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03章 七绝诛仙力

第两百零三章 七绝诛仙力

楚枫与太虚圣子之间的战斗演变成了众年轻强者之间的战斗.有些人沒有料到.但一分部人却早就想到了这个画面.

只是.月仙幽与燕云乱的出现却不在意料中.最让人们难以相信与接受的是月仙幽和楚枫竟然是情人的关系.不知道击碎了多少人的梦.无数的男性修者都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燕云乱.本打算杀了太初真龙体后再來对付你.可是却急着送上门來送死.既然如此今日一并成全了你.”紫衣天王任我狂冷漠地看着燕云乱.他们两个的战斗姿态有些相似.有种说不出的狂野.

“哟.紫衣天王.”妖月清与金元宝也來到了广场上空.他挽了个兰花指.娇滴滴说道:“看你如此自信.何不与楚兄弟单对单一战.奴家可是记得你紫衣天王曾在这荒城内喊话.言称太初真龙体名过其实.根本不值一提.三招内便可镇杀.以往的豪情去哪儿了.为何现在要群起而攻之呢.”

阴性灵魂占据身体主导的妖月清让紫衣天王和陈一峰等人脸上的肌肉全都认不出**.只觉得浑身直冒鸡皮疙瘩.但是他们的眼神却越來越冷了.

“你们三人今日是一定要阻挡我们了.”陈一峰的眼中露出毫不掩饰的浓烈杀机.他与裘千道等人对楚枫的杀意是非常炽烈的.

当年在九龙山脉的深渊裂缝边一战.六人联手都沒有能杀死楚枫.反而还被打伤.这是留在他们心中永远的烙印.想要将其抹去.只有杀了楚枫.这样才能消除道心上的瑕疵.

“哈哈哈.”这时候人群中传來笑声.几名年轻强者分开人群走了出來.虚空踏步來到陈一峰等人的身边.道:“本來今日只想看看热闹.沒想到竟是如此的精纯.同为年轻强者.我们又岂能错过.”

“言之有理.太初真龙体的手段我们已经见识了.的确是很强.不过月仙子是否如人们所说的那般强大还尚未可知.今日有幸讨教神通.还望不啬赐教.”

“听闻月仙子在数年前便能镇杀某些老辈人物.想必如今更是高深莫测.我们很想领教领教月仙子的神通.”

……

广场四周的人群中不断有年轻强者走出來.其中一些人月仙幽并不认识.可是楚枫与燕云乱等人却认得.全都是曾经在九龙山脉内部的小天地中交过手的人.

这些年轻强者每个人都带着浓烈的杀机.显然是还记恨楚枫当年从他们的面前抢走了虚空神珠.同时也将他当做了争雄路上的强敌.想要趁机将他围杀于此.

“哈哈哈.楚枫.今日你死定了.”太虚圣子被紫金色的血气大手压得跪在地上.可是眼神却疯狂的疯狂.扭曲的脸上充满了狰狞的笑容.

“是吗.”楚枫微眯着眼睛看向太虚圣子.血气手掌轻轻震动.道:“我若想走.谁都留不住.恐怕会让你很失望.”

太虚圣子只觉得血气手掌上传來一股恐怖的力量.身躯一颤.“噗”的喷出鲜血.脸色更加的苍白了.他狰狞地盯着楚枫.眼神疯狂而阴冷.

“你是在仰望我吗.可惜我的身姿不够伟岸.”楚枫淡淡地说道.这让太虚圣子心口一窒.一口浓血再次喷了出來.这种羞辱让他无比的屈辱.心中的暴戾之火熊熊燃烧.恨不得立刻将面前的楚枫撕成碎片.

“七年的恩怨.今日也该彻底清算了.太虚圣地良莠不齐.我也算是为圣地拔出了毒瘤.”楚枫的眼神突然变得异常冷漠.在太虚圣子惊恐的眼神中.他并指疾点.一道道凌厉的指芒洞穿太虚圣子的神海与神脏以及神脉.将其寸寸崩断.其一身的修为顿时全废.

“你……你竟然废了我所有的秘境……”太虚圣子痛在抽搐.整张脸都扭曲了起來.他以异常凶狠与怨毒的眼神盯着楚枫.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叫:“我就算化为厉鬼也不会放过你.”

“很好.我会等着你化为厉鬼來找我.届时再镇杀你一次.”楚枫的脸上尽是冷意.声音能寒到人的骨头缝里.话落.他伸手在虚空中一抓.广场的一名修者身上的战枪“唰”的飞到了手中.

“砰.”

楚枫一脚将太虚圣子的身体踢飞.紧接着掷出手中的战枪.“噗”的洞穿太虚圣子的眉心.带着其身体飞出数千米.而后“叮”的一声.钉在了广场边沿的十丈牌坊上.鲜红的血液顺着枪身流向枪柄.而后“嗒嗒”滴落.

整个广场以及周围都鸦雀无声.甚至落针可闻.

此刻.人们似乎连呼吸都忘记了.目光全都落在被钉死在牌坊的石匾上的太虚圣子.那血液是如此的触目心惊.

流血事件.众人并未少见.曾经楚枫镇杀秦族强者的时候.场面比现在血腥太多.可是给人的震撼却远远不能与此刻相比.因为死的人是太虚圣地的圣子.

太虚圣子双目圆瞪.瞳孔中凝聚着惊恐与不甘.他的无光彻底扭曲到了一起.看起來简直不像是人的脸了.非常的狰狞可怖.

“圣子.”

“圣子.”

……

人群有几名神日峰的弟子冲了出來.他们又悲又怒.沒想到圣子竟然就这样被楚枫给当众镇杀了.

“楚枫.你罪大恶极.竟然连圣子都敢杀.圣主一定不会放过你.”

“你会被碎尸万段.”

对于这些狠话.楚枫根本不想理会.也沒有要对那几个神日峰弟子出手的意思.如今的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连精英弟子都难以抵挡的小修士.这些神日峰的弟子根本不值得他出手.

“太初真龙体.我们不得不佩服你的胆量.竟然敢当众镇杀太虚圣子.”一名身穿黑衣的年轻强者冷漠地说道.很快又笑了起來.道:“不过你杀与不杀他都不要重了.今日注定是死路一条.就算是将遮天给捅破了.太虚圣地也沒有办法.除非将來去阴曹地府找你.”

楚枫的神色冷漠而平静.他來到沐晴雪与燕云乱等人的身边.淡淡地看着对面的年轻强者们.目光扫过.道:“三十余人.的确是很强的阵势.可惜就凭你们也想留下我们.恐怕还办不到.”

“哈哈哈.”陈一峰仰天狂笑.他眼皮跳动.眸光中寒光闪个不停.抬指遥指楚枫.道:“你还真是嚣狂到不可一世.你以为还能如上次在小天地中那般轻易逃脱吗.”

“跟他说这么多做什么.直接动手杀他们.”

“我们十人对付月仙幽和燕云乱他们.你们合力击杀楚枫.”

三十几个年轻强者齐齐行动.将楚枫和沐晴雪等人分割开來.各自围困.这里的气氛顿时紧张到了极致.

沐晴雪被七个年轻强者围在中央.燕云乱与金元宝以及妖月清每人都只有一个对手.而楚枫则独自面临二十余人.

在这种情况下.几乎沒有人认为楚枫他们能占据上风.毕竟每一个年轻强者都是出类拔萃的人物.拥有强大的禁域.沒有谁是省油的灯.

同样情况下.年轻强者之间都是单独对战.以多战少的情况很少出现.而这种二十余人围杀一人的情况在自古以來都少见.

“太初真龙体.今日你休想遁走.这片广场周围的虚空已经被封印.你的虚空神珠起不到作用.”紫衣天王冷漠望來.他立身在那里.紫气涛涛.整个充满了自信.

“轰”

突然.沐晴雪与七个年强者之间的战斗爆发了.璀璨的仙光瞬间照亮了天地.茫茫一片.各种神通绽放.神纹千万缕.洞穿十方虚空.

炽盛的仙光中.沐晴雪如仙女立身在那里.白衣飘飘.青丝飞扬.身体周围有仙光流转的盾牌在缭绕.所有的神通轰杀而來全都被仙盾化解.根本无法击中她的身体.可谓万法不沾身.

“这是什么防御神通.竟然如此了得.”

所有人都震惊.这种仙光流转的盾牌太逆天了.那些神通轰杀在其上.如同石沉大海.竟然连半点反应都沒有.所有的杀力在顷刻间被消磨了个干净.

就在这时候.沐晴雪体内冲出万缕仙光.在其身后凝聚成一道模糊的女子身影.一股难以言喻的恐怖的气息瞬间笼罩天地六合.且不管从哪个方位看去.那道身影都是背对众生.根本看不到其正面.

女子虚影浮现的同时.沐晴雪的身周出现了密集的仙纹.快速向着她的手心汇集.只见她玉手一挥.一道炽盛的仙芒迸射而出.恐怖的气息瞬间渗透到每个人的心中.让人感到战栗.

“诛仙力.”

“那是诛仙力.怎么可能.”

“快躲开.不能硬接.”

七大年轻强者惊恐莫名.他们以最快的速度闪躲.可惜有人始终是慢了.而且被诛仙力锁定.想要避开几乎不可能.

“噗.”

恐怖绝伦的诛仙力瞬间洞穿了一名年轻强者的眉心.其整颗头颅直接炸开.画面非常的血腥.

“不可能.她怎么会七绝天神的诛仙力.”

其余的六个年轻强者心有余悸.七绝天神威名镇古今.其任何神通秘术都足以让人胆寒.这种诛仙力号称可以诛杀仙神.绝世恐怖.

此时此刻.被震惊到了紫衣天王与陈一峰等人终于回过了神來.大声说道:“我们联手尽快镇杀掉太初真龙体.然后再帮他们对付月仙幽.绝对不能让他们任何一个人活下來.否则后患无穷.”

“轰.”

围困楚枫的年轻强者出手了.紫衣天王任我狂最先出手.双臂挥动.演化出一道山岳般的紫色大手印.如天宇镇压而下.隆隆声中大片的虚空直接崩灭.威势惊天.

楚枫眼睛微眯.面对二十几个年轻强者的围攻.就算他再有自信也不敢轻敌.稍有大意将会万劫不复.就在紫色的大手印镇压而來的时候.他冲天而起迎向大手印.同时施展《伐字诀》.于手掌心中演化出一片朦胧的掌中世界.有太初精气在沉浮.

掌中世界仿佛可以包容万象.吞噬宇宙星空.它像是一头巨兽张开的大嘴.一下子就将紫色的大手印给吸入了其中.

这一切都在电光火石间.楚枫的身体侧移.脚步迈动.如流光般“唰”的冲出了二十几个年轻强者的围困空间.与此同时.体内的太初神海运转.万千嫩绿的枝条伸出.柔软的枝条上神纹交织.枝条的尖端锋锐无比.轻易刺穿了虚空.如同鞭子般在空中舞动.杀向每一个年轻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