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05章 无上身姿慑群雄

第两百零五章 无上身姿慑群雄

楚枫下定决心要将出手的这些年轻强者全部镇杀于此.然而东城区却传來了苍老的声音.这声音有大道轰鸣.初始听着很轻缓.可是传入耳中却如黄钟大吕敲响.

好强.强到深不可测.

这是楚枫与沐晴雪的第一反应.他们看向彼此.而后同时想眸光投向东城区.想要看看到底个怎样的强者.

然而.东城区的上空沒有丝毫的异常.更沒有任何的身影出现.那些想要围杀楚枫的年轻强者也都看向东城区.一个个脸色阴沉.其中一人大声说道:“前辈你究竟是谁.为何要插手我们这些后辈的事情.莫非你认识太初真龙体.今日是刻意來庇护他的吗.”

“有道是.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你们当真是不想活了吗.”苍老的声音再次传來.在每个人的耳边回荡.

众年轻强者脸色阴晴不定.他们沒有明白神秘强者的意思.到底是说他们不是楚枫的对手.再斗下去是自寻死路.还说他会庇护楚枫而亲自对他们出手.

年轻强者们犹豫了.因为不能确定.所以谁都不敢动手.担心会激怒暗中那个神秘强者.到时候他们都得吃爆亏.说不定将性命白白丢在这里.

“可恶”陈一峰咬牙切齿.低声怒骂.而后骤然盯向楚枫.眸光森寒:“太初真龙体.算你走运.有神秘强者暗中庇护.今日暂且饶你不死.他日再相遇.定斩你项上人头.”

“怎么.难道你们就想这样一走了之.”楚枫的嘴角泛起冷笑.双眸中杀意炽烈.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岂会轻易改变.

“你想怎样”陈一峰黑发倒竖.眼神更加冰冷了.道:“别以为有神秘强者暗中相助就可以狐假虎威.”

“我想怎样.自然是将你们的性命全都留下來.”楚枫眸如冷电.浑身精血沸腾.神能近乎狂暴.体内“唰唰唰”飞出数百柄古意沧桑的古剑.每一柄都散发出惊人的杀气.

这是他第一次将剑冢中得到的古剑全都祭出來.因为血气消耗巨大.沒有办法长时间作战.只有以最强杀伐手段來斩杀敌人.

惊人的杀伐弥漫开來.这片广场顿时就被笼罩了.所有人都感觉到遍体生寒.心中惊悚莫名.这些古剑太恐怖了.绝对是杀器.有神秘的力量蕴含其中.倘若被其伤到肯定很难治愈.

“哈哈哈.”紫衣天王任我狂仰天狂笑了起來.抬指遥指楚枫喝道:“要不是有神秘强者暗中庇护着你.我们今日必取你性命.你能逃过一劫已经是大幸.此刻却还想留下我们的性命.真是不自量力可笑至极.”

“就凭你现在的虚弱状态吗.你是不是以为月仙幽得到七绝天神的传承就能力战我们二十人.不知道你是无知还是可笑.”

“唰.”

回应那个年轻强者的是一柄凌厉的古剑.如金光般洞穿长空.速度迅疾如电.迸射出数十米长的剑气.拉起一道长长的光尾.

“噗.”

那个年轻强者话语刚落.连嘴都未來得及闭上.剑气便已经划过他的脖子.在其上留下一道清晰可见的血痕.当剑气敛去.古剑倒转而回.重新在楚枫的身周沉浮时.那个年轻强者的脖子上的剑痕方才开始浸出血液.

“你……你……”他瞪大着眼睛惊恐地看着叶辰.抬手指向他.嘴唇开合着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來.而脖子上的剑痕中血液激射而出.如同喷泉似的.

他伸手紧紧捂住脖子.身体上神能精气沸腾.想要阻止血液继续外流.可是却发现剑气早已经渗透到体内.疯狂破坏生机的同时.还将让他的神能精气都冲散了.根本凝聚不起來.

“不……”

那个年轻强者发出惊恐与不敢的叫声.他在空中挣扎与抽搐.整个人如同癫狂了似的.但很快就直直栽落下去.轰然砸在广场上.将青石地面都砸裂了.出现一个人形印记.

“杀你不过弹指间.何须巅峰时.”楚枫淡淡地说道.身周沉浮的数百古剑让众年轻强者忌惮不已.眼中全都露出惊色.看到身边的一个强者就这样被轻易击杀.这种感觉让他们有种莫名的恐惧.

“铮铮铮”

楚枫身周与头顶上空沉浮的古剑突然铮鸣了起來.这些古老的战剑当年不知道斩杀了多少的强者.沾染了多少的血液.此刻战剑铮鸣.惊天的杀伐之气冲霄而上.吓得众年轻强者蹬蹬蹬退步.全都充满了戒备.

“无需我的女人出手.今日我楚枫一人杀你们全部.”楚枫眸如冷电.黑发飞扬.如同一尊杀神临世.此刻的他受到古老战剑的影响.杀意冲霄.

这是他的强大兵器.之前为了应证自身的战斗力而沒有祭出.此刻将这些古老战剑祭出.战斗力直接飙升.谁都不敢撄锋.

“你狂妄.”紫衣天王的脸色非常的阴沉.当初狂言要镇杀楚枫.而今数十人联手都不是其对手.这无异于在他的脸上狠狠抽了几个耳光.让他感觉非常的难受与丢脸.

“是否狂妄.割下你的头颅便知.”楚枫眼神冷漠.睥睨十九个年轻强者.他携着数百古老战剑强势迈步.脚步落在空中如大岳震击.脚下的空间如玻璃般破碎.裂痕密布宛如蜘蛛网.那股恐怖的血气波动让人感到惊悚.

“轰”

楚枫的脚步缓慢而富有节奏.每一步踏在空中都让大片的空间碎裂.四周的建筑隆隆摇颤.惊得十九个年轻强者忍不住蹬蹬退步.

他们的脸色非常的难看.对于楚枫身周铮鸣的古剑忌惮万分.每当楚枫逼近一步.他们便不由自主跟着后退一步.这种一人震慑十九个同代强者的场面极度震撼人们的视觉与心理.

众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需要何等的威势才能做到这种程度.同为年轻天骄.彼此间的差距说來是有限的.可是楚枫却在数十人的围攻下强势反杀.而今还未出手便震慑群强.以绝对的强势压制对手的气势.使对手根本生不起战斗意志.

“太初真龙体竟然强悍到了如此地步吗.一人震慑群雄.让十九个年轻强者连动手都不敢……”

“自古以來都说太初真龙体如何了得.以往只闻其名.而今总算是真正见识到这种血脉的恐怖与可怕.同阶中谁与争锋.”

“无敌了.自此后太初真龙体在同阶中真的无敌了.恐怕沒有人能压制.”

“这个时代是个大世.无尽天骄横空出世.年轻强者如过江之鲫.可是有了太初真龙体.所谓的年轻强者恐怕注定只是悲剧.”

……

人们议论纷纷.对于楚枫的战斗力与威势而惊叹.看着催动数百古剑的楚枫.他们有种高山仰止的感觉.仿佛觉得他就是一座屹立在那里的大山.已经真正的崛起了.

各种各样的议论声传到众年轻强者的耳中.如此一个个无形的耳光抽在他们的脸上.火辣辣的痛.同时内心中感受到深深的挫败与屈辱感.

什么是年轻强者.可以说他们都是天才.有种远胜常人的悟性与天资.在宗门或家族内都是重点栽培的对象.从小都笼罩着光环.被人所敬畏与羡慕.

可是今日在这荒城却当着上千万人的面被楚枫逼得不断退步.他们想要冲上去杀了楚枫.可是却知道自己根本办不到.先前那个被割喉的年轻强者就是前车之鉴.血淋淋的教训摆在眼前.谁会愿意去白白送死.

深深的屈辱感如野兽般啃噬着年轻强者们的心.让他几欲发狂.眼眸中充满深深的怨毒.可是在楚枫缓缓逼近的脚步下却仍旧在退步.

什么骄傲.什么尊严.在生命的面前都变得不重要了.他们不想死.他们是年轻强者.有着光明的未來.死在这里事实在太不值得了.

可是楚枫的杀意太浓烈.冷漠的双眸中寒光闪烁.几乎要夺眶而出.身周与头顶上空沉浮的古老战剑铮鸣.杀伐之气如冷风刮过.钻入了骨头缝里.让他们感到遍体冰寒.嗅到了死亡的气息.心中被恐惧所笼罩.

“你……你到底想怎样.”有年轻强者中收不了这种压力了.看着楚枫不断逼近.死亡的阴影几乎将他淹沒.忍不住色厉内荏地喝道.

楚枫的脸上沒有丝毫情感波动.一边迈动脚步.一边说道:“自然是宰杀你们.”

听到这话的人们顿时“哗”的沸腾了起來.楚枫竟然用宰杀二字.可见对这些年轻强者们何等的轻视.完全将他们当做了牲口.而不是对手.

“你……你……”

年轻强者们们气得身躯猛烈颤抖.尤其是紫衣天王任我狂与陈一峰等人.差点沒有吐血.这是毫不掩饰的羞辱.对于他们來说.沒有什么比这让他觉得屈辱的事情了.

“话不可说尽.事不可做尽.凡事太尽.则缘分早尽.小兄弟.得饶人处且饶人.须知有时候退则是尽.尽则是绝.”就在楚枫不断逼近那些年轻强者.古老战剑上的杀伐之气越來越浓烈的时候.东城区再次传來苍老的声音.

这道声音蕴含神奇的力量.竟然一下子就消除了楚枫体内的杀意.而那些铮鸣的古老战剑也都平静了下來.

楚枫眼中闪过一抹神光.转身看向东城区.道:“我若不尽.则对手尽.则缘分势必早尽.在下知前辈一番好意.但事已至此唯有做尽.”

“小兄弟.今日之事不可尽.且听老朽一言.与其打打杀杀.不如來此陪老朽品茶如何.”苍老的声音远远传來.不等楚枫回应.他便感到自己的身体被神秘的力量禁锢了.并且不由自主向着东城区飞去.

“前辈你……”

楚枫心中骇然.这种手段实在是神鬼莫测.相距数百里就能将他禁锢并且强行带离.幸好不是敌人.否则怕是无人能挡.

“前辈且慢.还有我的朋友.能否一起.”

“那个女子可以.其他人就算了吧.”老人这般回应.而后沐晴雪的身体也不由自主飞向东城区.而且速度奇快.瞬间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楚枫和沐晴雪一走.紫衣天王与陈一峰等人只觉得那股恐怖的杀伐与压迫感顿消.他们脸色铁青.睚眦欲裂.仰天怒吼.如同凶兽咆哮.惊得四周的人群纷纷退避.

“我紫衣天王同阶无敌.三招内便可镇杀太初真龙体.啧啧好大的威风.果真是拥有无上势神姿啊.”人群中有人嗷唠一嗓子.气得紫衣天王任我狂满头黑发倒竖.一个趔趄.差点沒吐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