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01章 大日神莲朵朵绽

第两百零一章 大日神莲朵朵绽

楚枫与太虚圣子的战斗惊动了整个荒城,不知道多少双眼睛在注视,他们战斗时的神能波动如潮水涌向十方,逼得许多人不断后退,面露惊骇。

太虚圣子强势无比,一来到荒城就放出狂言,先是说要单手镇压楚枫,随后更是言称自缚双手就能镇杀楚枫,他将姿态摆得非常高,一副同代无敌,而将楚枫看做蝼蚁的姿态。

然而,今日在这广场上空一战,才交手而已,楚枫一步踏出,仅凭血气就将太虚圣子震飞,两人以神通对碰,太虚圣子依旧落了下风,这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呼了起来。

“唔,太虚圣子狂过头了,记得当时可是信誓旦旦,言称单手就能镇杀太初真龙体,然而事实却恰恰相反,太初真龙体单手迎战,一拳就破了太虚圣子的大日神通!”

“太虚圣子一开始站得太高了,立身在云端,我看他恐怕是找不到台阶下了。之前如此高的姿态,此刻被被当众打脸,不知道他现在是怎样的心情!”

“胜负还很难预测,太虚圣子不是说战斗才刚刚开始吗,或许刚才根本未曾全力出手,只是在试探太初真龙体的实力而已。你们看他身上那些由神纹交织而成的莲花图案,有种非常恐怖的气息,显然刚才根本没有施展出真正的强绝神通!”

……

广场四周以及远方的街道上空,密密麻麻全都是人,大家都忍不住议论了起来,毕竟两个同代天骄相争,这是在以往很少见到的事情。

各种议论声传到楚枫与太虚圣子的耳中,楚枫的神色非常的平静,可是太虚圣子的脸色却阴沉得可怕,那张脸变成了墨黑色。

正如人们议论的那样,他一开始就摆出极高的姿态,一副天下无敌的样子,说自己身姿伟岸,需要楚枫去仰望,结果刚动手就被压制,这种被当场打脸的感觉让他觉得非常的难堪。

“身姿伟岸的太虚圣子,你酝酿好了吗?”楚枫立身在广场上空,神色冷漠地看着太虚圣子,表现得非常随意与从容,完全看不出任何的压力,仿佛面对的不是一个层次的对手似的。

这种态度让太虚圣子的脸色更加的黑了,眼中闪烁着冰寒的杀意,体表浮现出来的莲花神纹图案更加的明显,如同火莲在燃烧,就连脑后沉浮的神日都变成了火色的莲花。

“井底之蛙,今日本圣子要让你深刻体会到自己是多么的无知与可笑!”太虚圣子的声音充满了冰冷,他的身体上像是有神火在沸腾,可是散发出的气息却冰寒刺骨,使得这片空间的气温快速下降,众人有种跌入了冰天雪地的错觉。

楚枫平静回应,道:“谁无知,谁可笑,并非嘴上说了就能算,还是看本事。既然你对《大日霸神决》如此自信,有什么强绝神通尽管使出来,我在这里等着你酝酿完毕,且只用单手迎战。”

“哗!”

众人再次沸腾了,云淡风轻的话语,却展现出了绝对的自信与难言的强势,这就是太初真龙体,完全没有将太虚圣子放在眼中。

“都说年轻天骄个个心高气傲,他们很狂,但却有狂的本事。之前都觉得太虚圣子霸道狂傲,可是太初真龙体更强势更狂傲!”

“唔,你们难道没有听说过太初真龙体以前的事迹吗?他本身就是这样的性子,面对低调的人他会非常低调,面对狂傲的人,他会更狂。只是没有想到短短一年的时间,他竟然精进了如此之多,看来突破不小,今日太虚圣子想要胜出,恐怕不容易了。”

“还是等他们以最强的神通来对碰后再论谁胜谁负吧,现在很难说……”

……

四周各种各样的议论声传到了耳中,楚枫的神色始终平静,没有丝毫波动。可是太虚圣子的眼眸中却有熊熊的火焰在燃烧,那种目光像是要在楚枫的身上洞穿出千万个窟窿,他满头黑发蓬飞,整个人彻底燃烧了起来,就像是一团金色的火焰。

刹那间,恐怖的气息席卷十方天地,那是来自太虚圣子的气息,其体表浮现的莲花燃烧神火,有难以形容的恐怖气息弥漫开来,铺天盖地,即便是相距甚远,也让远观的人们感到呼吸困难,炽热难当,只觉得肌体都要崩裂了。

“这是什么秘术,竟然如此恐怖……”

“莫非是《大日霸神诀》中的禁忌篇秘术,听说这种秘术只有太上长老与准圣主以上才有资格修炼,没有想到太虚圣子竟然修炼了这样的秘术,看来太虚圣主对他寄予厚望啊!”

“听说太虚圣地几脉的传承功法很有可能是半神开创的功法,其禁忌篇中记载的禁忌神通秘术非常的恐怖,否则在数万年前他们也不可能鼎盛到与半神传承媲美!”

“嘿,如此说来,太虚圣子倘若施展出禁忌秘术,太初真龙体多半要饮恨了,半神创开的禁忌神通,那可不是一般的手段可以抵挡的!”

……

人们在议论,而太虚圣子一直在酝酿,楚枫也没有出手,整个场面的气氛变得微妙而紧张。

此刻,对于楚枫来说,动手与不动手完全没有区别,结果都一样,没有任何悬念。他非常讨厌太虚圣子那自以为是的姿态,今日就是要当着无数人的面,将其在巅峰状态下镇压,只有这样才能更有力地打脸,才能平息他心中怒火。

“楚枫,你准备好接受本圣子的制裁了吗?大日霸神禁忌秘术一出,必将镇杀你到尸骨无存!”太虚圣子已经酝酿完毕了,他整个人如火神下凡,浑身都是金色的神火在饶绍,脑后的沉浮的神日也彻底化为了熊熊火焰,散发出的炽热气息更加恐怖了,让许多的修者肌体泛红,汗如雨下,面露惊骇的神色。

太虚圣子立身在百米外的空中,他双目逼视过来,非常的霸道与冷漠,完全是一种看蝼蚁般的眼神,并缓缓迈步向着楚枫逼近。

神火燃烧的炽热能量如海浪般缓缓涌来,空间层层扭曲,而后在这股能量下片片崩开。随着太虚圣子的脚步不断踏在空中,法则的气息弥漫开来,冥冥中有股神秘的“势”逐渐凝聚,拥有恐怖的压迫感。

面对气势攀升到极尽巅峰的太虚圣子,楚枫左手背负于身后,立身在原地,脚步都未曾挪动丝毫。他青衣猎猎,浓密的黑发在神能波动中飞舞,道:“犹记得当年在资材院的时候,你以高境界来压制我,当时我只是个初初踏上修炼路的小修士。时过七年,你的优势对于我来说已经是个笑话,什么《大日霸神诀》中的禁忌秘术,在我楚枫的眼中不堪一击!”

“卑微蝼蚁,也敢口出狂言!”太虚圣子迈动的脚步突然加速,“嗡”的踏碎了大片的虚空,紧接着只见他双臂一振,仰天长啸:“大日神莲朵朵绽!”

“轰——”

万丈金光照亮了天地,太虚圣子体表浮现的那些莲花全都飞了出来,脑后的沉浮的神日也瞬间飞到了楚枫的头顶上空,而后突然分裂成万千朵金色的火莲,一下子将整片空间都封印在了其中。

“唰——”

无尽的神莲金火倾泻而下,将那片封困的空间彻底变成了火海,恐怖的金色火焰散发出无比炙热的能量,刺目的光芒刺得成千上万的人眼睛滴血,根本不敢直视。

这种禁忌神通秘术恐怖惊人,让在场的所有人都露出惊骇的神色,几乎断定楚枫无法抵挡,如今被火海淹没,恐怕是死定了。

神莲在空中沉浮,其上有密集的神纹交织闪耀,源源不断倾泻出金色的火焰,将楚枫彻底淹没在金色的火海中,什么都看不到了。

广场的上空变得异常的安静,只有神莲沉浮火海燃烧,里面没有半点的动静。有些修为高深的人将神纹凝聚在双眼中强行凝视着火海,惊呼道:“难道太初真龙体已经被焚烧成灰烬了吗?”

“太初真龙体败了,在太虚圣子的禁忌秘术下形神俱灭,竟是败得如此的彻底!”

“半神开创的禁忌秘术太恐怖了,除非有同级别的禁忌神通,否则同阶中恐怕难有人能正面抵挡啊……”

“传说中强大的太初真龙体在太虚圣子的禁忌秘术下竟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

听到人们的议论声,太虚圣子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他立身在空中,双手不断演化,控制那些神莲倾泻出金色的火焰,冷笑道:“楚枫,你真是太让本圣子失望了,禁忌秘术一出,你竟然连抵挡的能力都没有,说到底你只是个卑微的蝼蚁,就算是身具太初真龙神血又如何,最终还是本圣子的踏脚石,注定只能在黄泉仰望本圣子伟岸英武的神姿!”

神莲围困的金色火海中依旧没有丝毫的动静,金色的火焰太过炽盛,如同海洋在汹涌起伏,完全看不到楚枫的身影,众人都以为他真的化为灰烬了。

亲眼目睹这一战的人们都认为楚枫凶多吉少,就连在远处观战的金元宝与妖月清以及燕云乱还有蓝心若都紧皱着眉头,充满了深深的担忧,只有沐晴雪的表情依旧那么平静,她气质清冷,眼中没有丝毫的波动。

“这就是太初真龙体,你们都看到了吧!这种血脉根本不像传说的那么强大,只是在万古岁月中被神化了而已。什么宇宙中几种最强的古血体质之一,根本是浪得虚名,不过就是比普通血脉强些罢了!”紫衣天王任我狂在远处的阁楼上不屑地说道,声音传出很远,如雷鸣般在人们的耳中回荡。

“紫衣兄言之有理,这种血脉就是浪得虚名,说什么在古时对抗过神禁绝地,我看根本就是别有用心的人刻意杜撰的,居心叵测!”陈一峰也出言附和,嘴角噙着冷笑。

此刻太虚圣子依旧在演化禁忌秘术,神莲与金色火海的气息越来越恐怖,可见他的内心中并没有如表面上那般轻视楚枫,口中却冷笑道:“本来只是想将太初真龙体击成重伤,而后将他踩在脚底,让他仰望本圣子的伟岸身姿。只可惜,太初真龙体浪得虚名,如此的不堪一击,太让本神子失望了!”

神莲封困的金色火海中仍然没有动静,其内部却有一缕缕金色的火焰不断消失。不过在神莲倾泻而出的火焰补充下,这点变化根本没有人能发现,即便是太虚圣子都没有丝毫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