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神道

第207章 逍遥宫

第两百零七章 逍遥宫

神桥秘境四重天,楚枫从未想过会在如此短的时间内突破到这个境界,他有些激动,此时都觉得有些不真实。

老人已经煮好了第二壶合道茶,他拿出一个玉质的小瓶,其中内藏乾坤,将整壶茶水都装了进去,然后交到楚枫的手中。

“好好利用合道茶,争取在短时间内进入道宫境界,老朽估计快要变天了,唯有提升境界才能让安全得到保障。”

“前辈,您指的变天是……”楚枫感到不解。

老人摇头叹息:“九龙山脉一事让变化提前到来,东域神城恐怕很快就会迎来不速之客,同时大陆各地都会陆续发生变化,抓紧时间吧。”老人说话起身走进里屋,不再离开楚枫和晴雪了。

楚枫和晴雪看了看彼此,随即站起身来,向着里屋拜了拜:“前辈,晚辈就此告辞,他日再来看望您老人家。”

荒城非常不平静,楚枫和晴雪改形换貌走在大街上,各种议论声传入耳中,几乎都是关于他和晴雪的话题。

他们在城中打听关于矿匪的事情,将得到的各种消息综合起来,最后猜测到了黄衣青年的身份。

距离荒城南方万里余里之遥的地方有个逍遥宫,其主人正是这片地域最强的几股矿匪之一的头子——松赞青。其有个弟子,常年喜好穿着黄?色锦衣,根据人们的描述,与楚枫和晴雪曾经看到的那个黄衣青年非常相似。

打听到这些消息,弄清楚了逍遥宫的位置,楚枫和晴雪准备立刻离开荒城前往逍遥宫附近,弄清楚黄衣青年曾经说过的那个计划到底何时进行,目标又是哪个大势力的矿区。

正当他们向着城外走去的时候,一道身影自城外疾飞而回,如苍鹰般划破长空,正是被熊孩子引出城的秦重山。

此刻方才返回,可见他追熊孩子追出了多远,显然是发觉不对劲了,所以才火急火燎的赶回来,脸色非常的阴沉,眼中闪烁着怒火。

刚进入城中,秦重山便听到了人们的议论声,他不禁停了下来,当得知楚枫就在他离开后就出现了,而且还于大批的年轻强者在城中的广场上大战时,那张老脸就更加的阴沉了。

“该死!没想到他们竟然真的是一伙的,目的就是要将老夫引出荒城,可为何家族中的弟子没有通过特殊手段将消息传递给老夫?”

秦重山立身在临近城门的街道上空,目光望向荒城内的驻地,突然之间仿佛想到了什么,面色大变,“唰”的消失在原地。

楚枫的脸上不禁浮现出了笑意,他拉着晴雪向着城门走去。就在他们刚出城没走多远,城内传承撕心裂肺的怒吼声:“可恶!实在可恶!老夫必将碎尸万段!啊!!”

秦族在荒城的大院内,秦重山气得浑身抖动,睚眦欲裂,满头花白的头发根根倒竖,看着满地的尸体与那些凝固的血液,心中的杀意如同火焰沸腾,一口老牙都要咬碎了!

他快速在大院内查看,发现这里早已经没有了活人,在此的秦族所有人全都被杀死了,躺在地上变成了冰冷的尸体。

“千百年来,还没有人敢如此挑衅我们秦族!太初真龙体,老夫一定要将你抽筋剥皮!”秦重山声声怒吼,如同凶兽在咆哮,声音震动十方,响遍整个荒城,惊得人们目瞪口呆,全都向着秦族大院而去,想要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想到老夫一世英名,今日却被几个后辈所蒙蔽,上了这样的大当,让众多家族之人死于非命!可恶,太可恶了!”

……

荒城外,楚枫和晴雪十指紧扣,听到秦重山撕心裂肺的怒吼声,他们的脸上同时露出了笑容,相互对视了一眼,而后快速离去。

不多时,他们就遇到了变成两个普通修士的踏炎乌骓与熊孩子,早已再次等待多时了。

两个家伙看到楚枫和晴雪到来,顿时屁颠屁颠跑了过来,笑得非常的贱,道:“多年不见,一见面你非但没有给我们见面礼,还让我们帮这样的大忙,这件事情暂且记着,是你欠我们的,以后得用生命石源液来还。”

“除了要东西,惦记着宝物和生命石源液,你们的脑子里还能装些什么?”楚枫感到很无语,看着两个家伙脸上贱笑的表情,很想脱下鞋子拍他们脸上。

“非也非也……”熊孩子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四十五度角斜望苍穹,道:“宝物与生命石源液是照亮我们黑暗前路的光亮,是指引我们前行的灯塔,是……”

楚枫“啪”的一巴掌拍在熊孩子的头上,道:“是你个头,再叽歪,信不信让你尝尝沙包大的拳头!”

“大爷的世界你不懂……”熊孩子悻悻地说道,而后屁颠屁颠跑到踏炎乌骓的身边,拍了拍其肩膀,道:“还是尖耳朵畜生与大爷是同辈中人。”

“好了,你们别闹了,我们得赶紧去办正事。”楚枫将逍遥宫的消息详细说了出来,顿时让熊孩子和踏炎乌骓双眼放光,异口同声道:“最大的几股矿匪之一?要是能打开其宝库,不知道有多少的宝贝和生命石源液!”

两个家伙兴奋得直搓手,连哈喇子都流出来了,眼中充满了幻想,仿佛眼前已经出现了一座宝山,恨不得立刻扑上去。

“你们两个最好靠谱点,我们的目的是探听他们的计划,以便早些做好准备,不要想着打逍遥宫宝库的注意。你以为逍遥宫的主人是好对付的吗,其最少也是道宫境界后期的强者,一根手指头就能戳死你们两个家伙!”

“嘁,吓唬谁呢?就凭他也敢与大爷争锋?那啥逍遥宫之主若是就在眼前,大爷以巴掌就能拍死他,你们信不信?”熊孩子双手背负,斜望远空,一副寂寞高手无敌天下的姿态。

楚枫和踏炎乌骓立时头去鄙夷的目光,这家伙吹牛都不带脑子的,完全就是用屁股在思考,真是大言不惭,要是真的遇到逍遥宫之主,恐怕跑得比兔子还快。

逍遥宫地处荒城南方万余里之外的一片小山脉中。虽然其名叫做逍遥宫,其实就是一个大点的寨子,里面建有两座宫殿而已。

逍遥宫的主人松赞青在这片地域有着不小的名气,修为高深,实力强劲,他所组织的势力是这片地域最大的几股矿匪之一。

来到逍遥宫所在的山脉,楚枫等人远远就看到了建造在山脉中央最高的山峰上的逍遥宫。山脚下有几个歇脚的茶棚与小客栈,此刻正有几群矿匪在吃喝。

这条山脉虽然不高,但是贯穿东西,绵延起伏。根据楚枫和晴雪打听的消息,除了逍遥宫,还有好几股矿匪的据点在这片山脉中。

那些茶棚与客栈就是专门为那些过往的马匪建造的,用来给彼此间传递消息。

楚枫等人没有继续深入,他们在一座山峰上停了下来,遥望山脉中的逍遥宫,他看向熊孩子,道:“我们的神变术尚不够精通,要是冒然潜入很有可能会被松赞青发现。你使用神变术潜入逍遥宫,相信能可以万无一失。”

熊孩子转了转眼珠子,道:“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大爷去做,有没有什么好处?”

“当然有,到时候我们打开某个大势力的矿区仓库,里面的生命石源液多到让你难以想象,难道好处还不够多吗?”

“好吧,大爷姑且再信你一次!”熊孩子仔细打量着楚枫,道:“到时候希望你不要再像以前那样不厚道,将所有的东西都收入囊中,自己吃肉只给我们喝汤,否则大爷跟你急!”

熊孩子变身成为一只小麻雀飞走了,靠近逍遥宫的时候,他立刻就变成了蝴蝶,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了进去。

逍遥宫的大殿内,松赞青端坐在正位上,他是一个须发浓密的老者,面色如婴儿般红润,一双眼睛非常的凌厉,散发出强大的气势。

大殿的两边有着十几张玉石桌子,坐满了强者,他们的目光全都看向正位上的松赞青,其中有人说道:“松赞宫主,你确定我们这次真的要去偷袭雨族的矿场吗?”

“松赞宫主,雨族可是不好惹,为何偏偏选择雨族?”

松赞青的脸上露出笑容,道:“我得到可靠的消息,雨族的矿场最近开采出了高品质的生命石源液,而且他们的强者还没有赶来,正是我们出手的好时机!”

“不知道松赞宫主所谓的高品质是什么品质?”

“自然是无暇品质的生命石源液!”松赞青满脸得意与贪婪,眼中闪烁炽热的光芒,道:“据本宫主得到的可靠消息,雨族这次开采出了数万斤无暇的生命石源液!”

大殿两边坐着的那些强者闻言,全都露出了惊色,随即一脸贪婪,道:“数万斤!量可真不少,最最重要的是无暇品质的生命石源液实在是太难得。矿脉开采了万古岁月,高品质的生命石源液早已被开采得差不多了,大多数高品质的都储存在各大势力的宝库中。这次雨族竟然开采出了这么多无暇品质的,既然他们的家族强者还未感到,我们又岂能错过!”

“算算时间,各大势力的矿场也快要交矿的时间了,再过十几日,他们的宗门强者就会来到矿场轻点与收取生命石源矿。而那些仓库中存放的生命石源矿相比也累积了不少!”

“嘿嘿,这次我们若是能端了雨族的矿场仓库,起码能得到百万斤左右的普通石源矿。不过我们这么多人,分下来恐怕也不多了。”

“不急,老夫有阵旗十八,届时出其不意偷袭雨族矿场,抢光仓库后便立刻撤离。老夫会用阵旗将追来的人截住,而后赶往秦族与其他的大势力矿场,既然要做就要做大,将他们的矿场都给抢了!”

“这……”

大殿下面的众强者不禁露出惊骇的神色,他们没有想到松赞青竟然如此的疯狂。以往没有矿匪敢打半神传承的注意,这次他竟然要抢了好几个半神传承的矿场!

“大家不要吃惊,抢一个也是抢,抢两个也是抢,反正都要得罪半神传承,何必在乎多得罪几个。我们若干成这一票,届时直接隐藏起来,他们很难找到。”