住这种神威.毕竟这是踏炎乌骓血脉传承中的禁忌秘术.拥有强绝的威能.

即便是正面对上.他们也沒有办法对抗.何况还是在淬不及防的情况下.不管是秦族的护法还是年轻弟子与其他的中年修者.他们的身体在炎火缭绕道纹马蹄下不断崩裂.惨叫声在这座府邸中不断回荡.久久不绝.

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聚集在这里的秦族众人全都被镇杀在踏炎乌骓的马蹄下.沒有谁能幸免.

踏炎乌骓从空中落下.鼻孔中喘着粗气.施展这种禁忌秘术非常消耗血气与神能精气.它不想浪费时间.更不想给秦族众人任何的机会.担心这里面还布下了别的古阵.所以才决定出手就施展最强的禁忌秘术.以强绝手段将他们瞬间绝杀于此.

事实上踏炎乌骓的警慎是很明智的.这座府邸中真的布下了杀阵.倘若被激活.他就算是不死也得脱层皮.不过秦族的人全都死去了.杀阵自然无法激活了.

“楚枫.你交代的事情本座都办妥了.秦重山也被扁毛畜生引出了荒城.接下來就看你的了.”踏炎乌骓看向府邸外.而后在原地恢复消耗的血气与精气.大约一刻钟后才施展神变术.摇身变成一个身穿黑色锦衣的小少年.大摇大摆走出秦族府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