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00章 扶不上墙的烂泥

第两百章 扶不上墙的烂泥

秦族精英护法秦重山追着一个六七岁的小孩子出了荒城,这件事情很快就让整个城池轰动,人们议论纷纷,都在猜测那个幼童是谁家的孩子,究竟有着怎样的来历,竟然能让秦重山亲自去追。

有些修者想要追上来一看究竟,却发现那个幼童和秦重山的速度太快,刚追上去没多远,就已经不见了他们的踪影,最后只得返回荒城。

就在人们关注秦重山与熊孩子的时候,楚枫和晴雪却在了荒城中央的广场中显露了真实面目,有人看到了他们,消息瞬间扩散出去,附近的街道上人声鼎沸,不知道多少的人向着广场涌去。

“太虚圣子、紫衣天王,太初真龙体楚枫在此,你们还不出现吗?”楚枫立身在荒城广场上空,青衣猎猎,黑发飞扬,他的眸光深邃而凌厉,平视着前方,虽然没有刻意释放出气势,但却能让人感受到一股难言的霸气!

楚枫的声音如神雷轰鸣,以神能精气与血气鼓动而喝出,传遍方圆百里,不知道多少人都听到了,众年轻强者们自然也不列外。

“楚兄弟出现了,我们去看看!”燕云乱自落脚的客栈小院中冲天而起,紧接着金元宝、妖月清、太虚圣女也相继出现,同时将目光投向城池中央的广场。

“太初真龙体又出现了,这次他是来应战的,不会再像上次那样突然又消失!”

“本来以为很难有机会看到太初真龙体与太虚圣子以及紫衣天王争锋,没想到今日秦重山离开了荒城,想必太初真龙体一直都在关注秦重山的动向,趁着他不在城内才出现。”

“言之有理,想要太初真龙体性命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年轻一辈的强者每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秦重山更是境界高深,本身拥有禁域,对于太初真龙体来说应该是目前最大的威胁。”

“你们说太虚圣子、紫衣天王是、太初真龙体,他们之间到底孰强孰弱?”

“太虚圣子和紫衣天王敢说出那样的话,肯定是拥有绝对的信心,在境界上高于太初真龙体,应该会强上不少。”

“不管怎么说,太初真龙体这次应该没有什么活路,他以为秦重山不在城内就安全了吗?那么多的年轻强者,其中不知道有多少人都想杀他而后快,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是太虚圣子和紫衣天王不是他的对手,他最终也会被众年轻强者联手镇杀!”

……

荒城各个街道上无数的人涌向城中央的广场,人们在赶往广场的途中各自发表看法,几乎没有看好楚枫的,都认为他这次前来应战根本是自寻死路,没有活着离开的可能。

天空中,神光万道,一道浑身都在发光的身影如太阳般划过长空,他如天神巡视,满头黑发乱舞,脑后神日沉浮,强大的气息铺天盖地,让人感到心惊胆颤。

“太虚圣子来了,他出现了,正在赶往中央广场!”

“这个圣地的圣子真的是好强,单凭这种气势在同代中就绝对是佼佼者了!”

“听闻太虚圣地中的神日峰修炼的《大日霸神诀》甚是了得,虽然这个圣地已经没落,远远不如以往那么强盛,可是他们修炼的功法却非常的霸道!”

“我曾听说太虚圣子乃古血体质,非常适合修炼《大日霸神诀》,九龙山脉内部他得到大机缘,而今真的难以想象强悍到了什么地步,否则也不会以那般强势的态度挑衅太初真龙体!”

“唔,看太虚圣子那自信的姿态,早就是铁了心要沐浴真龙神血了!”

……

人们快速赶往城池中央的广场,奈何这件事情太过轰动,不知道多少人想观看这场龙争虎斗,每一条宽阔的街道上都挤满了人,就连空中都是黑压压的一片,非常的拥挤。

“太初真龙体,你终于出现了,本天王还以为你要做一辈子的缩头乌龟呢!”某条街道的阁楼上,一身紫衣的任我狂眸光冷漠,面色冷峻,双眼直视城中央的光芒,而后踏空迈步,携着滔天的血气而行,一路所过,旺盛的血气压得许多人胸闷气喘,面露惊骇!

整座荒城彻底沸腾,大街上与空中人山人海,全都向着城池中央的广场而去,屋子里面几乎都没有人了。

在这座城池的东城区的某个角落,那里有座古旧的屋子,里面坐着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他看着那些赶往广场的人群忍不住摇头叹息。

“这个时代真的来了,究竟是希望还是绝望,是幸还是不幸,谁最终能成为那仅有的能跳出棋盘的棋子呢……”

老人的声音从满了沧桑,他的双眼非常的浑浊,暗淡无光,老迈的身躯显得非常的佝偻,双鬓也早已斑白,发丝如枯败的稻草般。

荒城中央的广场已经围满了人,有些年轻强者早已赶到,正以冰冷的目光看着楚枫与其身边的沐晴雪,他们的心中不免有些吃惊。

沐晴雪用的自身本身的面貌示人,也就是最初与叶辰相逢时的样子,在人们眼中那是月仙幽的容颜。

此刻她这般出现在这里,而且还与楚枫紧挨着,不得不让人们猜测她与楚枫之间的关系,同时也让那些年轻强者们感到忌惮。

许多年前,月仙幽的名字就已经传遍了神州大陆,谁都知道她是年轻强者中的佼佼者。而世家古墓中,那些自诩强大的年轻强者们亲身体会到了她的手段,那时候才真正明白她到底有多强!

可以说,月仙幽已经是许多人心中公认的年轻王者了,超越了年轻强者的层次,这样人如何不让那些年轻强者们忌惮。

“呵呵,想不到月仙子也在此,莫非月仙子是陪伴太初真龙体楚枫而来?”一名身穿暗红色衣衫的年轻强者满脸笑容,试探性地问道。

然而沐晴雪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根本没有回应的意思,这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态度让那个年轻强者心中生怒,但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只是闭嘴不再说话,眼底深处闪过一抹冷光。

“楚枫,你这个圣地叛徒,终于敢出来受死了吗?”太虚圣子的声音自远方传来,他脑后神日高悬,浑身神光万丈,如天神出巡般踏空而来,相距甚远,其体内澎湃的神能精气便如潮水般汹涌,逼得人们蹬蹬蹬退步站立不稳。

楚枫眼中冷光一闪,离开沐晴雪,缓缓迈步踏上高空,如山岳般立身在空中,淡淡地说道:“自从资材院领取资源开始,我们之间的恩怨已经整整七年,今日一并与你清算!”

“哈哈哈!”太虚圣子来到广场上空,他单手背负,脑后神日沉浮,通体绽放璀璨刺目的神光,如天神般俯视楚枫,轻蔑地说道:“你不过是圣地的一个叛徒,有什么资格与我清算!今日本圣子不是来与你了解恩怨的,而是来清理门户的!”

“太虚圣地这些年来的确是良莠不齐,是该清理门户了。”楚枫的眸光变得深邃了起来,他平静地看着太虚圣子,道:“听说之前你在这荒城言称自缚一手就能镇杀我?”

太虚圣子闻言,冷漠地笑了起来,大袖一拂,道:“镇杀你就算是自缚双手也足矣!摘你头颅就如探囊取物般容易。不过看在你是太初真龙体的份上,本圣子便给你些尊严,不会轻视于你!”

听到这样的话,楚枫心中不免冷笑了起来,道:“如此说来我是否还要感谢你?不过我却不想给你尊严,镇杀你这种货色,一只手足以!”

“低境界的蝼蚁!你太狂妄了,找死!”太虚圣子怒了,在九龙山脉内部得到大机缘,如今的他早已非昔日可比,而楚枫还敢以这种口气对他说话,想到以前在天劫中被楚枫脚踩耳光抽的画面,心中的怒火瞬间直冲头顶。

“本圣子还是那句话,你在我的面前永远都是身份低微的蝼蚁,只能仰望我伟岸的身姿!今日便让你明白什么是不可战胜的天才,你永远只能匍匐在我的脚下!”

“轰——”

楚枫直接以行动回应太虚圣子,他单手背负,抬脚迈了出去,紫金血气如山洪爆发,瞬间席卷天宇,旺盛的血气压得许多人呼吸困难,仿佛整片天宇都压落了下来,惊得众人一退再再退。

而他的脚步踏在空中犹如千座大岳同时震击,大片的空间直接崩裂,那股狂霸的力量如潮水般席卷十方,太虚圣子的身体如被神岳撞击,轰然声中倒飞出去。

“你……以为趁我不注意而出手就能改变结局了吗?”太虚圣子稳住身形,满头黑发倒竖,身后的神日突然飞上了天穹,迎风见长,宛如真实的太阳挂在那里,垂落万千神光,无形中一股磅礴的力量压落下来,使得整个广场的地面都快速龟裂了起来。

“大日神光缕缕绽,给我杀杀杀!”

太虚圣子双手划动,天穹上的神日绽放万道神芒,每一道神芒都拥有恐怖的杀力,如同光箭般洞穿长空,铺天盖地射杀而来。

“萤火之光也敢与皓日争辉!”楚枫那张冷漠的脸上露出不屑的冷笑,他从容迈步,同时单臂挥动,紫金色的拳印比烈日还要耀眼,恐怖的神能波动让人感到战栗。

“嘣!”

紫金色的拳印打穿了长空,力贯乾坤,动达八荒,霸道狂猛根本不可挡,一拳就崩灭了正前方所有的神日杀芒,轰然声中轰击在那轮沉浮的神日上,顿时爆发出刺目的神光,如同燃烧的星辰炸开了似的,耀得人们睁不开眼来。

“喀嚓——”

天穹上传来裂声,当人们的视线再次落到那轮神日上的时候,所有人都露出惊骇的神色,那轮神日上出现一个深深的拳印,拳印四周裂痕遍布,而太虚圣子的身体猛烈摇晃了几下,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了起来。

“这就是你所谓的身姿伟岸吗?”楚枫出言讥讽,道:“由始自终我都没有看走眼,你只是个跳梁小丑而已,就算是得到大机缘,也只是扶不上墙的烂泥!”

“井底之蛙!战斗才刚刚开始,本圣子会让你见识到《大日霸神决》中最强绝的神通秘术!”太虚圣子的脸色恢复了红润,神日上的拳印也恢复了,他的身体绽放的神光更加的璀璨了,有密集的神纹浮现出来,交织成一朵朵莲花,像是烙印在他肌体上的图案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