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06章 血脉宿敌

第两百零六章 血脉宿敌

紫衣天王任我狂以前太嚣张太狂傲了.今日被楚枫震慑到不敢动手.本就颜面丢尽.此刻又被人出言讥讽.气得差点暴走.

“金元宝.你个杀猪的.本天王总有一日要取你项上人头.”任我狂的眼神阴森并冰寒.简直不像是人的眼睛了.他看着驾驭虹芒远去的金元宝等人.杀意冲霄.

“哈哈哈.”金元宝的大笑.以腹语回应道:“刚才还是别人的手下败将.此刻却大言不惭.你祖宗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哥不屑与你这种自大的货色计较.拜拜.”

“你……”任我狂身体一震.气血直冲喉间.差点喷了出來.他恨他怒.可惜却无处发泄.此刻更是沒有脸面再多待片刻.怒吼声中破空而去.其余的年轻强者们也尽皆离开.一场年轻强者间的大战彻底拉下了帷幕.

人们看着年轻强者们远去的背影.很快就沸腾了起來.全都在议论楚枫和沐晴雪.他们并不知道沐晴雪的身份.只知道她是月仙幽.

楚枫的强大超乎了所有人的意料.沐晴雪的强大也让人们难以置信.特别是她得到了七绝天神的传承.这个消息如同在荒城内投下了重磅炸弹.

消息传得很快.本身楚枫和晴雪的事情在荒城已经是人尽皆知.不过片刻便通过传送阵台传到了东域和北域以及西域.如同风暴般席卷整个东方神州大地.

而楚枫此刻却在东城区的一座古旧老屋中.他与晴雪坐在一张烙满了岁月的痕迹的石桌前.对面坐着一个头发花白.满脸皱纹.身形佝偻的老人.

这个老人看上去已经是古稀之年了.非常的苍老.脸上的皱纹如同刀刻.双眼浑浊无光.可是楚枫和晴雪却知道.老人根本不像表面上看起來那么平凡.他是一个高深莫测的强者.

荒城内竟然还隐藏着这样一个强悍的老人.若不是老人主动显露出來.并且邀请他们來此喝茶.谁都不会想到神秘强者会是他.

老人很平静.面目慈祥可亲.自从将楚枫和晴雪带到这里就沒有说过一句话.他只是坐在那里静静地煮着茶水.将几片如缕玛瑙般晶莹剔透的茶叶放入茶壶中.而后以道火煮沸.

汩汩沸腾的茶水溢出沁人心脾的清香.这种香味吸入鼻间.自动流转到身体各处.楚枫感觉到体内那些吸收从太虚圣子的禁忌神通中吸收的精气正在快速化开.这让他非常的震惊.

“前辈.这是什么茶.”

“合道茶.”老人满脸慈祥.笑道:“这种茶叶來之不易.老朽也是在千年前无意中得到一些.对于老朽來说这些茶叶是沒有什么用了.不过对于你们这样的修者來说却有奇效.”

“前辈.这茶叶的确是奇物.只是闻其香味便能化开体内的未曾來得及炼化的精气.可想而知.倘若饮下刺茶.效果必定更佳.”

老人随和地笑道:“此茶名合道.具有融合法则与道则碎片.加速炼化精气的功效.小兄弟若是需要.老朽可以煮些茶水让你带走.日后需要时便可饮用些许.”

“多谢前辈恩赐.”楚枫大喜.沒有想到老人如此的慷慨.要将这般珍贵的茶叶送给他.当下说道:“不劳烦前辈.前辈只需增给晚辈几片茶叶即可.晚辈自己煮便好.”

“不可.老朽若将茶叶给你便是浪费.你拿去完全沒有用.”老人笑着摇头.而后解释道:“此茶叶需用精纯道火沸煮.方能让其拥有合道的效果.老朽待会再煮上一壶.你们带上.日后需要的时候小饮一口即可.”

“原來是这样……”楚枫愕然.赶紧道谢:“多谢前辈成全.不知前辈为何隐居于荒城.此地的惊色更是凄凉.远远比不上东域神城……”

老人的眼中露出些许回忆之色.道:“此地留下了许多美好难忘的回忆.老朽已经到了暮年.不想再去别处.只想安安静静守着那些回忆度过余生……”

楚枫不再言语.回忆对于老人來说或许是个沉重的话題.因为回忆再美好.始终都已经过去了.曾经的那些美好已经不在.无法触摸.

老人煮好了茶.给楚枫和晴雪斟上一杯.而后说道:“当年曾听闻秦家逼死了真龙体.沒想到你竟然能从龙渊泽那样的地方走出來.这个大世已经來临.想必用不了太长的岁月就会步入鼎盛.在未來的鼎盛大世中.又如何能少了你这种血脉……”

楚枫心中微微一惊.突然意识到这样一个深不可测的老人.对于修炼界的事情肯定知道得很多.或许对于太初真龙体也了解的很多.不禁问道:“前辈.您是否对我这种血脉甚为了解.晚辈虽然身为太初真龙体.但对自己的血脉却不甚了解.若前辈知晓.还望告知.”

“小兄弟恐怕要失望了……”老人摇了摇头.道:“真正了解太初真龙体的人除了这种体质本身.恐怕也只有其身边最亲近的人.自古以來八大盖世真龙体.虽然无敌九天十地.但他们修炼的功法与神通等等.世人知道的都很少.”

说到这里.老人似乎想到了什么.神色变得凝重起來.道:“有件事情老朽需提醒你.太初真龙体有几大宿敌.除却金翅大鹏血脉.还有几种古老的强大血脉.”

“我这种血脉除了金翅大鹏还有别的宿敌.”楚枫不免感到吃惊.这是他从未听说过的事情.不禁问道:“不知道是哪几种血脉.有多么强大.还望前辈告知.”

“那是几种非常古老的血脉.很少出现在世人的眼中.据说在我们这颗生命古星上已经有上百万年未曾出现过了.不过在这个大世中.这几种血脉肯定会出现.到时候你若遇上千万不要轻敌.”

“这几种血脉中有一种血脉叫做混沌霸体.想必你们都听说过.除此之外还有两种古老血脉.分别为不死邪体和天魔战体.”

楚枫眉头微皱.不死邪体与天魔战体的确是第一次听说.既然老人如此慎重的提醒他.那么足以说明这两种血脉都异常强大.

“不死邪体与天魔战体鲜有人知.因为他们从未出现在这颗生命古星上.而混沌霸体则在百多万年前出现过一次.所以人们才知道这种血脉的存在.这三种血脉都拥有各自的天赋与传承秘术.各有所长.在排名上与你这种太初真龙体齐名.是你最强劲的对手.”

“前辈可知道这三种血脉为何会成为太初真龙体的宿敌.”

老人摇了摇头:“具体原因恐怕沒有人知道.不过老朽发现这三种血脉都是在混沌时期诞生的.或许在那个时期中.你的这种血脉与那三种血脉接下了什么不解的仇怨.若要追究起來.太过遥远.那时候宇宙中还鲜有生灵.比洪荒时期还早.所有的推论也只是猜测罢了.无法肯定.”

楚枫沉默.在那久远到无法追溯的年代有太多秘辛.两三百万年來都沒有人能解开那些谜团.

老人看着沉默的楚枫.叹道:“老朽有一言要告诫你.有事情尚不可做尽.比如今日之事.你可想过.倘若你将他们全部杀掉.将会有怎样的后果.”

“多谢前辈提醒.不过此事晚辈自然想过.否则一开始就祭出兵器将他们镇杀.也不至于陷入苦战.消耗大量的血气.”

“你不了解那些大势力.一旦真正激怒他们.恐怕事情会超过你的意料.那些年轻强者大都是大势力中某些掌权人物的嫡系子孙.且來自这颗古星的各个大陆.你若将他们杀死.届时必有某些大势力会派出道宫境界的人物來取你性命.以你们目前的境界.根本沒有办法对抗.”

“届时.她因为特殊的原因可保无恙.可是你却是九死一生.毕竟你的身后沒有强大的势力做靠山.而楚家至今都不愿意承认你的身份.所以.目前你不易树敌太多.你也远远沒有到无所顾忌的程度.等将來踏入道主境方可随心所欲.”

楚枫沒有说话.晴雪却忍不住开口了.她看向楚枫道:“前辈言之有理.当时我正是考虑到这些才征求你的意见.沒想到你还是决定要杀了他们.”

“是我考虑不周.目前境界尚低.那些大势力中随便出來些老辈强者就能对我产生巨大的威胁.在这种情况下我应该要隐忍.”

“其实也不能怪你.真龙体这种血脉受到太多不公平的对待.心中的愤怒必然是很浓烈的.只是为了将來的路能都得更远.有时候就应该放下來自这种血脉的骨子里的霸道与骄傲.只有这样才能创造更多的生存机会.你的路远远比其他血脉的路都艰辛.而这个大世也不能缺少你这种血脉.”

“前辈的教诲.晚辈会铭记在心.今日多谢前辈出手制止.同时也感谢前辈的盛情款待.”楚枫诚声说道.这些年來经历了太多.虽然说远远比以往成熟了.但还是有估算错误考虑不周的地方.对于老人说的话他都虚心接受.

他很清楚.命不是自己一个人的.身边有晴雪.远方还有母亲.还有挂牵着自己的雨馨.龙渊泽中还有那么多的故人.若是就这样倒下了.定会让他们伤心欲绝.届时晴雪和母亲恐怕会生无可恋.

接下來.楚枫和晴雪以及老人坐在石桌边慢慢品茶.他们沒有再谈论别的事情.

茶水入腹.化为缕缕气流涌向周身各处.而后汇集到丹田神海.楚枫感到体内那些未來得及炼化的精气以比以往快上百倍的时间化为自身的神能精气.快速填充着神海.而后涌向神脏.再滋养神纹秘境的各部位血肉.最后涌向神桥.

第三条经脉本來已经神化了大部分.而今在这股神能精气下.剩下的小段经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神桥.这种飞速提升的感觉让楚枫如同置身于梦境.若不是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他完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轰隆隆.”

楚枫的体内爆发出海啸般的声音.浑身每一寸肌肤都在发光.每一个毛孔都在往外溢出精气.不过短短两个时辰而已.第三条境界彻底化为了神桥.体表的金光瞬间内敛.

神桥秘境四重天.

楚枫突破了.不管是神能精气与肉身血气都提升了一大截.原本大量消耗的血气也恢复到了巅峰状态.整个人神采奕奕.双目神光璀璨.如同两盏闪耀的神灯.

PS:年三十.枫落在此给大家拜年了.祝愿大家财源滚滚.事事如意.学业进步.事业腾达.阖家欢乐.幸福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