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02章 强势镇压

第两百零二章 强势镇压

除了沐晴雪,所有人都认为楚枫已经身形俱灭了,事实上他却盘坐在神莲封困的火海中,以无上霸体金身硬生生抵挡了金色的火焰的恐怖能量。

金色的火海璀璨刺目,就算是能抵挡这种刺目神光的修者也无法看穿火海,所有人们根本真不知道里面的真实情况。

此刻,楚枫盘坐在火海中,肌体声闪烁金色的古篆,体内神能精气扩散到每个毛孔,那些毛孔如同漩涡般将金色火焰中的能量吸收到体内。

他之所以没有出手,是因为突然发现太虚圣子施展这种禁忌神通中竟然动用了本源精气,并且几乎将体内所有的神能都释放了出来。

这种情况下,楚枫突然想到,如果将这些神能吸收,或许能得到极大的好处,因为有本源精气的神能完全可以说是宝贵的修炼资源。

幽冥古殿中一年的时间,楚枫修炼到了神桥秘境三重天后期,而今只要有足够的资源便能在短时间内突破。倘若炼化生命石源液,至少需要三个月以上。

可是有了太虚圣子施展的禁忌秘术中的本源神能就不同了,这种精气只需要炼化加持在其中的元神意志,而后便可以彻底变成自己的神能精气,并且由于其中的法则是经过太虚圣子凝炼过的,对于楚枫来说也不需要化太多的时间去重新凝炼。

这片广场非常的安静,议论声早已经消失了,人们虽然绝对楚枫已经身形俱灭,可是却发现太虚圣子并没有撤回秘术,反而源源不断灌输着神能。

此刻,太虚圣子的脸色非常的苍白,这种禁忌秘术要施展出来本身就非常的不容易,需要消耗大量的神能精气,并且以他目前的境界还需要本源精气来加持。

“孟珂道友,你为何还不撤去秘术?”人群中的陈一峰露出惊讶的表情,道:“莫非那太初真龙体还没有被彻底炼化?”

太虚圣子不答,脸色却变得有些难看,本以为你楚枫早就身形俱灭了,可是先前他竟然感受到了金色火海中有异常的波动,其中的神能竟然在快速消失。

“莫非真的没有死?”紫衣天王任我狂的脸上也露出惊色,双眸如神灯般闪烁光芒,直直盯着金色的火海,可是却无法看穿金色火焰而窥到其中的情况。

太虚圣子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他感觉体内的神能精气快要到枯竭的地步了,可是金色火海中的能量却消失得更快了。虽然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但是他认为肯定是楚枫在施展手段化解金火的神能,这才使得神能消耗巨大。

“本圣子竟然小看了太初真龙体,他至今还在神莲火海中挣扎顽抗!”太虚圣子明显变得虚弱了起来,可是他却翻手拿出一大块生命石源液,疯狂吸收里面的精气来补充自身。

“轰——”

神莲封困的火海中突然传出轰响声,金色的火焰如海浪般翻腾了起来,可以清晰的看到一缕缕神纹与神能精气疯狂向着火海中央汇集而去。

在这种情况下,封困火海的神莲摇颤了起来,无尽的神能神火倾泻,那些炼化的花瓣从纯金色变成了淡金色,越来越淡,眼看就要消散了。

太虚圣子紧紧咬牙,一边以生命石源液补充消耗,一边封困灌输神能精气到神莲中,以此来加持火海中的火焰未能。

“哗——”

平静的广场四周突然喧闹了起来,人们没有想到楚枫竟然真的还活着,被恐怖的金色火焰吞没了整整半个时辰还能保住性命!

“太初真龙体没死,他竟然没有形神俱灭!”

“竟然能抵挡主太虚圣子的禁忌秘术,看来太初真龙体比我们想象中的更加强大啊!”

“唔,要是太初真龙体突破火海与神莲的封困,整个局势恐怕就会被彻底扭转过来。毕竟太虚圣子施展这种神通消耗的精气实在是太多了,此刻的他已经不在巅峰状态……”

……

就在人们满脸震惊,议论纷纷的时候,金色的火海内突然冲出一道身影,肌体上闪烁金色的古篆,浓密的黑发飞扬,一身青色的衣衫都完好无损。

“他竟然没有收到丝毫的伤害,这怎么可能……”

人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太不可思议了,同阶天骄战,谁能硬生生承受对方的禁忌秘术而连衣衫都不受损?这简直如同神话般!

“太虚圣子,你体内的神能精气还能支撑吗?”楚枫立身在金色火海的上空,浑身每个毛孔都化为漩涡,将火海中的能量源源不断吸入体内,道:“我希望这金色的神火能来得更猛烈些,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这样的话语让人们目瞪口呆,而太虚圣子的脸黑得跟煤炭似的,他已经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下,简直有种要吐血的感觉,双眼顿时充血,气得身躯颤抖,差点没暴走。

付出本源神能的代价施展禁忌秘术,本来是要镇杀楚枫,结果反而成全了对方,那些神能精气全都成为了对方的滋补品。

楚枫这样的手段真的让太虚圣子郁闷到要吐血,他脸上的肌肉快速抽搐着,眼眉跳动个不停,一口牙齿几乎要咬碎,黑发一下子倒竖了起来,仰天怒吼:“混账!我要活撕了你!”

“轰!”

太虚圣子的身体突然变大十几倍,一步踏向金色的火海,探出两只火焰腾腾的大手抓向楚枫,姿态非常的狂暴,像是一只癫狂的野兽。

“就凭你还做不到,再来一个太虚圣子都不行。”楚枫伸出手指左右摇动,在太虚圣子冲进火海的瞬间,他双臂一振,紫金血气轰然爆发,如同一汪紫金海洋决堤,滚滚血气震散了火海,冲击在四周的神莲与太虚圣子的身上。

神莲嗡嗡颤鸣,其上神纹承受了血气的冲击,很快就寸寸崩断,每一朵神莲都在顷刻间崩灭了。而太虚圣子的身体也被血气击退几十米,踩踏了大片的虚空。

楚枫身如疾风般追上太虚圣子,紫金色的血气手掌凝聚而出,当空拍落下来,如同一片浓缩的天宇镇压而下,那股狂霸的力量让太虚圣子瞳孔猛缩,满脸惊骇,他身形一动往后飞退,可是却来不及了,只能高举双手给抵挡。

“轰——”

楚枫的血气大手镇压下来,如同数座大岳齐落,太虚圣子地位身体直接冲空中坠落到了广场上,轰然巨响中将坚硬的地面都踩裂,双腿陷入大地半尺深。

这样的画面太震撼,楚枫左手背负,紧紧以右手凝聚出的血气幻化的手掌就将不可一世的太虚圣子压制,任其双手如何用力都无法脱困,身体不断往下沉,双腿颤抖得厉害。

“这就是你伟岸的身姿吗?”楚枫淡淡地说道,此刻说出这样的画面无异于狠狠抽了太虚圣子一个响亮的耳光。

“你……”

太虚圣子双手架住楚枫的血气大手,可是双腿却逐渐弯曲,他感受到了无以伦比的屈辱,尤其是感受到四周那些人们投来的目光,如同刀子般割裂着他的心。

“你什么你?给我跪下!”楚枫猛的一喝,血气手掌震动,力压万钧,太虚圣子只觉得浑身像是要崩开了似的,这股力量太过霸道,根本支撑不住,双腿轰然跪了下来,将地面撞击出两个深坑,石屑飞溅。

人们哗然,太虚圣子被镇压了,注定无法扭转局势,那般强势而来,却是这样的结局,出乎了人们的意料。

“孟珂道友,我来助你!”就在这时候,广场边沿的人群中突然冲出一道身影,“唰”的划破长空,一记大手印当空拍击向楚枫,发出风雷之声。

“陈一峰,你无耻,他们公平比斗,你参与进来是想以多欺少吗?”远处的阁楼上,燕云乱怒吼,迈步冲向广场。

就在人们以为楚枫会选择放开太虚圣子而暂避锋芒时,楚枫那只背负在身后的左手直接挥了出去,同时冷喝:“滚开!”

“轰!”

青色的衣袖在空中一拂,浩瀚的血气轰隆隆奔涌出去,一下子就崩开了大手印,重重轰击在陈一峰的身上,当场将其倒飞数十米,蹬蹬蹬连退十几步方才稳住身形。他不禁露出惊色,没有想到楚枫竟然强悍到了如此地步!

陈一峰回头对着人群中大喊:“诸位,你们还在等什么!太初真龙体今日在此出现,这是我们最好的机会,否则日后难寻齐踪影,再过数年,几乎不可压制!”

“言之有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人群立时有人回应,裘千道、赵子巽、梁青山、霍去归、林冲霄五人同时飞了出来。紧接着,紫衣天王任我狂也来到了广场中。

“既然你们要寻死,今日便将你们这些人全部镇杀于此!”一直静静站立在广场边沿的沐晴雪说完了,她的脸上布满了寒霜,美眸中充满冰冷的杀意,闪身挡住了六大年轻强者。

“月仙幽,这是我们与太初真龙体之间的事情,你何必来趟这浑水,莫非你觉得可以挡住我们所有人?”陈一峰沉着脸凝视着沐晴雪,心中对她充满了忌惮。

沐晴雪冰冷扫视六大年轻强者,伸手指向楚枫,道:“他是我夫君,你们要杀他,我自然要杀你们,至于能否挡住你们六人,不妨出手试试!”

整个场面瞬间变得寂静无声,人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清冷淡雅的月仙幽从来不对任何人假以辞色,而今却当众说楚枫是她的夫君,这比刚才的战斗还要让人震撼。

月仙幽的美是公认的,神州大地无人能比,那是超越了极限的美,在人们的心中她如同冰雪仙子般圣洁而不可亵渎,然而却在这里主动说出这样的话来。

“你……竟然与太初真龙体是这样的关系!”陈一峰的脸色阴沉了下来,其余五个年强者的脸色也很难看,这完全超乎了他们的意料。

“既然如此,今日就将你与太初真龙体全都留下!”人群中传来充满妒忌与怒火的声音,曾经那些在山脉内部小天地中与楚枫动过手的年轻强者也出现了,先后七人自人群中走了出来。

这样的阵势非常的强大,十二个年轻强者,联手之下有多么恐怖,这让人们无法想象,月仙幽虽强,可就算是与楚枫联手能挡住十二个同代强者吗?

“一群无耻之徒,你们也配称年强者吗?”燕云乱踏空而来,加入了这场对峙,他浑身缭绕黑色的魔纹,整个人充满了魔性,浓密的黑发狂乱飞舞,眸光冰冷地扫视紫衣天王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